黑第 2011年11月10日的日记
我梦到过 七月七日的长生殿 也听到过 夜半无人时的传说 天地之间 你们从未离开过 像梁祝的琴弦 乐起之时 便泪湿了我的双眼 二 冬月的雷祖祠 南渡河的流水依旧 只是不见了 擎雷山的百花 和后梁的汉黎 雷祖的慈悲 穿越千年 东南的连理树 便有了千年的相依 三 我来到面前 握住你的枝叶 像握住几个世纪……
友情已经回归,战友终于重逢,幸福时刻就要到了
晚秋的一个周末,携妻乘上了北弛的高铁。坐在车内,宽敞舒适的车厢明亮辉煌;凝望窗外,由近至远的风景又快又慢地从眼帘走过。想起这次旅途的目的地,心情受现代文明速度的感染而激动不已……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我的德兄——一位阔别多年的老战友在株洲等着我。 与德兄很多年没有来往了,是今年才有的互动。春节长假的一天,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显示的是不认识的电话,也不知何故,从不接陌生电话的我,却被神差鬼使的按下接话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