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看电影,风再起时,由零开始
一个人,他的电影,他的歌曲,他的传奇。用情至深的他,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即便在银幕里寻找海枯石烂的爱,他也要选择燃烧至绚烂的绝恋。见之不忘,思之若狂,一场寂寞凭谁诉。1.《纵横四海》1991年狂欢的人浪继续沸腾时,他是提前退场的最与众不同的宾客。在《纵横四海》的时光里,哥哥、发哥、红姑,三个人的友情岁月,两个人谱写相守相伴,一个人笑傲江湖。活着就要活出“身手不凡”的姿态,即便这个世界负“真善美”一……
聆听细雨滴落的心殇
斜依半盏清茶,我静静地聆听着那滴答滴答的雨滴,自不远处的窗棂幽幽地飘落下来,空灵飘逸的境界。 烟雨春寒,这个春天一直有一丝丝的寒意,悄悄潜入心底的冷雨,无法一下子从身体里清除,感觉自己无法一下从春天的初寒过渡到暖意融融的夏日,夏日,依旧仿佛离我很远。 听雨,然后扑打着无声的翅膀,与云与雨交错在臆想的真空里,这个春天里,心情和这天一样,无时无刻没有办法平息,总是会有意想不到的波澜,冲击着自己很容易……
全世界最好吃的雪
我第一次遇见林美丽,是在1998年的夏天,那时我还是一个9岁的少年,光着头,背着布书包,赤着脚茧不下两寸厚的脚板,在桑田村大肠一样的巷子里快活地走着。那天夏至刚过,火烧云像荷包蛋一样铺在天空,看得我饥饿无比。我的父亲曾说,生活就是一顿筵席,有人聚,有人散,都是缘分。我问父亲,筵席是什么。他说,就是聚餐。不知道生活的筵席上,有没有天空这样的荷包蛋。我一边想着,一边用粉笔挨着小巷的墙砖,磨出一条波浪线……
有春风但没有沉醉的晚上
从市中心回来的路上堵得不得了,一路上看到了各种豪车。有我叫得出名字的,还有我不管见几次都不认识的。我和先生开着15万的大众朗逸,跟在一辆揽胜后面,磨磨蹭蹭,先生说,还不如骑自行车快。我吃吃的笑。一转头外面已经华灯初上,灯火通明的城市就是这样,晚上也总觉得天还亮着。我明明就已经得到了许多人拼命努力在争取的生活啊,虽然是小一号的吧。先生总是说我,你也就是现在什么都不缺才这么说,要是你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有春风但没有沉醉的晚上
从市中心回来的路上堵得不得了,一路上看到了各种豪车。有我叫得出名字的,还有我不管见几次都不认识的。我和先生开着15万的大众朗逸,跟在一辆揽胜后面,磨磨蹭蹭,先生说,还不如骑自行车快。我吃吃的笑。一转头外面已经华灯初上,灯火通明的城市就是这样,晚上也总觉得天还亮着。我明明就已经得到了许多人拼命努力在争取的生活啊,虽然是小一号的吧。先生总是说我,你也就是现在什么都不缺才这么说,要是你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