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内涵 > 你在哪儿

你在哪儿

作者心情:伤感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10-25 09:31:24
选择字号:

青山外,碧泉轻流。墨松黯然,青衣无言,躇立良久。

抬头,望天,叹问一声:“你在哪儿?”

垂下头,无奈叹息,充斥着泪水的眼极目远眺,进入眼帘的是无穷的暗淡和幽然。握紧双手,眉头深皱,热泪盈眶,终是忍住流淌的欲望。

心底,黯然神伤。

颤抖的手取出怀里的‘碧蓝’,又悠悠轻呼一口气, 望着手中的‘蓝’,低语:“你在哪儿?”

轻抚静躺在手中的‘蓝’,默然无声。哽咽的心,细声低语着往日的一言一行;淌泪的心,缓慢流淌着多年的积蓄深沉;颤抖的心,震颤着近来的无言思聆;怕是孤独最无情。

有你在,我不孤独;有你在,我不寂寞,有你在,我不怕。可是,你却不再,你却不再!只问一声.......你在哪儿?”哽咽的声音,几无可闻。 http://www.rijigu.com/

一滴微红的液体轻落,掉在安静的‘蓝’上,激荡起一片涟漪。四散的红,润湿了青衣的手,颤抖了他的心。

微红,静躺,顺着脸颊无声的滑落。“呵,终是没忍住,又来了!唉!”

任由脸上的红滑落,也无动作也无行,湿了脸,湿了衣,也湿了心。

良久,一阵风拉着青衣缓慢的走下山头。弯曲的路上,留下青衣寂寥孤漠的影以及他黯然的“你在哪儿”的轻轻呼唤的声。

手里花,新昙依旧。帘卷轻倚,伊人无影,独自守候。

埋头,轻嗅,叹问一声:“你在哪儿?”

抬起头,又是想起;你的神情满是欢喜,歌声笑语,欢乐不已。轻捧的手,微微抬起,低头呼吸,嗅一口手里的‘来不及’。

手里,昙花正放。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你在哪儿?”悠然叹息,聊赖无期。

不言,不行,只有回忆。缓慢想起,淡淡的回忆,终是触动沉寂已久的心。轻抚昙花,犹然一浪激起,久久不息。

“天不待我,命不待我,唯有你待我,只是如今,你不在,何以待我?”

帘外风疾,刮乱了帘内许多衣。青衣不依,拂动衣袖,安静不已。

手上,‘碧蓝’静载,闪亮得意。笑说帘外风雨:“谁叫你无端扰乱主人的回忆!”

青衣放下回忆,摆好‘来不及’,行到窗边,静看不动的风、停止落下地雨。拂袖轻启,该动的动,该落的落,不再静寂。

斜飞的雨,细弱柔丝,轻轻拍打青衣。雨下的猛了,将窗外的枝叶压得很低,却是到了青衣面前变得温柔无比。她们知道眼前的人不能打击。当她们飘落青衣脸颊时方才觉知,不是不忍,而是同根的怜惜。

风疾,雨积,屋外沉淀了太多的怜惜和来不及。

雨滴有泪只得无声叹息,风声难过唯有呜咽哭泣。原来眼前的青衣便是多年前的那个青衣。

湖上桥,青衣又到。轻舟如叶,碧水尤翠,竟是春妙。

漫步,远眺,细问一声:“你在哪儿?”

年华永逝,佳人不再,独留空笑。轻舟已过,碧水微漾,激起心海层层波涛。桥上行人,桥下微波逐涛;远有轻舟叶小,近有青衣附萧。甚是美妙。

萧音不决,皆是呼唤号召。......“你在哪儿?”

碧萧与天水一色,青衣和杨柳共好。呜咽婉转,如泣如诉;凤尾含情,无声围绕;默然入心,偶尔轻跳;跳渐多闻声渐闹,无泪落下有泪萧。

“谁把柳眉轻挑,将谁蓦然逗笑,谁把青衣稍解,为谁黯然附萧。昔年柔肠多好,如今肠断香销。”

青衣稍起,鬓发随风,仍旧横箫。一曲《暮晚潇潇花落去》,两行清泪潺潺月上来。

日落莺啼霜满天,青衣附萧也无眠。暮晚潇潇花落去,夜半萧声咽泪难。“青儿,你在哪儿?”

“独坐船舷弄萧,淡看世间梦好。呵呵,我也算是仙了吧!”青衣含笑挑灯,微微念道。

夜很长,长不过青衣的思念。

一夜附萧,停船靠岸,青衣神好,竟无一丝熬夜的疲惫。含笑启步,碧萧瞬消。萧不在,人不再,独留空叶桥边靠。

有心人语:“青衣一笑,天也笑;青衣落泪,天也恼。青衣桥上附萧,桥下万物称好。青衣不见,箫声尤在。只盼他一人走好,早点找到。”

轻问一声你在哪儿,叹息一声你在哪儿,附萧一曲你在哪儿。看拂晓天地里,唯青衣独步,缥缈若仙,绝尘而去。

莫名潇潇香腮魅,醉里无语夜夜心。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