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散文 > 怪异的纯净水,那惊悚的传闻

怪异的纯净水,那惊悚的传闻

作者心情:无聊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4-05-13 23:47:35
选择字号:


咚,咚。
  厚重的红木门被敲响了。
  略微沉闷的响声让宽大的红木办公桌后的郑胖子回过神来。
  随即郑胖子很从容地将手中的厚厚一叠美钞和两块欧米茄的限量星座表放进左手边的抽屉里,然后合上。
  这是刚才的包工头为了孝敬他特意送来的。
  “谁?”郑胖子的声音透着官腔。
  “我……送水的。”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在门外,像被砂纸打磨过一样。
  “进来吧。”郑胖子不在意地说道。
  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男子进来了,一身绿色的工作服,脸部皮肤被晒得黝黑。
  也许因为第一次来这么豪华的办公室,有些拘谨,但他还是很麻利地完成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将空水桶拿走,新的水放到饮水机上。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你叫什么?”郑胖子突然感兴趣地问道。
  “富……富华。”男子有些慌张地答道。
  “你也是绿源送水公司的吧。”
  “是。”
  “对了,你们公司是不是有个叫老王的?”郑胖子说。
  “有,不过……上周就死了……”男子看起来有些难过。
  “哦?怎么回事?”
  “听说是因为和房地产开发公司争执,被强拆了房子,活活被砸死在里面……”男子握紧了双拳。
  “哦……真是可惜。”郑胖子惋惜地说道,随后眯起眼睛,似乎在沉思什么。
  “那,我先走了。”富华看没什么事了说道。
  “好,好。”
  富华转身的时候,郑胖子突然觉得这个年轻人的背影和走路方式怎么和老王有些像?应该是错觉吧,郑胖子自嘲地想。
  其实,这个年轻的送水工怎么会知道这个郑胖子就是那个砸死老王的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也就是他下令让不惜一切代价强拆的。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而老王曾为这个房地产公司送过整整三年的纯净水。
  关上门,拿起一个高脚玻璃杯,倒了一杯。
  水很干净,很透明,放在杯子里的时候像一块水晶,让人喜爱。
  郑胖子抬手,仰头,一口气灌了下去。
  水进入口中,顺着喉咙滑下去,甘甜绵软,像深山的泉水一般。
  “恩,真是不错。”郑胖子赞许道。
  一张豪华的大床上,并排地躺着郑胖子和一个年轻的漂亮的女子,戈薇。
  戈薇当然是郑胖子的情妇。
  今天郑胖子有大笔外快,所以当然要来找戈薇。
  突然,郑胖子感觉喉咙有点不适,有点发干,应该是渴了。
  “你怎么了?”戈薇侧趴在郑胖子身上问道。
  “有点渴,有水么?”
  “有,客厅还有半桶。”
  郑胖子下床,找了个杯子,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一口气灌下。
  水有些卡嗓子,郑胖子微微皱了下眉头,但还是咽了下去。
  回到床前,正准备上床,突然,又是一阵口渴的感觉袭来,嗓子比刚才感觉还干。
  “又怎么了?”看到郑胖子突然在床边立住,戈薇问道。
  “我……又渴了。”说完,郑胖子又跑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一口气灌下。
  可是水刚咽下,口渴的感觉又来了,而且比前两次更剧烈,嗓子干的像着了火。
  于是又是一杯水一口气咽下,总是水咽下的那时候才会舒服,每当水流进肚子,口渴的感觉就一次比一次强烈,嗓子是要裂开一样。
  戈薇看得愣了,她只看到郑胖子突然从床上坐起,跑到饮水机旁一杯又一杯的大口大口喝着,那样子,就像刚从沙漠里出来。
  “你是猪啊?这么能喝?”戈薇笑着说,她以为郑胖子在和她开玩笑。
  郑胖子没有回答,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一停下水,喉咙干的就像有把钳子要将其撕开一样。
  很快的,半桶水被喝完了,没有水,郑胖子难受得满地打滚,喉咙快要爆炸了。
  戈薇笑不出来了,因为她发现似乎郑胖子不是在开玩笑,郑胖子双手紧紧地掐着自己的脖子,指甲用力扣着,这样似乎能好受点。
  脖子已经血肉模糊了。
  “水,水……”郑胖子向戈薇发出微弱的呼喊。
  看着空桶,“都被你喝完了。”戈薇不知所措地说。
  “水,水……郑胖子断断续续的说。
  戈薇看到了一根皮管,有了主意,一端接到水龙头,一端放到胖子嘴里,打开龙头,水流进了胖子嘴里。
  胖子大口大口地喝着,像一个月没喝过水。
  戈薇惊叫,“你不能喝了,你会撑死的。”
  郑胖子的肚子已经明显地鼓了起来,还且还在一点点胀大。
  咕嘟,咕嘟……胖子依旧大口大口喝着,他不能停下来。
  “肚子会爆掉的!”戈薇大叫。
  咕嘟,咕嘟……胖子不说话,他说不出话,他只想喝水,其他什么也不管。
  咚── 一声沉闷的响声。
  胖子肚子的皮肤在被撑到极限的时候终于爆掉了,带血的水溅了还在发愣的戈薇一身。
  戈薇直到被执行枪决的时候依旧大声地叫着冤枉。
  可是人是在她房间里死的,而且戈薇的供词是郑胖子是自己喝水喝死的,与她无关。
  这种说法让人没法相信,要不是戈薇自己亲眼所见,她也不会相信。
  可是,现在的事实就是如此。
  只是,这个事实只有她一个人能证明。而且验尸的时候,验尸官惊讶地发现,郑胖子身体里根本没有水,一滴也没有,内脏都已经完全脱水,像一团团晒干的咸菜。
  这件案子不可能没有凶手,所以,既然找不到凶手就只能找个人顶替了,于是没人脉,没关系,又是小三的戈薇成了必然的选择。
  胖子的老婆当然不会伤心,除了葬礼上假装的几滴眼泪外,她关心的只是财产能拿到多少。
  并且早打算好了,等财产全部转移到她账户上后,就立刻带着那个才二十岁的小白脸来个全球旅游,然后再找个天堂般的地方定居,那些钱够花两辈子了。
  反正又没孩子拖累。
  戈薇脑袋被子弹贯穿的那天也是郑胖子老婆跑到办公室收拾的那天。
  她是想看看还能不能找到点没发现的支票金表什么的。
  找了好久,最终没发现什么,而她感觉渴了。
  向后看见了那桶水,于是拿个纸杯倒了一些。
  水很干净,很透明,放在杯子里的时候像一块水晶,让人喜爱。
  郑胖子老婆抬手,仰头,一口气灌了下去,她实在太渴了。
  水进入口中,顺着喉咙滑下去,甘甜,绵软,像泉水一般。
  “嗯,真是好喝。”
  然后锁好门,转身离去。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