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友情 > 两个人说话

两个人说话

作者心情:甜蜜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3-29 18:13:22
选择字号:

小黑狗 

象从前一样,大狗是睡在门前的木台上。望着这两只狗我沉默着。我自己知道又是想起我的小黑狗来了。

前两个月的一天早晨,我去倒脏水。在房后的角落处,房东的使女小钰蹲在那里。

她的黄头发毛着,我记得清清的,她的衣扣还开着。我看见的是她的背面,所以我不能预测这是发生了什么!

我斟酌着我的声音,还不等我向她问,她的手已在颤抖,唔!

她颤抖的小手上有个小狗在闭着眼睛,我问:"哪里来的?"

"你来看吧!"

她说着,我只看她毛蓬的头发摇了一下,手上又是一个小狗在闭着眼睛。 http://www.rijigu.com/

不仅一个两个,不能辨清是几个,简直是一小堆。我也和孩子一样,和小钰一样欢

喜着跑进屋去,在床边拉他的手:

"平森......啊,......喔喔......"

我的鞋底在地板上响,但我没说出一个字来,我的嘴废物似的啊喔着。他的眼睛瞪

住,和我一样,我是为了欢喜,他是为了惊愕。最后我告诉了他,是房东的大狗生了小

狗。

过了四天,别的一只母狗也生了小狗。 。。。。。*萧红*

初次看见姑卡正是去年这个时候,她和她一家人住在我小屋附近的一幢大房

子内,是警官罕地的大女儿。

那时的姑卡梳着粗粗的辫子,穿着非洲大花的连身长裙,赤足不用面纱,也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不将身体用布缠起来,常常在我的屋外呼叫着赶她的羊,声音清脆而活泼,俨然

是一个快乐的小女孩。

后来她来跟我念书,我问她几岁,她说:“这个你得去问罕地,我们沙哈拉

威女人是不知道自己几岁的。”她和她的兄妹都不称呼罕地父亲,他们直接叫他

的名字。罕地告诉我姑卡十岁,同时反问我:“你大概也十几岁吧?姑卡跟你很

合得来呢。”我无法回答他这个荒谬的问题,只好似笑非笑的望着他。半年多过

去了,我跟罕地全家已成了很好的朋友,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煮茶喝。有一天喝茶

时,只有罕地和他的太太葛柏在房内。罕地突然说:“我女儿快要结婚了,请你

有便时告诉她。”我咽下一口茶,很困难的问他:“你指姑卡吗?”他是:“是

,过完拉麻丹再十日就结婚。”拉麻丹是回教的斋月,那时已快开始了。

我们沉默地又喝了一道茶,最后我忍不住问罕地:“你不觉得姑卡还太小吗

?她才十岁。”罕地很不以为然的说:“小什么,我太太嫁给我时才八岁。”我

想那是他们沙哈拉威的风俗,我不能用太主观的眼光去批评这件事情,所以也不

再说话了。“请你对姑卡说,她还不知道。”姑卡的母亲又对我拜托了一次。“

你们自己为什么不讲?”我奇怪的反问他们。。。。。*三毛*

*萧红*没有妈妈的小钰向我说:

"大狗一听隔院的小狗叫,它就想起它的孩子。可是满院急寻,上楼顶去张望。最

终一个都不见,它哽哽地叫呢!"

十三个小狗一个不见了!和两个月以前一样,大狗是孤独地睡在木台上。

平森的小脚,鸽子形的小脚,栖在床单上,他是睡了。我在写,我在想,玻璃窗上

的三个苍蝇在飞......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