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强疯子的我们的家(2.2)

强疯子的我们的家(2.2)

作者心情:感悟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4-07-06 18:24:26
选择字号:

木杨并不在乎我的惊讶,她只是吃着自己的苹果,她不断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声音,好似我的记忆正在被她锋利的小剪刀裁剪开来。我对于过去自己平淡的生活感到怀疑。我甚至不敢确定我曾以为的平淡是否存在过。

我保守了十几年的平淡将要被生活的镊子一点点刨析。我差点要忘了我们这辆匀速前行的车要奔向哪里。

“我们去哪?”我有些不安地问。木杨拿出手帕将苹果核包起来,漫不经心地回答我。

“桐北中小学。”我稍稍缓了一口气,丝毫没注意到木杨过分的淡然。

从Taxi上下来,我知道有一些迟了。同时我看见了四弟唐河恩。河恩拿着一个几何纹的手包,慵懒地靠在校门口。

他才15岁,但是已经长得修长英俊,就好像一棵树。但是这棵绝世的树却孤傲地立于陆地上,不属于任何人,除了......他也看见了我们,直起身看着我们赶来——应该是我在赶来。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木杨优雅而又快速地走向校门口的垃圾桶,准备将苹果核扔掉。我有些莫名的尴尬,放慢脚步走向河恩。我总觉得我们家族的孩子,总是有着一股从容的气质,当然,平庸的我不算。

河恩礼貌地和我打招呼。“Hi,哥。”河恩总是非常的礼貌,而他的成绩也很礼貌地一直在上游。和他的礼貌谦恭不协调的是,他的长相继承了他母亲的精致秀丽,眉眼间却永远是他爸爸年轻时脸上的那种高傲不羁。

河恩的爸爸是那种所谓“混得很大”的人。但是后来从了商,取了一个美丽的女人,渐渐就洗白了。河恩的爸爸一度是邻里之间茶余饭后闲谈的对象。那个传奇的男人,有着怎样的过去,我做侄辈的也不知道。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木杨此时也走到我们身边。“真烦啊。”她碎碎念。河恩其实已经考上了桐北一中的提前招,但是却坚持要来中考。

“碎碎念少一点,姐姐——!”河恩故意拖长了调子。他的声音清越好听,有着古人身上的玉佩互相撞击的那种微妙动人。但是,这样的声音撒起娇来就有些怪异。木杨今天没有平时一起玩时的那种毒舌,反而接了河恩的嘲讽。

“诶,是啊,我都老了。老弟,要给你老娘我善后啊!”木杨笑着说,但我却感觉到她那苦涩的花火在周边发出微妙的清脆。河恩和木杨关系最好,也感觉到了异常。

“我进考场后......不想待着就走吧。记得来接我就好了。”他没了那种巧妙的玩味,正色说。

“先走吧。快迟到了。”我出来缓和气氛,同时木杨浅浅地看我一眼,但我却受到了某种深深的情愫。

我冲她粲然一笑,笑得我嘴角疼。装傻吧,唐扇。我对自己说。

我们三个人进了学校。

这里都没变啊,还是这样子。我感叹地说。木杨对着前方翻了一个白眼。她总是这样,讽刺、轻视、无语的时候,就对着前面的空气做一些动作、说一些话。然后旁边的 总是很尴尬,但也不好意思干什么——就好像我从未干什么。

河恩看看四周,皱了皱眉,说:

“还是有一些变化的。由于场地扩建,一些珍贵古老的植被都没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暗自责怪河恩说了不该说的话。果然,木杨就像一只松鼠炸毛了一样。但她还是很快平静,然后问河恩:

“植被?你说那些灌木吗?”木杨装作随意地问。河恩有些担心地看了她一眼,觉得奇怪。

“不是啊,是角落的一棵榕树、西围墙的一排丹桂以及丹桂周围的几株茶花。”我的心里又咯噔一下。这好小子,今天怎么话说这么多,平时见到我也没这样啊?

木杨的冷静淡定坚强开始出现一道道的裂痕,虽然她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平和心情,但周遭的人还是察觉出她正在一点点地崩溃。

“记得真清楚啊,呵呵。”我知道木杨听到角落的榕树之后就要绝倒了。所以我赶快制止了今日出奇多嘴的唐河恩,然后赶紧带大家去了考场。

之后的事情就比较顺利了。河恩进了考场,我也和木杨坐上了回家的公交。

@木杨

期末考之后放假之前的30分钟,陈老师用一种诡异的语调宣布我们要成为高三的学生了。我一边收拾试卷,一边感叹时间真快。

似乎初中毕业后,时间就开始奋力向前冲刺,我想拉住它,却沾染了满手的泡沫。每当我在关灯后睡着前的那段黑暗中时,我就看见那些泡沫在我脑中乱飞。它们亲吻着我的眼睛,我想留住它们,但挣扎中却将它看得越发清晰。

我看见你在泡沫中。

是你吗?夏良奕九。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