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散文 > 我的宁波房东

我的宁波房东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4-11-06 10:51:29
选择字号:

那年我跳槽到一个集团公司,公司机关办公地在宁波老市区。公司提供的住房却在市郊,每日乘公司班车到上班地近乎一个小时。我想在公司附近租个房子住,这样至少每天不用起来很早。那时宁波市区的房子已经开始进入涨价的快车道,出租房也跟着快速上涨,但挡不住我租房的决心。我利用周末的时间找到一处一居室的房子,那是和房东合住在一套公寓里的房子,因为便宜我决定租下这房子。

我的这个房东是一对年过七旬的夫妇,宁波本地人,至少解放后就在市区工作生活了。老两口只有一个女儿在附近的法院工作。 房东老头当年在药材公司工作,现在退休多年在家颐养天年很是知足。老头七十五六,因为体胖有高血压等老年常见病。平时话不多,说话慢悠悠的,他的举止缓慢而稳重,像每一个举动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似的。他待人和蔼,心地善良,鲜有小市民那种市侩气。跟他接触你会有种错觉,好像是父亲在关照儿子一样,让人少了戒备多了一种依赖。那时我经常要洗澡,冬天里也至少一周两次地洗。房东老头每天早晨三四点起来帮我打开热水器,等早晨我起来后水温刚好。但我从来没有想到房东半夜起来的辛苦,尤其是冬天的日子,从来没有想过应该体恤一下老人。女房东大约七十出头,但身体要比老头硬朗的多,说话嗓门大,待人热情,属于热心肠自来熟那种。尽管老太婆从来没有什么正式的工作,但是家事却是她在全权管理,每天的采买和日常事务都是老太婆一手操持,家里稍微重要的一些事情都是老太婆说了算。平时老头都是按照老太婆的吩咐帮着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那天我在中介的带领下看房也是老太婆接待我并和我议定房价的。虽说是老太婆当家,但是在生活上她还是非常体贴和照顾她的丈夫的,有时候老头不高兴了老太婆还要陪些小心,直到老头高兴了为止。他们相敬如宾的生活让我很是羡慕,也让我经常反思我以前对待老婆的种种不是。反思后我会马上打电话给远在老家的妻子,我的热情洋溢和真心忏悔经常让老婆摸不着头脑,要不就不停的问我,你没事吧。我只好支支吾吾地挂掉电话,想着等以后在一起时好好待她。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女房东喜欢打牌,有时候还会邀请牌友到家里来打。她告诉我她们打的都很小,一圈下来也就几块钱而已。“消磨时光,混心焦。”她说,老头这时往往面带微笑而不语。我想老头不反对老伴打牌就好,要不俩人会经常因为打牌输钱而吵架,闹的家庭不和谐,我作为房客夹在中间也难受。

有天我下班回来看到老太婆情绪低落,话多的她和我打了一个招呼就转身回屋了。这时房东老头却走出来悄悄告诉我,老太婆今天出去打牌输了几十块钱不高兴,他让我不要往心里去。我们俩相视一笑就各自回屋了。往天我一般在下班后会听会音乐,看会儿书。为不打扰老太婆,我把耳机带上在网络世界里找快乐去了。又有一天我下班回来听到老太婆在他们屋里呻唤,在厨房忙着的老头出来告诉我,老太婆的头痛病又犯了。我赶紧问老头,要不要我帮着送医院看看大夫,老头笑着安慰我说,不要紧,老毛病了,吃点药就会好的。第二天我看到老太婆挣扎着爬起来给老头做饭,她头上缠着一个帕子,太阳穴贴着一小块膏药。老太婆告诉我,这膏药是托亲属在乡下的一个土大夫那里买的,很有效呢。我那天下班回来专门买了一点水果给老太婆,第二天老两口非要让我晚饭在他们那里吃。以后他们隔三差五就让请我吃顿饭,饭菜虽然都是一些家常菜,但很合口味很温馨,让我想起此前我们一家三口其乐意融融的小日子来,很伤感也很让我感激。再后来我索性跟老太婆讲好,每月出点生活费,每天晚饭在他们家吃。因为午饭是公司提供的工作餐,饭后只有半小时是休息时间,我通常也不回来。在缴饭费时老两口死活不要,后来在我声明不收生活费我就不吃他们饭时,他们才同意收我一百块钱的生活费。那时,在市区的小吃店里一碗牛肉面都已经涨到10元了。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这样的幸福生活没有过多久,我就因为被公司派到一个远在市郊的下属公司负责一个项目而住到市郊了。那时我会一个月的样子回来一次,但两个月后房东老头突然不再收我的房租了,他说我一个月里在家里住不了几天,他们再收我的房租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我一个人在外面打工也很不容易云云。我想我如果不付房租我就不能再在他们住下去了,于是我在一个周末带车来搬家。那天老太婆出去打牌了,只有老头一人在家。他对我决定搬家很不高兴,我只好撒谎说公司要求我们必须吃住在公司,在项目完成前一律不得离开公司等等。老头见已无法阻拦我了,就主动帮我收拾东西,我看他累的有些气喘马上制止了他。我告诉他,让他就坐在堂屋里监督搬家公司的人就好,防止他们拿错了东西。老头十分听话地就站在堂屋里指挥那些人,我只在楼下看他们摆放到车上。

那天回到公司不久就看到老太婆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老太婆把我好一顿埋怨。她说,她本来正托她女儿帮找一家在市区上班的公司呢,我这样不辞而别让她很伤心。我也只好搬出公司规定等来搪塞,然后告诉她也许我以后还会回到市区工作,到时候我会第一时间跟她联系云云。

那以后我们还经常电话联系,逢年过节我会打个电话给他们。后来,他们家每搬走一个房客,老太婆就打电话过来,问我什么时候回市区上班啊,他们的房子正空着呢。再后来我又被调到北仑区上班,离宁波老三区更远了,因为工作忙加之更换电话号码等原因,我们再也没有联系了。

也不知道他们老两口现在生活的怎样了,新房客是不是跟他们老两口还合的来。

« 上一篇:享受灵魂的好时光(2014-11-05 20:03)
» 下一篇:秋的礼赞(2014-11-06 23:39)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