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小说 > 偷情(七)

偷情(七)

作者心情:纠结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6-03-08 21:16:27
选择字号:



                  偷情(七)


http://www.rijigu.com/

     当那些远远散开地盘挖野菜的乡亲们听到登玉娘惊恐地呼喊,都纷纷拖起因为过度饥饿而疲惫不堪的身体,极力地挪着艰难地步子慢慢走过来。


   “登玉他娘,你瞎咋呼什么呀?就现在这年成,饿死一两个人还算什么稀罕事吗?看你大惊小怪地,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媳妇。”一个靠登玉娘很近挖野菜的老年妇女头也不抬地继续寻找着那些可以救命的野菜,一边嘴里叽里咕噜地笑话着她。 http://www.rijigu.com/


   “俺婶子,你看你说得这是什么话?俺听俺娘说,就是打日本的那时候,也没有听说有饿死人的地方?可为什么现在是新社会了,却要饿死人了呢?俺不是可怜那两个大人,俺是可怜那个还在他娘怀里不会跑就被饿死的孩子。咱也都是当娘的人,这世上哪个孩子不是娘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可怜呀,那个要是在以前肯定是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那个小孩子好可怜呦”。登玉娘此刻想到那个被饿死的小媳妇怀里的孩子,顿时感觉心惊肉跳地痛苦。“不行,我还得去看看,我感觉那个孩子不像是也被饿死了的样子,倒像是在睡觉呢?”登玉娘突然感到如果不去看一眼,实在是有一种良心不安的感觉。


   等到登玉娘再次艰难地秃噜到沟底时,只感觉胃中有一种翻江倒海地感觉。那是因为饥饿而引起胃痉挛的剧烈反应。随着登玉娘“哇”地一声呕吐,一些又苦又酸的黄水合着刚刚被嚼烂的野菜叶便喷吐而出。

   “看来我也是活不多久了,只是可怜我的孩子,不知道没有当娘的照顾,是不是也能长大成人?”登玉娘痛苦地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两滴咸涩的泪水流下来。可因为严重的营养不良,现在早已连泪水也无法分泌了。


  “怎么回事?登玉娘,你不会也要被饿死了吧?”。这时候,那些慢慢挪过来还站在沟沿上的乡亲们都在关切地询问着。


   “我没事,就是下沟下得太快了,感觉有些头晕脑胀地不‘出摊’(舒服)”。此刻已经稍稍稳定心神的登玉娘挣扎着勉强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小石桥底,“我只是想看看那孩子还活着吗?我感觉那小东西不像死了的样子。”登玉娘走到那两具被饿死的尸体旁探手一摸那孩子瘦得皮包骨头的小脸蛋,不禁惊喜地对着沟沿上的乡亲们喊道:“哎呦,我的娘也,亏得我想着来看看,这孩子还浑身热乎着呢。”


   扑扑通通,几个本是来看稀奇的乡亲们接二连三地跳下沟沿,齐刷刷地围在那两具早已冰凉的身体旁,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我看这两个人肯定是偷偷逃跑的‘四类分子’反革命,要不是现在各路口都有民兵站岗放哨,我想他们可能会到村子里要口饭吃?这不,虽然逃出来了,可还不是被活活饿死?快看看那孩子还有救不?”一个中年妇女大声提醒着别人赶快看看孩子是否还活着。


   “唉,现在我们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也就别多管闲事了。自己的死活都不知道哪一天呢?谁还能有闲心管别人的事?”有几个乡亲看了一眼那两个饿死的人自己不认识,就感觉还是一走了之,免得惹祸上身。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突然很响亮地在小石桥下嘹亮地回荡着。原来是登玉娘弯腰抱起了那个孩子,孩子的小嘴里正含着他娘的手指死劲允吸着,被人突然抱起,立刻不满意地大哭起来。


   “哎呦,我的娘呀,这个小媳妇的手指头怎么是断地呀?”登玉娘立刻发现在孩子嘴里拔出的那个手指头断掉一截,断口血肉模糊地还在隐隐有一丝血水渗出。


   “哎呀,我明白了!”登玉娘顿时惊讶地大叫到:“这肯定是这个女人临死时怕饿着孩子,将自己的手指头咬断一截,好让孩子吸自己的血,好能够让孩子多活一会吧?我可怜的闺女呦,真是难为你了呀。”


   “唉,这世上当娘的都是一条心呀。”众人在唏嘘哽咽中无不对这个早已死去的女人肃然起敬。



« 上一篇:蓝色手表(1)(2016-03-08 20:44)
» 下一篇:偷情(八)(2016-03-09 18:29)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