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乡下的猫

乡下的猫

作者心情:柔情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6-03-30 14:27:10
选择字号:

在我家乡的农村,未必每家都会养狗,但无论去哪一家小坐,一会儿工夫就有个毛茸茸的小家伙从你眼前迅速窜过去了。或窜至门墩儿上坐下盘起尾巴发会儿呆,或窜到院子里的白蜡树根下扒拉扒拉爪子,或窜进厨房找吃的了。

乡下猫的饭食多和主人一样,除了逢年过节家里杀猪,猫会得到一些边角荤腥。因此家里人总说,每逢过年猫就变馋了,油盐不进,只盯着饭桌上的肉食。我们过年的时候围着八仙桌吃炒肉片,拌猪肝,炖排骨,猫儿们则在我们脚底下来回踱步,用长长的尾巴一遍遍扫着我的小腿,好像在一遍遍告诉我:别忘了我啊!排骨也要分我一半!你不喜欢吃的肥肉也给我!无论大人小孩都热衷于在饭桌下喂猫一点肉吃。然而每次丢下去的肉,猫急匆匆凑过来却总要对着肉先使劲儿闻一小会儿才开始吃,我以前总以为是猫的视觉不如嗅觉灵敏,没有准确的找到肉片丢下去的位置,现在想想,难道这小家伙真是正月里吃得嘴刁了?先要鉴别下合不合胃口才好下嘴朵颐吗?呵呵,有奇趣。然而猫的胃口并不大,吃不了多少肉,就饱了,悄悄离开饭桌。因而我们老家说一个人胃口小吃饭少,常会说他饭量像猫似的。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吃饱了饭的猫在白日里也无事可做,就四下走走或者睡睡懒觉。乡下的猫不如城里的猫毛色好看,很少见到白猫或花猫,最常见的是棕黑色相间的猫,却是像松鼠的毛色,还有就是黄色的猫,像麦穗那样的黄。如果是在冬天,百木凋零,棕黑色的猫一头窜进树林里,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春秋时节,犯懒的黄猫躺在苫着麦秸秆的牛圈棚顶上一下一下舔着爪子,也恍如一色,分辨不出。而在夏季,吃过饭的午后骄阳似火,蝉声鼎沸,屋内摇着扇子昏昏欲睡的人终于顶不住蝉呓的催眠,扇子越摇越慢,睡着了。在院子里巡视了一番归来的猫也终于耐不住这燥热的午后“扑腾”侧倒在堂屋(客厅)的水泥地上开始午休。大大咧咧放浪形骸地躺在堂屋的地板正中,它头顶正上方的房梁上正静静悬挂着一吊风干的猪肉,在夏日的高温下,时不时滴下一两滴融化的猪油。这样的环境里,猫的梦也做的格外香甜吧。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睡醒后,猫神气活现起来。外婆开始用龙须草编草鞋,细长的须子在外婆手上左右摆动,猫也随着须子来回动。先用一只爪子按住须子,立马被外婆抽走,于是两只爪子一起上来抱住须子,仍旧被外婆抽走,顺手拍了猫的头以作惩戒。然而这家伙并不识趣,在须子再次回到自己身边的一瞬间,一口咬住须子,两只爪子也抱住须子开始饶有兴致地嚼起来。外婆动怒了,狠狠跺脚,一巴掌拍在猫身上,猫吓了一跳,迅速跳了起来飞奔到院子里,扭着圆圆的屁股窜上牛圈棚顶顺着屋脊不知道又跳到哪里去了。在这炎热的下午挨了打,终于羞愧的直到入夜十分才悄悄从后门回来钻进厨房吃点主人下午的剩饭。

除了冬天,其他季节,外婆吃完下午饭总要出去放牛。外婆家在山谷里,院子的房基下面三四米是菜园子,菜园子再往下就是村里的通村水泥路了。以前放牛都是在山里或者溪水边,后来封山育林,不让牛羊进山,便只能顺着这水泥路往下走,让牛羊吃路边长出的野草。外婆把牛羊赶出牛圈,牛慢吞吞往下走,羊毫无主见茫然地跟着牛的步伐,而猫已经在水泥路上等着了。看见外婆终于锁上牛圈门走下来了,猫开始直直的往前走。天边有晚霞,有火烧云,有谁家的妇女扯着嗓子喊在地里劳作的人回家吃饭的回音。山路盘旋,一个弯接一个弯,一只领头的牧牛猫,三头犁地的大黄牛,四五只总是咩咩叫的白羊,和一个总穿着沾着尘土的蓝色布衣的老人。山一程,水一程,走走停停,猫停下来咬一株薄荷草,看歇脚的老人缓缓站起来了,丢下嘴里的薄荷草,又开始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直到天已经全黑,入夜的蚊子开始在耳边嗡嗡叫,对面山坡上各家人开始亮起院里的门灯,大黄猫扭着圆圆的屁股窜进堂屋一头侧倒下,忽闪着肚子,好似很累地大口呼吸。过上两分钟,外婆就回来了。

在乡下,无论冬夏,人们总是习惯睡得早,第二天也起得早,总有农活要起早了忙碌。然而在冬天,人们总是习惯睡前围在火炉边等一壶水烧开,聊些家常,泡泡脚,再各自安睡。猫照例尾巴盘在双脚前端坐在火炉边取暖。主人起身去倒开水,猫轻巧一跃坐上了主人的椅子, 换了姿势,A面刚已经烤暖和了,现在该翻到B面了。主人回来了,B面还没开始怎么烤的猫被赶下了宝座,怨念深重的眼神打动了主人,主人伸出手把猫抱在了怀里。猫安分地趴在主人膝盖上听主人拉家常。红色的火苗在猫的眼睛里投射出跳跃的光。猫动也不动,慢慢闭上眼睛。

猫是冬天的暖被窝神器。只是这猫并不是每晚都能按时就位。有时候我们已经睡了,听见楼板上轻轻地翻腾声,像是从某个地方突然跳下来又窜上去的声音,有时候一阵窸窸窣窣,像是钻到塑料袋里去了。这是猫在捉老鼠了。迷迷糊糊的夜里,突然感觉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在往被窝里拱,倏忽间它已经安然躺在我的脚边,柔软至极的毛扫着脚底板。

有时候猫会好几天都不回来,舅舅就慌了神,怕猫遭遇不测。带着我们去附近树林子里找,找不到任何踪迹,舅舅和我们都有些担心。不会被山里的野兽叼走了吧?或者误食了闹耗子的鼠药?这样不安的过了几天,一个夕阳满天的傍晚,猫披着闪闪的余晖回来了,可它并不是孤身一人回来了,嘴里还噙着一只肥硕的灰色野兔。野兔的尸体在地上拖着,猫缓缓的走到廊下,终于累倒了。躺了下去。

猫年轻的时候精力极其旺盛,尤其是零到两岁之间。在厨房忙碌的时候,它总跟着你来回转,抱住你的小腿,轻轻扒拉几下;拿一根长须子逗它,逗着逗着它就眼红,激起了野性;时常去扇狗一巴掌,被狗追着满院子窜;盯着院门中间燕子筑的窝,小燕子一不留神摔下来立马被猫叼走;有时候一个人孤独的在堂屋逮苍蝇,在大门角落掏鼠洞······

上了年纪的猫体力渐渐变差,更加贪睡,懒得走动,也怕冷。在乡下的冬天,很多猫会钻到烧饭的灶膛里取暖,从灶膛里出来身上总沾满了炉灰,毛也被烧掉好几块。冬天的猫时常眼角挂着眼屎,而年老的猫眼神也浑浊,身上的毛烧的缺一块少一块,迟缓的跳到主人的怀里想让主人心疼,却总被嫌弃太脏拍打下来。呆头呆脑畏畏缩缩的蜷缩在火炉的角落里,与昏暗的厨房混为一色,连眼神里的光芒都黯淡下去。

如果平安无事,乡下的猫多半是老死,也有些猫却不得善终。大黄误食了邻居家的鼠药,踉踉跄跄终于走回了家,倒在门前。舅舅眼尖早早发现大黄眼神涣散,不住痛苦的呻吟。乡下并没有能为小动物看病的专业兽医,用乡下的土方子灌浆水(类似于泡菜水,发酸味)给大黄,撬开大黄咬得死死的牙关,倒进大黄嘴里,想让它能把鼠药吐出来。大黄大颗大颗的流出眼泪,眼圈红成一片,异常痛苦的大声呻吟。舅舅抱着大黄,我们围在大黄身边束手无策,只在祈祷它能活过来,再次活蹦乱跳逮起麻雀来。可是这浆水并不凑效,大黄的身体在舅舅的怀里一点点的硬了,冷了,眼睛慢慢地闭上。

把大黄埋了吧。舅舅双手托起大黄,托着它长长的身子。舅舅走在前面,我们几个孩子默默跟在后面。谁也不说话,默默地淌着眼泪。仿佛一场寂静而庄严的仪式,为大黄的生命安排一场有尊严的告别。大黄长长的金黄色的尾巴无力的垂在空中,随着舅舅的步伐僵硬的摆动。

我们把大黄的身体安置在了后山山崖边凹进去的一处石窝里。舅舅说,大黄这辈子托生成猫,在我们家受了罪,下辈子好命托生成人,能好好享福。不知为何,听了舅舅的这番话,我的眼泪止不住汹涌的往外冒。不知是为这短命无辜受害的小动物,还是为舅舅天生悲天悯人的情怀。

在乡下,一只猫的一生并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是家里最普通的一份子。也曾在梦里扑过春日里招摇的蝴蝶,在乳臭未干时离开眉目慈祥的母亲,在冬日的暖阳里眯着眼睛晒虱子,在最深沉的午夜聚精会神盯着鼠洞捕得猫生里第一只俘虏。用爪子试探过主人一年四季挂在房梁上的猪肉;在主人熟睡时偷偷舔过他的额头;被不友好的小孩子欺负愤怒的吠出声音,也挠过他们胖乎乎的小手。在陌上花开之时,逢着一个丁香般的小母猫,在漫天遍野的繁花绿草间,体会了生命中第一次的情动。

每年我离开乡下时,外婆总在山坡上看着我沿着水泥路往前走。我走几步,外婆走几步,大黄也走几步。我转头看向外婆,外婆停下来,大黄也停下来。外婆双手缩在衣服袖子里远远地对我笑,大黄端端正正坐着,尾巴盘在双腿前面。大黄死后,这一幕终于成为了梦境。

« 上一篇:2016年3月29日日记(2016-03-30 09:39)
» 下一篇:2016年3月30日日记(2016-03-31 10:46)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