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亲情 > 爱上包养我的少妇《一》

爱上包养我的少妇《一》

作者心情:沧桑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4-26 18:43:03
选择字号:

爱上包养我的少妇《一》

仅以此文献给那些迷失而又善良的少妇们!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支持!

-----小男人

1.

多年后,我时常问自己,那年的冬天,我认识莉姐是不是一场梦.我在梦中不停地对自己说,这就是一场梦,一场梦而已.可是当我从恶梦中醒来, 残酷的现实告诉我,这不是梦.不是.

我害怕这样的现实,我不愿意醒来,我孩子气地任性,我要继续回到我的梦中去.我要再看一看我的莉姐.

2000年的冬天,我第一次见到莉姐,地点是在靠街的一个饭店里,是刘姐带我去见她的,我一直没敢看她,羞涩的犹如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出身农村的我知道这是多么丢人的事情。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我当时是通过找家教认识刘姐的,她专门以此为名在“江大”给一些有钱的女人找年轻帅气的大学生。她人不坏,认为做这个也没什么不好,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你还没毕业,好歹把学业完成吧,父亲的病不是小病,做家教什么的怎么讨那么多钱!”,在得知我的情况后,她这样对我说。

我对她点了点头。我并不知道她接下来要说的事,我以为她是关心我,可当她迟疑了下说出那件事的时候,我的脸红的要死,半天说不出话来。那时做\"鸭子\"这样的词语还不甚流行,但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回去考虑一下吧!想好了,给我电话!”

两天后,在得知父亲如果不做手术生命肯定保不住命的情况下,我颤抖着手打了刘姐的电话。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那天,我敲了罪恶的门。

外面到处都是快要过年的气息,飘着的街上不时有人放鞭炮,那种年的味道几乎让窒息,有钱人过年,没钱人怕年,透过模糊的玻璃,我看到了路边似乎有个乞丐在那里磕头要钱。

心里酸酸的。

桌上的那杯茶冒着徐徐上升的热气,嘴一呼也都是热气。玻璃上被弄了一层蒙胧的雾.

横江的冬天从没有那年如此的冷,靠江的城市难得下场大雪

“哎,刘姐,我迟到了,不好意思!”,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打断了我是思绪,她进来的时候对刘姐说了这句话。刘姐很客气地迎过去,我没有回头望,她从我的背面来,走到我的面前,她脱下了黑色的风衣,刘姐帮她挂在了椅子上,她穿着白色的毛衣,我看到了半截。她的声音很好听,但是我没有看到她的样子,一直没敢抬头。

“呵,陪我去下洗手间!”,刘姐说,她愣了下,然后跟刘姐走了出去,我抬起头看到他们去了洗手间。剩下我在那里。望着那杯热茶,我一直没喝,心里乱作一团。

不多会,她们回来了,我的头再次低下了。

“哎,小颜,叫莉姐!”,刘姐说.

我慌乱地抬起了头,对她很扭捏地一笑,没有叫她莉姐,而是说了句:“您好!”,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

她很漂亮,漂亮的让我出奇,我以为会是一个相貌丑陋,身材臃肿的女人,可不是,我真的不能够理解,她这样的女人会缺少男人吗?

她清新脱俗,脸庞白皙,嘴唇粉红,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长,有神的出奇,手上带着一个手链,亮晶晶的。

“哎,你好,想吃点什么,随便点吧!”她很大方地说,大概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吧,低头把包拿到桌上,然后把皮夹子拿了上来,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我又躲闪了她的目光。

刘姐左右看了看,然后拿起手机笑笑说:“呵,这群死鬼,催命似的,说是三缺一,看来不去还不成了——”,接着她对莉姐说:“哎,你和小颜吃,我要走!”

莉姐客套似的挽留了几句,结果刘姐很顺利地走了。没走了多会,又回来了,她喊了声我:“小颜,你出来下!”

我慌张地站起来,跟她走到了一边,她对我说:“哎,你放开点啊,怎么跟女孩子似的,她可是第一次,也紧张着呢,你不放开,怎么行啊!你不想给你父亲——”,我没等她说完,我就狠狠地点了点头。

我回去后,剩下我和她,我更紧张了,心都快飞出了嗓子眼,她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女人,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

她叫了很多菜,那些菜是我二十三岁之前都没吃过的,她一笑说:“你们放假了吧?”

“恩!”,我点了点头,然后一直望着窗外。

她停了下又说:“土木工程专业不错的,好好学,以后进我们公司好了,呵,我们是盖房子的!”

“谢谢你!”,我转过脸来,我想到了刘姐走时说的话,还想到了很多。

她看着我,微笑着说:“哎,赶紧吃吧!”

为了掩饰紧张,我埋头在那里吃着米饭,其实也不是为了吃饭,就是打发时间,我感觉到了深深的罪恶,想到了那些世俗中让人唾弃的行为。

我知道这是不光彩的。

“哎!”,她掏出了一个大信封说:“你拿着吧!”

我抬起头,看到她不笑了,似乎有点失落。我的筷子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那些钱。

“吃完了,把钱拿着,别多想!”

我放下了筷子,她从后面拿过大衣,似乎想走,我突然鼓起叫住了她:“去你那好吗?”

她看着我,深深地看着我,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我当时想,我是不能白拿她的钱的,即使是借也是不能这样做的,她的失落似乎让我看到了她的渴望,以及她眼神里不为人之的苦楚。

出去的时候,一股寒流袭来,她裹了裹大衣,然后转身望着我惊讶地说:“哎,怎么穿这么少啊,外面没穿棉袄啊!”,我第一次对她笑,一笑说:“不冷,穿多怪沉的,不舒服!”,我傻傻地笑。

“你笑的时候很好看!”,她说了下,然后走到停在门前的一辆车旁说:“哎上车吧,外面冷!”,那是一辆红色的奥迪,我上了车,她把车门关上后,坐到车上,一边开一边说:“哎,你家哪的?”

“山北的,离这很远!”

“哦,那儿多吃面食,喜欢吃辣,在这边吃甜的还习惯吧!”,她不看我,一直望着前方,我似乎能感觉到她的确是第一次找这事,故意用话来掩饰紧张,并且不至于让气氛冷下去吧,毕竟她比我大七岁,比我要放开的多。

“还行,刚开始不习惯,后来就好了!”

“过年不回家,想家吗?”

我不说话了,我是想家,可是那年,到了传说中的千禧年,到了我大四的最后一年,我却不能回家,本想打工赚钱给父亲看病的,可却走了这条路。她的话让我突然心里很难受,我想起了家里人都在医院里,顿时更加冷起来。

她似乎感觉到不该说了,于是一笑说:“别多想了,刘姐那人不会说话!”

我点了点头。

车子在一个商场前停了下来,我以为是到了,她笑着说:“让我看看你!”

我被她看的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好后说:“在车里等我!”

她下车了,我坐在车里等她,望着外面的行人,在那里发呆,过了很久,她才回来,回来后拎了好几包衣服。

“等急了吧,怕你去了不好意思,我就帮你买了!”,她的手在方向盘上转动,然后笑着抿着嘴。

“不要这样的!”,我接受不了她的好处,感到有些内疚,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

“人是衣服抬的, 你不比这些城里孩子差!”,她的话让我感觉到很亲切,尽管那个时候对她有些防备,但是她的话无疑让我对她感觉很舒服。

车子饶了很多圈,进了一个别墅群,最后在一处别墅前停了下来。

她掏出钥匙丢给我说:“去开门,我停个车!”

我拿着钥匙有些茫然,但是只有下去去开门,门开好了,在门外等她,站了会,她从雪里拎着衣服走过来了,看到我站在那里,头上都落满了雪,皱着眉头说:“你怎么不进去啊,外面这么冷!”

我望着她笑了笑,我看了看脚,脚上都是雪,她走到里面拿出拖鞋,拿到我脚边说:“换上,进去吧!”,她见我不动,抬起头望着我笑了下说:“不要换了,屋里也老脏的!”

我还是把鞋脱了,我有些不好意思,袜子上有洞,她看到了,一笑说:“快进去!”

很是富丽堂皇,那时,我只在电视上看过装饰如此豪华的家庭,客厅很大,客厅的旁边是楼梯,红木的,灯很多,很华丽,沙发什么的,布置的很温馨。

她进屋后就给我倒了杯水,端到我手里说:“随便坐吧,喝点水就暖活了!”

我接过水,她一边脱外套一边说:“别拘束,我也不经常回来,屋里乱躁躁的,你要是寒假没地方住,就来我这住,反正房子大,闲着也是闲着!”

“不了,我学校有规定,我们没回家的被统一安排了,有地方住!”,我急忙说。

她脱好衣服,坐到了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说:“刘姐跟你说了什么了?”

我手里的杯子差点滑了下来,忙说:“没,没说什么!”

“呵!”,她把台停在了一个情感访谈节目上,从桌上拿了一盒被破开的女士香烟,从里面抽了根,刚想点,马上对我说:“哎,你抽烟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抽!”

“恩,对的,上学的时候别学这个!”,她点上后,抽了口,吐了个烟圈说:“你别这么紧张,先去洗个澡吧!”

我坐在那发愣,回过神来忙说:“恩!”,我很迅速地站起来,然后刚走几步,她一笑说:“洗澡间过了楼梯往右拐看到了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刚想走,她又说:“哎,这是内衣!”,随手把一个包递给了我。

我进了浴室,等我把衣服脱的就剩一个三角裤的时候,我发呆了,那都是豪华的卫浴设备,我不会用,我用手乱拧了几下,没有水出来。

外面传来了她的声音:“哎,小颜,怎么了?”

“没,没怎么!”,当我转过头去的时候,看到她竟然站在我旁边,因为屋里有暖气,她脱的就穿了条连衣裙,几乎露出了半个丰润的乳房,白皙的让人窒息。我刚才因为紧张,门都没关。

« 上一篇:相亲相爱(2012-04-26 13:00)
» 下一篇:爸爸妈妈(2012-04-26 19:13)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