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小说 > 苏檬的故事|幽灵

苏檬的故事|幽灵

作者心情:沧桑 天气:小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7-01-10 08:03:57
选择字号:

即便睡着也是会做噩梦的。有关母亲的部分,如果不能给予爱或者硬生生地把孩子带到不幸中来,总是会遭受问责,为什么要生下我?

不管接不接母亲的电话,涂蘼都是一样的站在沉重的大门前。母亲就像幽灵一样萦绕着她,啃噬着她的平静和自信,让她感到不安、愧疚和厌恶。

她会说什么呢?

这么晚的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无非是关于涂蘼的哥哥,他又抢了店里的钱,他又发了毒瘾,或者他又去吸了,再或者他又被抓了……

她给自己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她想要自己怎么做呢?

仅仅是替她分担这么简单吗?如果真感到那么痛苦的话,为什么不干脆死掉呢?为什么要拉自己一起痛苦?明里暗里地希冀着自己干点什么?自己不已经照着她的意思在活了么?阴暗地扭曲地无法正视阳光地活成这个样子了吗?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还要怎么样呢?

如果自己也死了呢?他们是不是就甘心了。让不幸变得更彻底一些,是不是就可以永远地闭嘴了,不再发出那充满幽怨的叹嘘声了?

涂蘼握着香烟的手在颤抖,一定抖得很厉害。

因为苏檬问她怎么了?

她强做镇定地笑了笑,说没事,睡吧。

就拿起依然响个不停地手机,回了自己的卧室。

在卧室里,她还是接了母亲的电话。

“喂。”

“喂,涂蘼啊。”涂蘼松了口气,母亲的声音并不是结满愁怨的,伴着沉得向下坠的幽叹声的,“还没睡吧?”

“没有呢。这么晚了,你们还不睡?”

“关了店都几点了,哪能这么早睡。”

“没人的话,就早一点关门,回去还可以早点休息。”

“早睡也睡不着,你是知道的。”涂蘼母亲习惯性地轻轻一叹,“你哥哥今天来店里了。”

涂蘼的心砰一下就弹上去了,像压着的弹簧解封。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给我跟你爸带了一箱苹果过来。让我们两每天吃一个,说是对身体好。”母亲有些兴奋地说。

“又要钱了?”

“哎呀,他不跟我们要钱,能跟谁要钱啊。”

即便榨干了他们的生活和积蓄,只消送上一箱苹果,就能让母亲感激涕零,高兴的觉都睡不着。涂蘼在心中默默的冷笑,母亲这样的反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你哥现在懂事许多了。”

“懂事好啊,懂事了就好。”涂蘼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快要四十岁的男人了,早该懂事了。

“他想请你和赵鹏来家里吃个饭。”

“赵鹏没时间。”赵鹏是真的没时间,除非他主动联系涂蘼,否则涂蘼是找不见人的。

“你不要让别人看不起你哥哥啊,染上那个东西他比谁都痛苦的。他要是正常些,他能不疼你这个妹妹吗?”

“除了毒不是还赌吗?”

“你不要乱说了,现在都好啦,都好啦。你哥哥可怜巴巴的,快四十的人了,也想重新做人了。”

“但愿是真的都好啦。”

“你不要再这么阴阳怪气地说话啦。老说他不好,你自己又好到哪里去了呢?你又为我们做了些什么呢?他再怎么样,都是你哥,你不要忘了自己姓什么。”

母亲自顾自地说完,不等涂蘼说话,就生气地把电话挂掉了。

涂蘼再次点上了烟。她不想生气的,可是总也忍不住,无法克制地想要找个人发泄一通。或者对着墙,把他们当做会安静地听自己训斥的父母,痛痛快快,理直气壮地跟他们吵一架。

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呢?就因为是他们的女儿?她能想象到挂掉电话后的母亲和父亲会怎么说自己。他们总是这样,把自己不能为儿子改变的境遇都寄托在女儿身上,仿佛女儿是作为一个替补而存在的。如果替补起不了作用,那就是无用的、牵涉出更多怨念的多余。

嫁到这样一个,在父母看起来心满意足的家庭还没多久,母亲就按捺不住了。开着好车,住着好房子,那又怎么样?他们并没有什么改变。开再好的车,住再好的房子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一个孩子幸福了,另一个孩子的不幸是不是就会被衬得更加不幸。这就会更加刺痛他们寻求平衡,或者说是偏袒的心呢?

可是自己看起来真的有那么幸福吗?涂蘼有时候,倒真希望自己能够比哥哥更不幸一点,好让父母也能够心疼一下自己。

不过如果真的都那么不幸的话,他们又会幽怨自己的命运,孩子一个不如一个。

孩子为什么一个不如一个呢?涂蘼不知道他们是否想过原因,就像孩子怪罪他们一样,他们也把一切都怪罪到孩子头上。无休无止地互相责怨。

涂蘼至今记得哥哥第一次出事,在赌输了许多钱之后的第三天。阴云笼罩的家里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母亲和涂蘼来给哥哥送饭的时候,看到他在厨房里贪婪地吸着那些白色的粉末。惊得母亲把饭盒摔碎在地,她当场就嚎啕大哭起来,哥哥护住那些粉末挤住厨房的门,躲在那后面颤抖地吸完那些东西,一把推开母亲和涂蘼跑了。

“报警吧!”涂蘼说。

母亲一个巴掌就甩过来了。

“你添什么乱!”

那时候,涂蘼还在上学,哥哥赌输的那些钱在涂蘼看来就像是巨大的山头一样压过来。哥哥的女朋友也吹啦,被那天文数字吓跑了。

自那以后,父母亲就开始为那些债务奔波,一边劳神筹钱,一边心惊胆跳地隐瞒着儿子吸食毒品的事。

当然,后来,他还是被抓了。

他们曾以为放出来以后的他,会改邪归正。只可惜,这样的事并没有发生。

母亲是不让涂蘼指责哥哥的。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哥哥又没跟你要钱?”

她总是这么说。

这个时候,她就不会说你别忘了你姓什么了。她把她撇的很清,在谴责她的哥哥这件事上。她认为涂蘼没有权利。

她并没有受到牵连,她好好的,一直在做她自己该做的事。她凭什么去谴责她可怜的哥哥。

她看不到,涂蘼内心因为这件事所承受的煎熬。

整个背后都坍塌了,涂蘼有时感觉自己正身处废墟之中。她必须依靠自己一个人,她不能再给父母增添一丝一毫地负担,她怕他们彻底被压垮。

她努力地想要他们感到轻松一些,她希望自己能够让他们的眉头稍微舒展,但往往总是徒劳。他们盯着那个干枯的大窟窿,点滴的甘露并不能改变什么。

因为那个窟窿的增大,他们的心也跟着变大了。

也许一早就已经这样了,在他们忙着开店的时候。每天都呆在店里,无暇顾及家中的孩子。在那个理发店里从早上9点一直呆到晚上9点的时候,他们的心就变大了。

不知道市场上卖什么,也不知道商店里卖什么。整个人都埋在那个理发店里,对着成千上万个黑色的脑袋,剪那些扎人的头发。

黑色的碎发铺满了理发店的地板。

“快去扫一扫。”

涂蘼记得忙碌的母亲经常这么说,在她周末去店里帮忙的时候。

发财了吗?

也许是发了一点点来着。

半夜里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涂蘼以为自己在睡梦中。

在睡梦中,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哭嚎声。

他们也感到了世态的炎凉,人们并没有因为这个家中的不幸,更加频繁地光顾他们家的理发店,作为额外的照顾或者接济。相反,都像避讳瘟疫一样躲远了。

也许是害怕精神恍惚的母亲误伤了他们的脑袋,也许母亲的手艺也跟着精神涣散了。

他们咒骂过的。

但他们从没想过这件事对于涂蘼的影响。

“怎么都没个人来跟涂蘼提亲呢?”

他的哥哥有天在饭桌上,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突然问道。

“那你自己呢?”

涂蘼反问他。

他就说不上话来了。

真可笑,涂蘼心里想,一块烂泥,搅污了饭汤的烂泥。

谁还愿意拿着碗来分这锅里的汤。

谁又愿意把自己干净的饭汤倒进这锅里来。

涂蘼已经不再希冀什么了。

交往了两年的男友,得知她家里情况的时候,畏畏缩缩的逃走了。

她还奢望什么更好的男人,她早就不奢望了。

她也认清了世态炎凉。

“你哥哥又犯瘾了,把家都给砸了,没法过了。”

这不是梦。在黑暗中,涂蘼清楚地听到母亲嚎哭的声音。

“不要哭啦,我现在就过去。”

茶几和电视都砸碎了,满地的玻璃碎片。

一定是吵架了,他们也争吵,无休止的争吵。骂他们的儿子,甚至打他。

“你快去找找你哥哥,别让警察再抓住了。”

母亲无助地扑向她,光着的脚差点踩到玻璃渣上。

她望着她的母亲。

满头的白发,整个眼泡都是肿的。

过分衰老的脸庞呈现在一个本不衰老的身体之上。

“找什么找,让他死在外面算啦。”她的父亲额角上有血,气得哆哆嗦嗦地说。

她的母亲还在抽泣,颤抖着肿胀的身体,轻轻一按就能按下去一个窝。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

十五年前的涂家,生意红火的厉害。是十五年前的赵家所不能比的。

尽管哥哥总是缺席的。

但这个家里也曾经洋溢过温馨的微笑。

在她大口大口吃鱼的时候,她的父亲曾经笑着夸赞她胃口好,要长个子了。

他们曾一起去别的城市里度假,在夏日的午后吃着冰激凌,喝着汽水闲逛。

那时候,赵鹏是仰慕过她的么?他们在同一所学校里。那时候赵鹏的父母还没有开公司。

那时候,他们家的争吵还只是单线的。仅限于父母之间。

不像现在这么混杂,随时随地都会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点爆发。

隔三差五地充斥着摔啊,打啊的声音,整个屋子里到处都是残缺的痕迹,打着透明的,黄色的胶带补丁。

有多少次,她的母亲像个孩子一样哭着跟她说,你带我离开这里吧。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带母亲离开,带着柔弱的女人脱离苦海。

但又有多少次,她看着母亲自己陷进去。她并不想离开,她已经种在了这里,整个身心都种在了这里,她的心在儿子身上。不管走到哪儿,都惦记着她可怜的儿子,都恨不得即刻回来,仿佛一会不在她的儿子身边,心就无法安宁。

涂蘼有时想,如果能替代,她真的希望能够替代哥哥来爱她。哥哥一丁点的收敛和温和都能让她感到幸福。而自己却不行。

涂蘼有时想,哥哥和父母之间也许是互相亏欠的。他们从他那里得不到的,他从他们那里也得不到。

于是,就这么互相折磨着。而作为这个家中的女儿,涂蘼是无力的,她想挤也挤不进去,想逃却总是被拽着。

被什么拽着?被幽灵一样的母亲?还是被爱、爱的重担拽着……?

涂蘼不得而知。

系列文章:

苏檬的故事|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苏檬的故事| 途迷、涂蘼
日记标签:   苏檬的故事|幽灵下载       相关文章推荐
« 上一篇:怪胎(一百十一)(2017-01-09 20:39)
» 下一篇:怪胎(一百十二)(2017-01-10 20:45)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