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爱情 >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此文谨献给亲爱的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此文谨献给亲爱的你。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7-01-17 10:53:44
选择字号:
        第一次听见你的名字,是班上女生在小声议论,说是我们隔壁班的一个男生。心里有小小的惊诧,这世上会有这么好听的名字,这个名字的主人会是谁。在别人看来,其实很平常,但我也不知缘由,就那么觉得,真好听。
        那一年,总是在一楼级组室楼梯口转角处遇见一个男生。每一次方向都相反,四目相对。那时候,一群男生中,因为他个子高,我总是第一眼就看见他。其实直到现在,我也并不确定,那一群男生中我唯独看见了他,是因为他够高,还是因为什么。
我下意识认定,这是比我高一届的男生。似乎每次我们方向都相反。我回宿舍的时候,去值日的时候,去吃饭的时候。
        我只认为你往楼上走,便是高我一届的男生。那是高年级的方向,我却忘记了,我们这年级教室也在上面。
        心里除了这个想法并没有其他。
        我甚至想不到,那个名字,和我常遇见的这个人,竟是同一个人。
        我并没有去问同学这个人是谁,即使我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又与我何关。因为那时,我认定我和其他班的人绝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不会有交集,唯一要做的事情便是读书。我确实错了,我后来也认识其他班很多同学,但唯独没有你。我依然愚笨自傲的坚持,我和其他班的人不是来自同一个世界,也将要去往不同的世界,我们以后要走的是不一样的路。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时光如白驹过隙,这所学校的条件很差,但学风很好,虽然过得艰苦,直到今天想起来,心中依然是满满的憧憬和崇敬,心里面觉得学校,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依然还是会在楼梯口遇见那个人,依然、常在她们口中听到你。这两个人都似有似无地出现在我平凡枯燥的学习生活中。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紧张的复习过后便是如同世界大战般的考试,那时候学期末的最后一天。
认识你就如同从天而降的眷顾。
        每一个人都像绷紧了过后松下来的弦,却出了奇的活泼。那晚整层楼都沸腾了,我们班竟也乱了章法,当然我也是。
        我没有待在自己位置上,跑到最后面的位置和同学们聊天。其实我和旁边这个女同学并不太熟悉,甚至没有正式谈过话。突如其来的想法,我开口问她,你认识这个名字吗?我认识啊,不就在隔壁么,还是我小学同学呢!你想认识他么。

        呵呵,还真巧,这个是你同学呢。

        有一瞬间的懵,我想认识你吗,我要认识你吗。还在犹豫的期间她已经从隔壁班后门拉过来一个小男生,说:
喏,她说想认识那个谁谁谁。

       …………

        小男生咧开嘴一笑,行,你把信给我吧。
        一脸尴尬…我哪有什么信。
        那你写好了就给我吧,我就在这门口这里,你敲敲门我就出来了。

        他还拉开门指着你对我说,那个,那个就是他。


        细碎的头发,刚好适合这个季节。


        在和同学笑闹的你,听到自己名字突然转过头来,脸上还带着笑意,你很快又别过脸去。但就是那一瞬,我好像已经看了很久很久。
        这叫什么,惊鸿一瞥么。
        我突然恍悟,这不就是经常在一楼转角处看见的那个男生么!
        真笨,我对自己笑了出来。

        晚修时间从没有像这一天这么短,一晃便过去了。

        从字里行间看出来,此时的你并没有多用心。不知道你是否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突如其来的访问者,你说,时间不多了,我们下学期再聊。

        只记得这一句,你还说了些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我也不记得,在后来的时光里,我留下了那么多封信,为何唯独没有留下第一封。

        这一天,2007年1月17日。


        下学期。

 

        经历了一个寒假,一个新年,时光吧嗒吧嗒又把世界淹没了一厘米。

        新的学期到来,这所学校又忙了起来。如果不是再次在转角处遇见你,我都不知道已经开学一周了。有些赌气的,我瞥了你一眼就绕着走。其实这是为什么呢,说不定我的名字早被你抛到九霄云外了。毕竟,我们本来就应该是两条平行线呢。

        在我给自己洗完脑之后,那个下午你的消息却不约而至。

        就连字里行间都带着你的笑,你说,还记得我吗,先不揭晓。

        我也忘了中间你说什么了,但后来你说,“哈哈哈,我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某某某!”

        哈哈哈,闹呢,你的字我会看不出来么!

        后来的时间,不再是只限于一楼楼梯口遇见你们,对,你们,总是你们那几个男生,我总是只看见你。似乎在每个角落,都能有你的身影。

        在宿舍外面,在饭堂外面,在走廊,在值日区,都能遇上你。你总是带着痞子般的笑容怪怪的对我喊:

        牡丹你吃早餐了吗

        牡丹你吃午饭了吗

        牡丹你吃晚饭了吗

       一开始我还会对着鞋尖回答你,但后来我都不作回应,只对着地面笑,从不抬头,从不看你,也从不驻足停下。

        偶尔,当你一个人出现在教室走廊外面,靠着柱子眺望远方的时候,我会偷偷注视着你。你的侧脸,你细碎的刘海,长长的眼睫毛,在阳光下都特别明亮,看着你,就像看着青春周刊。

        虽然在信里,我们仿佛已经很熟悉,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之间的距离,从来不少于一米。

        那天刚好是上一次期末考试的颁奖典礼吧,在人们搬凳子时候,你就在走廊远远叫我,牡丹,还快不搬凳子,去领奖,肯定有你。

        有我,就是知道有我,才不愿意去。

        也许是从小就认定不能拿第一至少也要拿第二的思想根深蒂固困扰着我,第三名竟让我感到深深的耻辱,连颁奖典礼都不愿意出席。

        散场了之后,你在教室外敲了敲窗户,问我为什么不下去。我只说我不想去,依然没有看你。我算了一下,我们的距离,连同这个窗户,至少也还有一米呢。

        我发现,我还没有学会面对面和你说话。

        直到后来你离开这所学校,我都没有机会学会。

        关于学习的问题,在你和我的世界里,必须提及。

        很多年以来,身边的人都对于你有各种的评价。虽然他们并不认识你,也从没见过你,但他们都认为,我一定是因为你才不再像从前的成绩那般出类拔萃。

        这世界从来都是这样的不公平。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任何事情都只是自身的原因,与他人无关,又何以让你去担当这些无须有的罪名,我不明白人们为何总是信心满满以单薄的意识去审判这个世界。


        和你的联系少之又少。甚至没有。


        终于,又再次踏上新征途,小时候来这里找我哥,印象中很大很大,那时候我绕着这所学校跑了一圈,气喘吁吁,问我哥是不是很累,每天要在这么大的学校里晃。他说等你来的时候再说吧。而我终于来了。

        我长大了,这学校却好像变小了。新阶段的生活,没有想象中的轻松,九月的天气让人窒息,但是九月意味着新学期开学,意味着重新开始。万事开头难,真是句真理。就像电影硬生生被按下快进键,身心俱疲的我快要跟不上节奏,各种不适。生命中另一位挚友——莹,也要离开我。某一年的雨夜里,她曾以命相拼保护我,这是不可磨灭的感动,一个让我心疼到骨子里的女孩。她说她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她说要任性一回。各种孤立无援,我开始自暴自弃,除了英语课,其他课一律不听。我的时间不是在写东西就是在睡觉。甚至到后来,连英语课也睡,老师终于痛心疾首。那时候我真希望父母因此放弃我,便不再让我读书,真累。

        在这一年的中秋节过后,我终于见到了你。

        有多久,我也不记得了。

        那是中秋过后第二天,我一如往常来到镇上车站坐车回学校。目光所及之处满满的都是人。站在我这边的是要去县里的方向,对面的人是市里的方向。

        又相反

        好不容易挤上车,难得幸运在最后面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人没挤满车厢,车没开。

        窗外来来往往的车不断经过,对面的人像一断断续续的镜头,我的目光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熟悉吗,的,一眼就认出来的那个人。

        不熟悉吗,是的,他样子已经长开,更高了。

        心头百感交集,终于又再遇上,我甚至喊出了他的名字,带着万般焦虑。可是这扇车窗像一把刀,硬生生挡在了面前。

        我看到一辆车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心里浓重的失望。车开走了,他还在原地,我又开始高兴起来。全然不顾车厢里的人如何看待我这样一个穿着校服对着车窗瞎比划的神经病。

        我开始慌了,下一辆车来他要是上车了呢我可如何是好。我开始往外面里挤,可人太满了雷打不动。车缓缓开动,带着一颗失落的心坐回原来的座位,居然还有座位,大概是没有人会跟一个神经病抢座位。

        窗外的风景极速划过,不知道是眼眶里温润的液体阻挡了我的视线还是什么原因,没有心思想这车是不是超载+超速。脑海里慢慢的都是那张脸以及临摹过很多遍的字,有气,气他怎么就不直直看过来,那样不就看见了么!有后悔,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他并挤下车去,以至现在力气全无。

        越想越不甘心。

        之后的某个晚饭时间,我跑到了学校外面的网吧,带着对网吧一丝惧怕和对一个人的满心期待。

        很失望,他没有在线。那时候QQ空间还有“小纸条”的功能,想说的太多,时间太短,一连给他发了很多条,每一条字数都满满的。写着这些日子的不解,写着那天车站的遗憾,写着现在的期待。结尾的时候,突然来了勇气,第一次跟他说,你喜不喜欢我我管不着,反正我喜欢你,你管不着。

        又过了几天,来到网吧第一时间打开空间。你居然回复我了,我按捺着欣喜若狂的心情坚持一字一字的读完。你说,你其实看见我了,你是故意不让我知道。

        后来我有了你的联系方式,买了一张200卡,一到晚修时间结束,我就奔到宿舍外面的 电话亭给你打电话,以打别人的电话,让别人无电话可打的姿态霸占着电话亭。手上也有一台三星手机,是别的学校一个小男生借给我的,给我的时候给带了一封信,青涩的字眼说是为了感谢我初中对他学习的关照。手机有点坏了,只能接电话和看短信,我依然很感谢。

        你发给我的短信都是繁体字,很大一部分手机都显示不出来,一整条短信下来我只看到“你”、“我”、“好”、“不”、“吧”、“嗯”这样的字眼,但谢天谢地,非常奇迹般地、我竟全都看懂了你每一条短信。

        原来这世界上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除了灵异事件,还有血缘之外的心有灵犀。

        直到期末考试,我进了考场,我又跑了出去,给你打电话,我说不想参加这次考试。你问我为什么,我说我害怕,我害怕失败,一整个学期我都没有听过课,考试会死的很惨。

        他虽然失望,但并没有怪我。他说,偷偷带一张我们的合照进去,考试的时候想睡觉了就看一看,想想我,说不定有效呢。

        我也照做了,硬着头皮做卷子。监考老师以为我作弊,走过来把我的照片拿了起来,小小的大一寸大头贴,她看完微愣,看了看我,又不动声色地帮我放回了原位。

        就这样,结束了这场煎熬的考试。

        高一结束,高二开始。文理分班。

        每个同学都激动的去看公告,急切地想知道自己在哪个班级。看着公告前面的一堆人,我不敢上前,害怕那种跌落谷底的失望。

        有同学走过来问我为什么不去看,我说不看也知道什么结果,在哪个班对我来说又有什么两样。她说,你不看也行,我们同班啊,在17班。

        17班么,和你同班么,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待人潮散去,她拉我到公告面前让我好好看。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确定不是恶作剧,确定不是人为加上去的,随即又觉得自己好笑,谁会跟一个疯子开玩笑呢,不要命了么。

        知道的人才会懂得什么意思。

        我给他发短信给他报喜,他并没有很惊讶,说这是理所当然的呀,你可是看着我的照片考试的!

        时间咕噜咕噜的冒泡儿,一晃一晃,高考即将来临,各种标签贴在堆积如山的复习资料上。这一年又是各种挫败,放弃的念头又冒了出来,这时候你又说,你怎么能放弃呢,你是我的骄傲啊!我只娶大学生哦,你看着办吧。

        呵呵,真是傻气。

        把这句话写在了众多标签之中,每当挪不动脚步,每当筋疲力尽,每当信念快要崩塌,便看一眼,随即又振作起来。

        一切都不是一帆风顺。

        彼此也有争吵的时候,力气比热恋来得大。一吵便各种闹腾,你不依我不饶,喋喋不休,从每月一小吵,到半月一小吵,一周一小吵,三天一小吵,到后来一天一大吵,甚至一天争吵好几回。两个人语言里都带了刺,扎得对方鲜血淋漓不罢休。战火缤纷的两年,总免不了萌生分手的念头,也确实分开过,一开始第二天就握手言和,然后时间越来越长,后来半个月都不曾联系。虽然想念,但谁也不让谁,偶尔某一方尝试和好,却是争吵得越发变本加厉。

        大大小小的战争大部分都是我挑起的,眼睛容不得沙,鸡蛋里面挑骨头。争吵的时候也只有我自己在吵,你脾气好,跟你吵架就像是憋着一肚子气终于受不了恶狠狠把一锤挥了过去,却发现自己打的是一团棉花。那种无力无望却又可恨的感觉曾好几次让我抓狂,最后又万般无奈痴痴地笑了起来。

        每个人都说,毕业之际是分手之季,高考前夕,他突然对我说,考上了哪所大学,在哪座城市,记得要告诉我一声。

        平静的一句投掷在心池,一层层浪花荡漾开来,久久无法平静。

        和小学的毕业,初中的毕业不同,高中的毕业意味着远走他乡,所有关于家的字眼,都变成了“乡”。

       又是一道严峻的考验。

        即使我告诉你,届时你会在哪里,我会在哪里。

    大一第一个学期。

        一个人拖着行李来到了另一座城市。

        你堂哥——我的大大大大师兄在学校接待了我。

        也许是认识的人在这里生活过,这里的一切并没有让我有过多的陌生。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一个身份转换到另一个身份,一切都顺其自然的进行,没有排斥,没有不适。

         踏入大学的大门,每一个人都已年满十八。所以学校对于恋爱,虽不支持但也不禁止,一切遵循各自自由的原则。终于可以大声地说LOVE U,可此时你在哪里,身边依然只有我一个人,说好带我走,可是走的时候只有我自己。也许是埋怨积累得太久,总有爆发的时候。在冰冷平静的手机屏幕,我对着你歇斯底里地喊,为什么到现在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像其他人那样,一起吃饭,牵手,散步!即使是我们同在一所学校里的时候,你也不曾和我站在一起,我在学校里面好像从来就没有你!

        你一定也是失望的,无奈的,因为这种现实,因为这样无理取闹的我。

        第二个学期的时候,你就奔赴我身边。尽管家人不同意你只身在外,尽管他们担心,因为我说你欠我一段时光,你就来了。

        你陪我在学校里吃饭,陪我在学校里散步,和我一起在湖边听歌,在树下聊天,陪我逛街。虽然只有半年,但这个校园每个角落你都陪我走过。

        你说,你看,都陪你走了个遍,这样,以后在学校的日子,你便不会孤单了吧。

        文字终究苍白无力,要表达的有千千万万。

        你曾看过我发表的一篇关于溜冰场的文章,你第一次向我发难,你说我写过那么多,我的文章里有那么多人,为什么从来没有一篇关于你。

        我不是没有尝试过去写,只是每次千言万语,一提起笔,却什么也写不出来。

        即使是今天,我依然觉得文字太过无力,言之所及,不曾够万分之一。

———————————————————————————


        人生有许多多的幸运,庆幸与你携手度过了那么多的春与秋,苦与难。

        人生有许许多多需要感恩的人,谢谢你走进了我的青春并在我的青春里横行霸道了这么多年。

        嘿,谢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 上一篇:千百年后谁还记得谁(2017-01-17 04:12)
» 下一篇:哇偶,原来择偶的能力是天生的(2017-01-24 21:41)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