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散文 > 我将动身离去

我将动身离去

作者心情:思念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7-01-17 11:21:12
选择字号: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昏沉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布上群山,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http://www.rijigu.com/

 

 

    这首被无数文艺青年送给爱人的诗,不少人知道是叶芝写给他心目中的爱人茅德·冈的。然而,有多少人知道茅德·冈终其一生都没有接受这一份爱意。她5次拒绝了叶芝的求婚,理由是:

    她表面上是一个女演员,但她更重要的身份是爱尔兰民族独立运动者,她随时会在起义中遭到不幸。她不愿意叶芝卷入这狂飙的烈火中。但叶芝24岁那年对茅德·冈一见钟情后,依旧跟着她到处参加政治演讲,还加入了最后策划起义的“爱尔兰兄弟会”。 http://www.rijigu.com/

    茅德·冈被打动了吗?也许,但她心中的堤坝依旧挡住了叶芝的情感攻势,她认为叶芝的才华不应浪费在一个与他的理想有分歧的女人身上。茅德·冈的精神气质是火一样的春夏,而叶芝,犹如爱尔兰苍茫的秋冬,湖水低吟,远山被阴晦的雨云所笼罩。

    叶芝有一股爱尔兰特有的忧郁气质,他的激情深藏在这种忧伤与苍茫中。茅德·冈比任何人都意识到叶芝的与众不同,她这样预言:“世人将会因为我没有嫁给你而感谢我。”

    茅德·冈是对的。在求而不得的辗转反侧之下,叶芝为她写下了大量的诗篇,包括《冰冷的天穹》、《天堂的锦绣》和那首感动了无数人的《当你老了》。茅德·冈的决定是逐渐远离叶芝,让他过一个诗人的自由生活,而不是像一个不成熟的独立运动领导者一样,随时冒着被投入监狱的风险。

    她给叶芝的回信,现在还被爱尔兰国家博物馆中的叶芝展厅收藏着。信中一点也没有涉及情爱。茅德·冈以无比的理性,扮演了启发叶芝创作的精神导师。没错,她是诗人的缪斯,你见过哪个缪斯会跟诗人一起生活,为他操办一日三餐,生儿育女?如果是这样,诗人将不再是诗人,缪斯也不再是缪斯。

    爱情似乎逝去,然而它的光辉从此不再是一家人的灯盏,而是流布在群山与繁星之间。在爱尔兰的斯莱戈市,叶芝雕像依旧是这座城市最重要的地标之一。他的青铜塑像位于Ulster银行大厦门前。

    爱尔兰人之所以把他的纪念雕像塑在这里,是因为1923年,叶芝前往斯德哥尔摩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时,赞叹瑞典皇宫的气质,与他家乡Ulster银行大厦如出一辙。于是,叶芝的瘦高塑像就屹立在银行门前。

    这座雕像经过了艺术的拉伸,叶芝变成了十二头身的瘦高个,穿着一件被风鼓荡的宽绰羊毛披风。披风上,密密麻麻镌刻着叶芝的诗句。仔细看,可以辩认出他写给茅德·冈的名句:“可是我穷,一无所有,只有梦/我就把我的梦铺到你的脚下;/轻轻地踩,因为你踩着我的梦。”

    1948年,爱尔兰海军用巡洋舰把叶芝的遗骨运回斯莱戈安葬。此时,他去世已有9年。经历了二战的烽火,诗人终于魂归故里,落葬在他祖父曾经任职的教堂内。那场葬礼,到场无数政界和文学界的大佬,但叶芝临终前依旧念念不忘的茅德·冈依旧没有出现。

    她只是派来她的儿子肖恩·麦克布莱德,主持整个遗体的搬运仪式。茅德·冈知道,她如果出席叶芝的葬礼,将会成为新闻界关注的焦点,她脸上的每一种表情,都将被无限地放大与猜测。也许,每一种猜测,都会毁伤叶芝的安宁。

    此时,茅德·冈已经是82岁的老人了。她繁复又苍茫的心境可能唯有叶芝的诗篇可以诠释:“我将动身离去,只因每日每夜/我听见湖水低声轻舔着湖岸……”

 

 

 

 

 

 

日记标签:   我将动身离去下载       相关文章推荐
« 上一篇:我叫全白(2017-01-08 13:37)
» 下一篇: 除夕之夜的花开(记除夕的烟花)(2017-01-28 19:02)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