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摘抄 > 有一个女人——原创,发表于天涯(连蓬鬼话)现转来日记谷

有一个女人——原创,发表于天涯(连蓬鬼话)现转来日记谷

作者心情:伤感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4-30 11:31:09
选择字号:

“你说什么?”我转过去,面对他,因为失去底气,声音有些颤抖。

“我虽然睡着了,可我自己做过什么,我自己的身体很清楚。”他说完看看我,见我哑口无言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接着说。

“溪栎,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趁我睡着了,弄乱床单,我认为你是想让我以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而敲诈我,但我醒来你又不见了,一大早还为我熬了粥,我真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我只知道你是个好姑娘,是我想找的那个人,我要尽快找到你。”听他说完,有些事他可能误会了,没跟他发生事儿,他就认为我是个好姑娘。

“对不起,没跟你上床是我不喜欢你,现在也不会喜欢你。”我依旧是拒绝的语气。 http://www.rijigu.com/

“所以,我说你是个好姑娘,因为这样我才喜欢你啊!”这确实是我没想到的,本来是让他替我解决麻烦的,可没想到他本身就是个麻烦。

“对不起,我不是个好姑娘,你的厚爱,我不稀罕,我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

“那你为什么为我做早饭?”他站起来反问道。

“先生,我住了一晚你的家,做个早饭就当是付了房費好了。”我知道这话有点伤了他,但只有伤了他,他才不会来找我,对他我并不讨厌,只是他经常去酒吧,还跟我玩一夜情,应该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瞪着我,好半天又无力的坐下。不理会他,我转身走开,突然后怕起来,他若是知道,日后对我是很麻烦的,后悔自己刚刚的冲动,可对他我有些不忍心骗他。 http://www.rijigu.com/

这事很可能是卿姐告诉他的,回到公司我便找到卿姐质问她,

“卿姐,是你告诉杨阳我在这上班的?”靠在她办公桌上问她。

“古溪栎,我发现你最近事情少,这脑瓜子生锈了。尽说些不沾边的话。”她还是半开玩笑,看样子应该不是她吧。

“你真没说?”我还是疑惑。

“没说没说没说,我用我未来女儿的砖石王老五老公发誓,没说过。”其实她还没女儿,不过一直想要个女儿。

这怎么回事,他怎么找来的,难道他真如卿姐所说的是千年难遇的痴情男。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我那样说他,他应该也不会在来了。

见我不说话,只是思索,她又问道,“难道他找了?”

我还是没说话,只是看着她无奈的点点头。

“看看,看看我说吧,他就是一痴情男,全中国,不,全地球都找不出第二个,你怎么跟他说的?”看她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我让他以后别来找我了。”

“古溪栎,你妈生你时是不是太用力了,把脑袋给你夹坏了。”看样子她比我还紧张,我知道她是对我好的。

“卿姐,我觉得我跟他不合适。”

“算了,算了,古溪栎你以后别说你认识我啊!你这个傻女人。”她端着咖啡杯,从我身边走过,还锚了我一眼。看来她对我失望了,真失望,但我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做,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几天后馨榆报了警,警察也立了案,不出我所料,他们查到周瑾最后是在c市,而且是在他死的第二天不见的,也就是我给他老婆发短信那天。 人口失踪嘛!每年有很多这种案子,可破了的能有几桩啊!

我也知道警察会来盘问我。当警察问你在那个时段你在干什么,如果你想都不想就说出来,而且还精确到几分几秒,你说谁不怀疑你。而你做出努力想,怎么也想不起来的样子,就证明这是多麼普通的一天啊!

那天警察来后,我又给王馨榆打了电话。

“馨榆,警察今天来找过我了,周瑾还没回去吗?”我装作很着急的样子。

可电话那头只有低泣声,没有说话。

“怎么了,馨榆。”我轻声问道,

“溪栎,我好担心,周瑾到现在都没回来,也没有任何消息。”她哭着说,浓浓的鼻音告诉我她已经哭了很久了。

“还没回来,所以人都不知道他在哪儿吗?”其实我是知道他在哪儿的。

“是啊,都不知道,所以我只好报警了。”

“警察怎么说,查到了吗?”我很想知道警察查到了那一步。

“没有,都好多天了,警察一会儿说他被绑架了,一会儿说他被抢劫后杀死了,我.....”还没说完她又开始哽咽,抢劫,呵呵,是啊就抢了个戒指。

“馨榆,你别难过了,周瑾会没事的。要不要我来陪陪你?”当然我不会真笨到去陪她。

“谢谢你溪栎,我知道你担心我,但这段时间都不定期有警察来找我,家里一团乱,我也不想麻烦你。”那我就更不能去了。

“哦,那就好,你得照顾好你自己啊!不要等周瑾回来了,你又倒下了,有需要你打电话给我。”故作关心,嘘寒问暖了下就挂了电话。

她家里现在有警察,也就是说警察还没放弃这个案子,这段时间警局很闲吗。如果能了解到她家的情况,那对我就有利多了。突然想起,前段时间一个客户让我帮他问的红外线针孔摄像头,这东西是是无线,用手机就能接收,若是有人发现,我把手机上软件一卸载,谁知道是我装的。想着我赶紧去定了几个,还好我这里有周瑾的钥匙。办好这一切,只等找个机会。

可事情往往不会朝着你想的方向发展,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还会发生这件,不过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事,人生本来就有很多可能。我以为我已经做到了天衣无缝,可还是有好多事说不过去,但别人不知道,我只要像以前一样生活就行了。

第二天王馨榆打来电话。

“古溪栎。”口气很重,什么事会让她这样生气。

“馨榆,什么事儿?”我好奇的问。

“别叫的那么亲热,古溪栎我真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的人。”怎么回事,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好作判断。

“馨榆,你是怎么了。”我不知道她突然转变是为什么,但应该不是知道我杀周瑾的事,因为她知道了会直接报警。

“王胖子都跟我说了,你原来你跟周瑾关系不一般啊!”听起来她像个泼妇,不过我更气,周瑾是先认识我,若不是你家有钱,他也不一定会娶你,到是我想发发牢骚。我努力平息怒气,现在不是像一个怨妇耍泼的时候,毕竟人我已经杀了,若这个时候狡辩,我的嫌疑噌噌就上去了。而且我也不知道她都知道些什么,有没有具体证据。

我深呼吸,笑着说“王胖子怎么跟你说的?”我以玩笑的口吻问着,若是我认真的问,就显得我有问题了。

“他说你们关系很好,经常看见你们在一块,而且每次都是周瑾送你回去。还有一次周瑾喝醉了,说要娶你。这还不够吗?”看样子,那王胖子一定也没证据,他何时成了多舌妇了。

“呵呵,就这些你就说我跟周瑾不正常啊!我们关系是挺好,但我跟王胖子和蒋小虾也挺好,他怎么不说我和他王胖子有什么呢。”我向她解释,看来王馨榆这人耳根子软,我相信谁跟她说说她都会相信,可能周瑾就是这样把她给骗到手的。

“那他说,周瑾说过要娶你的。”她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看来她是没底气了。

“他都说了,是喝醉的情况下。其实馨榆,你也可以想想,就算周瑾喜欢我,那也是在你之前啊!这个我也没什么好瞒你的,在说你们结婚后他天天跟你在一起,他有什么你会发现不了吗,这个你应该很清楚啊!若是我真跟周瑾有什么,你们结婚后我还不会来大吵大闹啊!”当初我没有大吵大闹,那是因为当时我被周瑾给骗了,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跟王馨榆交往的。

“那这个王胖子,怎么在我面前说这些话呢?”这王胖子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馨榆,我可是一直都把你当好朋友啊!你确不相信我。”我生气道。

“溪栎,对不起,我一时糊涂了。”她调转了语气。我不能确定她是不是相信我,但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挂了电话,我松了口气,刚刚紧绷着的神经也缓和了,这王胖子是唱得哪出戏啊!得找他问问清楚。

本以为下班回家后可以安静安静,警察又找上门来了,来的还是那位文警官。看来今天运气不好,多事之日。

« 上一篇:凌晨的日记(2012-04-30 07:30)
» 下一篇:十年前与十年后 流着泪重新认识我们的人生(2012-04-30 14:55)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