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心情 > 怎样才能搏你莞尔一笑?对我点个赞! ——荣获肥西报社优秀通讯员感想

怎样才能搏你莞尔一笑?对我点个赞! ——荣获肥西报社优秀通讯员感想

作者心情:伤感 天气:中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7-08-02 19:43:54
选择字号:


前记,“它”字不是错别字,是为了混淆性别,避免对号入座。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一切总逃不过自然规律,一切都避免不了时序的变化的掌控,四时八节,管着四季寒暑冷暖。这不,一临近秋天,前一阵子肆虐的热魔已收敛了它的淫威,无可奈何地夹着尾巴逃跑了,现在的苍茫大地,只由秋的季节来主宰。

因为天太热,我也好长时间没写日记了,打开QQ空间,上一篇的日记还是414日,我学驾照科目1考试得100分才有感而发写的,倏忽三个多月过去了,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我竟只言片语未写,心中很是愧疚,也有些不安,是懒惰还是江郎才尽?只有天知道。但我还是从生物学进化论上找原因,让这些理论来自圆其说,求得心理安慰。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人类经过几万年的进化,人体的自我保护,自我防御能力可以说达到相当完善的地步。天太热,为了保证足够的能量来维持最基本的生命活动,避免消耗过多能量,把有限的能量用在关键处,这时,人体就停止其他一些高级活动,如思考、交往、求爱、生殖等活动,全力以赴保证呼吸和心脏跳动这些生理活动,这个道理就跟天冷了,有些动物不吃不喝进行冬眠是一样的。照这样说来,我这几个月天太热没进行“文学创作”,不是我思想懒惰造成,而是自然选择结果。

在七月流火的夏季,停止其他无利于维持生命基本体征的活动,是人体自我保护机制发生效能的一种体现。正如阳瘘一样,其实它不并是一种生理疾病,而是一种生理保护机制。阳瘘是保护人体肾精元气的,不然,当一个人疲劳、郁闷、年老体弱,喝过酒,还意气风发,雄心勃勃,性欲高亢,性功能强劲,不节欲,纵欲过度,迟早还不一命呜呼!这样,阳瘘适时而来,让你坚而不久,久而不坚,这样让你心有余而力不加,关闭了总开关,自然就保护了身体。所以阳瘘是避免过度劳累,致使精尽而亡的一种保守性策略。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这几天没写感想,不单是天气太热的缘故,另一方面,还主要的是本人社会接触面窄,人际关系单纯,身边发生的事大都是鸡毛蒜皮的稀松平常小事,没有什么“惊风雨、泣鬼神”,值得记录下来的大事,这也是我没有写作激情和冲动的缘由之一。冲动和激情必须有一触即发的感官刺激,没有强烈的感官刺激,要产生狂风暴雨般的激情和冲动,那是扯淡。姿色平平的年老色衰女子跟美丽妖娆的时髦女子,带给人的性欲总是不同的。因为只有养眼的女子才能舒心,只有舒心才能产生好感,产生了好感才能产生性欲,产生性欲才能有性冲动,有性冲动才能有实际的性行为。

让我产生写今天这篇随感的真正原因是这几天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大事在别人来说可能是小事,但我敝帚自珍地认为是一件大事。说起来可能要贻笑大方,这就是前几天我领回了肥西县报社颁发给我2016年优秀通讯员荣誉证书和1000元奖金。对于1000元奖金,说实在的,我并不稀罕,也不怕某些人嫉妒,我一年帮关工委、合肥市人大等部门写通讯报道,一年也能赚个几万元,并且这些稿费大都是县关工委和县人大发的,某些人就是再眼红妒忌,也只能在镇上兴风作浪,大发雌威,对于县级层面,它也只能望洋兴叹。“鞭长莫及”的“鞭”字,就我理解为男性生殖器官反而更为确切形象,因为距离足够远,才能避免某些人的蹂躏和糟蹋。距离不要太远,只要跳出花岗镇,它也就“鞭”长莫及了。

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我并不是圣人,也从不讳言名和利,名和利是儒家追求的一个人生境界,求名当求天下名,计利当计天下利。有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表面上“君子罕言利”,这些虚伪的人我最是鄙视。他们就跟一些假道学先生一样,看到女郎们夏天穿着齐逼小短裙,露脐轻装,在街上招摇过市,就会摇头晃脑,仰天喟叹,说什么“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天道轮回”,做出一副忧国忧民的一样,但真正让他与这样的女子在一起,他就迫不及待地露出真实嘴脸,丑态百出,这时,他们的礼义廉耻随着裤子一同落了一地,并且在做的时候还嫌女子叫得不够刺激,动得不够猛烈。相比他们而言,看到此等女郎,那些色迷迷地盯着呆瞅,甚至流出哈喇的小流氓,就我看来,也比他们高尚些。

对于发1000元奖金,说实在话,我兴奋,但更让我高兴是还颁发荣誉证书,获得优秀通讯员称号。根据马斯洛的五个需求层次理论,人有五种需求层次,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说得通俗一点,利是最低层次需求,而名是最高层次需求。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婊子接客,最低档次的婊子是死要钱,“100100,姿势任你说,10块就10块,卫生纸自已带”,这样的婊子做的一切都是维持最基本的生存;第二档次的婊子,虽然也要钱,但它追求的更是安全需求和尊重需求,它们接客定了标准:身体残疾者不接,年老秃顶者不接,有梅毒艾病者不接,肛交变态者不接;最高层次的高级婊子,追求的是纯粹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它们追求的是郎情妾意,性生活和谐,心意相通,精神上慰籍。所以当我们看到婊子资助嫖客不要惊奇,当我们看到婊子为某男人从良也不要感到赞叹,这是因为它们有精神层面的需求。《水浒传》中潘金莲嫁给武大郎是生存需求,私通西门庆是情感需求,而太监娶老婆,纯粹是精神上的需求。

接到荣誉证书,说达到“漫卷诗书喜欲狂”程度有点夸张,但我确实沾沾自喜,我把证书放在书桌上,用手机郑重拍了照,上传了微信朋友圈,引得好友一片点赞,还有相当一部分好友还煞有介事进行了评论,这时候,我当时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俨然就像一个振臂一呼,云者四集的大英雄,蓦然想起了《三国演义》当中的两句经典台词:“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尔。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心中油然而产生一种“海到无穷天作岸,山到绝顶我为峰”豪迈气概。

但我是个心细如丝的人,在这些点赞的人当中,竟然很少有本单位的人,我很是郁闷,心情也从沸点降到冰点以下,这些人不点赞,是我狂妄自大,抑或某些人心存妒忌?我想这两者兼而有之。狂妄自大招人嫌自不必说,《红楼梦》中的妙玉的“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就是最好的注脚,但某些人忌而妒之,我在这里就要抨而击之了。

有些逼人,性格乖张,心胸狭窄,你落难时它幸灾乐祸,你成功了它郁郁寡欢,它们把对别人一句赞美,看作比自己的乳房和私处还要吝啬,总不肯轻易示人。我原先对这些人的阴暗心理也百思不得其解,最近看了《社会心理学》这本书才有所了解。在人类社会中,为了更好生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归属,习惯把所接触到的人分成“我们”’和“他们”,每个人都建有自己圈子,圈子里人患难与共,同舟共济,人们总是对属于自己圈子的人怀有好感,而对不是自己圈子人怀有偏见。我在镇政府是一个人仗剑走天涯,从不织什么社会关系网和利益关系网,对别人毫无利用价值,所以,也就从不属于某个圈子。东风压倒西风,我成了西风;西风压倒了东风,也成了东风,当东西风势均力敌时,我却被双方贬为骑墙风,可悲如是。所以,能得到这样一个荣誉,对它们来说,当然不是什么赏心乐事。这就跟它的一个养在深闺初长成的女儿一样,本想嫁给一个它意满的人,但它的女儿个性解放,追求真爱,不顾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竟与另外一个它看不好的男人同居了,尽管它一百个不情愿,但无可奈何,毕竟婚姻大事由女儿做主,不能包办婚姻。只有在以后的岁月中,它只能对这个女婿报有无限的怨恨,仅此而已,也只能如此。另一方面,它们这些人心胸偏狭,对不属于自己圈子人抱有偏见,总认为自己或自己的人高人一等,当其他人取得成就,总是归结为外在运气,当不是自己圈子的人获得利益和荣誉,它们总是哀叹:“好白菜给猪糟蹋了”。就跟纳粹德国一样,总认为自己的日尔曼民族高于犹太民族,不但极端歧视犹太人,还禁止犹太男子娶德国女子,避免犹太男人因与德国女子性交,玷污了他们日尔曼人种的纯洁性,可笑至极。

把镇政府给别人的奖励、利益看作是自己的私人物品,也是它们不为我点赞的一个原因。心理学中有一个著名理论,叫“厌恶损失”心理,就是人们心理上天然对损失很厌恶,对别人从自己处得到东西更是厌恶。照讲县里颁发的奖励,并不是他们自己的,但这些人总是见不得人成功,见不得人其他人得利,总是利用手中权力,进行打压,对于别人取得的利益,进行封杀,就是权力不够,无可奈何,为了保持自己心理平衡,也对别人取得的荣誉也进行“性冷淡”处理,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没有办法。

西周时周幽王,小妾褒姒,真叫艳若桃李,冷若冰霜,整天板着一张寡妇脸,周幽王就是得了她的身也得不到她的心,很是烦恼忧愁。有一天,为了搏得她一笑,竟点燃了烽火台,戏弄了诸侯,褒姒看了果然哈哈大笑。幽王很高兴,因而又多次点燃烽火。后来诸侯们都不相信了,也就渐渐不来了。后来犬戎攻破镐京,杀死周幽王。我不是周幽王,当然没有权力去点燃烽火台,更没有为搏美人一笑而命赴黄泉的勇气,我怎样才能搏得它们莞尔一笑?对我点个赞!这确实是个难题。因为古语云:以利相交者,利尽则散;以势相交者,势去则倾;以权相交者,权失则弃;以情相交者,情逝则伤;以心相交者,成其久远。对于我与它来说,道不同不相与谋,利、势、权、情皆水中望月,交心更是镜里看花,要想搏它个莞尔一笑?对我点个赞,无异于痴人说梦。

好了,不写了,写了这篇文章,尽管逻辑有点混乱,语句也不通顺,也不管也没有人看,但我目的达得了,既发泄了情绪,又练习了打字,更训练了思维,就跟两情相悦的人在做的时候,当时并不是一定就想要生儿育女,做的时候本身就有无穷乐趣,这基因选择的结果,不关乎道德。


« 上一篇:2017.8.2(2017-08-02 15:58)
» 下一篇:没有了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