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摘抄 > “逐步社会工程”与渐进改革

“逐步社会工程”与渐进改革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7-10-18 11:05:12
选择字号:
波普尔从早年对历史决定论观点的批判得出反对类似乌托邦工程的激进改革,反对整个社会进行大规模激进改造的计划,主张一种零碎的(piecemeal)、试错的和逐步性的社会工程。由于社会现象的复杂性,人的因素带来的不确定性,“精确而详尽的科学的社会预测是不可能的”,[17]同哈耶克类似,他认为人类的历史发展过程受到知识增长的强烈影响,逻辑上,我们无法对历史未来做出精确的预测。波普尔把试错法作为渐进工程的理论基础,认为通过不断的实验、纠错和小心翼翼的发现,能够揭示和分析错误,社会才能进步;这不仅是一种批判的方法,更是对不可避免的意外情况的审慎心理,尽量少犯错误,[18]与其它的学者不同,波普尔详细具体的提出他的可以实现的渐进社会工程理论:“尽量减少可以避免的苦难”,并称之为国家政策的一般指导原则。以教育为例,政府和社会主要的任务应该最大限度的增加儿童的就学机会,那么,他认为这些机构应该尽可能减少不利条件,将注意力首先转向“教育设施最差、职员配置最糟、班级最拥挤、机房最简陋的学校”,[19]并优先改善这些学校的状况,因为与激进改革相反,这种改革方案是消除人们正在遭受的罪过,会更为实际、有效和有可能性,也是相对较为稳妥和谦逊的改革步骤。相反,激进改革是一项巨大的工程,“需要漫长的时间,会改变很大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使他们迷失方向,导致普遍的物质灾难,并导致目标实现的遥遥无期”。[20]实际上,他的这番话正好预测俄罗斯休克疗法的后遗症。经过10多年的激进的完全市场化改革并没有极大的改善民众的经济生活,反而助长黑社会和反社会力量的泛滥,出现富和贫的两极分化,民众普遍表现出对人生、社会、国家和未来怀疑、彷徨和恐惧的心理倾向。痛定思痛,所以,马吉令人意味深长地说道,“人类就像茫茫大海上行驶的船只上的海员,虽然他们能够随意地改造他们所栖身的这艘船上的任何部分,能逐步的完全改造它,但不能马上改变它”,[21]表达了经济和政治改革渐进性的必要。
综上所述,四位学者的论述是深刻和复杂的。既有从改革主体的有限理性,还有从改革过程的慢慢演化而言;既有从知识的局限性,又有从理性和传统的关系入手。而林德布洛姆则从方法论入手使得他的分析别具一格,在决策理论中独占鳌头。当然,并不是说上述的论述就穷尽渐进主义的理论基础,更远的探索还没有穷尽。
注释:
[1][美]赫伯特·西蒙,《现代决策理论的基石:有限理性说》(M),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89,第79页。
[2]C.Lindblom:“TheScienceofMuddlingThrough”(J),PublicAdministrationReview,19(1959),pp78-88。
[3][美]查尔斯·E·林布隆:《政策制订过程》(M),朱国斌译,王谨校,华夏出版社,1988,第25页;亦可参阅竺乾威教授翻译的同样内容的文本《决策过程》。
[4][美]赫伯特·西蒙:《现代决策理论的基石:有限理性说》(M),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89,第79页和第56页;亦可参阅他的经验调查,见[美]赫伯特·西蒙:《管理行为》(M),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88。
[5]详细的论述参阅台湾学者华力达对西蒙决策思想的研究。参阅《决策》条目,载《云五社会科学大词典》(M),行政学卷,台北:商务印书馆,1960,第56-57页;彭怀恩:《决策论奇才:西蒙》(M),台北:允晨文化,1982,第98页;同样的论述亦可参阅[美]赫伯特·西蒙,《现代决策理论的基石:有限理性说》(M),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89,第79页。
[6][美]赫伯特·西蒙,《现代决策理论的基石:有限理性说》(M),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89,第79页和第56页。
[7]synopticanalysis是在1963年提出,具体分为简单分析、断续分析和策略分析三个层次,一个比较难翻译的词汇。学者张世贤将之译为“周全分析”,胡伟教授将之译为“纲领性分析”,学者王逸舟译为“纲要性”分析,经过考虑再三,借鉴林毓生对传统社会的研究并为方便理解将之译为“全盘性分析”或“整体性分析”。参阅张世贤:《林布隆‘渐进调试’的科学之研究》(J),载《行政学报》,1982,第14期,第37-59页,收入张世贤:《公共政策析论》,台北:五南图书,1986;胡伟:《政府过程》(M),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第385页;C.林德布洛姆:《政治与市场》(M),上海三联出版社与上海人民出版社联合出版,王逸舟译,1996,第19节与23节。
[8]C.Lindblom:“StillMuddling,NotYetThrough”(J),PublicAdministrationReview6,1979,pp517-526
[9][英]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M),王明毅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在该书中,关于渐进式思想专门的论述只有5处,分别是第21、54、55、57、61页。
[10][英]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M),王明毅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第57页。
[11][12][13][14][英]哈耶克,《自由宪章》(M),杨玉生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第49页;
第49页;序言第4-5页;第53页。
[15][16][英]哈耶克,《致命的自负》(M),冯克利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第94页;详细的论述参阅第84-85页。
[17][英]波普尔:《历史主义贫困论》(M),华夏出版社,1987,第10页。
[18]详细的论述参阅[英]波普尔:《历史主义贫困论》(M),何林、赵平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第77-80页;亦可参阅李海亮的分析,见《波普尔“逐步社会工程”的合理因素》(J),载《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00,第1期。
[19][20][21][英]布赖恩·马吉:《开放社会之父—波普尔》(M),南砚译,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第101页;第127页;第128页。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 上一篇:人与渐进改革(2017-10-18 10:48)
» 下一篇:十九大报告:习近平直抵人心的这19句话(2017-10-18 16:56)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