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回忆 > 黄桥许家(下编 01)

黄桥许家(下编 01)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8-04-23 14:53:18
选择字号:

下编

(五)童稚奔走南北地謀业铁路东西行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01、浣洗

  012)、房东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01、房东

2012913日)

    许树人

家窘房东心气高,

送饺冬至到城皋;

老天人怪不成美,

夫死儿伤苦难熬。


弄璋

  在新郑南下街路东的一个巷子里,住着两家人。前边的院子里姓董,是我们的房东;后边一家姓刘,算是个邻居。房东的堂屋座北朝南,住着房东大娘和她儿子一家。西屋是所草房,我们赁了南边的两间,北边土墙隔着的还有一个小屋。院子东边是刘家的一栋瓦房,门向东开,又围了一个院子。屋子里住着刘老太太和她的两个姑娘。遂花高中下学,听说正在谈对象;二花,老实些,帮母亲干农活。瓦房北边接了个房子,住着刘家的儿子、儿媳和孩子。大红上小学,二妞和小男孩还跑着玩。刘狗在理发店上班,一表人才,进进出出常打招呼,遇事挺帮忙……媳妇秀群,总是满脸堆笑,吃饭时候常到过道上聚集,说话也很和气。董家的媳妇刘桂琴高高的个子,和丈夫很般配,我们更是经常见面交往……真是:僻巷邻家少,茅檐喜并居……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细细想来,事实也确实如此,正所谓:帮难济困闻声到,身份不投情份投。每每忆及,欢笑犹存,总是让人思念依依……

1975429日,我根据书信上算的预产期,冒然地回到家里。妻子下班回来,我们去河里担水的时候,她还顺便带了几件衣服。那时候,河水尚清澈,可以饮用,洗衣服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她坐在石头坡边小心地搓着,我在上游灌好水,放在岸上等着……

看着钩担,我又想起当初挑水的事情——它不像南方的扁担短些,手可以抓住两头的水桶,所以,走路有些摆动;从河滩到街上须要上一个大坡,桶更是游荡不止。经过两年多的锻炼,现在总算运用自如了……

双洎河边,是我们常来的地方。记得74年暑假,妻子河边洗衣,我在河里游泳,还抓住了一条挺大的鱼;之前,还用房东的撒网到河边捕过鱼,只是因为力小,网撒不开,并没有收获……

看看妻子洗完之后,我们就一同回到家里。做些饭吃了,想出去走走,她觉得身上有些反应。于是,我们马上就决定往医院去。我顺便还带上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谁知经医生一检查,就让办了住院手续。这天夜里,反反复复,阵痛很强烈……

430日(农历乙卯年319日)早晨730分,儿子顺利地在河南省新郑县人民医院出生了。诗云:五文凤自云间落,一角麟从天上生。积善家应长孙子,读书种定作公卿……后继有人,这无疑是许家天大的喜事!真所谓:瑞气盈门,神仙谪下看看到……种德阴功,自有多男报。

岳父得知,从车站食品公司回来,安排家事。

老家的大伯闻讯,过来商量着待客的事宜。

爷爷闻讯,更是欢喜无限,几天后,远寄钱物,且赐名长安……家族里喜讯递传;远近的亲戚,接连几日都有人来光顾祝贺!

有人说,茶,有人生的滋味; 酒,有心情的体会; 过去与未来的交替,迷失的是岁月的相会; 路一走就累,雨一碰就碎,只有孩子最珍贵! 看来,也有一定的道理……

回想妻子经过一夜的艰难挣扎,精疲力竭,看见身边的新生,心里也是一个很大的安慰!一切顺利,我也如释重负……

一个人在医院里守护着,虽说有些累,但我还必须赶忙去给妻子做些吃的。

  医院的条件,当时也非常简陋——仅在一楼东边的平棚里,燃着几处煤火。人多,饭点需要耐心地排队。尽管如此,这毕竟也给远道来住院的人们一些方便——看护的人随时可以打几个鸡蛋或热点稀饭……要做面食,还是更复杂的饭菜,则必须跑回自己的家里。

  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还是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天……

爷爷以长安名之,盖有深意。只是那阵子时兴两个字的名字,于是就常喊许安了。

平平安安,是人们的美好愿望,但回想起来,现实也并非完全如此……

  出生之前,因为当时的生活十分困难,妻子在化肥厂的活路又重,她每天不到一元钱的工资根本无法保证孩子的营养;我的几个工资,虽说多一点,也都花在了来来回回的铁路上;加上那时候人们缺乏补钙的知识,其母的两条腿经常抽筋,常常疼痛难忍,也不知是怎麽一回事……

  大人缺钙,对孩子有很大的影响。儿子出生之后,身体不仅比较瘦弱,而且经常还会不知不觉地发烧闹病。这样以来,到衙后的医院里打针吃药就成了常事。

  八天的时候,在房东的院子里待米面客,孩子就不太好,客人道喜,大人也没有好心绪;一岁多点,会走了,也是三天两头说病就病,我们常去医院打青霉素,时间久了,连那个姓秦的女医生都熟悉了,后来打青霉素作皮试都不感到有什么大的顾虑了……

刚会走路,腿蹒跚着,大人还生怕孩子是个罗圈腿!

一年只能报一次探亲费,寒假我是在贵州过的。孩子出生前,我才请了探亲假回来,12天的假期,加上路程给的时间都不到20天。这样,孩子还没有满月,我就得离开河南。尽管如此,也是学校给予的特殊照顾!

没满月就离开,生活的重担全都压在了妻子一个人的身上。担水,央求后面的邻居帮忙,但洗衣、做饭,都得她自己干了……诸如月子里的一些忌讳,当时也没办法去讲究!

人生自古伤离别,回想当时,真是: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啊!诗云: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信夫!

  为了生活,妻子产假过完,就回到了原单位上班。

  那时候,其母侯松筠还在新郑北关的化肥厂打小工,领导根据实际情况,临时给她安排了个开氨水票的工作,活儿虽轻,但人很多,几乎没有一会儿的闲功夫。白天上班时间,孩子只好托给房东的老太太给带着,家里没有人手,也没有别的办法。

  三个月过后,给儿子照了百日像。寄到贵州,全家人看了都很高兴:圆圆的脸蛋,高高的鼻梁,乌黑的大眼,白皙的面庞堆着微笑……照片我一直带在身上,随时看看,增添了不少的力量和喜悦……

  暑假里,回到河南,孩子已经会坐了。听妻子说起房东的大娘,我们由衷地感谢。回想起来,她可是个精明人。做事让你无可挑剔。一般大人走后,她就让孩子坐在席上玩耍,哭闹的时候是有的,因为她还要忙活自己家里的事情;估计大人快下班了,她就会给孩子洗洗脸,专一地在街口上抱着,等待着他妈妈下班回来……因此,赢得了街坊们的夸奖,我们也很感激。除了付房费、保姆费之外,平时送饭送物,也从没计较……人说,属羊的人心肠软,心怀慈悲,经常帮助有困难的人。回想起我们对房东的接济,还确实如此!记得去年夏天,房东修缮厨房,我在强烈的阳光下帮忙,背上都晒脱了一层皮……

  要说这房东大娘,待人也十分热心。大娘的眼睛不大好,左脚还有点毛病,通常走路的时候,略有点儿倾斜。尽管如此,有一年的冬至,大冷天,她竟特意包好了饺子,煮了一锅带着,跑几里远的路,送到北站北边的化肥厂给我妻子吃。那里的同事们见此情景,都十分感动,连连称赞,从此传为佳话!后来,我们搬家到了广播站,修理部的同志谈及家事,都知道俺的房东大娘是个挺不错的人。

  想起房东大娘的家事,她也确实很不容易。老伴在世的时候,因为家里穷,没钱到大医院作疝气手术。于是就在街门口的卫生所作了——钱倒是是省了,但病一直都没好,最后,终因此小病要了人命!大娘念此,每每长吁短叹……我们也十分同情,常常给些安慰和帮助。

  她有一个儿子,叫董文湘,高高的个子,原来在新郑西南的禹县工作。后来,据说因为作风问题被开除回了家。大娘心里,因此更是个不小的疙瘩。

  他在生产队里干活,勉强维持家计。后来,东托西托,总算娶了个离过婚的女人成了家。媳妇带来了一个女孩小强,接着又生了一女二男,人丁倒是兴旺。干农业活,虽说有些辛苦,但一家人的生活总算渐渐也有了转机……

  打倒四人帮、平反冤假错案那阵子,儿子趁机到原工作单位跑跑,时移事变,最后又恢复了他的工作,重新去禹县上班了。全家为此,自然无比高兴。

  当年的冬天,外边下的比较大,天气有些寒冷。他在单位的屋子里把炉子烧得很旺,暖暖和和地算着帐,竟然睡着了!由于没有煤气中毒的知识,门窗都紧闭着,就这样,意外地一睡再没有醒来!

  噩耗传来,这对大娘简直是个晴天霹雳……

  那时候,我们已经搬到广播站修理部居住了,闻听这不兴的消息,觉得对她老人家真是屋漏又逢连阴雨,让人无限的同情……

  我们离开她家时,记得她的儿子还拉个架子车,在县城周边走动着卖酱油。日子还正能过……

  光阴易逝,一晃40多年过去了。再有机会回新郑的时候,因为城市改建,东街、北街已面目全非,南街虽民房暂存,但人事大变,所识难以寻觅……

« 上一篇:回忆篇:北漂生活(续一)(2018-04-12 10:46)
» 下一篇:没有了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