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黄桥许家(下编 04)

黄桥许家(下编 04)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8-05-19 11:11:58
选择字号:




http://www.rijigu.com/

4、儿女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4(2)、幼儿园

04、逸事
2012919日)
许树人
凡生一世须勤奋,
不可悠游作歹人;
善恶是非终有报,
莫嫌邻里少怜亲。
移居
  俗话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世间最难得者兄弟,此言得之!回想儿子在贵州的日子里,不仅有叔叔、姑姑的呵护、照顾,更重要的是有爷爷奶奶的教育和关心!所以日益进步,茁壮成长……
  爷爷在空闲的时间里,循序地教他认字、写字,这给以后的学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奶奶在平常的生活中,给他做饭,洗洗涮涮……还经常带他到房子南边的山坡地里自由活动,大人耕作、耘锄、收获,他则在广阔天地间玩耍……
  这样以来,他和爷爷奶奶渐渐地就有了深厚的感情……
  1978年的春节,妻子冲破坐车的道道难关,终于带着不满周岁的聪聪艰难地从河南来到了贵州遵义郊区的南宫山,我也放寒假从三合中学回来,全家人从四面八方抵达,齐齐地欢聚在一个不大的平房里,算是过了一个愉快祥和的新年……
  安安和聪聪第一次合了影,从此,可爱的形象一直定格在现在的生活里,给他们平凡的人生平添了美丽的色彩!也給年迈的父母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如今想来,真是:几十年前尊前客,老去光阴速可惊啊。
  1978年的7月,我经过几年的奔波等待,终于拿到了调往郑州铁路局的命令。暑假里,把搬家的东西用906的汽车从三合拉回来,又装上了北去郑州的火车……算是给苗家山水的挥手告别!
  坐在北去的火车上,儿子只知高兴,也搞不清要去什么地方。一年多的南方生活,儿子已习惯了遵义南宫山的家。当我们一起兴冲冲地回到河南新郑南街的家时,他已无法接受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竟然大闹了一场——气愤地哭着要回贵州,还把洗过脸的一盆水掀翻,流了满地……在他的心里,也许认为新郑这里已不是他的“家”了!爷爷奶奶那里才是自己的家!闹着要往外面的街上走……大人看到这般情景,心里也真不是个滋味儿!两地多年的分居生活,给大人和孩子带来了多少情感上的折磨啊!真个是:两脚踏翻尘世路,一肩担尽古今愁……儿童相见却不识,哭问我家在何方。
  回到河南,郑州铁路分局的学校党委把我分配到了许昌铁中教书。学校报道之后,我和张宪臣、李士轩分在一间靠西边的屋子里,住的地方离院子中间一栋办公室很近,吃饭在食堂里买饭票。工作上,担两个班的语文课和一个班的班主任。学校还给我配了个付班主任,比我年轻,名字叫李东辉,后来,我们俩一直是邻居……常言,新官上任三把火,也确实是这样。那时候,除了在学校的工作外,我们还利用休息时间去作学生家访……一时间,铁路家属区的人几乎都知道了铁中新来的两个年轻人。真是:园丁心血化春雨桃李芳香满人家。工作上有了起色,学校在校园的东边靠厕所的地方又给我俩一人分了一间房子。这样,我们的干劲更足了;搬家来的部分家具——床和柜子才有了放的地方,生活上也方便了许多。还剩余些东西,只好还放在库房里。
  那个时候,学校里已经有了彩色电视机。星期日的晚上,有时在院子里我帮助放放,偶有断电的时候,主动去找找原因,慢慢地校园里住的老师们也熟悉了,说话更加融洽。
  有了住的地方,妻子休息的时候,也坐车到学校看看。生活稳定下来,儿子还跟着我,她只带着女儿回新郑……
学校是个中小学在一起的四合院,我上课的时候,儿子就在院子里跑着玩。和他一般大的老师的小孩还有杜江、赵阳、马五、赫千腾等。
  记得有一次,小学部的徐志安老师抱着我的睡着了的儿子到语文组。他说,在房檐下玩累了,就歪倒在小一班的门口啦……我很感激,连忙接过来,且表示谢意。想想当时,孩子的成长,确实没少受到同志们的呵护和帮助啊!真是:剧辛乐毅感恩分,输肝剖胆效英才……登高怀远心如在,向老逢辰意有加
  在远方遵义的南宫山家里,由于我们的离开,又引起了父母的许多牵挂和思念……书信的往来,仅仅能够通报一下生活情况,毕竟不能代替祖孙三代人的亲切相处。1980年的春天母亲终于等到一个机会,趁着同乡张书奇回河南探亲的时候,跟着他一块儿回到了河南许昌。
  那时节,我在许昌铁中校园里已经算有家啦。儿子平时跟着我,一日三餐也得忙活;只能到星期天了坐火车回新郑看看,四口人才能团聚。母亲回来之后,三个人住在学校里,母亲给做做饭,生活上我们得到了很多的方便和照顾;课余闲暇的时候,我也领着母亲,带着儿子到许昌的街上转转,从而领略了不少乡土的风光风情……有长假的时候,我们又一同回新郑的家去,也抽空见见南乡老家的亲人。
  就这样,南北往来,住了一段时间。后来,母亲准备回贵州去的时候,儿子要求同去遵义,当时,他5岁,不到上学的年龄。就让他跟随母亲又回到了他曾经熟悉的南宫山。这一去,在那里又生活了两年……
  一直到七岁该上学了,我才到贵州把他接回来。还记得,当我刚下火车看到他的时候,他就飞跑前来的情景。父子相拥,亲情无限,我忽然已经感觉他长高了不少……
  久居黔北山水地,不知何事萦怀抱。凡此种种,足见他对贵州的情感是多麽的深厚了……
  在新郑老城的南街,我们租住的地方,也换过好几个。无房之难,可以说是辛酸倍尝!82年的时候,我们已换到南街路西张滴流家两年了。
  从他们的院子往西边不远就是环城路,新修的道路比较宽阔,这也增加了不少我们活动的空间。这个年轻人,排行老二(哥哥另一处居着)。他住在东屋的草房里,身材高大,为人端庄,能干。妻子也很文静、贤惠,整天在屋里忙着加工衣服;他则常在外面跑着销售、进货。一年到头,也能赚不少的钱。他们有两个姑娘,也都没上学,常在院子里跑着玩。
  北屋里住的是另外一家人,老太太很慷快,儿子叫小健。记得他参加高考的前一天作了一个梦——天快要下雨了,他妈给他一个草帽带着,他说:“淋不着!”…… 天下的事情就这麽怪,结果那一年他真的没考上,一时间,就落下个俗语。
  南屋靠东头的两间,宽敞、明亮,我们先赁着,80年母亲回新郑的时候曾在这里住过。老家的二大娘从乡下也来过这里……后来,他家的老三准备结婚时,我们又搬到了西头的一间小屋里居住……
  提起老三,还记得当时轰动南街的一个事情。他有个一般大的朋友,叫高七的,此人颇有点恃强霸道——一个人分别玩着两个女人,而且还经常恐吓虐待她们,时间久了,以至于让人忍无可忍……
  后来这两个女孩互相通气、见面,而且决意要除掉他,以彻底摆脱他的纠缠。两人密谋妥当之后,一天晚上,一个在杀猪店里拿了把刀藏在身上,一个去街上买些好吃好喝的酒肉,共同回到南街的家里。三人相聚,高高兴兴,接二连三地敬酒,慢慢地将高七灌醉……一直到了半夜里,趁他昏睡之际,两个人才一起动手,将其杀死,然后,就悄悄离开,又一起到公安局投案自首……
次日,调查案件的人来了,看热闹的围得水泄不通,连房上、墙上、树上都挤满了人。群众议论纷纷,听传,竟没有一个人说这男孩好的……
  这两个女孩儿,也许因为高七有劣迹吧,后来只判了几年的刑,出狱后,就各奔前程了……
  往事如烟,对于很多人来说,似乎毫不相干;然而,偶或思量,为人若此,也让人唏嘘啊!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不过,老三这孩子,倒是个老实人……结婚之后,生活也日渐其好。不过,交友不慎,也是值得人们警戒的。
我们在张家住了两年多后,随着妻子工作的调动,我们又搬到了东街新郑县广播站修理门市部的后面居住,算是结束了个人租赁房屋住的历史。
  新地方虽说狭小,但是,总算有了单位分给自己的房子。心中也因此有了不小的安慰!
  这以后,聪聪就在东街附近的地方上幼儿园了。条件,比及个人看护那还是好得多!刚去的时候,妈妈有时担心她年龄小,会受人欺负,哭鼻子,就抽空悄悄地去幼儿园外面偷偷地看看,谁知道她在小朋友中间又蹦又跳,玩得十分开心,从此,大人的心也就彻底地放下了……
  回到家里,问她在幼儿园里学了些什么,她就会拍着双手,歪着脑袋,连蹦带跳地唱起来——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娃哈哈,娃哈哈,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这歌词,到现在我们还记得;那形象,也深深地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诗曰:万载光阴水未央,除却烟波九转肠。信夫!
  新的地方,新的氛围,新的心境!接下来,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也上演了不少新的事情……


« 上一篇:2018年5月18日日记(2018-05-18 21:22)
» 下一篇:没有了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