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小说 > 亲爱的.今天是5.20.爱就大声说出来 。(炫舞小说完整版)

亲爱的.今天是5.20.爱就大声说出来 。(炫舞小说完整版)

作者心情:甜蜜 天气:小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6-09 22:02:56
选择字号:

昏暗的老街,宁静的咖啡屋,两女一男却大煞风景的喝着酒。

任光希幽幽的开口:“莫,回来吧。”

蓝离莫瞥了他一眼说:“回?回哪里?你家还是我家?”

“莫,你……”任光希知道她又在装傻了,,每次一说这话题她就逃避。

“莫莫,你明知道希在说什么。”梁慕橙放下酒杯,继续说道:“或者

你要告诉我你还放不下他?”

蓝离莫心里痛了一下,还是那么清晰的感觉,她原本以为不会有感觉了

,可是由不得她,只能装作不在意,若无其事的说:“他?他指谁?还

放不下?筷子还是汤匙?”

“你还装,你还想继续逃?”梁慕橙脸色开始难看了。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我装什么了?”抿着红酒,离莫努力咽下眼泪。是的,她还想逃,逃

得越远越好。

“你还放不下那个男人是不是,,你说,是不是?”梁慕橙捏着高脚杯

仿佛一用力杯子就会碎掉。

任光希看着沉默的蓝离莫,扯了扯梁慕橙的衣角:“橙,算了,别说了。”

“放手,你别扯我,干嘛算了?那你说说怎么算了?”梁慕橙狠狠的甩

开任光希的手,她已经要抓狂了,每次都说算了。。凭什么要算了:“

蓝离莫,你告诉我,那个男人到底是哪里好嘞,值得你这么念念不忘,

让你不惜放弃你挚爱的游戏,离开那些你口口声声说拿命守护,一辈子 http://www.rijigu.com/

执着的姐妹。难道我和希加起来都抵不了那个口口声声说爱你却眼睛都

不眨一下就背叛你的贱男人么??你说啊,,你倒是说啊.”梁慕橙抓

着蓝离莫的手,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满眼通红。

“梁慕橙,闭嘴。”蓝离莫眼里满溢的泪水,让任光希不忍心逼下去。

也不顾梁慕橙是不是老婆大人,恶狠狠的吼了一声。眼角一直给梁慕橙

使眼色。

看到蓝离莫难过的样子,梁慕橙顿时手足无措。虽然她不想蓝离莫再逃

避,可是她却心疼她的眼泪。三年了,再怎么难过,离莫都不曾哭过。

现在却差点让自己给逼哭了。梁慕橙只能抓着离莫的手一遍一遍的说:

“莫莫,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是橙不好,橙不应该提他的。

你不要难过好不好。对不起”

离莫抬头看着满脸泪水的梁慕橙,心里注满了心疼。张开手抱着她眼泪

也跟着下来了:“橙,你不要这样子,我知道你为我好。是我自己太软

弱,一直不敢去面对。那个人,三年前我就当做他死了。真的,虽然还

是会痛会难过,可是我真的没有奢望他回来。以后,我答应你,以后我

会去勇敢面对的,不论结果是什么。你不哭了。”

幸好咖啡屋是他们自己的,晚上挂牌歇业。不然别人还以为这姐俩生离

死别呢。

离莫擦干眼泪,盯着任光希一字一顿的说:“我回去,回去--告别过

去。”

Chapter2

夜深了。离莫自己一个人窝在屋角,房间不大可是因为只有一张

床和一个衣橱所以显得很空旷,很冷清。笔记本安静的在床上发

着蓝光,离莫闭上眼睛:“我真的要回去么?我真的可以渡过去

么?”离莫自嘲的想道:当初选择离开原本的城市来这座新城也

是因为要逃避,逃避姐姐的死,逃避那座她认为伤心地城,可是

如今这座城却给了她另一种悲伤。天际泛白时离莫从墙角站起来

,脚步有些不稳。她决定去面对那些她一直逃避,却也一直存在

的东西。

“橙,来我家吧!”合上手机,离莫惨淡的笑了笑,喃喃自语:

“该面对的,怎么逃都逃不掉。”

“莫莫。如果……如果真的难过我们就不勉强了好不好?”梁慕

橙站在门口看着窗边那抹落寞的让人揪心的背影,心里堵的慌。

“橙,没事的。”离莫回过头扯出一个微笑:“不管怎么样,

我还有你还有希。”

离莫知道他们都在怕什么,三年前若离刚背叛她的时候,她把自

己关在房间不吃不喝不说话。整整把自己关了三天。他们都怕离

莫会重蹈覆辙。可是任光希和梁慕橙不知道的是:那不是蓝离莫

第一次把自己关在房间不理任何人的,姐姐死的时候她也把自己

关在房间吓坏了所有的人。等她走出房间时已经没有血色了。一

边整理行李一边打电话订机票,她在逃。每次她都只会想着怎么

去逃避。想着怎么才能不痛苦,可是痛苦从未远离她……

炫舞这游戏是任光希手把手教会离莫的,离莫一直记得那时任

光希边教还边告诉她:“莫,游戏只是游戏,亦真亦假。虽然

像我和橙这样从游戏走到现实的情侣很多,可是我还是希望你

能看清你遇到的每个人。不要陷得太深。你知道我不想你受伤

的。”

“希,我不会陷下去的。”离莫那时已经掩埋了失去姐姐的

痛,笑颜如花。她记得姐姐跟她说过:“莫莫。这辈子,姐姐

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开心幸福的活下去,那样子姐姐去到哪

里都能安心。”

离莫以为,游戏只是游戏不会放感情下去,可是她忘记了感情

的事一直都是身不由己。

“莫,游戏名放什么?”任光希突然说道。

离莫想了想,说:“就叫离落吧。像树叶一样分离飘落。”

任光希停下了打字的动作,看着离莫,欲言又止:“莫……”

“我没事的。”离莫知道任光希怕她又想起姐姐会难过,连忙

送他一个笑脸:“我只是觉得这名字适合我而已。”

“好吧。莫,要记住,无论如何,你还有我还有橙。”任光希

在昵称一栏输入了【离落。】,然后转过身说:“莫,你姐希

望你开心的活下去。我不喜欢看到你哭的样子。”

离莫环着任光希的腰,头靠在他胸口感动的说:“希。以后

不会了,有你有橙,我会过得很好。”认识任光希和梁慕橙是

离莫来到这个城最大的收获。

Chapter3

熟悉了游戏,离莫开始练级,没日没夜的练级。只是单纯的

游戏着。刚到新环境却从没有想过要出去走走,每天不是网吧

就是宿舍,课都很少去上,真正认识的人估计仅限于任光希和

梁慕橙。

【离落。】说:希,我想聘夫。

【任光希】说:怎么突然想聘夫了?

【离落。】说:你和橙不可能永远只陪我的,你们要约会的

/可爱

【任光希】说:歪理,想聘就聘吧。

离莫把房名改成:穷女聘夫。然后开始刷她游戏以来的第一个

喇叭。

【离落。】大喇叭:穷人闺女聘男人,找个穷相公。

路人甲大喇叭:要多穷/抠鼻

【离落。】大喇叭:越穷越好/抠鼻

【任光希】大喇叭:帮党聘夫。看上的请跟踪。【离落。】+

路人乙大喇叭:话说,【离落。】妹子你多穷/抠鼻

路人丙大喇叭:穷人还刷喇叭?

【离落。】大喇叭:穷得只剩十八个喇叭。/偷笑

【离落。】大喇叭:话说,我的喇叭都系 统 爷爷送的/害羞

【离落。】大喇叭:穷娘子聘穷相公就这样。不来喇叭了,看上

的跟踪/可爱

离莫盯着屏幕突然就笑了朝旁边说:“希,瞧我多节约喇叭啊!”

“话说你未来的老公来了。” 任光希盯着我贼笑

房间多了一个男人,一身白色的衣衣,离莫记得上次在商场看过,

不贵。没有过多的装扮,很满意呢!

“我说希,你怎么就知道我会选他?”离莫头也没扭一下的说。

“因为他很简单,不像刚才来的那些装扮得那么复杂,那么惹眼。

”任光希一直都知道离莫要的,有的戏谑得说:“重要的是他的名

字,要是你们结婚了,那还真是百分百的情侣名啊!”

离莫看着那个叫若离的男生,嘴角勾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离落。】说:HI,帅哥。

【若离。】说:我不是帅哥,我是穷人。有要求么?

【离落。】说:真心,不离。

【若离。】说:若离、若离。若相守定不离。

【离落。】说:穷小子,我嫁你/害羞

【若离。】说:穷丫头,我娶你/色

结婚那天,若离对离莫说:“落,一直一直,一生一生,一世一世。

相守不离。”

chapter4

“橙,我一直都记得他跟我说:‘一直一直一生一生一世一世相守不离’的。”

离莫靠着窗台,满眼的哀伤,用一种无力的声音说着。梁慕橙很想上前去抱

抱她,可是她怕她一过去离莫就会哭,只能僵硬的站在床边,听着离莫说着。

“橙,如果当初没有答应和他现实交往,那么后来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就与我

无关了?如果当初听你们的话不付出感情,不深陷下去,那么现在我是不是

就不会哀伤了? 如果他说等待的时候我转身就走也好过现在不是么?橙,

三年了、我磨掉了我所有的棱角,磨掉了我所有的耐性看着他如何招蜂引蝶,

走马观花。我狠可笑吧。如果等待只是玩笑,何必诺言;如果诺言只是离开

我的借口,他何必口口声声说爱我。”离莫自顾自的说着,却没有发觉自己

脸上的泪水。

梁慕橙几乎是飞奔过去抱住她的,用颤抖的声音说:“莫莫,我求你了,,

都三年了,你放过自己好不好。你还有我们,别这样。看你这样子我真的很

心疼。”

回忆只能是回忆,可是过去真的过得去么?”离莫喃喃自语。

这三年她没有哪一天是好过的,一闭上眼全是和那个男人的一点一滴,开心

的,难过的,悲伤的。

“橙,不是我不想放下过去,是过去放不开我。”离莫任由梁慕橙抱着,

现在的她也需要依靠:“你知道么?我从来不敢想象我爱他会爱的那么深,

橙、你懂那种幸福的对么?就像你和希一样。”

梁慕橙用力紧了紧手臂,怕自己一不小心松手离莫就会倒下,开口说:

“是的,莫莫、我懂那种幸福。想让人一辈子紧握不愿意松手。”

离莫眼里的汹涌更加泛滥,用一种悲切的声音说:“我一直以为我和他可

以度过所有的难关,哪怕我家人阻拦,哪怕没有人祝福,只要我们是相爱

的就好。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我有多么的可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一厢

情愿的想法。”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静的让人感到害怕。

chapter5

游戏结婚很久以后离莫才知道若离跟自己同校同班。这消息让离莫愣了好半天,

不知道要激动还是该紧张,因为相处的这些日子她发现她已经开始依赖这个没

见过面的男人了。。突然告诉她 ,他们同班的确有点爆炸性。离莫揉揉眼睛,

确定自己没有老眼昏花后认真地看了一遍若离说的话……

【若离。】说:我是樱叶中学八年《a》班。好像跟你同校哦。老婆/阴险

【离落。】说:你叫什么/冷汗

【若离。】说:回老婆大人,我叫安若瑾/害羞

【离落。】说:好吧。。。。。

安若瑾。其实离莫对这个人还是有印象的。不怎么说话,文文静静的样子,

老是把头发理的短短的,喜欢穿白衬衫。典型的乖宝宝。

【若离。】说:老婆你几年几班的/色

【离落。】说:话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同班/冷汗

【若离。】说:/惊恐

【若离。】说:敢问娘子芳名/害羞

【离落。】说:蓝离莫/白眼

【若离。】说:额,就是那个天天不在的蓝离莫/惊恐

【离落。】说:恭喜回答正确,不过没奖品/糗大了

【若离。】说:明天一起去学校吧/害羞

【离落。】说:有惊喜?

【若离。】说:肯定有/玫瑰

【离落。】说:那好撒。我要下了哦。。白白/抠鼻

【若离。】说:恩恩,白/亲亲

下了游戏,离莫开始纠结,去还是不去。。最后好奇战胜了一切,她决定去学

校看看若离给的惊喜。可是如果她知道她这次赴约换来的是三年的伤痛,或许

她就不会纠结了吧。

第二天,离莫早早就起床了,或者该说她一夜无眠。一整晚辗转反撤的,终于

迎来了天明。

打开衣橱,取出了校服。黑白的格子衬衫,纯黑色的小马甲,黑红相间的格子

短裙,超薄的黑色丝/袜和短靴。多完美青春的搭配啊。这是今年离莫第二次

穿这套衣服,第一次是开学。离莫站在大大的落地镜前面整了整衣服,还算很

合身。就是感觉哪里怪怪的……然后转身随手拿了条皮筋把长至腰际的头发扎

成了马尾。果然看起来好多了。离莫的头发天生就是那种浅咖啡的颜色。看起

来很舒服,她伸手顺了顺笔直的长发,然后就出门了,什么都没带,除了钱和

人她也不知道该带啥。

chapter6

跨进校门离莫突然手足无措,虽然经过姐姐那件事以后她已经沉默稳重的许多,

可是这不代表她不会紧张。“两个月没来学校了,好像都不认识谁。”离莫边

走边嘀咕。就听到旁边有人在议论她了。

“你看,那美女是谁哦?”A男对B男说。

“不知道哦,好像没见过。”B男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离莫身上。

旁边一个女生经过,小声的对身旁的另一个女生说:“长得还可以,没见过耶”

“会不会是刚转学过来的?”听到旁边一女孩子说出这话时,离莫终于知道什

么叫哀莫大于心死。本来还指望有个人跳出来说:“艾,蓝离莫,你总算舍得

回来了。我想死你了。”现在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人家都当她转学生来着。

估计全学校就只有任光希认得他,好吧,可悲的是,任光希还在他的被窝里跟

周公他孙女闹的欢呢!离莫开始郁闷,娘、的,干嘛要来学校。搞得自己像动

物园的猴子一样。

……

离莫就在一大堆议论声中,逃似的走到了教室门口,然后停住,她突然不知道

要以怎么样的心情进去,进去后又该往哪走。开学那天她只是来走个过场知道

教室在哪却不知道位置在哪。正犹豫着进不进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

声音,挺温柔挺阳光的声音:“老婆,你来啦。”离莫左瞧瞧右看看就是没见

到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正想回头看看自己背后是不是有个女孩子,那个好听的

声音右响了起来:“蓝离莫,不用找了,我叫的就是你?”离莫回头转过身子,

看着眼前的人儿。白色的衬衫,休闲西装和裤子,白色的布鞋,很干净,很阳

光的样子。虽然好像哪里见过他,可是就算认识也不能随便叫人老婆吧。

离莫瞪了他一眼,开口说:“那谁,我们认识么??我除了QQ炫舞有结婚外,

貌似还木有老公。”

那男人懒懒的靠着墙壁,似笑非笑的说:“老婆,也就是说你只有我一个老公。”

“啊……”离莫一脸茫然,只有他一个老公?什么意思?

“我很高兴哦,老婆。”那男人笑笑的说,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很温暖。可

是离莫总不能因为对方是一美男,笑起来很温暖就把自己不明不白的卖了吧。

她后退了一步盯着那个男人幽幽的说:“谁是你老婆啊。结婚证呢?好吧,不

到法定年龄没有结婚证我也可以理解,那结婚照总有吧,帅哥,虽然奴家我平

时是白目了一点,老忘东忘西,可是不至于忘了老公啊。除了游戏,我真的不

记得我结过婚了。抱歉,你要是真的缺老婆麻烦往广场走那里美女多得是,别

在这给我添堵。”离莫说完回过身往教室里走去。

那男人好像早就料到会这样,也不急着走,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巧克力,缓

缓开口:“话说。离落娘子,站住,不然巧克力归我。”

离莫收回那只已经踏进教室的小脚丫,嘴角抽搐着僵硬的回头。这个世界上只

有一个人会叫她离落娘子,那个人就是若离。

“你是安若瑾。”此时离莫已经确定眼前的男人就是若离,大脑华丽丽的处于

休克状态。

若离,或者应该说是安若瑾慢慢的走到离莫身边,浅浅的笑着,邪邪的说:“

我的娘子,你真聪明。”

离莫就这样傻傻的站着,安安静静的被安若瑾收了。她告诉自己:已经习惯了

依赖一个人,换个方式去继续依赖也许也很不错。

Chapter7

离莫决定跟安若瑾现实交往是在两天后的傍晚,也许西下的夕阳让人陶醉,所以

离莫陶醉在安若瑾的柔情里.

那天在炫舞房间里,只有这对男女。安若瑾安静的锁了房选了舞会模式,歌曲是

《爱无赦》,两个人蹦了一遍又一遍,不是为了心动值,只是因为两个人一起舞

出的浪漫。停下来,静静坐在房间时……

【若离。】说:莫/玫瑰

【离落。】说:恩哼

【若离。】说:做我老婆好不好/害羞

【离落。】说:额,不是都已经结婚了/冷汗

【若离。】说:我说现实的/害羞

【离落。】说:额……

【若离。】说:好吗?我说认真的。

离莫慌忙低下头,安若瑾就坐在他旁边看着她。突然觉得心跳的好快,扑通扑通

的,她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有点脸红。好不容易平静心跳。离莫缓缓的抬头说:“

安若瑾,我想走了。”她看见安若瑾帅气的脸一点一点变沮丧,眼里的光芒黯淡

下来,知道他误会了,连忙开口:“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好么?这里有点闷,我想

去喝点东西。”

听到离莫的话,安若瑾一脸的惊愕,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一般,继而又欣

喜若狂,讲话是舌头都要打结了:“莫……你,你累了?”

“恩。”离莫看到他的表情突然有点想笑。

“那。那我们去喝咖啡,”安若瑾知道离莫只喜欢安静的地方:“附近新开了一

家咖啡屋,听他们说挺不错的,我们去试试,好吗?”

“好啊。”离莫歪着脑袋,笑吟吟的答应着。

关了电脑,两个人一起走出网吧。离莫看看天边:夕阳真的很美。

看她笑得那么开心,安若瑾也笑了,伸出手牵住离莫的小手,握紧,一字一顿的

说:“莫莫。从今以后你是我的,一直、一生、一世都有我守护着你。”离莫顶

着红扑扑的笑脸,笑得那么幸福。

第二天,离莫一打开门就看见安若瑾背向朝阳笑得那么温暖,手里还提着一碗热

腾腾的粥。离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双手抓抓头发有点拘谨的问:“你怎么在

这?”安若瑾很自然的牵过离莫的手就往屋里走去,离莫错愕,现在是什么情况。

“把粥吃完我们一起去学校。”安若瑾放下粥把离莫按在椅子上,把调羹放到她

手里。离莫突然觉得眼眶热热的,很久没有人主动给她买早餐了,自从姐姐去世、

她搬来这座城市后再也没有人逼她吃早餐了。她也习惯了,不吃早餐就出门的。

一口一口把粥吃完,收拾干净,离莫主动牵起安若瑾的手。是的,她认定这个男

人了。

chapter8

从校门口走到教室门口,他们招惹了很多眼球。吃惊的、羡慕的、祝福的,

走到哪里都有人议论纷纷。也是 毕竟中学生还没有哪个刚公然在校园

牵手还从校门口一直牵到教室里,至少以前到现在只有蓝离莫和安若瑾这

样做了。看着紧紧牵着彼此手的两人,原本有些闹腾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

继而爆/发了更为吵闹的议论声。安若瑾最铁的哥们郑宇杰率先跑过来用

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说:“瑾,你……你什么时候呵呵蓝离莫搞到一起的?”

而回报他这句话的则是一记不重的拳头,还有安若瑾警告的声音:“小子,

要注意你的言词,否则我不敢保证你晚上能回家。”离莫一脸天真无害的

开口说:“郑宇杰,用词要得当哦。什么叫做搞上了啊?”“遵命,嫂子!”

郑宇杰还搞怪的敬了个礼。“额”离莫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嫂子’给搞愣了,

回过神来天天一笑很受用的答应道:“恩呢,乖!”

但是有些时候感情不是能完全得到祝福的,吃醋的、嫉妒的、眼红的、不

屑不理解的人永远都是存在的。特别是想安若瑾这种校草级别的人物,更

是替离莫树立了不少的情敌。别说刚才在校门口那些对他们指指点点的女生

对她不怀好意,就连班上的**学也不见得给了她什么好脸色。当离莫独自走

向座位时,马上有酸溜溜的声音飘出来:“哎呦,真是恭喜你们了,离莫同

学果然有手段,这么快就把校草勾到手了啊。”声音不大刚好可以让离莫听

清楚,一字不漏。

转身看了看不远处正和同学嬉闹的安若瑾,离莫微笑的继续走向座位。是的,

她不想去计较,说她有手段也好,说她勾引技术高也行。她都不想去计较特

别是不想跟这个女人计较,那样只会侮辱了自己的智慧。

chapter9

可惜,她想当做没听到,就这么过了,人家可不想就这样算了,

还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好像害怕离莫听不到一样,鄙夷的说:“蓝

离莫,你真的没丢你姐的脸哦。蓝离冰该很高兴吧,教出这么成

功的妹妹,跟她自己一样那么有手段,一样那么的贱。”离莫听

到这话身体顿时僵硬,眼眶开始发红。她用力的吸了吸发酸的鼻

子,然后稳住脚步往回走到那个说话的女生面前停住,用一种丝

毫没有感情的声音说:“叶旋,你对我有意见随便你怎么样,麻

烦你别往我姐身上扯。”叶旋的哥哥是离莫他姐姐的前男朋友

所以叶旋认识她姐。这个城除了希和橙就只有她知道了。

被称之为叶旋的女生抬头斜斜地看了离莫一眼,然后,低头继续

摆弄她的指甲,不屑的开口:“怎么?贱人还怕人说?”“有本

事,你就再说一遍。”离莫的手有些发抖紧紧的握成了拳状。声

音也近乎没有温度的冰冷。叶旋也毫不示弱地站了起来,盯着离

莫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我说,你是贱人跟你姐一样都是贱人。”

“啪、啪。”离莫反手甩出两巴掌,把叶旋甩晕了也把教室甩安

静了。

“莫,怎么了?”安若瑾快步走到离莫身边,轻声问到。

不等离莫开口,就有一个委屈巴拉的声音响起:“瑾,你女朋友

打人。”“哦。”安若瑾的声音也不带一丝色彩。

离莫怒目相视:“我打的还就是你了。”

“瑾,你看,她都自己承认了。”叶旋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楚楚可怜的样。可惜吧,安若瑾愣是没有看她一眼。

“叶旋,你少 他 妈 的 在这里给我装可怜。”离莫的语

调波澜不惊却也冷到极致,“我最后再跟你说一次,你最好他

妈 的 给我记清楚。我姐的名字不是你可以提得,因为我怕

你弄脏了它,还有我JIAN不JIAN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劳

你操心。”

“蓝离莫,你……”叶旋的声音变的有些尖锐,“我诅咒你们

姐妹两没有好下场。”离莫脸色一沉,声音有些颤抖,强忍忍

者不让眼泪掉下来:“我有没有好下场我还不知道,不过……

告诉你哥,可以安心跟那个狐狸 精安心恩爱了。因为,我姐

已 经 死 了。”

安若瑾跟在离莫后面看着眼前那个倔强而单薄的身影,突然觉

得很心疼,他从来没有见到离莫这么生气,这么哀伤。快步走

上前用手环住她,在他耳边低语:“莫莫,你还有我的。”离

莫身体一僵,感觉到抱着她的人是自己最想依赖的那个人后,

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低声说:“瑾,我们去上网好不好,我不

想呆在学校。”

“好。”安若瑾牵起离莫的手没有一丝犹豫的走出校门。

chapter10

安静的日子过了半年,叶旋转学前跟离莫道了歉。离莫还是老样子一有空

就泡在网吧!在那个浪漫的境界里跟安若瑾舞出绝美!她知道,安若瑾已

经变了,他们之间的感觉也变了,从他重新见到林素娟那刻起就变了,可

是她不想捅破,,什么都不想说。林素娟是离莫在这个学校第一个也是唯

一一个姐妹,因为开朗大方,所以离莫一直对她没有任何隐瞒,包括她和

瑾的饿点点滴滴也没有隐瞒。

那天下着雨,林素娟跑进雨里,她说:“离莫,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要

那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哪里比那个女生差了?”离莫只是静静地

抱着她,浑身湿透。安若瑾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让离莫没想到的是林素

娟会一把推开他扑到瑾的的怀里,抱着他说:“瑾哥哥,我好累。我真的

撑不下去了。”离莫怔怔的愣了好久,来往的人都对他们三个指指点点,

回头看着瑾,离莫幽幽开口:“你们认识?”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把握不

住。安若瑾抿着唇一声不吭,他眼里满是心疼,心疼林素娟。可是,离莫

没有看到。

等离莫发觉安若瑾开始冷落自己时,学校早已飞满了留言,不是她和安若

瑾的,是安若瑾和林素娟的。

他们说:安若瑾和林素娟一起在图书馆做了一下午,谈天说地很开心。

他们说:安若瑾和林素娟一起去吃晚餐,很浪漫的烛光晚餐。

他们说:林素娟和安若瑾是初恋情人

他们说:林素娟接近离莫就是为了回到安若瑾身边。

他们说:那个雨天,林素娟哭着说那番话是针对离莫的。

……

离莫忍着眼泪,听着他们那些足以让她崩溃的语言,逃似的离开学校,把

自己关在网吧的包间里,这个包间她和安若瑾包了一年。看着游戏名片上

恩爱如初的两个人,离莫的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她终于明白这半个多月

安若瑾究竟在忙些什么。

包间门被打开时,离莫刚止住眼泪,还是那个姿势,还是那个表情,盯着

她的游戏不言不语,不抬头。她知道来的是谁。

“听他们说,你回过学校?”安若瑾的声音很飘渺,也许吧,在这刻他也

不知道他还能说些什么。

“是,我去过。”离莫叹了口气说:“你爱上她了?或者说你爱的一直是

她?”

“也许吧。”安若瑾坦诚道:“对不起,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忘记她的,所

以才……真的对不起。”

“你可以滚了。”离莫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崩溃决堤,大声吼道:“带

着你的一直一生一世给我滚远一点,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对不起。”安若瑾退出包间,关上门。他是爱过离莫的,可是没有他爱

林素娟那么多。

离莫休学了,搬出了原来的房子,住进了她爸爸帮她买的别墅,离了所有

的人,只有希和橙陪着。专心攻读那些她爸爸指定她收进囊中的学位。是

的她的只是早就是博士以上了。

这三年她过得很不好,不哭不笑,完全隔离了安若瑾的所有,却又忍不住

去打听,没有哪天是真正放下的,她一直在等,等安若瑾说好的回来。可

是等来的却是他们同居的消息。欲哭泪已无。

尾声

现在蓝离莫终于可以真真正正放下那段情,放开那个把诺言当儿戏

的人。重新在游戏世界里畅游。有了泪水也重拾欢笑。

她用三年时间学会了一句话:

再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

再深的记忆也有淡忘的一天

再爱的人也有远走的一天

再美的梦也有苏醒的一天

该放弃的绝不挽留 .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