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心情 > 纤银之恋 2012年06月19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2年06月19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多云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6-19 23:48:11
选择字号:

这已经不是昨天了,都近九点了。发现做家事还是三心二意,打扫着就会玩一会,有时正在干一件事,却会被这件事里的一个小事,再动着做其他的事,看来主观意识还是不行呀。

前天晚上很晚才睡,头发是湿的,想着头发干了再睡的,但太困了,什么时候睡着的不知道,只知道半夜是被冻醒的。因为没盖被子,小腹会很冰,想着要不要买一件跟关谷一样的睡衣,不然这样子想要孩子太危险了。

早上7点醒来,头发全干了。婆婆出门了,早饭是公公带来的锅贴。公公要为婆婆换什么卡去了街道中心,但很快回来了,他想起来太阳能在上水,而我不会关。继续我的打扫工作,早上是把家里所有的冬天的鞋子全洗了,然后打包起来。东西真的很多,会洗到门口放置的垫子,那个灰尘真不是盖的,手洗洗不出来,我只有扔进了洗衣机。最后拿出来晒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对不起我这洗衣机,里面经过洗、过水、脱水,下面居然还有脏东西沉淀物。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现在家里以见人了,不想干的东西全扔了,想着明天老公回来,让他把厨房的垃圾桶扔了。我是没心情再洗那个破桶,那哪是装垃圾的,那本身就是一个垃圾。脏得我都倒味口,夏天到了,脏东西我一个也容不得,看着家里的小飞飞,真想一头撞死得了。

中午烧了个豇豆,还有前天些剩菜,热一热给公公吃。这时候我要把鞋子什么的过一下,等会公公要洗澡,我要把浴室让出来。公公吃完,我洗完东西吃个饭。公公除了那老话,真找不到新话说,让我原谅婆婆。你知道吗,有的错犯了就是犯了,就像走在一条直直的路上,平白多了一个岔道,再怎么走也不能把这两路和成一条路。当有人有这心对我,让我不往心里去,那是不可能的。不是我放不下,就算放下,那也是一件事,每个人都在找着别人的原谅,但这不是原谅就能当没发生过的事。所以我选择不原谅,让我当以前那样的媳妇是不可能的事了,我曾有过的热情全被扼杀了。我就像一个不知任何事世的孩子,丢进了繁乱的社会,想我再变回去,不可能了!公公回来再回两瓶果粒橙,好像老年人补助什么的又贪了。公公再三拍着我的肩膀说,代表婆婆向我道歉。道歉有么用,她做这件事时,都没想过带来的后果,现在要我为他们的错买单!谁都希望得到我的原谅,这样一家多哈皮,可惜我不会。要下地狱大家一起,凭什么我要忍,他们一家高兴。 http://www.rijigu.com/

看着新家里的一切,那曾是我用心去装饰的地方。从窗帘到灯具,他们用的每件东西,都是我花了时间,花了精力,花了金钱,婆婆一句话,以为能作得了我的主,她没想过,她现在的生活在我的地方,是我安排着她的生活,是我让她住得这样顺心。没人能这样对我,亲娘都不行,更何况是她。我尊重她,是因为她是老公的妈妈,跟我没有关系,但她这样对她的儿子,她儿子是她生的,我没意见,她儿子原谅她那是他的事,但不是我的。我没有半点理由去原谅她,也找不到理由,她有她自私的想法,但我不会买单。我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也不是我嫁来这的原因,我曾想有一个和睦的家庭,是的我放手也许会有,但有的伤有就是有了,再装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能嫁给老公就是觉得公婆不会让我受任何的委屈,但这次委屈受得太大发了,我没办法去原谅。

睡了个午觉,很累!醒时四点多,公公要回去了,我在洗着草席。临晚婆婆回来了,说是饿了。我剥了些毛豆,再热了一下中午的豇豆,让她自己先吃了。而我在洗着电风扇,真脏。婆婆叫我吃饭,没理她。她很惊讶原来电风扇是能拆的,说那天拆时怕弄坏了就没折没洗。我说,你怕弄坏什么呀,我的凳子也没告诉你能钉钉子,你怎么就不怕坏。白色烤瓷的,因为有的钉子没对上眼,老公懒得不想弄,婆婆在家用两钉子从面子就给我钉,钉完了,再用白漆涂起来。我可以无语吗?

不理她,晚上会把我房间的书全搬来书房。婆婆会问我干嘛什么的,我告诉她,我的事让她少管。是的,我真的无视她了。晚上拖地时,她在看电视,还给我躺在沙发上,以一种很优美的造势。没心情理她,这老太太能有什么自觉,这样子我觉得她儿子跟她一样。拖着地,把家里擦了一遍,弄得会很晚,但这也要形成一种习惯。

昨晚会睡很晚,会陪我家的王爷,一个跟外甥女一样的丫头吹得很晚。说了很多,会觉得看到她像看到自己青少年期。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想要,却一直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一天,大了她会明白,当初的自己想法是多么伤人。会碰到大哥,一个和70老朋友一样大的大哥。会觉得70的人真的会有很多的遗憾,会有很多的无奈,还有很多的错过。他帮我一起开导着丫头,丫头想一个人出去住,她只想着逃避,没想过去解决这件事。我常说,凡事发生,必然有其原因,必然有利于我。我想我家的王爷来到这里,遇到我们,是一种机缘。

一个晚上会很多,我家的丫头发来信息有关填志愿的。打了很多电话给同学,她个猪没事把手机打到静音,害得我从9点就开始打,打到11点多,她被她骂说我半夜不睡觉,骚扰到她。说了两句不着边的话,估计没睡醒,早上6点醒时,继续骚扰她。原想给她报市内的学校,但我怕她住校或走读都不习惯,毕竟现在想找个好孩子能待的地方太少了,市里就更多了。我帮她选了同学在的地方,那里有她会照顾到她,不会有人挑衅她。宿舍管理员是我的三婶,我也会回校帮陪她一段时间。很多不放心,但丢在更陌生的地方,我怕她真抑郁。虽说学校是省重点,但说白了,也就是个名头,有什么自己很清楚。但哪所学校不是这样,想到这也就无所谓,有人总比无人好。

早上把丫头的事处理好后,我就睡了会。婆婆怕我又不吃饭,来叫了两次。没理她,一是起床气,二是真不想理她。公公来叫了一次,但我还是没起来。丫头打电话过来时,我都还在做梦,一夜睡得都不是太好。这段时间没睡好过,有时醒来真不知道自己在哪。

公公买了烧卖和千层饼,吃了些。泡了衣服,这伙又要弄饭。不说了,老公今天回一,我炖了蹄骨汤,这两天要回家,周五是爷爷忌日。昨天邻居打来电话要请我们吃饭,找时间吧!我做饭了,迟点再和你聊!10:10:15

« 上一篇:随笔6/19(2012-06-19 23:47)
» 下一篇:睡觉是必须做滴(2012-06-19 23:55)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