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回忆 > 我与父亲 (八)

我与父亲 (八)

作者心情:思念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6-22 14:48:44
选择字号:

我与父亲  (八)

在我五年级放暑假的日子里,母亲到内蒙看望叔叔、婶婶和舅舅去了。

父亲从来没有做过饭,他当然不会做。好在我们住的是机关宿舍,机关就在马路对面,由兄长在机关食堂打回饭一同吃。一天,吃晚饭的时候,父亲告诉我们:机关通知,让他休假一个月,地点在北戴河,因为母亲不在家,父亲不准备去了。

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地址,好奇令我即刻问道:“爸,北戴河在什么地方?”父亲告诉我在天津东北面。不远,属河北管。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爸,您去吧,”兄长一是中学生,首先表态,“家里事有我呢。”

“去吧,爸爸。”我和妹妹附和着,希望父亲去休养。我呢?除了有兄长与妹妹相同的肺腑愿望,却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我对父亲常年严肃的面孔,心理深处有些畏惧而生出些许胆怯,如果父亲离家修养,假期可就是我随心所欲的天堂了。我可以堂而皇之到省图书馆读书,到新华书店听任自己翻翻这本书,览览那本,读得入迷了,回家若晚,兄长也不会责怪我。我还可以到市场里说评书摊子里,毫不客气地在前面席地而坐(坐凳子一定需交费),专心致志地听“三国”,偶然也向兄长要二分钱,放到钱盘子里,也算听书费,说书的就不会对听蹭书的孩子投以白眼了。

一天,我照旧回家晚了,跨进家门,大吃一惊,父亲端坐床上,饭碗都收拾了。坏了!父亲最反对不按时回家吃饭的行为,他过去就是因为不能按时吃饭患上胃病的,所以告诫儿女一定按时回家吃饭。此刻,我的心咚咚跳着,担心父亲责备。父亲随便问了几句,我小心翼翼地讪讪回话。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父亲没有责怪我,只是让兄长热饭。为什么?我吃饭的时候想起父亲曾经说过“进食时情绪受到伤害会伤胃的”。多年后,我随着年龄增长,想起这件事,心里就涌出一股感动,父亲面容严肃若冰霜,其实他的心潮里有对儿女深情的爱充满着,这种爱是浓浓的,只在不言中。

饭后,我奇怪,父亲走时明明说是休假一个月,怎么刚刚二十天就归来了。我不敢问,可是心里却想从父亲那里听听他这次度假的奇闻轶事。但是担心父亲再询问这段时间的情况,匆匆转到另一间屋内借着读书“避难”去了。

不一会,妹妹跑过来,惊叫着:“哥,你快去看!爸爸在干什么呢!”

“呵——”我一掀开门帘,一幅让我记忆永铭的画面出现在眼前,惊得嘴都没有合住。

昏黄的灯光下,父亲带着快要滑下鼻梁的老花镜,一手拿着妹妹不经意撕破的衣服,另一只手捏着针,正在一针一针地专心缝着,他那握了半辈子枪的手,对于这细小的针却不能得心应手地驾驭。有时扎了手,冒出血,他把手放在嘴里噙噙,接着缝。我看着父亲动作的生疏、笨拙、吃力,为他着急,想到母亲离家前对我们说得话:“衣服破了可以找东房的婶婶给补补。”我立刻把心中的想法告诉父亲。想让他老人家在艰难与陌生的缝补尴尬中解脱,远离这种不能为却要以韧性为之的境况。

父亲认真听着我的建议,深邃的目光沉静地看看他身边几位好奇地围观的孩子,笑笑后,缓缓说:“自己的事,还是自己做,开始难,以后,难,就会过去的。”

父亲一字一顿地说完,把滑下鼻梁的眼镜推上去,继续走针。他根本不能与母亲轻柔顺捷的穿针引线相提并论,粗壮的手指捏着细细的钢针,穿过布面时是那样吃力,费时。可是父亲又却是那样的凝神专注着手中的针。母亲使用的顶针,父亲的粗手指根本不可用,父亲就用一个硬板顶着走针。

不一会,父亲的额头沁出星星点点的汗珠,在灯光下闪烁着晶莹的亮光......我们兄妹悄然无语地盯着父亲生硬地走出的每一针,直到父亲把撕开的地方全部缝合了,他取下眼镜,抬头,长长舒了一口气,看着我们得意地笑了。

我少年懵懂的心被父亲这种顽强品行感动着!这是好奇中凝结着的敬佩,欣赏,赞叹,感动!

这份情愫伴着我年岁增长,阅历加深,渐悟渐明:一向寡言少语,面目严肃的父亲,之所以对不能为之事,为了儿女却要以坚韧刚强的品勉为其难、身体力行,是因为有着一颗对儿女的拳拳挚爱之心!即使事过六十年的现在,忆起当年那个铭刻于心的情境,,无法抑制自己潸然的眼泪,无法说清楚是多深的对父爱的感动、感激,无法消弭因为少年无知对父亲误解的愧疚......

« 上一篇:军训片段(2012-06-22 07:05)
» 下一篇:百味人生之点滴回忆 上学前(2012-06-22 15:05)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