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打工日记之十一2012-6-7-星期四-晴-番禺

打工日记之十一2012-6-7-星期四-晴-番禺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6-22 18:06:08
选择字号:

笛安说:“当你对世界深入其中,你就越来越觉得,某种意义上,‘大多数人’也可以是不存在的。至于他们何时在何种情况下突然存在且变成一股狂暴的力量,那正是我想要追问并试图回答的问题,我将追问一生。”这里所指在某种意义上是可以不存在的不知是沉默的大多数,还是弱势的大多数,或是边缘的大多数,在这大多数中仍可以分出多数与少数来,沉默者中有的怀恨,弱势者中也有残暴欺压,边缘之中便是中心。如果在任何意义上,他们都不存在,便没有少数,没有我们,没有我和我的追问。是力量控制着世界,而且是暴力。有的人天生有隐忧,有的人天生心盲。谁也无法掌握何时与何种情况,追问无果,但仍有意义。大概就如,母亲看着孩子长大成人,却不知他生长的动力是什么。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今天继续拆壳,手表多处受伤。个个都是一副嫌恶的表情,隐忍着无由发作。都说这个月只有保底工资,也就是1100元,照此种景况,只有另找雇主了,虽然不会有多大改变。有一个大我一岁瘦弱的男孩,自言已出来打工十年,那时才14岁,至今分文无存,独身自饱,一天不吃早餐和夜宵,除去水,光吃两餐得花16元,上网20多元,有时还得向家中讨钱,才不致遭饥。我不知道这十年他是如何过来的,而且他只是“大多数人”的一个缩影,十年一觉打工梦,正如一篇文章说的,“打工至少能解决温饱,可它就像一块鸡肋,消耗了他们的所有青春,让他们变得越来越胆小,没有希望,也不敢绝望。”当从这个梦中醒来时,没有留恋,只有迷茫,没有阵痛,只有麻木,带着一身伤病回到农村,可土地已变得陌生,泪腺也已堵塞。他们“不断刷新人们对生活的想象,被窥视,被消费”,甚至不能原地踏步地生活。何时我才能接受把“他们”转换成“我们”?我并不高傲,也不虚伪,心中还有什么芥蒂? http://www.rijigu.com/

下午两点去上班,日正悬空,马路两旁的树影没有倾斜。下午继续上午的工作,仿佛没有尽头。后来组长叫我去打磨电池,双手握住一个电钻般的工具,将电池正负两极上粘着的镍点打磨掉。电磨不断地震颤,打磨声呲呲的很刺耳。磨好几盘电池,衣裤及裸露的肌肤上布满了锡镍的尘屑,在夕阳余晖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头昏脑胀,指掌亦被震得发麻,捏按时,仿佛皮脂之下不是血肉,而是陈渣。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