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打工日记之十九2012-6-15-星期五-多云-番禺

打工日记之十九2012-6-15-星期五-多云-番禺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多云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6-22 18:14:42
选择字号:

在梦里双脚奇痒无比,念及疾病中的疑难杂症,忽而又想到那个打着手电玩脚玩得不亦乐乎的人。正自无计可施之时,只听刘欣在喊,“老表,老表,你点了蚊香没有?”原来梦里奇痒,是蚊子侵害所致。不知是被蚊子叮醒,还是被刘欣叫醒的。刘欣是否也刚做双脚奇痒的梦?醒来,只觉一屋子的墨黑,不知是凌晨几点,静得能闻针落之音,蚊子们的暗语自然不会落下,哪怕一颗微埃落在肌肤上,我也能感觉得到,并会无限扩大这种相触的感觉。无数的蚊子在我的瘦长的脚毛间找野营地。我不能逼迫出体内的真气,使全身的毛发都若五星红旗一样飘扬,便只能不断双脚互摩,呼吸依旧平稳。刘欣见我不作声,又老表老表叫了几次。他辗转有声,带着极大的恼怒和对蚊子的仇恨翻身爬起,先往双脚上浇了水,再点了蚊香。墨黑还是墨黑,很快复归清静。蚊子以人血为食,是把脑袋系在了裤腰带上,暗香一缕魂散也。但这种行为本身并不能称之为贪婪,是区别于人之以欲望、万物为食的。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下午发工资,上月末做了四天,领到210元,虽然我的牙缝很窄,也是不够填塞的。舅妈及旁人皆为我抱不平,因为在三个点焊工中,最懒点焊速度最慢的拿八十元一天,偷懒点焊速度不慢的拿六十元一天,而我最勤最快做得最多最好的则只那五十元一天。我自己倒没愤愤不平,只苦笑了一下,要计较也不能与工友计较,我们都拿得少,而是该与老板计较。若在以前,我早拍桌子走人了,但如今领这么点钱后,仍能平心工作。我学会了把自己看成是最卑微的人和对美女作不净观。况且我也不是为钱而来,此处绝不是寻钱之所。只要有双休,晚上不加班,工价再低些我也能接受。舅妈叫我找线长再补几十块钱,几十块钱何益,莫如留着这点津液,自滋自润。对我的举止,他们感到不可思议。

发工资绝不是令人欢悦的事,看看工友们愤慨的表情和无尽的怨言就可知,新一代的打工者更是不把些小钱财放在眼里,但他们就爱较真,认为自己辛勤的付出应远不止这么点回报。有一人便与主管吵起架来,有几人要辞工,几乎所有人都说下月再是这点钱,也不做了。A线比B线生产得少,工钱却比B线要多,得了便宜,还反过来奚落B线的人,这足够让B线的人憋屈了。线长说聚餐,几无人回应。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人是至低至贱的,明白这点;至低至贱的人也有高贵的心灵,明白这点;高贵的心亦是对语,是虚无的,更要明白这点。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