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摘抄 > 蓝光=_= 2012年06月26日的日记

蓝光=_= 2012年06月26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无聊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6-26 20:02:39
选择字号:

Vol.one

年轮线,还有那些青葱的东西,就像刻录着走马观灯般痛苦的走马灯,错影里一圈两圈,转个不停。

年华被拉得老长老长,我想盛夏又该到了。

席慕容说:太阳落下去,当它升起来的时候,有一些你认为可以一辈子在一起的人,就从此和你分别。亲爱的,你离开后的662个日出我都没有看见你回来,我想它是对的,你不会回来了。

花园里的花谢了,只有那株紫薇和我一样那么毅然决然地绽放着希望。我以为,我们淡淡的爱是可以把盛夏打败的。可是我错了,风吹走了那个夏天,也带走了你。

半夏生疼。我站在风中,颤抖的双手把散落一地的琉璃碎片一片不落的放进内心最阴暗的角落。我发了疯似的找你,而你就像是人间蒸发,无论我把这个世界翻几遍。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然而,我还是给自己画了一个圈,然后,一遍遍欺骗自己:你会回来的。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像你说的那个天真、孩子气的小男孩了。

亲爱的,你在哪里?

Vol.two

轮回。蜕变。

那朦胧的色调,散落在旧雨之间。

我开始喜欢一个人背着那只黑色的Nike漆皮包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寻找你的踪迹。把戴眼镜的除去,把短发的减去,可是不论我怎么除减,依然算不出那个正确答案。

城市的每一天都在变化,而我还是在原点。

广告牌上的“无痛穿耳”又让我想起了你,还有你耳朵上那么多那么多的洞。我曾经以为只要风一吹,你的耳朵就会摇摇欲坠的,因为看上去它是多么多么的脆弱。亲爱的,你说你心情糟透的时候就会去穿耳洞,那么现在的你还会去吗?曾经我多么信誓旦旦地要把耳朵借给你,可是你不在了。我摸摸自己的耳朵,它倔强的告诉我它的存在,可是我是多么希望它不在的。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偶然看到一本《左耳》,里面的吧啦真的让人心痛。谁是谁的救世主呢?谁也不是,在错位的情感里,我们只能各自为各自的那份痛楚买单,痛到极至,也不能埋怨旁人一分。

亲爱的,我是那么那么的希望成为你的救世主,然而我不是。

­

­Vol.three

人总是需要一些温暖,哪怕是一点点自以为是的纪念。

我带你去过的那个游乐场,在上星期被一群戴着黄色钢盔的人彻底毁灭了,一只只机械巨兽毫不费力地带走了摩天轮以及整个游乐场。接着,一车一车的水泥和沙子被堆放在摩天轮的位子上。那些人拿着一张我看不懂的图,对着四周指指点点。我想,他们一定是外星人,来这里建造秘密基地的。周围开始竖起篱笆,上面挂起巨大醒目的警示牌。

我想进去找那只会说“我爱你”的木偶,却被喝斥着赶了出来。

我始终在狂乱地臆想。书上说:当人们对一件事感到不确定的时候,就会产生许多千奇百怪的臆想。这些臆想也许会在下一刻变为现实,也许会永恒地沉默在未知的世界里。我是不满足现实的,所以我开始与文字为伴,在我编织的童话世界里,那儿的每条街道,每个阳台,每片云朵都可以看见你的身影。

我安慰自己,看,你还在那。可是回到现实,你终究不在了。

那种疼痛,像一枚钉子,生生敲入眼睛。

Vol.four

7月22日。

我坐在驶向远方的车子上,清晨的空气淡淡的。

天是有易容术的,我确信。它是那么突然的一瞬间剥夺了世界仅存的几米阳光。坐在车上的我感觉像是坐在哆啦A梦的时空机上,我让他带我去公元西元前,那样我们再也不用害怕分离。可是,天一下子又复原了,阳光照在眼睛里,是那么刺眼。

报纸上说,这是一次500年难得一遇的日全食。500年,可以换算成182500天。这不是天方夜谭,一场短短几分钟,却等待500年的演出。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亲爱的,等你的662个日夜原来是如此微不足道的。我用我并不好的数学反复计算,那个答案永远遥不可及。我多么希望它能不断地接近1秒,那样我就能再看到你一眼。

亲爱的,我想我是找不到你的了。

梦里的那只白色机械表,时针、分针、秒针像是中了魔法飞快地奔跑。

我开始像野草一样疯长,再也不是小男孩了。你也应该一样长大了吧。

这些忧伤而明媚的岁月,像一道刺眼的阳光,穿过年少的悲喜春秋。

我相信你是真实存在过的,你模糊的容颜该是我成长历程中最美的点缀,只是我再也找不到你了。

文/念安

写于2009.7

我们是相互交错的经纬,被岁月织成锦缎,与虚无的结局丝丝入扣。

时间没有等我,是你忘了带我走,我左手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

——落落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