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可恶的鼠患

可恶的鼠患

作者心情:纠结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6-28 08:50:09
选择字号:

可恶的鼠患

中国老百姓历来对害人之物都深恶而痛绝之的,比如老鼠。民谚“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三千年前的《诗经》中就有《硕鼠》篇,用拟人手法对它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流传至今,家喻户晓。

我很奇怪,科学技术进步到今天,对于小小的苍蝇、蚊子、蟑螂、老鼠这类危害人民健康、损害人民财产、污染人们生活和生存环境的害虫居然束手无策。我相信,如果真有一天人类可以移居太空别的星球的话,那里同样会有这一群害虫的猖狂活动的;这只要看看乔迁新居后尚能清净一阵子,然而过了这“一阵子”之后,它们就和人们同吃同住同样活动于一室了——这就是证明。

因为老鼠,我受尽苦难。曾经居住底楼的那年那月,鼠患之苦,至今记忆犹新。咬书、啮物、钻箱、破筴、扰眠……无恶不作。不得不养猫消灾,最多的时候大大小小共喂养了七只猫,老鼠从此绝迹,白天夜晚全是清平世界,都是仰仗那几位的大功劳。想起了宋朝诗人黄庭坚的《谢周文之送猫儿》诗:“养得狸猫立战功,将军细柳有家风。一箪未厌鱼餐薄,四壁当令鼠穴空。”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万万没想到,到了上海定居之后,在这座现代化国际大都市里居住着,鼠患重新抬头,同样不得安宁。我原想,高高在上,据住五楼,没有电梯,全靠步行,你那几条牙签一样的细腿,还能不辞辛劳,踏梯跨步,登楼远征?但是“预料的祸事总会到来”,这些鼠辈们就这样不请自来,照样登堂入室,居然长驱直入,依旧翻箱倒柜,还是夜眠不宁。无奈至极!

大概在半年前,一只好大好大的老鼠,突然半夜光临,不打招呼不敲门,直达我的卧室;窜上跳下,腾挪撕咬,如入无人之境,就算是无人之境吧,那也是我的天下呀,它竟全然不顾,好像已经让你清静了一段时间,现在下定决心该和你算总账似的。就这样开始和鼠辈斗法:你开灯,它躲避;你出声,它沉寂;你大吼,它漠然;简直要令人发疯!当你累了想静静地歇息一会儿,它又来主动挑衅,咬咬书本、撕撕纸张、啃啃家具,甚至叽叽叽叽叫上几声:“来呀,来呀!你休想睡觉!”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后来我终于想出一个绝妙主意:把寝室的所有门窗统统关闭,让你出不去,几日几夜,饿死你、渴死你这混帐东西!即使氧气不足而窒息,老子准备与你同归于尽!

东方晨曦,渐渐发亮,那一向昼伏夜出的鼠类大概疲倦了,需要战斗间的间息了。霎时间,寂静无声。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依然如此。当我到卫生间洗漱之际,突然一只大老鼠从我卧室奔突而出,从防盗铁门的缝隙间一溜烟窜了出去——我的计谋,顿时化作泡影。

昨夜又重演了那一幕,时至现在,我还是门窗紧闭,准备饿死它、渴死它、憋死它,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由此想起在贵阳生活期间我的朋友罗先生,家住底层平房,老鼠搅扰得他生活不宁。他听人介绍有一个报复老鼠的计谋:用捕鼠铁笼抓一只大老鼠,活的,给它动一番手术:从老鼠肛门塞两粒大黄豆进去,然后再用缝衣针将老鼠肛门缝死,再把老鼠放回。老鼠死里逃生,一定是既兴奋,又饥饿,饥不择食,猛吃一顿;稍后或者第二天,老鼠解不出大便,便难受、烦躁,郁闷,暴跳如雷,它甚至误以为别的同类加害于它,于是见到同类张口便咬,就像王 立军需要“治疗性休假”而不得,心慌意乱,愤懑异常,于是并发狂躁症,残害属于自己同类的鼠辈们;而鼠辈们绝不甘心受辱,束手待毙,就奋起而战斗。就用这个办法挑拨起老鼠们的互相仇恨,互相残杀,以达到消灾灭种的目的——至少可以让它们认为这儿风水不佳,应该“适彼乐土”而去,那么罗先生的目的就达到了。

据说此法行之有效。

不过纵然有效,我也不愿效仿。我没有那外科医生的技术,我没有那动刀动枪的胆量,我也不愿用这样残忍的办法来治理鼠辈,虽然他们很可恨。

« 上一篇:与虎为邻(2012-06-28 07:20)
» 下一篇:随笔(2012-06-28 09:44)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