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散文 > 我把青春喂了狗......[日记谷代发]

我把青春喂了狗......[日记谷代发]

作者心情:无奈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6-28 10:12:38
选择字号:

文/泰石

历史其实就是对那些曾经的活着做的记录。这样说来,我们都是活在不断被刷新的历史之中。曾经那样的活着就作为一种可以警示的东西,但他到底起不起作用呢?我们会依然不断地如此,因为,所有不曾亲身经历的都不会在灵魂之内打上烙印,也就无法听从内心的明确指令:伤痛,会停留在哪一刻?

或者,就不再人为的制造伤痛了吗?

我在乡村的大山之中奔跑着,熟悉每一寸山的骨骼血脉。那是不是大人的一种协议,已经长成老大人的我再无法去复原——也许,根本就无法复原。因为每一种回忆都会被人为的修饰,而动机制造的到底该不该定义为疼痛,早就模糊不清了。我到底是什么原因给送到度过青春期之前的所有岁月、乡村,又到底是什么原因生生的又从已经血肉相连的乡村切割分离?换句话说,我为什么不能在一种无需适应的岁月里连续成“长大成人”之全部?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我把生命定格在了孩童世界。

岁月就那么无法阻止的把我带进了青春。

更多的时间我在思考,那逝去的童年快乐到底是因为什么成为最高级别的快乐。那是多么贫穷的岁月啊,仅能吃上带着放过油的炖菜所能沾染的油花的玉米面饼子,竟成了生命中最高等级的一次饕餮!

是我青春认定的快乐定义完完全全把金钱摒弃,因为纯精神的痛苦无法用任何东西弥补。于是,我就在整天“钱没用”的口头禅中,以为很辉煌的冲刺进了大学校园:却并没有因此找到方向。

那是一个还值得回味的年代,90年代还没有到来。我们畅谈着理想怀抱着报效国家的期待,忘了去看已经在渐渐富起来的那些人那些事。

这样活着会很充实,不能体会自己是已经死掉了神经的骨头,只配喂狗并且真的正在让恶狗咀嚼。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自己做什么都是模糊的,国家大事却模糊不得。每天关心着,其实是浑噩着。

直到后来,

那一年我认定的单位不正常了,因为我是为公家而不是为某个人。从因为工作成为某个人的随从到因为工作变成某个人的肉中之刺,自己还浑然不觉。我得罪他了吗?我受的教育告诉我我不会得罪他,我生活的日子已经很明确了我就是得罪了这个人。这个人,他的级别或许无足轻重,但他至少决定了在他任期内我该得到的待遇。除非我能真正觉悟自己是真的得罪了他,以我们当初的关系做一下斡旋。其实,斡旋一下是很简单的

尽管我不止一次对人说我不是为了钱下海,那又能说明什么?不为了钱下海又是为什么?就算真的不为了钱下海,那就比为了钱下海高尚吗?啊呸!

我把青春扔在了20世纪,然后呢,我发现:自己的生存能力竟然奇差!!!

从来没有想过生存会成问题,生存还真的成了问题。

就像在青春时代,从不会想到自己会在某一天成为可厌之物......

已经共同生活了十多年的老婆,怎么说呢?她没有错,当初她也没有错。凭什么她就不可能厌恶我?

在我能够体会没有纯感情问题之时其实已经体会了太多的感情问题,只不过那内涵是宽泛的,没有具象到我的这个她。我是啃食过的那块骨头,我的青春让那条恶狗啃完了。我是吗?

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那条恶狗让我打死了,我还有一条腿存在,那就是信念。当那条狗拖着我青春被信念麻醉的那一条腿疯狂啃食时,我这一条腿却并不曾被麻醉。

我感觉到了疼痛,我还有救。就是这一条被恶狗啃食的腿也还有复原的可能。

今天的窗外烦躁的音乐声停了。之所以这音乐让人烦躁,乃是这音乐的播放缘于某个人死了,是某个死了的人所爱听之音乐,所有倾听者都是被动倾听。这个死了的、往生的陌生人真的想在这个时候听这种音乐吗?即使他(她)真的喜欢这些音乐。

但无论如何这个人再也不会感觉烦躁。

能感觉烦躁,是的!这已经足够。

就算把青春喂了狗,那又怎样?

同时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青春真的划上了句号吗?

喂狗的,大概只是青春中的一小段吧?

但,喂狗的青春,又确确实实不是梦......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