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2年08月21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2年08月21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大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8-21 23:50:35
选择字号:

晚卫生又没打扫,一个人也没有想做的心。一个人撑到过11点睡了,一夜的梦,早上还是记得清楚,这时,又忘了。早上没有起来做早饭,到八点多才起,把水饺下锅,公公这时开门过来送早饭。送了两个韭菜饼和蒸饺。

公公现在很苦恼,小五越发的不懂事,小五那边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花,现在又怀了孩子,还不知道这日子怎么过。公公听说老公只有那点工资,很是吃惊,送了400过来。我没要,但他坚持,最后他也只得说,让我帮他存着。上次去医院,给了我1600,想开一张卡,把这钱全存起来。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把家里一桶油让公公带回去,把冰箱里的咸货全部拿过去。那东西不是一般地多,有蚕豆,竹笋,粽叶,皮肚,咸货。公公知道这次我是真的灰心了,对我说,离开这里,还是认我这个女儿,让我也可以回来看他。我就对公公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这儿子真的很可怜吗。公公说,他也很心疼这儿子,工作辛苦,又老实,嘴又笨,脑子还不会转弯。

公公走了,吃了早饭。一个早上也是无事,写了些东西,跟老李扯了会。他的事快圆满了,希望别有下次了。听过这样劝我的吗,让我找好下家再离,我会觉得他还是快点结婚,快点要个孩子,不然他怎么那么爱催我要个孩子。他的主题写出来,我是笑喷了,尤其看到最后一句,内有玄机。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老公打来电话想回来吃饭,没弄饭。最后在单位吃了,中午好像只吃小碗饭。下午无事,真的发慌了,写了两文。写来心里不是很好受,更多是难过。这时会收到小丫头的信息,在我心情不是很好时,她没压下心里的小激动,说了很多。很多事她并不知道,会认为有个孩子所有的事都能摆平。如果我真有孩子,还过得这样,我到时又要如何是好。最后当然就要说到我最头疼的事,说真的,我最近真不是很想理她。看着发的那些心情,我真的是无语了。我当什么也看不到,所以把柳柳放生了。我不知道,他这次是发什么疯。柳柳说,是给段时间让她退烧。无论柳柳如何打算,我只希望他能幸福些。说到最后,越说我越气,说得手开始发抖。最后一句话,让我受刺激不小。这些天来,一直没有理柳柳,因为不想干涉他太多,尤其是感情上的,但是他千错万错,居然烧得什么都跟她说了。最后我发火了,真的火得不行,不知道他现在怎么二到这样了。不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平时两人闹闹,也当是好玩。最后越说越气,打字的手开始麻木起来,还是双手。能感觉到血压升了,不想理他就是不想被他气到,但因为一句话,我还是大骂起来。不知道他大条到什么时候,每次扔了他,都是让我气得不行。很多事不想过问,但看了却急得不行。而他大条地还不知道什么事,还说我就是那皇帝,想砍就砍他。有时会想,要这闺蜜做什么呢。现在还没恋爱呢,就整天贪玩,如果恋爱了,我估计就不用找他了。说个事,还说得让我看不懂,气得我半死。记得昨天收到张丫头的信息,会问到我的事,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说到我的心里,知道我在想什么,会在气什么。记得小产时去医院,也是张丫头发信息陪着。每天吃药也是她发信息,提醒着。会告诉我小产时,我要注意着些什么。姑娘说,她这一生也许就是操心的命。我想她有个好的归宿,嫁个值得的人。那人千万不能二,要细心,要体贴。找个为自己考虑多的人,总比为对方考虑多的人省心些。像我这老公,跟儿子一样。

无缘无故牵进事情中,有时会觉得是别人对我的信任。问题是,为了目的好像把我的话全当耳边风。又不然她不会知道那些事,也不会引来现在的事。柳柳怎么说呢,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但也许真是是一个人时间太久了。人在空虚时总会想有人陪,这也是很正常的事。他会说我,我不是也很草草地结婚了吗。我去,没看到我现在的日子过得多纠结呀。再说,我好歹也是对着一个人谈了三个月。从老公认识我的第一天,我就跟他说了所有我的过去。生活中最真实的我,从来掩饰过。就像晚上会说,他看到我第一眼时,我就是一个缺少关爱的人。为了这句我嫁了,以为他会懂我,可惜他什么也给不了,还给我很多委屈。有时有的东西不知道,你可以认为他是不懂,但如果什么都知道还去伤害,那就是恨。为这吵得也不在话下,他知道可惜他不知道如何去做。记得上次关心某人的事,柳柳发了牢骚,我去,我就在等他什么时候会发。第二次放生他,是我在感情最差时候,而我又怕打扰到他做村子,所以我没找他。但是他却很有时间陪人开心。那次扔了他,一方面怕自己忍不住打扰到他,另方面因为很生气。有了希望就会失望吧,我俩是同种人,所以我能明白他在想什么,但我也是一样呀。但偏偏什么都是别人比彼此关心的多些,是有距离感了。想来当时听完他最怕的事后,心里莫名而生的想法,也着实让我吓了一跳。会觉得很多时候,自己过心太多了些。我是怕寂寞的人,也会想要人关心,不说话却陪在身边。但他是大条的人,真的没有你细腻的心思。男生吧,也许都是这样吧。有时气老公不也是这样吗,如果什么都能为我想到,我们也不会吵。有的灯,不点是不亮的。有的灯,点死了,不亮就是不亮。操心太多了,就算他真是我弟弟,我也不过问他这么多事。无所谓了,平淡,平常些吧,我就在这里,他想找时,总能找到我。就算走出我的世界,也认了。大不了,你以后看不到我再说到他,也不会看到我被他惹得发毛,看不到为他操半分心。是呀,老大不小了,应该有一个为他烦一辈子了,而我,只须有空说上一句两句不痛不痒的话即可,算是保持维系吧。

晚上老公回来时,说是后天请假陪我过生日,说是去买件东西保值下,之前有说买个本子或是单反,但对一个居家女人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说来有点心疼。我跟他说了公公的想法,老公调脸走人。饭在锅里,刚吃了药还不能吃饭,上群里问大家什么保值,离婚男说,黄金。说是能增值,他有多大的一块,现值多少钱之类的。我说你卖吗,不卖跟么有有什么区别。他木纳的听了半天没明白意思,还跟我争得不行。最后是过去式说,你不卖就体现不出东西的价值。离婚男最后说话呛到我了,我也回击了,只是不厚道地踩了他的痛脚。意思是,吃饭也不过一人。离婚男说,就算一个人活得还是很滋润。很多话都是赶着说吧,想哪说哪,说完我都觉得说得过份了。我也是要离婚的人,还打击着他做什么。

吃饭时,老公喝啤酒。最近也不是很想管他这些事,气色会比以前好多了,但今早居然喝粥时,能掉半颗牙,笑死我了。今晚老公哭了,因为说到姐的事。说那年家里拿房时,婆婆让姐姐从她这里借走的一万块钱吐出来。姐很不容易的,刚嫁给姐夫时,家里还是有些的,但因为混社会的小叔而把家里败光了,还在去年把亲爹逼死了。一犯事,一家人都要找钱来保他,却总不悔改。黑社会上门很多次,能败的都败完了。姐夫又是个比老公还不上进的人,还供着丫头上学。姐性子又磨,很没性子的那种,在家是婆婆的炮灰,来家一下,婆婆也只是下个面条。所以姐每次来,我都要做很多菜。因为我去她那,她也是做着很多菜,就算出去吃饭,也是找着好吃的,而我们也只是点了碗面。我会觉得,宽厚待人,但可吝已。当时婆婆很坚持,说什么也要姐交出钱来。老公当时说,宁愿少拿一套房子,也不能逼姐。老公会觉得小时候不懂事,把姐一个人关在门外,哭了一夜,他很愧疚,所以他补偿给了丫头。说着老公泪直掉,我说,就这样的母亲,你为什么还这样对她,你很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姐是家里最操心他们二老的人,天凉了总是来个电话给婆婆,让她注意保暖。天热了,让婆婆在家休息别出门。衣服是她为婆婆买,什么都是她做得最多,就算婆婆生病了,相信还是她做得最多。婆婆却神经地什么都看不见,认为姐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我要是这妈,我会觉得我对不起这个女儿,打得最多,骂得最多,却从这家里没带走半分。姐每月工资还给了婆婆,也许是还婆婆的吧。但无论是什么,她这女儿对婆婆真的没话说了,对我们也是一样。

我就问他,那为什么还让我把钱给婆婆,当时跟公公说了吗。老公说,当告诉公公时,公公很惊讶,那时他知道做错了。缺心眼的,什么都知道,却还是这么傻。他也知道小五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上大学时,他就知道,但没想到现在会过分到这种样子,一个月的工资都能干。下面要生孩子,怎么过。

我也跟他说了我的想法,我说我真没精神在这家里待下去,家里什么人,你自己也很清楚,这里没有我一个家人,当你的家人给我委屈时,你还是站你妈那的,就算知道你妈的错的,还试图让我原谅她,孩子为什么没有了,不会不清楚。每次吵,我都是气得浑身发抖,但他总不长记性。现待下去,我就要承受下面来的事。小五说一年后送他妈回来,我一定不会同意,到时一定又是吵架。小五那两口子现在这样子,老时公公婆婆生病一定又全是我们的事,啃光了公公,到时,他们生病钱哪里来。老公说,他想抽他这弟弟。抽,早做什么去了,什么事都帮他处理好,从小到大没让他受过苦,这也是他宠出来的结果。弟妹就更别说了,三十岁生日时,让她亲娘出钱摆酒过生日,她妈硬是没拿,最后在家哭在家闹。姐找她办的事,因为她心情不好而耽误了,反正她的事永远是最大。装修时她老爸和公公一起喝酒,会说人家都叫她王百万,什么百万,大权在她妈手上,她妈一个子也不会留给她。她妈把钱会留给她的侄儿侄女,因为她妈信不过这女儿。他们也知道这孩子有多靠不住,来装修时,公公说过她对她爸的无情,老公也当她爸说过,有她这个女儿算是白养了。一个父母都不看好的,婆婆却真当自己是回事。有这小叔和弟媳,还有这样的婆婆,我要再拿出多少勇气留下。虽说各过各家的日子,但总有牵绊,看着还是会生气。以后为公婆赡养问题又是头疼的事,生病住院又是多事,到那时婆婆也许会明白,但有办法让她现在明白吗。公公说,现在两口子就是吃吃喝喝,跟不懂事一样,不知道怎么过日子。我没办法说,我这边还有傻子还没改造出来。

我问老公这婚怎么离,是分居两年,还是直接离。分居两年想再复合,那就再追,再接。老李说,这招太狠了些。我觉得还好吧,不能总把俺不当回事吧。男人在追女人时,都是比较勤快的,说什么听什么。以前走路能跟我慢慢晃,现在,跟火箭一样,我在后面赶得气喘。老公说,他这辈子不会离婚的。那我就说,那你表个态吧。他却说,什么各种解决方案,比如婆婆到时兄弟两商量让他们租出去种种。抽风,我哪问他这些,再说,两儿子让老两口搬出去,人家不骂死。我说,我问的是你的态度,以后还跟老婆顶吗,还整天跟你们哈哈吗,还三天两头犯病吗,如果有下次,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后天把所有的东西全送到你妈那,跟她说,以后家里我作主,有什么事来问我。我只是不想老公为难,人又这么笨,这么傻,我真怕他妈又挖坑给他跳。他也知道,没离开他前,我是不会给他坑跳的。说什么呢,上午和小爬爬说的,善良是最可怕的东西。看到这么傻这么可怜的老公,我心软了。他妈就把他和他姐当炮灰了,以前他会说,在当妈的眼里,儿子都是一样有用的。其实他知道,不可能的,结婚第二年我和婆婆回老家时,当她看到以前穷得连调配烟都出不起,一切都是他们帮他摆平一切的战友,他现在是公务退职,儿子是公务科级,女儿在美国留学,婆婆不开心。当今年过年死党来我家,婆婆问她房子买在上海哪的时候,我对她就有了想法。看到后来婆婆越发像老公,我会明白,老太是个要脸爱财的人。所以我也能明白婆婆现在在想什么,可惜老太太这梦做得太不实际了。

会感觉凡事发生,是真的有其原因,也必然有利于我。如果不是这件事,也许我不会看得这么彻底,还傻傻地为每个人去考虑,却不知道我在喂一群狼,不知道这群狼还想吃了我。算是眷顾吧,学到了,虽然很惨痛。亲娘打电话过来,说艺丫头来宁面试,过8点还没到家,电话也打不通,让我帮她充下话费。我说,那我先打一下,看是没电了还是没信号还是没钱了,没钱我帮充,没电让她回家充。亲娘又迂得让我飙了,她总转不过弯,最终以舅舅打通了而终。我崩溃了,亲娘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下周。老公也说,要回去住两天。其实我们的事真的很多,比如亲娘这边,如果有什么事,也还是我们。哥嫂是不能指望的,嫂子会作秀地来一下,以家里,店里走不开为由,很体面很堂皇的借口。我们也习惯了,就像爷爷住院一样,也是我们两和老爸来回奔波。嫂子来了,什么也没做,说了两句漂亮话。我们什么也没说,服侍吃住,邻床的会说,我们两口子不能这么贴,毕竟只是孙女。老公笑笑,会觉得无所谓。也就是这份傻吧,老公为我家真的做了很多。我们生活上并不富裕,但他从来不吝啬我的家人。虽说有些抱怨,也是很正常吧,我也是有哥的人,他也会不平衡下。再嫁,我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样,为我家人付出的人,也许更多是为我付出吧。这不又操上了文丫头的神,丫头是读生物的,老公再想着找关系给她弄到制药厂去。我说还是等等,才毕业,让她多碰点壁,学点乖。不是所以人都那么幸运能碰到骗子,学到智慧的。

跟老公说了,不是我要这样对婆婆,如果是我的原因,我忍什么都可以,但我忍下了,你妈不认识事情,还会有下次,她一直这样,我承受不了。也不是说不让他认这弟弟,只是小五现在变得不可理喻,你也会说,这么多年书算是白读了。我不可能还傻傻地为他们想得周全,让他们把我当垫脚石。我会原谅婆婆,也会在她老而无畏时,服侍好她,只是现在不是时候。老公开了第四瓶,因为小五,老公很难过,为了小五他放弃了很多机会。没想到培养出来后,会这样不懂事,当看到弟妹品性时,他问过小五,你做好准备了吗。小五认为,伸缩都是一刀,所以结了。我会想,当初如果我说,我不喜欢这女孩,他会不会就会不娶她。那时的小五为我这嫂子,他会这样做,但现在...他会说,我让弟妹她妈道歉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我心知肚明的。那是,她妈有多不买这女儿的帐。说说开心,一个道歉都做不到的人,还能指望什么。

生活还是要继续,缓刑吧,像禅说的,半年吧!如果不值得,就甩手走吧。帮老公洗澡时,我们会说到小乐乐,东西我下午时收到了,不过还没拆。老公还记得这丫头,都20多岁的人了,还叫我阿姨。会说当年我们的约定,她要教我们家宝贝弹琴,宝贝要剪个西瓜头。我说女孩子剪到20岁,还怎么嫁人呀。当时仅乐乐喜欢了一个西瓜的男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了。当时我会问丫头,到大学有没有恋爱呀,她会说南艺很可悲,男人少就算了,还很糟,糟也就算了,还大都是同。她崩溃了!

上午收到小蕙的信息,说是我跟小宇宝贝一天的生日,要跟我一起过,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她请我吃小肯。今年一起过生日的人真多,像妹妹今年生日就跟我一天,还有老赵家的宝贝,老赵也会说,难怪小东西这么粘我,不是因为像熊猫,而是同生。那天妹妹发信息气到我了,早说今年生日在一天,说好一起过。那天还发信息问,姐,你什么时候过生日。我去,死丫头。今年估计只有老公陪我过了,因为丫头们全放我鸽子,不是加班,就是有约。哎,女大不中留呀!想重温一下过去吧,会去夫子庙的那家小肯,找到当年的那个位子,叫上一个全家桶。你知道吗,我们领完证就是去的小肯,点了个全家桶。以后的两年还是这样过,直到后来就一对鸡翅,再后来连鸡骨头也没有了。而夫子庙那家小肯,是我们第一次约会吃饭的地方,我是来摊牌的,说了一下午也没给他说跑掉。有时去夫子庙,我俩会去那家店,但人多,没进去坐过。

作业丢了,今天是补的,就不和你说晚安了。

« 上一篇:‎2012/‎7/‎3. 回家(2012-08-21 23:17)
» 下一篇:那个谜(2012-08-22 01:22)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