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2年09月01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2年09月01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多云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9-01 23:45:32
选择字号:

昨晚睡得很早,但睡得很不好。10点没到就睡了,但睡到半夜感觉头很痛。这样痛着就无法睡了,到5点时,老公起来走了。那时头会非常痛,像觉没睡好一样。最后连着头痛,带着左眼痛,两眼肿得跟什么一样,有个想法,今天想在家赖一天。但到8点没半时,还是起来了,感觉会有一点点。老爸早上弄一点吃的,吃完就走了。家里没有饭了,有一点也只够弄一口给亲娘吃。没心情了,包里还有一小袋烤肠和一根鸡肉火腿肠。到后面等车时,人全满了,过了两辆都没停。最后我飙了,打了电话去投诉。中北的领导很搞笑,说,公交公司是人不是神,希望大家能理解。我说,我理解,我要是上班,中午才到单位,然后我跟领导说,我挤不上车,公交公司是人不是神,我们就放过他们吧,你也放过我吧,你觉得这样可以吗。那领导又说,车全在路上呢,他也没办法。我说,还有10人不到是底站,我看四辆回去了,怎么就两辆车上来,还有两辆划水呀!最后这领导崩溃了,说真的,没人能说过我。我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有时会觉得自己很可怜。应变能力不行,不然我一定干祖业,去当律师去。但师父说过,律师没两个好东西。我这很纯白,一定干不下去。看到老爸,跟他说我晚上不回来。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上车那是九点后的事,十点到站转车,今天是个好日子,人真多。这车第一辆还是没停,看着第二辆也是没停的心,最后我飙了。看到一个小朋友,想着一定也是回校的,我就拉着他一起打的了。他要回校考级,也等不了车。到车上,他给我五元,我没要,我说,回头给姐买两瓶水,还要冰的。这小朋友晕了。打车7元,也不是很贵,但不能让人家欠着是吧。反正水也是要买的,每次也不能总蹭老李的。

到校是10点后的事了,有点饿。说明下我的早餐,那火腿肠味太差了,咬一口就扔了。到11点20,死人还不打电话给我,我飙了,打电话过去。她说,早说呀。今天开家长会,二三四楼全是人。一楼过道锁起来了,倒个垃圾环校一周。进老李办公室,看到后面有个人,就叫了声潘老师。那人也答应了,还回了声好。去食堂的路上,碰到大宝主任,会说让老李去当副班,帮聂老师。老李说,当可以,只要算我业绩。大宝说,可以。这下老李傻眼了,这么爽快,那是当呢,清空是当呢。我就好奇了,哪个是小聂同志。老李说,就是跟我一个办公室的呀。一个办公室,刚进去的不是潘老师吗。老李笑了,什么眼神,那是小聂,也就是我上司。我晕了,那小朋友呀,戴着眼镜,只露半张脸,我真以为是小潘。小潘是教我计算机的,所以跟同学一个办公室也不奇怪。但我忘了,她现在是有组织的人了。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吃饭时,小潘就坐在我后面,同学又干了件事,非让我看清小潘,我晕。我哪里是不认识呀。同桌的还有两个老师,一个是我以前的顾客,看我眼熟半天。还有一个是新老师,同学会说,又要开始漫长认人生涯了。听说这次来的新老师很多,小东西也会落在新老师手上,这样,我都不知道怎么托付了。早上来打扫时,会看到曹师娘,10年过去了,回校时她老人家不在学校了,这次学校又是找她回来帮忙。说下曹师娘吧,在校时,门卫是曹师傅和曹师娘。我当时还负责全校的信件,而信件都是放在门房处的,所以每天都会跟他们打到交道。大家算是很熟的人了,当时他们的小孙女还没上学。当我问到师娘小丫头时,师娘说,上大学了。我晕了,多大了?师娘说,21了。是呀,14年过去了,毕业也有10年了。时间过得好快呀,想到当年的老师们都是老人家了。

下午会觉得累,我这一楼有什么好处,就是一眼望去是玉兰花的种植园,还有很大的风,吹得很舒服。这样睡了伙,会做梦,梦到什么忘了,好像梦到柳柳了。会觉得这段时间很忙,可以忘了很多事,可以不必去操心无果的东西,感觉自己忙着自己的事,他有他的事,这样很好。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可以过得这样没心没肺,可以这样若无其事,这样不好吗。有时会想到很多人,很多事,但也只是想想,每个人都有他的生活,不是非要自己这样介入,看看有什么不好。想到这也就释怀了,不是什么人非要有什么不可,没有什么人必须在生命中一直出现。存在也就是最好的,就算不可触及。

睡到2点,老李来找我,说学生会在出展版,让我去看看,前提是,我不可以发火。神经,又不是我参加比赛,发什么火。看到小朋友出的东西我晕了,太人才了。不用记号笔写内容,也就算了,还用签字笔密密麻麻地写了整版。我是没想法了,让他们全部重来。一个上午就是在画画面,在抄内容,到这点,还全部重来。也就是说,一个上午做的全报费了。几个部门各出各的,有的部门连绘画的人都没有,有的连笔都抓不稳。颜料什么的,都是一挤就是一大堆,用不完就全冲掉。说真的,看得人真心疼,他们没有画过画,不会知道画画用的颜料,对一个爱画的人说是什么。我们会因买到很多种颜色,看了心里就会高兴。能想象买什么控的,我看过最疯的,是彩色铅笔控。我只买过两套德国原装48色彩色铅笔,还一直没舍得用。而她的,什么名品的都有,如数家珍。动不动会有部长来问,姐这个怎么样,那怎么写。我只说,你是部长,什么都是你说了算,你都没主张,怎么带一个团队。是这样的,以前我部门,所有的东西就我一个人安排全部的东西,后来小朱接我的班,我还是什么也不过问。会觉得,一个部长,要有担当责任,说一就算是二,还是要坚持一。每次从主任那拿回资料,我要从里面找出中心,找出有意义的部分,然后安排书法好的,全抄上版面。回头都是全校的师生在看,当然我写什么,他们看什么。很多东西,如果自己都不当回事,又拿什么让别人看上眼。

弄到最后一个版子结束,刚想找老李回去。这时就见纪检部的过来,传说版子不合格,要重来。小朋友很生气,还很多抱怨。我说,别抱怨了,还是抓紧时间搞定。三个人,我全分工下去。不愧是纪检,真死心眼,什么也不会。部门设计还是立方形的东西,我晕死了。最后这版子我也是胡任务了,画得是乱七八糟。好久没动画笔了,想来一切都生疏了。今天回来坐车时,还在想,如果当年真毕业了,我能做什么。想到去春秋淹城时,看到一个画简述很摇摆的一个人,也只是给人画画像收取些收入。看到师兄,当年画展是我经手的,他的喷笔画,真的很漂亮,而如今在校也不是专职老师。当年我的导师,他也只是一个绘画老师,还带着孩子们的家教。如果说是成全所有孩子的绘画梦想,也就算了,但他终是人,他也要生计。想到虞师兄,好歹也是南师科班出生,最后居然开宠物店去了。现在别说梦想,一个老婆的物质要求就压死他了。我在想,我如果当年毕业出来了,会去做什么。如果不如意了,我又该如何是好。渐渐明白,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在什么位置会有什么遗憾,就算当年我真的考上了,现在是不是就会好过些。也许不会碰到现在的老公,也许不会是一个能包容我的人,也许他也的脾气如我一样难缠。

忙到5点半,一切摆平。孩子们也全回去了,除了学生会要订制度的。等个同学从4点等到6点半,不为别的,人家有车不是。小聂说,都这么晚了,干脆一起去吃饭。我不干,我说让老李请吃饭想都别想。小聂说,我请客,她有什么不愿意的。我说,那也不行,人家今天老妈喊她回家吃饭。是这样的,她老公回来了,所以说好今晚去那边吃饭。中午吃饭时,老李打电话给她老公,会问吃什么。能听懂吗,就是冰箱里还有咸鸭蛋,还有啤酒,让他凑合着吃。我吓得不轻,这让他怎么吃呀?!同学做老婆说真的,有够不管事的。听这句,冰箱里的那碗面倒了,是前两天的。我坐在一边很无语,小聂有个表格不会做,最后找同桌帮忙。我就侃他,干脆去同学班上学办公自动化算了。老李不干了,说他如果在计算机也会了,他们就别混了。传说小聂很传奇,回来路上老李说聊斋一样。说他什么也只是看看,捣鼓一下就什么都能拿奖,还是学物理出来的。我就说,这样人的一定不感性。老李说,错,他不要跟他老婆太会浪漫。我说那脑子会转弯吗。老李说,你想打个中国结都行。好吧,这家伙不是人。现在会觉得,柳柳还算是正常的。想起前天给他发的两个歇后语,因为上厕所时,面纸没有了,就想到了,在线就考他下,前阵子会说到歇后语吧。我出了两题:上茅厕点蜡烛;上厕所不带纸。最后他给的答案是,找东西和小便。我神经暴动!问他去厕所找什么,回,找SHI。好吧我暴走了!早前让他跟我们一起玩脑筋急转弯时,不是脑细胞死亡而死亡,而是笑得要断气。

在转弯时,看到一辆车,老李开到50码,硬超过去。下车时太急,一下子裤角招在车架上,俺很荣幸地摔了。后面来了一辆小白,幸好没从俺的脑袋上压过去,不然我就今天和你面对面说故事了。这两天很衰,刚要下车时,司机一个刹车,两膝撞到了扶杆上,青了两块。手指在整理东西时划伤了,现在有点在发炎。今天手臂也擦伤了,哎,什么日子这是。等了半小时车才来,下车看未班,没感想了,往后挪过了,要到10点。一路老公电话不断,这时手机都没电了。到了车站,再换车回去时,才8点半不到,想着回家还要去城中找吃的,一千一万个不愿意。最后走了一站路,去买了份炒饭。看到水果,买了个香蕉和红堤。最后又买了两根烤肠,等车时,又买了些卤货,好吧,今天比较败家。跟老公说,以后不回来了,回来一趟太败家了。一般是这样,一个人时心里会很空落,这时特爱买东西,尤其是吃的。不回家,一个家空荡荡的,又觉得很可怜。想着回来给绿萝换一下水,看看家里。久不住,会没人气的。下面会一周回来一次,明早要去接小丫头去报名,真怕姐迷糊地丢了,真不知道她多大地能让我们放心。

老公让我去学校给她安排下铺,不是我不愿意。只是觉得丫头的生活,不应该由我多打扰。我只能看着她不学坏,不被坏孩子欺负,其他的,她要自己去适应。老李今天还会说到,这次开家长会,是让孩子们住校,而有的家长怕孩子吃不好住不好,坚决不同意。神经,这么宝贝在家罩着一辈子,一辈子也别让他走入社会,在家是宝,在社会,什么也不是。在家舍不得,出社会就是让人践踏的料。

回来烧了一壶水,太烫。丢了根老冰棒下去,这时真想喝冰水。刚称了下,不仅补回了10斤,还又重了四斤,感觉真要命。亲娘下令了,每天起来跑步了。明天要坐第一班车送丫头去报名,不和你说了,晚安!!0:41:37

« 上一篇:开学恐惧症(2012-09-01 17:21)
» 下一篇:借鉴(2012-09-02 07:54)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