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那些离开谷很久的人#蒲公英的专题日记

#那些离开谷很久的人#蒲公英的专题日记

作者心情:无奈 天气:小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9-06 01:12:33
选择字号:

读龙应台的《目送》,不同其以往,就犹如看一条源自几十年前台北潺潺的小溪,从家门前流淌而过。偶尔也会在小小的落差处,漾开几朵小浪花儿,打几个漩儿后又毅然一去不返。

而其中一朵不容错过、跌宕有声的花浪,便如其中《新移民》的末端借用戈林的话:

”一般人当然都不愿有战争,不论是俄罗斯、英国、美国,或德国。那是当然。但是,做决定的总是政治领袖,把人民拖着走是个简单不过的事,不管是民主还是法西斯专政,不管是议会制度还是共产独裁。不管有没有声音,人民是很容易被领袖使唤的,实在太容易了。你只要告诉他们外面有敌人威胁,然后把反对战争的人全打为’不爱国‘或说他们使我国陷入危机,就行了。这一招,可是在哪个国家都一样啊。” http://www.rijigu.com/

这个道理,于明心人,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只是讲出来如此简便,但践行杜绝起来确又如此的艰难。追根溯源,不得不细细地打量人民的上下。早在唐太宗时,就提出“君者,舟也,民者,水也。水能载舟焉能覆舟。”,的确,当人民大众的力量凝聚作一股时,“举袂成云,挥汗如雨”,绝不逊龙卷海啸,无人敢小觑。远者,有贾谊《过秦论》详述自以为固若金汤的秦王朝如何顷刻间分崩离析的;近者,看民国时工农商如何停织辍耕、歇行罢市,风风火火,只为争尺寸安卧之塌,夺裹腹之糠的。但真实的历史不全是扭曲的历史,真相也不尽是成王的庆功宴!民众之水流(下简称民流)将兴风作浪,还是谱写历史,却需要海神若(西方应该是波塞冬)的指引,才可能泽披子孙,不至于遗臭万年。如果有人听至此,尚有愤愤不平的,就请先想想不多年前文革时的盲目幼稚吧!因此,在肯定民流的绝对强大的同时,我们也不得不反思,在我们民众身上,也兼有“近利的眼疾”(即由于种种因素,对过往的无奈,对未来的渺茫,使得民流将习惯的不安全感直接转化为对眼前利益的不可抗拒力。) http://www.rijigu.com/

言归正传,就文论文,试想一下,当患有“近利眼疾”的民流了解了龙应台这一段讲解的一年后,当局者即时征兵,民流会再次被鼓舞人心的光荣所振奋,积极入伍;还是幡然醒悟,采取不给面子的拒征呢?结果很难说。因为现实的临时因素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再假设民流在看到这段文字后,不甘就此被人轻易摆布利用,而毅然决然地拒征。那接下来又是什么样的命运等着他们呢?如拒征已成定局,且传媒再无计可施,那急火攻心的必是领袖了。虽然古今中外,政治领袖都是既要面子的人,但”狗急跳墙,兔急咬人“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自然之道。不晓得被激怒的领袖会不会在一些媒体殚精竭虑的包装下,将其演化为一场暴力的血腥镇压呢?这也不是我们可以预见的。如此一来,主流舆论一定会声明肃清:”既然民流都不爱国,全民拒征,那为了子民免沦敌手,为人奴役,倒不如先帮他们殉国。至少还可留个爱国烈士的好名声!“相信一些人会觉得,这个场景有种说不清的熟悉,仿佛一直在发生,却在身边看不到。好吧,直接提醒你《圣经》、或诺亚方舟,会不会让你的思路清晰一些呢。是的,这种熟悉感来自远古人类的血液里,早在上帝不堪一手缔造的人类,要将其统统毁灭时,一切的种子就已埋下。这当然是玩笑话,政治家的演讲表演怎么可以这么得不正义,不庄重呢?再者说,假设终究是假设,不可能成真。因为即便厌战情绪再重,新婚燕儿再不忍分离,母子父女再难割舍,也没人敢想亡国奴的杯具——与猪狗同鼻息!心里总要担心:自己国民厌战。但倘若他国子民没有尊重生命,自尊自珍的意识和觉悟,甘愿为人役使和支配呢?那么,拒征只能是任人宰割的下场。清政府的灭亡不无佐证。因而,即便追求和平,也需全世界的民流拧成一股绳,为民流个体的独立人格和安宁的幸福生活而争取权利!不甘为人棋子,被人利用!

在最后,我想借用《目送.阿拉伯芥》中的讲解来结束我与你们茶余饭后的闲谈:

”哪个正常的人愿意’生活不怕苦‘、’工作不怕难‘、’战斗不怕死‘?哪个正常的人愿意放弃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哪个正常的孩子不打球......种下两千五百公里面积的阿拉伯芥?然后看着美丽青翠的小草一块一块从绿转红?阿拉伯芥的命运,不也是金门人,板门店人,阿富汗人的共同命运吗?我觉得发冷——人对自然、对生命过度地暴虐、亵渎之后,他究竟还有什么依靠呢?如果勇敢领袖们的心里深埋着仇恨和野心的地雷,敏感的阿拉伯芥又救得了几个我们疼爱的孩子呢?”

8月9日夜

.

« 上一篇:纤银之恋 2012年09月05日的日记(2012-09-05 23:10)
» 下一篇:恶搞广告(2012-09-06 17:03)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