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打工日记之一百零五2012-9-9-星期日-晴-番禺

打工日记之一百零五2012-9-9-星期日-晴-番禺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9-12 12:50:51
选择字号:

早上在床上看了一个写风尘女子的故事,记忆里一些模糊的人影又变得鲜活起来,她们都是金碧的领舞,有大姐风范高挑俊俏气质洒脱的蓉蓉,若非有特殊来客,她一般不跳舞,一旦上台,必蚀骨销魂,若磅礴风;在风月场所,我不敢用超尘脱俗来形容一个女子,但丽丽绝对可称得上是女神,白皙得就像一个幻影,长发飘逸,五官天然,我总觉得她的眉心隐藏了一点丹朱;姿容不算上佳,却最受顾客追捧的云云,生得一双丹凤眼,冷若寒星,又似一尊雕塑,总有人痴情地向她送花篮,放彩炮,有一次快散场了,猴急猴急地去唤另一个舞女,没敲门便闯进了她们的休息室,正碰着她在更衣,只觉眼前白花花一片,那叫一个窘;还有乐乐,长得像薛佳凝,她是受冷落的舞女之一,有一双像雨像雾又像风的眼睛,她回眸时,我常被其秒杀,可惜她与另一个好姐妹(忘了名字,她是一个爱情信奉者)均染上了毒品,吸毒后眼神就空了;佳佳是年龄最大的,特豪爽,喝起酒来不比鲁智深差,但不会像他那样大闹辉煌厅;至于另一个乐乐,她本是夜总会的歌手,每晚过来唱一首歌,清纯甜美,歌时似风铃,静时若幽兰,只有二月春风似的剪刀才能剪出她那般身材,她是大众情人,自然也是我的梦中情人,每次歌毕,我们都会起哄,求她再唱一首,而她真实的情人,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副总;最让人惦记的是来自雪域高原的那一群天真烂漫的的女孩,脸庞上映着一腮红,喜欢扎堆吵闹,叽叽喳喳说的是我听不明白的语言,她们向风儿吹着的沙一样,不多久便被吹到另一座城市的另一个场子。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还有一些人,大爷般横行霸道的服务生、毒品一姐黑姐和她手下那帮凶神恶煞的门徒、纸醉金迷的掮客、腐败无耻的禁毒大队长、丑陋肆淫的交际花、吸粉吸到魂失走不出洗手间的男男女女、寒酸的小混混、随波逐流的学生仔、出手阔绰的富二代、各种搞怪的走穴表演艺人、猎色诙谐普通话极其标准的老外、为虎作伥下手狠毒的保安、不明来历的饮者……回忆是一池水,不知何时从何处飞投进一颗石子,便会纹生百态。回忆也是一种病,无端怎么又想起漳州的人事,病根落下了,不会发芽。突然想找一个相依为命的人了,又会想到相濡以沫,又相忘于江湖,害怕吗?

白天在天汇,观望世界格局。晚上回床上,格自己的命。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