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亲情 > 走出母亲的病房,我的脚也像灌了铅一样地沉重

走出母亲的病房,我的脚也像灌了铅一样地沉重

作者心情:苦涩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1-10-27 22:45:03
选择字号:
  很多年没吃过母亲包的粽子了。
  
  母亲的眼神不济了、手的力气也不够,不管是在两个哥哥家里、还是在我家里,端午节,母亲都没有提过要自己包粽子。再就是我们都不怎么爱吃了,过节要应景,从超市买几个就是。
  
  今年就更不可能了。久病在床的母亲,连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了。虽然老年公寓方面对母亲的护理升到特护了,但母亲还是天天都眼巴巴地盼着我去。
  
  昨天,我和二哥扶母亲起来坐的时候,母亲用了一种半是不满、半是央求的口气跟我说:“茂崽,还有一个星期就是端午节了,你接我到你家去过节。”
  
  二哥耐心地跟母亲解释。“妈妈,你现在睡的床是挖了一个洞,妹妹家的床是席梦思,怎么挖洞啊。”
   http://www.rijigu.com/
  母亲听了,两眼马上就没了神光,好像是跟我和二哥说,又好像是自己说给自己听。“那我就只能在老年公寓等死了。”
  
  我的喉咙硬了,眼睛也不敢去看母亲,犯了错一样低下了头。
  
  二哥硬起心肠跟母亲告别。“妈妈,我下午就回北京了,妹妹等下也和我一起走。我们是没办法,还请您老人家体谅。您要喝水要做什么,喊护理员就是。我们一个月交了一千三百块钱,这些工作,是她们应该做的。”
  
  我不忍心起身、不忍心走,不忍心留下母亲一个人。“二哥,你先回去吧,我还陪妈妈一会。”
  
  二哥拧着眉停了一下。“好吧。我刚才跟周老板谈了,要她不要有点什么事就打电话要你来。你来了也别呆太久,我们交了这么多钱,她们不应该什么事都要你来做。”
  
  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我没让它们流下来,只无奈地点了点头。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二哥一走,我就拉着母亲瘦得只有皮和骨头的手,说起了小时候家里过端午节的事。“阿妈,您还记得月娥婶子和三叔婆吗?月娥婶子每回包粽子都包不紧,一下锅,十个总要散掉一二个。气得三叔婆骂人‘你个绣花枕头表面光,肚子里一包糠。你看你玉香大嫂包的粽子,棱是棱来角是角,怎么丢都不会散’。屋场里个个都说您包的粽子好吃又好看,粘米糯米刚好、碱的轻重刚好、煮得够火候、米压得紧、绳子扎得牢。屋场里的人,家家户户都吃过您包的粽子。”
  
  母亲很清晰地把我的话接了过去。“怎么不说你自己?比你月娥婶子家里的那只猫还馋。年年都守在灶门口,硬要吃了粽子才去睡。守着、守着,上下眼皮一沾,睡着了。一觉醒来,看到自己睡在床上,十有八九要发我的怪。还在煮的话,你会一咕碌爬起来继续守;煮好了的话,就一定要吃了才肯再睡。”
  
  想起小时候那个馋劲,我不自禁地笑了。“那时有什么东西吃啊,哪像现在,什么时候都有粽子卖,想吃,买就是。记得有一年,月娥婶子家没包粽子,您要拿三十个给她家。我跟您急,‘拿这么多,我吃什么呀。’阿爸安我的心。‘明年我多换点糯米,包一百个,让你吃个够。’您又反过去怪阿爸,说我的好吃是阿爸贯出来的。”
  
  母亲的话风却转了。“你阿爸那个短命鬼,自己早早走了,丢下我拖背皮,连累你们几个。我今年都八十六了,整整二十五年了,还不来接我。”
  
  我心里像针扎一样的痛,忍了一上午的泪,悄然滑出了眼眶。“阿妈,您别这么说,您快点好,好了,我接您去我家里住。”
  
  母亲摇摇头,重复地说了四个字。“好不了了。”“好不了了。”
  
  我心里像灌了铅一样地沉重起来,好像母亲就要离开我了似的,紧紧地拉住了母亲的手。“阿妈,您别吓我。您知道的,我素来胆小。”
  
  母亲软软地笑了笑。“蠢崽,阿妈怎么会吓你嘞。人总要走这一步的,我八十六了,比你阿爸多活了近三十年,早就走得了。”
  
  我怕母亲沿着这个话题说个没完,就松开了母亲的手,说要走了。
  
  母亲没有留我,摇着鸡爪子似的瘦手,对我说:走吧,过节你就别来了,难坐车。
  
  走出母亲的病房,我的脚也像灌了铅一样地沉重。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