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摘抄 > 謀女諾若娜*若言水語&2012319 2012年09月15日的日记

謀女諾若娜*若言水語&2012319 2012年09月15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伤感 天气:小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9-15 15:19:07
选择字号:

生日 武冈市 湖南邵阳 妞妞

8月30日,星期四,还有两天就是妞妞(化名)两周岁的生日,本来说好了和妈妈一起来昆明,可是,那一天早上,她躺在妈妈的脚边,小小的身子被厚厚的被子捂住,身边是还没冷却的血……奶奶一间间推开房门,喊着“妞妞”,却怎么也听不见她“咯咯”的笑声,看不到她从房间里跑出来……妞妞已经停止了呼吸,和妈妈,还有未出世的弟弟一起,到了天堂。而夺去他们性命的,竟然是两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男生”。10天,杀害7人,来自湖南邵阳武冈市的他们,一路逃窜,一路杀戮,即使被捕也面无惧色,甚至叫嚣:“那么多警察,竟然也抓到不我!”

案发

8月30日一早,李大姐听到妞妞的奶奶撕心裂肺的哭嚎:“快来人啊,我儿媳妇被人杀了!”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位于曲靖市富源县营上镇东宁街北段的东红旅社,是妞妞的家。在妞妞惨遭杀害之前,她一直是那条街上最招人喜爱的孩子。每天,小超市店主李大姐总是看见妞妞一个人攥着零钱来买东西。8月30日一早,这位大姐却听到妞妞的奶奶撕心裂肺的哭嚎:“快来人啊,我儿媳妇被人杀了!”好心的李大姐立即报警,但她怎么也想不到,妞妞也和她的妈妈一起被人残忍地杀害。

昨日,东红旅社的店门紧闭,连一侧的兽药饲料批发部的卷帘门也关得严严实实的。邻居们说,自从东红旅社发生命案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开门迎客了。这个往日繁华的小镇,每天晚上九点后,街上就很难见到人了。发生在东红旅社的血案,让小镇的人们心有余悸。

胥克方是妞妞的父亲。记者见到他时,已经是昨日的15时。当时,大家刚从妞妞的坟上回来。妞妞的奶奶说,事情发生的前一天晚上,两名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住进她儿媳妇小吴开的东红旅社。按照惯例,每天一早,小吴总会先把妞妞交给奶奶,然后上楼为客人们办理退房手续、打扫房间。可是8月30日那天,情况有些反常。到了上午10点,奶奶已经淘好米准备做午饭了,还没见到妞妞。她上楼寻找。刚刚爬到二楼,一名戴眼镜的小伙子就从自己家的客厅慌慌慌张张地冲了出来。见此,她连忙问:“你干什么?跑进我家客厅干嘛?”小伙子头也不回地回答:“我来找我的包。”而另外一名小伙子则蹿上三楼。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奶奶觉得有些奇怪,一边喊妞妞的名字,一边爬上三楼。然而,她一间间推开房门,就是不见妞妞,也不见小吴。当她推开301的房门时,她惊呆了,床上的血迹让她不敢有过多的想象,她迅速上前,掀开床上的被子,妞妞已经面色青紫,没有了呼吸,躺在妈妈脚边。奶奶拼命地喊着儿媳妇小吴的名字,可是,儿媳妇的脖子和胸前已经被人刺了几刀,双手被人捆了起来。她连忙追了出去,恰好遇到刚才离开的其中一名小伙子从网吧出来,但是因为刚刚受到惊吓,她根本没有力气去抓住这个小伙子……

等胥克方从富源县城赶回家中,只见整个房间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妻子的首饰、手机和收银台的现金全部没了踪影。昨日,对记者说起妻儿的不幸,胥克方还有些自责。“那天上午9点多,我最后和妻子打了电话,让她带孩子去吃早点。没想到那就是永别。”胥克方说,这个旅馆刚刚开了一年多,因为又怀上宝宝了,妻子曾经说“不想开了”。“当时我也想过,不干就不干吧,好好带孩子也不错,可惜决心还没有下,他们就都没了……”胥克方说,如果早点决定不开旅馆,或许妻子、女儿还有腹中的宝宝就不会死。

随后,也有邻居证实,东红旅社内装了监控。但是,记者了解到,案发当天,旅社内的监控并没有打开,所以也给后来快速缉拿犯罪嫌疑人归案带来一定的难度。

案侦

李振林坦言,在整个案件的侦破过程中,大量的工作就是在搜集视频,光是看视频他们就派了多组人员,看了整整十天。另外就是大量的DNA比对,比对的数量超过一百组,因为在视频中可疑的人员众多,他们必须一一排除。

发生在东红旅馆的这起一次性杀害一名孕妇和一名未满两岁孩子的命案,一时间轰动了整个小镇。“如果不尽快破案,整个营上镇都人心惶惶的。如果不尽快抓到真凶,并将其绳之以法,我们也无法面对死者的家属。”身为主管刑侦的富源县**局副局长李振林说。

调取监控

网吧厕所里换衣服后逃脱

从8月30日接到报警后,富源警方就展开了侦查。以现场东红旅社为中心,他们派出道路沿线的大河、营上、黄泥河、十八连山等派出所民警和交警一起在各个路段和辖区设卡查缉,同时安排人员调取所有视频监控。在观看了距离东红旅馆不到10米的一家网吧的视频监控后,警方发现,8月30日10时31分16秒,两名男子先后进入网吧,然后直接进了厕所。大约6分钟后,他们奔跑着离开,形迹十分可疑。于是,李振林立即派人前往网吧。在网吧的厕所内,警方有了重大发现:在厕所里,有一个被人遗弃的旅行包,里面还有旅游鞋。坐在监控视频前,民警一遍又一遍地查看,最终确认两名进入厕所的男子是在厕所里换了衣服,然后逃离网吧的。就在这组人员取得重大发现的同时,另外一组侦查人员在距离东红旅馆五六十米的一个废弃房屋内发现了一只手提袋,手提袋里面装着两把木柄刀,还有一条沾了血迹的短裤,三本农村信用社的存折,存折上分别有两名当地村民的姓名。

存折寻迹

发现一村妇命丧床底下

一边是继续寻找网吧视频监控中出现过的两名可疑男子的踪迹,一边是通过遗留在废弃房屋中的存折继续查找案件突破口。李振林说,他也没有想到,在三本存折的后面,还有另一桩血案。

办案人员根据存折上的信息,找到富源县大河镇长坪村村民唐某某的家。房门虚掩,民警怎么叫唤也没有人出来开门。直到男主人回家,才发现家中被人翻得乱七八糟的。找了半天,男主人才发现,在卧室的床底下,44岁的女主人唐某某已经不幸遇害。当时,唐某某的手脚被捆绑着塞在床底下。根据法医鉴定,唐某某死于8月29日,也就是妞妞和她妈妈被害的前一天。

据群众反映,在案发前,两名小伙子曾经漫无目的地在大河镇附近行走,最终选定地势偏远的独户人家,对独自一人在家的唐某某下了手。两天之内,在富源县境内就有多人被害,案情变得错综复杂,案件也因此升级。不仅仅是富源县**局,就连曲靖市**局上下,各个部门、各个警种也都进入最高战斗状态。曲靖市**局党委书记、局长早明光立即要求全市所有警种和部门召开视频会议,将案件侦破作为最大的工作。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他们把在两个现场提取的相关证据一一展示,让各部门加强警戒,全力投入案件侦破。两起案件,作案手段都极其简单,而且没有过多掩饰,但是特别凶残,被杀害的都是妇女和孩子。据此,曲靖市和富源县两级警方立即确认,作案的为同一伙人,并决定将两起案件作为串并案展开侦查。鉴于案情重大,影响恶劣,且犯罪分子作案手段极其残忍,8月31日,云南省**厅将该案列为厅挂牌督办案件。为侦破此案,曲靖调集了所有警力。“在全市范围内对一个案件进行安排部署,这在曲靖**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李振林说。

顺藤摸瓜

车站视频监控锁定凶手

两名犯罪嫌疑人离开网吧后去往哪里?有群众反映,8月30日,曾经有两名小伙子来到富源县客运站,其中一人的形迹十分可疑:当天富源县城的气温并不低,这个小伙子却穿着运动衫,戴着帽子,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提着两个袋子。

警方从富源客运站调取了两名犯罪嫌疑人购票的监控影像,进一步锁定两名嫌疑人逃往富源县城时是分开走的:一个坐大客车,一个坐微型车。

8月30日12时08分,其中一个犯罪嫌疑人进入客运站大厅购票。“他有反侦查意识,他应该看到客运站有摄像头,买票时也是戴着帽子,手捂着脸,也不面对着摄像头走。”李振林介绍,警方虽然没有获得这个嫌疑人的面部特征,但获得其大概的体貌特征,并确认其购票时间是8月30日12时08分。

当日12时14分,另一名犯罪嫌疑人也在大厅内购买了车票。客运站的工作人员反映,根据两人购票的时间以及当天班车的发车情况,两人当天是从富源县到曲靖市市区。

调查组随即派一个工作组赶赴曲靖高快客运站,在监控录像中再次发现嫌疑人的影子,并进一步锁定嫌疑人购买的车票系由曲靖至珠海。

根据已有的资料,犯罪嫌疑人付振立的真实身份浮出水面。

李振林随即带人连夜赶到广东,通过查询深圳火车站火车票实名售票制系统,确认付振立已购买深圳到上海的火车票。李振林坦言,在整个案件的侦破过程中,大量的工作就是在搜集视频,光是看视频他们就派了多组人员,看了整整十天。另外就是大量的DNA比对,比对的数量超过一百组,因为在视频中可疑的人员众多,他们必须一一排除。

擒凶

“那么多警察,竟然抓不到我,老天助我也,看来我还要继续作案杀人!”

9月6日20时许,在江西境内,付振立被铁路**抓获。付振立很快供述了同案犯刘启智在深圳的住址。当日23时左右,在深圳市**局保安分局的协助下,刘启智在深圳宝安区一饭店内被抓获。警方介绍,刘启智戴眼镜,看起来很文静——而这,也是他能在深圳找到工作的原因。

赴广州的专案组人员介绍,经过最终确认,犯罪嫌疑人付振立,男,1995年8月5日出生,湖南省武冈市湾头桥镇付家村人;犯罪嫌疑人刘启智,男,1994年4月16日出生,湖南省武冈市湾头桥镇人。两名犯罪嫌疑人读高中时同班、同宿舍,其中一人才辍学一个学期,另一人正在上高二。两人交代,这次暑假,两人一起上网,在来富源作案前,所作案件均为筹集出门路费。

2012年8月21日,湖南武冈市湾头镇朝阳村9组的张某某、刘某某夫妇被杀,被抢钱财90余元;2012年8月25日,广东东莞市万江区曲海社区一旅馆老板邬某某、谭某某夫妇被杀,被抢现金两千余元及相关银行卡。经相关证据认定,上述两案均系付振立、刘启智所为,两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在广州东莞作案,他们曾经从旅馆出来,在花园绕了一圈,看到所有的人都比自己魁梧,所以就放弃了杀戮。至于惨死的旅馆店主妇女,也是他们诱骗进屋后杀害的。

“两人之所以连续作案,是因为实施的第一起抢劫杀人案抢到的钱太少。”李振林介绍,在武冈作案后,两人坐长途客车逃窜到广东东莞,随后被当地客运站拉客的摩托车送到第二次作案的那家旅馆。

“他们在想办法逃避**机关的打击,所以才流窜那么快。他们认为云南是边境,于是坐车到了昆明,然后到富源。”警方介绍,两人在供述中称,他们以为贵州就是中国的边境,而富源紧邻贵州。

曲靖市**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崔永介绍,两人大多选择公路沿线,对反抗能力差的对象进行侵害。“两人作案不计后果,胆大妄为,但作案手段非常幼稚,每次作案的特点,就是把人勒死、掐死。”

“在湖南和广东作案时,他们首先将女性受害者杀害后,将她们放在床底下,等着受害者的丈夫回来,再次进行伤害;在营上镇作案时,受害人跪地求饶、呼救,他们还是拔出了刀子。”崔永说。

崔永透露,两名犯罪嫌疑人的父母都是农村人,家庭贫困,父母要求他们好好上学,上完高中后上大学,“但两名犯罪嫌疑人认为,要致富,而且要很快地致富!”崔永说,他们曾对自己的父母说,“现在赚钱的方式很多,我会养活你们的,我们准备出来干大事,加入黑社会,做暴发户。”

崔永介绍,被抓后,两名犯罪嫌疑人非常坦然。警方问:“知道为什么抓你们吗?”两人答:“我知道,我杀了人,我在湖南、广东、云南都杀了人。”两人被抓时面无惧色,而且将作案情节从头到尾完整复述,在描述自己的残忍手段时,两人面无愧色。

更嚣张的是,两人在互联网上聊天时,不但暴露了诸多的犯罪动机,还将警方视若无物。警方查看了两人与他人的聊天记录。“两人曾提到:短时间内杀了7条命,那么多警察,竟然抓不到我,老天助我也,看来我还要继续作案杀人!与他们聊天的网友,在评论这些言论时,说他们真酷。”曲靖警方称。

指认

“指认现场时,其中一个个子稍高、没有戴眼镜的,突然挣脱警察的手,紧跑了两步向门面旁边的墙上撞去。”

当警方将嫌疑人押解回云南,在富源县案发地指认现场时,当地老百姓群情激奋,导致指认工作一时无法进行。在现场,谁也没有想到,10天之内杀害多人的两名犯罪嫌疑人竟然是身材不高、体形瘦小的“孩子”,他们的脸上稚气未脱。

营上镇距离富源县城30余公里,一条主街道,两边是卖五金、衣物、百货等的各种店铺,东红旅馆就位于这条主街上。9月9日早上,营上镇天气晴朗,正是赶街天,到处都是前来赶集的乡亲。东红旅馆的铁栅栏门前设了一个灵堂,白色的灵堂吸引了众多父老乡亲驻足。营上镇的这起凶杀案,早已在案发几天后就传遍了十里八乡。这天,是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的日子。东红旅馆旁开化妆品店的老板娘说,听说店主被人杀了,天天都揪心。“怕得很,不知道哪天又出事!”周围的邻居们说,女店主吴某某又高又瘦,人很能干,虽然怀孕了,但经常看见她背着两岁的女儿洗被褥,做家务。“哪个想得到我们这个偏僻的地方会出这种事!”一位邻居说。(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大闸蟹来袭全城杀价)

“天气好好的,两个人被警察带到现场,就突然下起雨来,还打雷。”一位女店主说,当时,几百人在现场围观,许多人都在痛骂两个小伙子的恶行,死者的家人在围观的人群中哭泣,想冲上去打那两个人。这位女店主说,两名犯罪嫌疑人被带到东红旅馆前指认现场时,其中一个个子稍高、没有戴眼镜的,突然挣脱警察的手,紧跑了两步向门面旁边的墙上撞去,“但被民警一下子拉住了,才没有撞上去。”她说。

本报记者李茜/文张训武

互联网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