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小说 > 长篇小说【被逼的螺旋】连载2

长篇小说【被逼的螺旋】连载2

作者心情:苦涩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9-26 19:41:22
选择字号:

一场江湖梦,几度生死劫。《被逼的螺旋》黑白两道亲历二十载:情仇爱恨满天飞,烟雨落花泪成诗!一段逃亡人生邂逅一场跨国绝恋。一场真爱诉说二十个春秋。一生追求金钱复仇耻,却撒尽钱财包容了宿敌。冥冥天意,莫非前尘已注定……是劫是缘命运谁定盘?被逼江湖灵魂荡,世人挣扎宿命逃。

《被逼的螺旋》主人公有受死的勇气,而无坐牢的耐性,所以——

第2章:惊涛骇浪

因为心情复杂,他是毫无睡意。龚熙凌就主动跑进驾驶舱与船老大聊天,他点好香烟递给船长抽。一边看船长操控着船舵,一边与他聊了起来。在闲谈中得知,大约在天亮前他们就可以到达目的地台湾新竹了。

船长是一位非常健谈之人,在他那一张饱经风霜,凝重而严肃的面孔下,展现出他对生活却是充满了乐观的态度。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他告诉龚熙凌说:“为了供我的子女去美国留学,再苦再累我也是值得的。”可怜天下父母心不是?俩人有问有答,抽着烟聊了起来。

老船长吸了两口烟,目视着前方深蓝色的海面,面无表情地接着说:“现在鱼也不好捕捞了,每年还有休鱼期,都希望多往返几趟大陆带点私货,象你们老大这样为了一个人包船的可不多哦!?”那意思:你一个大陆崽,是什么来头哦!?

“哦”龚熙凌惊讶地哦了一声,问道:“包一趟船,你们能赚多少钱呢?”他心里在想:难道陈大头为了我一个人包了这条船。那真是太够哥(儿)们了。

船长没回头看龚熙凌的表情,平淡地说:“十万新台币,扣出费用,还有六七万吧。”说着话,手里一会左、一会右地转动着船舵。

龚熙凌在心里默算了一下说:“六七万?才相当于人民币不到二万哇!看来渔民也不容易呢……” http://www.rijigu.com/

他站着说话不腰疼,比起他那月入百万的走私生意来,这打鱼的当然是微不足道了!

在海上,天亮得特别早,老远漆黑的夜幕中有了一丝丝鱼肚白。他们两个人天南地北的也不知聊了有多久。对讲机里响起了新竹方面的询问,老船长用台语回答完后,又改口用国语对龚熙凌说:“快到了!新竹方面说“老大”带人在海边等着你呢。”

船长手握舵把,双眼盯着前方,头也没回地接着道:“台湾不比大陆上岸容易,你去准备一下,带好行李。呆会有小船来接你上岸。躲过巡逻警,快艇抢滩登陆只有十五分钟的空档,上岸后,有车送你去见大头。”

龚熙凌听闻后正想告别船长下舱去取行李,正说着话呢,船长突然紧张地喊道:“不好!”

顺着船长惊慌失色的眼神望去,龚熙凌看见天边的鱼肚白没有了,此时黑龙翻滚似的乌云压顶而来,这天,就象那三岁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了。

片刻间船就开始发抖,剧烈地摇晃。先前平静的海面上迅即波涛汹涌,海浪是一浪盖过一浪,无情的飓风弑杀着这一叶孤舟。相形之下,这艘大船是多么的渺小与微不足道。

老船长对他大喊一声:“穿上。”边说边飞快地把一件救生衣扔了过去。

龚熙凌一边穿救生衣一边还想问怎么回事。船长却没时间理他,匆忙地拉响了警报,并对着无线话筒呼救。还不停地重复着方位,两眼紧盯住罗盘不停地对着无线话筒报告着经纬度……

警报响了,此时船上一片混乱,所有的船员都冲上了甲板,在各自的岗位上,拼尽全力与大自然进行着殊死的搏斗!除了狂风的咆哮,巨浪的肆虐,人们彼此什么也听不见,更看不见……

无情的海浪疯狂地借助着风势,风助海威,一浪高过一浪,怒吼着向船头袭来……龚熙凌在驾驶舱里紧紧地抱着门边窗栏,随着船的起浮,上下、左右猛烈地摇晃着。

他虽从小在长江边长大,也是玩水的高手,可哪见过这种风浪!剧烈的摇晃使龚熙凌头晕目眩心跳加快。胃酸涌动一阵阵恶心呕吐不止……这也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尝试到了海上晕船的滋味。

船在风口浪尖颠簸,险情一个接着一个。别说下舱去取行李,他抱着门边窗栏,抓紧窗栏的扶手也是站立不稳。突然,一头巨浪向猛兽般夹杂着什么东西迎面拍来,盖住了整个船身。在漆黑中,龚熙凌感觉整个渔轮恍如掉进了十八层地狱。心也随之下沉,血液循环加快。那种感觉,仿佛五脏六腑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把稳舵,把稳舵。”一个声音颤抖着嘶吼。

在狂风呼啸声中,龚熙凌听到几下嘶吼声,他努力地睁开眼睛,天啊!驾驶舱玻璃碎洒一地,船长倒在血泊中,他左手指向船舵对龚熙凌嘶吼着:“快!快把稳舵。”

龚熙凌回过神来,急忙扑向船舵,两手死死地抱着圆盘舵却不知如何操作。

船长嘶吼道:“船往左斜,你就往左转,船往右斜,你往右……快!快!快!全靠你啦!”在船长的指挥下,他机械地操作着船舵。

“对,用力……回舵……顺风……”听着船长的指挥,按照他自己的理解,龚熙凌拼命地转动着船舵……要不是他双手紧握着船舵,说不定早被巨风把他从破碎的挡风窗刮出去见龙王了。

在漆黑的汪洋之中,龚熙凌无法辨别航向。他根本也不懂航向,只有机械地凭感觉操纵着船舵……无形中是把命运交到了死神手里。只能指望“妈祖娘娘”显灵了。(妈祖姓林名默,是人们对"海上女神"的褒称。)据说林默一生奔波海上,救急扶危,济险拯溺,护国庇民,福佑群生,航海人敬之若神。死后她仍以行善济世为已任,救逢凶遇难于众,人们最终将妈祖奉为名副其实的"海上女神"。

这几十吨级的渔轮仿佛是一叶小舢板,任由大海的戏弄,无情地弑杀……一会被抛上风口、浪尖,一下又似掉入了谷底。翻江倒海的巨浪是一浪接一浪地压下来。使人惶恐,令人绝望……此时此刻,船上所有的人在心里,也许只有不停地、默默地祈祷着:"海上女神"显灵了。

龚熙凌一会向左,一会向右拼命地转动着船舵,他还不时回头去看一眼倒下的老船长。他也担心老船长流血过多没人照顾,但是比起整条船来,当然是以大局为重了。他知道此时此刻是不容许他分心的。

握着船舵,他感觉是把全船人的生命握在了自己手中。他虽然不害怕死亡,但是这种责任感还是使他忐忑不安起来。

“我们会——死——吗?船长——”他大声恐惧地喊问道,但他再也听不到回答了。

龚熙凌正想回头再看看后面地板上的船长时,一头巨浪再次袭来,龚熙凌眼前一黑也顿时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上半身暖暖的,下半身却冰凉。这是到了地狱还是在天堂啊?他迷迷糊糊地辨别着……龚熙凌此刻想起小时候听人说过:人刚死的时候,自己一生的过往都会重现。当最后一个镜头闭幕时,人的最后一口气也就落下去了……如果有未了的心愿,一定是死不瞑目的。如果是作恶多端,那肯定是追悔莫及“跌而不振,则悔之亡及也。”

“我真的死了吗?”他边问着自己边慢慢地睁开双眼,一屡绚丽的阳光刺进了他的眼球。在金光闪闪的刺眼中,他感觉自己恍如隔世:“我还活着吗?”他又紧闭双目,怀疑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唉哟!还知道疼痛。

他稍加休息了片刻,再次慢慢地睁开眼睛。这时才发现自己上半身躺在沙滩上,下半身还泡在海水里,手里还抱握着残破的船舵……此刻他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不知是该庆幸呢还是该悲伤,他下意识地冒出来一个念头:死了也好,一了百了。随即另一个念头涌起:那可不行,这样你会死不瞑目的。他心中升腾起新的希望,一翻身站了起来。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