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2年09月27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2年09月27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多云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9-27 22:24:26
选择字号:

4:20时醒了,这点来和你聊会。不是故意的,昨晚8点半不到回来,太困了,和衣就睡了。没洗也没吃,就是困。到十点半时醒了,几个朋友在找我,但困得不行,话说两句,人也倒了。感觉这样的早上和你聊会,也不错。

前晚睡得很迟,跟你聊完后,跟柳柳聊了会,两个人扯得有点不着边,就关于俺把电脑开一夜的事,他表示了强烈的鄙视。一个人在家,会感觉很空,所以就会把音乐开着一夜,再说轻音乐有助睡眠。他跟我在讨论电费问题,真市侩。没跟他说,我家冰箱冷冻里就几支冰棍,不是这几支冰棍,我早把冰冻的那半边给关了。好吧,说来是蛮败家的。

早上六点不到洗了衣服跟一些作品小件,洗完公公送早饭来,看我不在床上,知道我起来了,我就是一动不动窝在这。公公买了杂粮饼,其实我想很多次跟他说,我不吃香菜,不吃香菜,但有的吃,还挑毛呀!找了四个箱子,想着寄快递用,平时有在收集盒子,所以找了比较大些的,拎在手上比较恐怖,如果能表演下吃重的样子,那是多少斤的东西啊!不过想来,俺没那么无聊,两个袋子在手上晃呀晃的。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很多事是这样,早个两分钟什么事会不一样。刚到车站,两班车过去了,我那恨呀,人品啊人品。不办法等吧,等着忽然头向右侧一看,我汗呀,瀑布!是小五!这是他上班的点,叫也声嫂子。叫都叫了,还能不应吗。后就是电话遁了,不是很想跟他说话,准确说,能说什么。打电话给小吉要快递的号码,小吉这点也是从宁过江,她8点要开店门。后又打电话给老李,跟她说会迟些到,估计又会踩着饭点。车来时,俺一个劲的走到最后,习惯!

车上想起来,同学一直没有把海报出出来,这样招聘的事一拖再拖。同学很可爱地说,小朋友们一直在开会反省中。也就是说,他们在不断的犯错,然后用很多时间出来反省,真败给他们了。下车时,有人叫我,一看居然是小二和小三。这两个妖孽一大早上的这是在干什么,一边吃着早饭一边等着车,后会说,刚刚我们居然坐的是同一班车。昨晚小二有说,小二找她去K歌,估计是唱了一晚,在小三那睡的。哎,离俺家那么近,居然把俺孤立了,我表示了强烈地不满。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小三很牛牛的一个人,这月的工资又没有了,还跟二借了400。我跟小二的建议是,吃光玩光她的工资,之后就随她的各种蹭。也就是说,她的工资没花在我们身上半分,但我们还要给她蹭,心理极其不平衡。昨天还想到小三,看着自己的长发,就想到小三那挫鬼,头发长一点就作怪。这次是短发了,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她还会说,这么长的头发,扎到眼了都舍不得剪。我跟二说,你这头发也不用剪,直接头顶扎个小辫就好。小三忙打开我们的手说,低调、低调。发现这丫头现在跟一群大妈在一起上班,说出来的话有时都变色了,会说,小三呀,你再也不是一只纯白的小绵羊了。

今天碰到她们两个,我要表示对小三的强烈的鄙视。她今天居然是请了一天的假去玄武湖看帆船比赛去,而我生日那天,她在找着加班的借口,打死了也不来。决定以后不带她混了,有这么办事的吗,有这么伤俺的心的吗。后上车了,最前面有一个位子,小三当仁不让地坐了。我跟二就站在后面了,让她坐去。会跟小二聊了一路,小二想着还是在刚开始时,就断了,这样也说不上有多伤心。她也感觉到压力,男方妈妈的强势,让她感觉到不舒服。说是让她们明年结婚,不办酒也先把证领了。不知道是不是经常跟她灌输了太多我的思想,结婚证对我来说,真就是一张纸,分与不分感觉是感情占了决定因素。想走,我早走了,但会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想想,人也是感情动物。但话说回来,一段感情用结婚证来维系,也真蛮可悲的。听着让他们明年结婚,我也不舒服,他们两人刚刚开始,凭什么由她来订婚期,想什么时候结就什么时候结,一点尊重别人的意思的都没有。这事回头跟老李说了,老李也不赞成这样嫁了,一方面是二还小,二是这家人不尊重人,三是男孩没主张。老李会觉得,男孩子一定要靠谱。

小二会说到他的一些事,比如他之前会有个女朋友,两人谈了三年,到快结婚前,女孩提出了分手,跟一个比他有钱的男人结婚了。这事也许对他的心理打击比较大吧,也许是这样吧,他妈才迫切想他们快点结婚。会觉得小二现在还小,三年后有太多变术。还说,上次给了他号码打了没。不用问,也知道什么意思。只能说这老太太有点不识货,二是一个能值得信任一辈子的人,只要是她认准的,一生穷也好,富也好,想走就一定能走一辈子。这也是个懂事的娃子,有时懂事到让人心疼。想起了我家的张丫头,不知道她们的幸福会在哪里。跟她分享了些事,小二会说,你现有的想法跟他妈还不是一样。我去,好吧,那是我儿子。很多事吧,有时会带上些主观想法,总想给到关心的人最好的,想来男孩的妈妈也没错,但却不会是他想要的。有时想放手让他们自己去选择以后的路如何去走,这也是一种支持与信任,但感情多为盲目的。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盲目过来。还记得当时亲娘的唠叨,想来也是为自己好,但那不是我要的。如今看身边的几对,就算我再怎么怕他们受伤,但伤痛毕竟会让人成长。很多事也只有走来才能知道,就算在迷茫中的人,不知是放是留,而我也给不到他最适合的建议。因为我不是他,不知道那会在他心里有多重的份量。感觉一份感情的深浅也只是当事人才能明白,而我们只能听听,说上两句无关痛痒的话。想想,很多事也就想开了,随他们去了,只要他们这时是开心的就好,哪怕有一天真的受伤了,炖好伤,铺好被子,让他们有地方疗伤就好。用最平谈的心去看待他们的爱情,不说痛与不痛。

说不操心也是不可能的事,会说到小五。小五的婚事是年底订婚,明年结婚,但我们都能预知她的未来。小静有一天会嫌弃小五,说不找其他的女人是不可能的事。这些我们都能感觉到,但我们又不能劝什么。他们男颜,说她俩不地道,看出苗头不对,也不给小五把把关。但这时小五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我们又能说什么。小静现在就会挑剔着小五,小五也没跟我们抱怨有压力,或是感觉迁就地很累。小五最近越过越自卑,会觉得小二与小三都比她生活得有主张,这样她感觉有差距。下面小静给她的,会不会让她忍下所有的委屈。八个丫头里,就是她最内向,什么事总闷在心里,委屈也是打了牙往肚子里咽,做什么事也没有自己的想法,到哪也不能独立。最初三人在一起,走哪都是一阵子,现在会各在东西,这让小五很没安全感,工作换了又换。小二再叫她出来多次,她拒出门后,小二感觉到变化,会伤感那些曾在一起的生活,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像我们最初的同学,玩得好的同学,整天腻在一起的同学,现在都会有各自的生活。

很快我到了站换车,会发信息给柳柳。最后被打击了,打击到不想再寄快递了。想来也是这样,平时都不爱吃的东西,也就是不是很好吃的东西,却要做为一个特色寄出去,想来是有点毛病。但好吃的我没办法寄出去,只能约他们回头来玩时,带他们去吃了。但就算小爬爬他们过来,有的还是要提前过江去买。这也是为什么死党要我过去时,一定要带的原因,馋了她好久好久的。小二他们听说我要去元祖家买月饼,哈哒子呀!其实也与超市一样,只是无论是元祖还是克丽丝汀,都是做得往死里甜死人。想想也算了,全部都省了。省着等他们有空来宁,那时再好好招待。

在二桥上发生了一起车祸,像我现坐的公交与一辆卡车撞上了,车头撞的很变形。说来是四车追尾,从最初的小车,到后面的,是一个比一个大。消防来了,因为车上有人卡在当中。我等车时,车上就人很多,过去一辆也是人多,想着下辆会有位子,但到下一辆除了从非空调车,等到空调车,好像也没好到哪去。可以想象,前两班的车,车上会有多少人,一定也有不少人是站着的。这样的撞击,不知道伤了多少,网上也没有相应的报道。会觉得今天早上幸好磨叽了下,没有在晚上把纸盒找好。不然,真就悲催了。但很多事是这样,真不会知道,塞翁失马是福是祸,而一能做的就是,随遇而安,顺其自然。

后来直接转车回了学校,那时才10点,还没进门就听到广播上说,中午停电,全体学生吃面条。看到徒弟们的老班,我问她,这中午怎么混。她说,食堂排除吃面条。上了楼,去找同学,说我们中午吃泡面得了。她打死了也不肯,说,宁愿吃面条也不吃泡面。后会打电话给我说,中午食堂教师有小灶,所以不用吃面条。到了饭点,拿着饭盒要去打饭,同学一直没把菜单发过来,想着打什么,她就给我吃什么。才下楼接到她的电话,说是今天是一二节课,所以中午可以一起在食堂吃饭,还不用洗食盒。最后就两人晃到了食堂,刚要吃饭,就听林校说了句,这么热你们怎么不开电风扇。一屋子人笑了!这让我想起了,那次家里停电,听着蚊子嗡嗡的,想着,把灭蚊灯插上,但想着没电,算了,还是插蚊香液,但又觉得脑子抽,那还不是用电吗。吃完饭跟同学晃回去,会说艺陶中午去我工作室吃饭的事,我说,这点下课,然后再去门房用微波炉热饭,应该我能到工作室了。但想想,我俩笑了,停电,有微波炉有毛用呀。最后同学去门房考勤,用我的话就是踩脚印,虽然按的是手纹。同学心里原盘算着,今天如果不打考勤就下午溜出去,参加小七的婚礼。吃饭时有说这事,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小二小三去玩也不去参加小七的婚礼,同学会说,不是说了吗,八人三个派,很明显她们不是一派的。我去,感情我是小二她们一派的。好像是这样吧那五个丫头毕业后,跟俺也不走动,说真的,不是很喜欢小四这一派。小四有着小心计,脑子比较灵光,还有些小性子。但小二这一派,就是很实在随和的一派,有什么苦吃着,说什么听着,虽说没有太大的创造力,但最起码说来省心。

下午徒弟过来,我在扒在桌子上睡着,会听到四个丫头叽叽咕咕的。后听到张丫头在吃东西,那动静真大。最后我就趴着说,张丫头你给我出去吃。一方面是她吃得太高调,一方面她吃是薯片,琐会太多,易招蚂蚁,一方面那是有油的,下面是刚铺的桌布。后来,我问张丫头是属什么,她很诚实地说,鼠。我说,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很多人吃东西不一样吧,我吃什么会闭上嘴吃,她那吃着,张着嘴,很享受的那么,真跟只小耗子一样。下午就教他们棒针的最基本的织法,拿出羊毛线给他们玩,但拆了拆,线毛得不行,最后不得不换线。那线是之前丫头们玩的,球成一团了,还是中粗线,有点细。看到线,想到赵薇的头发,一个样,乱!抽了一个下午也就抽出三个球出来,后想想为什么不让她们理线,练一下耐心。理线,真能做到,因为我理了半天,如果不是手上有事,我还真全理了。

上课时她们全走了,同学会过来,看我在织围巾趁火打个劫。一起聊了会,我们俩都是相信轮回的人,会说,我俩不是一届的,也不是一个班的,却在那多人里玩到现在。说来真的很玄妙的,当时我跟班长最亲近,一个宿舍,还是同桌,后来工作也住在一起,后来因为什么分开,到现连老赵的关系也比不上,也许更多,大家都有各自的私心。当时还有一个,跟老李差不多的,上一届同龄,走得也很近,最后也是伤俺最重的。很多时候会是这样吧,我们都在装着糊涂,只要不过份,怎么着都可以。有时想着会是什么,但想到会伤害,就宁愿自己受着。我跟老李,其实说来两个人的家庭教育很不一样,他的家庭是民主的,我的家庭是封建的。我们很了解彼此成长的环境,我知道我有什么不能,而她知道有什么会是我无心。我们都会避开彼此怕被人了解的一面,就算什么都知道,但从来都是去忽视。我脾气不好,对她发火时,也全当开了玩笑。她要是挑剔时,我就鄙视她。在学校里,我们也是最能闹的,有时会觉得,很多方面都不如她,死党也是。但人总有能与不能,她们想要的,也是我想要的,所以,我们只取共同点,长处人人有,所以我们不在意那些名利之类的东西,也没想过,谁去占了谁的便宜,很多时候,在一起舒适开心比什么都重要,就算有一天真有个什么,我依旧请他吃我做的饭,而不是下一个配得上她身份的酒店。还记得老公见我第一次跟同学发飙,老公急急地跟同学赔理道歉。同学说,我俩认识比你时间长,她什么破脾气我还不知道,放心,我无视了。就是这种默契吧,我们走到今天。我会问她,前世,我们会是一种什么关系。她很搞笑,搞笑得有点想抽好。因为她回答的是,基友!

会说到她的一个故事,是说那年她班有个男生喜欢她。却一直没说,后来在上海时谈了个上海的姑娘,原定2008年8月8号领证,国庆节结婚的,但就在领证前一个星期他们分手了,因为女孩看上个比他有用的男人,8年的感情全打了水票。男孩会跟她说到过去,如果,如果......同学很莫名因为一直只把他当兄弟,去上海找他玩时,真没给他当外人,占他的窝,吃了他的费利罗,会觉得麻吉也就是样吧,但真没想过,打打闹闹是因为,他喜欢她。后接了一个电话,是小二的老表,好像来学校找同学。最后同学也跟着失踪了,打来电话说是在外面,不好送我回去,后面的话说的就很官腔了,什么不好意思你受累了,辛苦了。哎,什么位子说什么话,这话听得我恶寒不已。鄙视了她,很怕熟人跟我说这么肉麻的话,尤其说好听的话,听得浑身不舒服。像是柳柳之前会说什么时,听得我鸡皮一地。不是很喜欢人夸我,所以当小爬爬说着谦卑的话,俺也不想回应,有时候有的字,我是能打出来,但我永远不会说出来,比如谢谢,比如对不起。我会觉得,一个能感觉走得来的朋友,是一种感觉,当你想着他时,他也能感觉到。多重,多好的朋友,不是夸赞出来的,而是一种默契,一种用心。说来容易,找一个投缘的朋友,真的不比找个动心的人容易。话不多不少,动作不轻不重,温情不深不淡,在乎若隐若现,感觉很微妙吧。

六点时收拾了东西,会跟一个小朋友一起坐一趟车。跟他同车很多次了,如果有喜欢韩剧的,看到他就会知道有多花痴。他真的就像是从韩剧里走出来的男主,长得很白净,不说话,有点冷,好像是我同一楼学艺术的。下了车就直接转车回来,坐车个织着围巾,司机友情提醒,注意安全。也许是因为早上的车祸吧,我倒希望他认真开车,别跟旁边的女人聊天,这样的隐患比我大多了,后我收起了围巾,我感觉他比我想象的危险。

回来后八点多,也不想吃东西,最后的结果你也看到了,俺阵亡了。十点起时,说什么也要把袜子拖了,穿着睡,浑身不舒服。原本是想睡一觉和你聊会的,也就十点吧,但怕睡过了,想柳柳提醒下的,但当我醒时,他也阵亡了。得,还是早睡早起比较好。这点,我早饭已经吃完了,原本打算炒饭的,辅材放了好多天了。但公公半没有过就送早饭来了,这时吃完,也陪你聊完了,我想洗个澡,也要出门了。这两天天气很怪的,一时晒死,一时阴死。这时还没看到太阳,来天来了。昨晚坐车上,看到窗外的月亮,快中秋了,也就这两天,月亮也能圆。看着月亮很多感觉都出来了,不知道那是什么场景,总会看到草原,这次是月下一片苍穹。还有总是闪过芦苇,但芦苇我这里是很少见的,但那里却是成片的。不知道有没有一天,这记忆会有一个整个出现,也许那时,我会明白在我身边这些人,是从何而来,为什么而来。7:00:25

« 上一篇:做人、做事都要有个度(2012-09-27 22:24)
» 下一篇:#离家那年,爸妈对我说#无声北斗的专题日记(2012-09-28 10:02)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