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打工日记之一百二十2012-9-24-星期一-晴转雷雨-番禺

打工日记之一百二十2012-9-24-星期一-晴转雷雨-番禺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大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9-29 12:21:05
选择字号:

这两天心境本应很平和的,工作量不大,临近长假,又欣闻炎弟将完婚的喜讯。可就像温阳和风日,傍晚时分却降下雷雨,说它淋漓痛快不错,说它凄凄惨惨切切也无妨。有人回忆鬼子进攻上海时,最初还以为炮声是雷声,今天我却把雷声当作炮声了,在这几声巨响炸开前,非常短暂地停了一秒钟的电。谁见过充满怨愤的人会哭得滂沱?雨下得小,倒成了一种折磨。我虽反省了自己,但若问起向往,无非“东篱置酒,西窗剪烛。树蕙兰滋,意兴无涯。抚一曲《鱼樵问答》,唱一阕玉蝶恋花。左手洗砚,右手烹茶,清荷映日,难得风雅。品一卷慧语佳话,泼一幅老树昏鸦”。

丑陋的人,会躲开镜子。对有些事,心里敞亮,却不敢亲口告诉自己。今天我且说道说道。晚上,很难得地与妹妹聊了会天,她说要是能放下亲情该多好。十多年前父母离异,那时是天大的事,对我和妹妹造成的伤害可以无限夸大,却不可缩小一分。家庭自此离散、破败,到现在聚而不合,聚少离多,只是早前分崩离析的后遗症。一家人几乎陷入赤贫,妈妈吃的苦,我仍无法估量。妹妹的心灵比我要敏感,太在意他人的目光,所以所受的痛苦比我要多,她现在性格上的缺陷,就是由此渐渐形成的,因为她缺少家庭的关爱,生性好强,智识偏窄。而父亲曾经对我们的离弃,现在看来,已不觉其荒谬,是个人,总会有缺点和左右不了自己的时候。没人不说他很聪颖,也没人不说他的耻辱,好色、好赌、好闲,还情有可原,但他撒谎成性,失去了信任,到了什么程度呢,即便他不开口,我也只想掩住耳朵,心门挂起怀疑的帷幕。理性地说,他甚至算不上是一个恶人,对人还充满善意,行医的时候,常得妙手仁心的赞誉。似乎得到了应有的恶报,他现在的处境,可用糟糕透了来形容,晚景凄凉,据说是患了肝癌(或肺癌),晚期。正因为这信息是他自己透露的,我还曾表示过怀疑.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破罐子除了破摔,便没了其它处理方法。在我身若飘萍,虚浮无定的时候,妹妹一直守护在妈妈身边,却不肯告诉妈妈她的住址,明明离得近,却说隔很远。上次妈妈患眼疾住院,一等我赶到深圳,她便立即决定离开。我更少知道她的行踪,现在她说想静一静,不会告诉妈妈和我她在何方,希望我多陪陪妈妈,以前一直都是她在陪护。我理解妹妹此时的心态,她是怕,是恐惧,与我此前没有区别,毕竟是“同胞”兄妹啊。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逃避,不愿挨近任何一位亲人,却有很少的联络,常无故“失踪”,见首不见尾,东飘西荡,万机不理。仿佛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最早想到的是逃之夭夭。来自家族的任何大灾小病,我都无法承受,不愿去触碰,去年奶奶动手术期间,我非但没去探望她老人家,还以一次旅行解脱自己的罪责;妈妈因眼疾住院时,我也是一拖再拖才去深圳,甚至车到东莞时,我还想一走了之;听闻父亲患癌,我想到的不是带他去确诊,再治疗,而是想到他一旦病故,我会不会回去参加他的葬礼;就连对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和外婆,一旦想到他们会一朝仙逝,我都不确定会回去披麻戴孝……我把什么都想到了,也把什么都想错了。之所以如此,是认为天下之大,自己可以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但过去承受不了的到别处就能承受得起吗?在此处放不下的在别处就能放得下吗?又不得不回到原来的轨迹,扛不起一座山,可以从拾起一块石子开始。 http://www.rijigu.com/

已经“自杀”过很多回了,当然不是刀割手腕、绳系脖子、舍身喂鳖、食药自饴,这些自残的手法杀不死我,我一遭又一遭地刺中自己的面门、心脏和灵魂,一次又一次地更换着面目。我的面前悬挂着一面纤尘不染的镜子,镜子上还蒙着一块污秽不堪的厚布,我并不是时刻都敢揭开这块布的。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