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小说 > 舞姬

舞姬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10-14 17:11:10
选择字号:

舞姬

【忆】

撑开的夜幕,流溢着华美的忧伤。没有你的江南,诗意被埋葬,舞曲被遗忘。孤寂之日,凭栏独望,罗衫拂袖,舞出岁月留下的心伤。你离去的江南,韵味被深藏,指间流光,渐渐消散,背负行囊。

荒芜古道,江南水乡,夕阳的惆怅,凄美了谁的回想。

玉兰初坠繁华,烟柳轻拂落寞,江南的雨打湿了屋檐。轻叹,人闲杏花落。

【初】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月华初练,暖香入阁。晓镜梳妆,素手描眉,轻启朱唇,淡施胭脂。婢女送来舞衣,摆放于檀木做成的梳妆桌上。手轻轻拂过舞衣,修长的指尖划过舞衣的裙带。刺红的鲜艳倒映于水色的眼眸,奈何的凄凉。起身,着上大红的舞衣,瑾瑜做成的足环在玉足上轻轻扣击,发出清脆的琳琅声。我是这胭脂楼的歌姬,亦是今晚的主角。

阁楼是别样的奢华,青竹为栏,幔帘轻垂,古雅香炉,袅袅沁静之香。所谓的文人雅客,谈笑风生,把酒言欢,畅所欲言。琴师予琴,轻雾淡雅,吴侬软语,着实让人迷醉。

赤裸的双足踏上冰凉的石阶,步入冰冷的舞池。拂袖起舞,足环叩响,起袖掩面,媚眼轻挑,含笑宛转。舞姿轻灵,身轻似燕,身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顷刻间,台下慌乱。曲停,舞闭。一舞倾城,魅惑众生。 http://www.rijigu.com/

回入暖阁,轻褪罗衫,对镜拭妆。水色的眼眸无半点喜色,散落于肩的发髻,遮住落寞的神色。屋外,檐前滴水,婢女告诉我,入夜已有雨。婢女退出暖阁,轻抚琴弦,打发这无人午夜的寂寥。起身,拂袖望于窗外,伸出素手,滴落于掌心的水珠,冰冷,刺骨。惧怕般的收回,扶于胸前。

回忆是种醉,淡香席卷,氤氲物缭。往事点点,碎语回幕。我叫舞姬,是这富辽江南一隅,烟花之地里的歌姬。无论风华几何,我绐终在布幕下的舞池中台步飞旋,水袖轻舞,为前来寻欢作乐的纨绔子弟演绎着纸醉金迷的美梦。

【识】

遇见你的那一刻,世界轰然倒塌。听到你喃喃的声音似有若有的绕在我的耳畔,自此沉沦,没有归途。

刹那芳华里,我是你一见如故的戏子,婉转水袖间的珑玲绣线,高歌千年繁锦的传奇。素肌不污天真,晓来玉立瑶池里。亭亭翠盖,盈盈素靥,时妆净洗。太液波翻,霓裳舞罢,断魂流水。甚依然、旧日浓香淡粉,花不似,人憔悴。

你说,这是你第一次在舞池中遇见我的样子,好不怜人。我落落而舞的身姿,在你逐渐眯起的双眸里如同飞蝶,旋转流年,注定飞不出你收拢的掌心。

红尘如戏,歌舞几时休。裙带飞舞,将袖收于掌心,媚眼望向你,竟是迷醉。用倾城的容颜,绝色的笑容迷惑你。在我眼里,你不过是这胭脂楼里的一名看客,而我于你,不过是一名在舞池里卖笑的歌姬。孰不知,错了。

是夜,舞曲早已停闭。婢女告诉我,你已在暖阁门前已等候多时。抬起百叶窗帘,映入眼帘的是你那忧伤的背影。我不懂,进去胭脂楼的都是满目欢颜的,为何你独不是。婢女传话,已睡下。转过头,告诉自己,我只是胭脂楼的一名歌姬,而你只是台下一个如烟如雾的看客,注定与我面具后面的灵魂无所纠葛。

依稀记得多年以后你说过,踏入烟花之地的那一刹那,我就是青楼的人,即便只是卖艺不卖身,也无法在多年后褪去曾经是青楼女子的印记。

翌日,你拦住我的去路。质问我,为何不愿意见你。我笑而不答。瞬间你怒色面争,言语里透露着满是不屑的讥讽。身为的青楼的歌姬,早已耳灌入目,习以为常了。我拂袖离去,你伫立而呆。

【缘】

暖阁外,一片春光,好不热闹。闲暇的日子里,我总爱倚靠在暖阁的窗边,看着淡色的天空,嘴角一抹笑意。起身,坐于榻上,淡雅琴音,纤指十三琴,弦弦惹人怜。琴音缱倦,患得患失,吸引了你的到来。略施胭脂色的脸庞,倒刻着丝丝疲倦,沉重的眼皮,映不出在风中脉脉含情的双眸,微风入室,伴有几分寒意。凉风掠过,吹起我耳畔零落的发丝。眼角眉梢是我无法计量的愁绪,共着心头的烦恼,犹如三千溺水,无从掬起,繁华长流。缠绕心意的疼痛,心却远走。唯有一室的凄凉,为收留这一生的悲苦而悄然灿放,铺张一世的清辉。

耳边响起轻叹声,语出,如此绝美的琴音为何是悲凉的曲调。你转头大步离开。心微微一颤,刺痛。

【误】

又是一舞迎人,笑颜相对。婉转舞姿,媚眼轻挑,魅惑众生。裙带飞舞,似漫花飘零,水色冰澈,波纹灵动。琴音波澜,轻启朱唇,婴音细语。罗衫滑落,玉肩显露,一抹浅笑,笑迎浮生…………你大步踏上舞池,牵起我的手,带我逃离这充满邪恶的胭脂楼。

入夜,微冷。我依偎在你怀里,指尖轻轻划过我凌乱的长发。你与我诉说,我曾未涉及的过往。冰冷中,你拥我入怀,告诉我,离开胭脂楼,从此不再做歌姬,你倾城舞姿只为我独舞。

是火凝固了,冰沸腾了。我破碎痛楚的呻吟在他怀中汹涌澎湃。悲伤如拍岸的潮水,狂啸着席卷而来,却隔着我即将舍弃的一切,哭泣着,潜退了,带了伤。

你的唇落在我眉心,清冽的气息让紧皱的眉心充斥着刺骨的剧痛。我看见一片一片伏倒的曼陀罗,那么白的锦袍在身下无尽伸展,妖媚的火红纠缠着生命里最初的那股甘泉欢快地奔腾。合欢树迎风招展,月光下青鸟鸾凤交颈而鸣。

你在我身边沉沉睡去,花丛中虫鸣唧唧。我们的身上,有着无法相交的印迹,诉说着充斥宿命的交割。

【镜】

对镜梳妆,细细描摹。着一袭软绸白裳,配清透白纱,发髻高挽,玉钗斜插。你痴痴的凝望,如梦如幻,似乎不愿醒来。你说,舞姬,你很美。

午上,你背对着我,凭栏独望。江南的三月,氤氲迷蒙,似惹人醉,醉人,亦醉心。

你说,舞姬,我曾爱过一个女子,她和你有相似的容颜,倾城的舞姿。和你一样,一舞倾城,魅惑众生。

片刻间,胸口剧烈般的疼痛。

我说,此生,她该为你一人舞。

你说,舞姬,懂我之人,唯有你。

不语而笑。青楼女子,喜得察言观色,你无非是胭脂楼的看客,我何尝不知。原来,我只是一个替代品。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舞者入曲,一生流离;而我,不过是一名歌姬。

明月当空,我们相依入眠。过了这一夜,我依将笑脸迎人,一舞倾城,魅惑众生。

【叹】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光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浓妆铅华,舞尽人间苍凉,看遍繁华锦绣。高台望断,解读的是他人的人生。然一曲绝然,歌的却是我自己的悲凉离叹。璀灿明眸,精致妆容,一挥一旋,那裙袂里灵巧的花绣随影而动,摇曳生姿。

卸尽铅华,当我褪去一身华衣,临窗而立。灯光黯然,没有人能看清我的心碎。

梦里,是下一场演出。醒来,是季风掠过枯黄树叶的萧瑟声响。看客的眼泪,只为歌姬的表演而流。于是你拂袖转身的片刻,零零星星的为我蒙胧视线。歌台舞榭,装尽我一生温柔,而这一生演绎,却只为你柔情百转,肝肠寸断。

只愁回首,冰帘半掩,明当乱坠。月影凄迷,露华零落,小阑谁倚。共芳盟,犹有双栖鹭,夜寒惊起。

一朝青楼人,终生青楼魂。

一舞倾城,魅惑众生。

我叫舞姬,江南烟花之地的一名歌姬。

舞姬,我曾今爱过一个人,一心想要和他在一起,他说他爱我,我相信了。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