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2年10月27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2年10月27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小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2-10-27 22:00:24
选择字号:

刚睡醒,从被窝里爬起来,衣服也没加,趁我还能记得昨晚梦到什么,就跟你聊会吧。

六点前醒来过一次,那时做了四个梦,第一梦是说闺蜜的,会说我们去见了一个姑娘,那姑娘是我所没见过的,很成熟的样子,后我们会说去吃饭,为了什么事,还有什么事,真不记得了,一路还有什么人,也不记得了。感觉我只记得那姑娘,其他的人都不记得了。第二个梦是在一家高级酒店上洗手间时,看到了邻居家的姐姐。看到我时,她很自然地把她手上的两个包包给我,让我帮她拿着。后我们去了一个市场,我有一块蛋白石让一个师傅帮忙打孔,最后那师傅把石头给切了,我那火呀。小徒弟说,只能等师父回来说了。这时会看到一个丫头,手上提着两袋东西从水里过,看着很深的水塘,却不及大腿。第三个梦是说我去奶奶那住,奶奶住在平房里,是很久以前我小时候住过的地方,感觉再过去,应该是三姑奶奶家。很喜欢那里,屋前是一个长廊,有着栅栏,房子边上是老树,很大,想着,以后可以在树下放着茶椅。走出门,会看到有太阳,还有一把太阳伞。看着伞把它拿下来洗一下。这时再看过去,原来邻居是一个度假村。能明白呀,很抽风的一种田园生活,很多人来度假,有的人裹着被子就在田梗上睡了,还有人穿着泳衣,我在想哪来的游泳池,再看过去,就是一个池塘,还有泥巴的那种。天开始飘起了小雨,脚上全是泥,想往回走,但没水洗脚,这时怎么走到马路上了,就不知道了,迎面还有老外走来,凌乱的世界。回去后头疼了,那伞看来不是奶奶家的,那么高的杆子,我要怎么上上去,这时纠结了,我是怎么下下来的呢。最早好像还有一个梦,有点模糊了,梦到的全是古时木制屋舍,还梦到邻居家,我家是那种两层木制房,跟开药铺、酒楼的一样,门也很有感觉。进门是天井,抬头就看着护栏,整个房子全是红木色。后面就是到了影视城,那里会有点眼熟,是哪忘了。会看到有人在拍戏,戏里戏外,不知道那是不是在拍戏了。会说有一对搭档,很冤家死对头的那种,这次是要演一对老夫妻,老头子的装画的跟僵尸一样,那牙没两颗了。戏完了吧,两人会很累,老太就靠着老头子的肩睡了。从老太的神情上看出她的娇羞,应该是心动了,靠上肩时那种舒心,应该是安心。有一个很搞笑,就是老太睡着了,会从嘴里流出老大一团半粘糊状,半液体的东西。这时老头醒了,很嫌恶的把老太推开。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六点后睡了后又做了个梦,梦到了很多年不见的一个哥哥,她是奶奶的侄孙。很多年不走了,最后一次见他,是他孩子出世,这时孩子都十多岁了。还记得他十六七岁跟爷爷学徒时的样子,爷爷是上门女婿,所在在那并不是很受奶奶家族人待见,爷爷也是争了这口气,搬回了原址。不知道两家是怎么样的恩怨,最后也是闹得很不开心,爷爷与奶奶娘家从这事更断得干净。那时的哥哥只能说年少真的很无知,很容易学坏,不知道现在的他会不会想到小时候做过的一切,会不会很怕见到我。他也给我心理留下很多阴影,也会觉得,小孩子真的可以很无知,可以什么任着时间过去,但有的,偶尔想来会很无奈吧。梦到他是说,我在发信息,他看到了我,就走过来打招呼,我在编信息给小鱼和筱,很强悍。他跟我说什么,我都在闪躲,梦里好像不是他的样子,也许是我记得模糊了。爷爷去世时,大妈有过来,不管两家人关系多么僵,场面上的事还要走一走。不喜欢大妈,一开口就是两个哥哥混得如何什么的,吹嘘的话,攀比的话就更不在话下,听得我很想把她放那。但长辈不是,再不愿听,也要陪着。二哥还好吧,一直不爱说话,一直很照顾我,也是现在混得比较好的,听说结婚了,也有孩子了,还两个,好久没联系了,再联系也没有小时候一起玩的感觉了。那时他会带着我去他家玩,看到一条青蛇,会拉开我,很多回忆模糊了。样子依稀还是小时候的样子,长大后一直没见过。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今天早上想到一个故事,是早前看谷里的一个故事,会说一个秀才与一个姑娘从小青梅竹马长大,最后姑娘却嫁给了另一个男子。秀才想不通,一病不起,奄奄一息。这时会来一个游僧,拿出了一面镜子,会看到浩瀚的大海边上,有一具女子的裸尸。第一个走过时,摇了摇头,第二个走过时,脱下自己衣服盖上,第三个走时时,挖了个坑埋了。而秀才是第二个人,而姑娘的丈夫是第三个人。僧人会说,姑娘今生以相恋来报前世他的恩情。当时会想,这世上有什么不甘心的呢,我们总认为我们的爱是最多的,比任何人都多,认为我们能成就自己爱的人的爱,却不知道,也许只是因为自己的自私,自私想想占为已有,却忘了,还有人会付出比我们更多,他会得来更自己更爱他的人来爱。只是用私欲去成全自己的自私,没想过,放开手,他可以得到更多。如果真的去爱,应该会知道,我们不会是最爱他的人。也许因为知道吧,所以更不愿去放开手。感觉人活在情爱的世界里,真的很可悲。9:16:45

刚回来,就一直在玩游戏,今天特想玩游戏,把玛祖玩到太阳神21级,很得瑟呀。后玩宝石奇缘,会发现原打的成绩怎么也过不了,打到这点也没有个突破,还被小贝笑我老了。老公去了单位,看他的老同事们去了。还帮同事买了些草鸡蛋及肚肺,回来时近11点,会跟我说单位一些事吧,现在他的小心理得瑟下。整个组在他走后崩溃了,组长也辞职了。他也算现在打算着,如何拉好关系准备回来。也没有想太多,感觉他这样子真不明智吧,这么乱还找事,有点太过明显。上次去单位找着旧时同事喝酒,喝完了,同事就趁着酒劲,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最后就是打成了一团。最后老领导找他说,你是来添乱的。说他不是能担大事的人,还真不相信了。有时候人要有自知吧,能与不能,心里要有底。想来曾经说过,老李能成大事,是因为这家伙很理智。说柳柳会得幸福,因为他心软。但会发现,两人在遇到感情时,一样地纠结,一样地迷茫。只是老李能理智地看问题,知道问题出现在哪,而柳柳还是一头雾水。希望过了这年龄,一切安定了,所有的事也就平静了。

中午也没吃什么,就早上吃了些东西。老公回来自己弄了些东西吃,下午时要去进货,但我还在玩着游戏,最后无奈停手,是近一点时的事了。今天穿了一套休闲装,也把秋衣全部拿出来了,但裤子真的太长了些。穿鞋子出门时很搞笑的,跟老公说,小发子,帮哀家穿鞋子。很多时候是这样,就像昨晚帮我剪脚指甲,他不帮我,我就不剪。找着借口吧,比如怕弯下身呀什么的,其实没他时,我也能做到。生活有时就是没事找着事做,瞎折腾不是。

到夫子庙时,先去拿了针,上次买是16,这次拿是17。火气上来了,最后怄气说不要了。去拿线时,两老板娘都在,见我气乎乎的就问我怎么回事,事一说,那两人不干了。说,就算我们这等大客去拿再多也是17,人家真没给你当小客看。我晕死,各种晕死。最后让老公回头去拿一下,他不干了,脸皮真他娘亲的值钱。最后还是找着店里的伙计帮我去拿的,说来,我也不想去。会在市场里转一下,看一些辅材,想着下面手工会用到的材料。最近停下了很多手工,都为一些无谓的事而耽搁,想来真的很不值得,忙了半天,还是一样的结果,真不知道为了什么。老公会说,我是用了很多时间花在没必要的事上,所以想成功太难。要成功做什么,成功能让我开心吗。

去一趟吃了一路,吃了两个鸡排,一个鸡翅,一杯奶茶。想着吃是吃了,要运动多少才能消耗。今天还有件开心的事,就是在店里碰到一个老人家,50后的,比亲娘大一岁。她做过知青,心气比较高,所以插队时并没有结婚,直到回城才了婚,那时已经30,想着那年代30岁不结婚,压力真的很大的。她有个女儿今年比我小两岁,她会说,生在这年代比我们那时幸福多了,也许正因为经历过了那些,才会明白感恩,才会知道如何孝顺父母,只是一切都太迟了。她因为上了年龄吧,所以睡眠一直很少,四五点时就能醒,会说现在年轻人跟老年人住会有多少不方便。我说我还好,这点没有什么影响,因为老爸失眠,婆婆的睡眠我也知道,到这年龄也就能睡四五个小时。后跟阿姨说了很多,包括婆婆的事,阿姨会说,你要原谅她,原谅她的没有文化。这话听了很耳熟,记得干妈也跟我说过这些,那时是说到亲娘的事,有关我高考的事,压力很大,亲娘给了我很多负面影响。当时干妈会说,你要自己看得开些,毕竟你妈的眼识也就那么大,所能接受到的东西也就那么点。有时说说也能明白,但不能一句没文化就把我堵死吧。会觉得无知本不是她们的错,但为什么一定是我在买着单,让我去承受那些。无论跟阿姨还是干妈聊会,都会心里舒服些,有时会觉得跟有智慧的人说话,会省去自己很多纠结。阿姨给人感觉一直都是笑着的,很可亲,觉得修养真的要从内而外的,不是学识所能代替。好吧,好好修行。最后走时,阿姨希望下次来时,还能碰到我。这时会觉得,是呀,很多事可以做得很轻,却真的很暖人,很多事可以不去较真,萍水的缘分也能很融洽。

说来巧吧,会看到阿姨处事的方法,会说有一家从别人家拿大货,来老板娘家拿小货,也就是补货。最后老板娘不高兴了,会说,这样子的话,以后就不让他家拿货了。这次来的是个男士,帮老婆来拿货的。老板娘话说的很硬,气氛有些不好。这时阿姨会说,老板娘说笑的。而老板娘说,我是说真话。很多时候,我也会把话说得很硬,要买就买,不买就算。但很多顾客是要店家来抬的,心高气傲的就是不买你的帐。后阿姨会在中调解,半开玩笑把这事也就带过去了,即没有让顾客太难看,也让老板娘表达了她想表达的意思。从始至终阿姨都是温声细语,很和气地在说。想来,我想有好的人缘,这火爆的脾气真要改一下,一点点来吧,先从急躁开始改,无论什么事,先给自己充足时间去想一下,不能冲动起来,什么都做了再想。试着放大自己的心胸,让一切事情变得没那么急,没那么重要,其实很多事,等等还是可以处理的。就算再急,别人做不到,我还是要去等,那为什么急得大家都心情不好呢。今天真的收获很多,也希望下次还能碰到这么智慧的老人家。

回来时去了零食工坊和座上客给亲娘买了些零食。想来是好久没买了,买了亲娘会抱怨乱花钱,不买看着他们也是找着东西吃。感觉到这年龄了,真的只能把他们当小孩子一样看待。老公怕我站一路,故改着路线坐,赶车的一个小激动,我把手机给弄掉了,口袋有点浅。还好没死掉,看来国产机的心脏还是不比小诺诺差呀。上车就睡了,最近特犯困。枕着老公的肩,硬是没睡着,后发现,那家伙太瘦了,扛人。

回到家已七点多,我还是不想做饭,最后老公去超市买了些青椒回来炒猪心,我是没胆子吃。他做饭很恐怖的,家里全是青椒味,传说是炒糊了。他一个人吃着饭,而我要跟禅说事,柳柳一个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想来除了公事,现在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最后又以不知什么事而不了了之,想想,罢了。还约了张和几个大师们说事,不知为何,一个个都没来,张是回家了,其他的估计信息也没看到呢。感觉怎么大家都忙,就我一个闲人。最近要把手上能结束的事给结束了,一切工作也要在最近交接完,不然我真的退休无望了。

明天还要早起回校,先说到这吧,晚安!

« 上一篇:琪恩 2012年10月27日的日记(2012-10-27 21:19)
» 下一篇:看到我双眼皮,那是因为我病了(2012-10-27 22:04)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