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2年11月08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2年11月08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小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2-11-08 23:57:37
选择字号:

刚结束手上的事,就上来跟你聊会。以后都会放在这时间了吧,像刚开始一样。白天想的东西都会乐观些,到晚上负能量比较大,想的东西会比较消沉。所以以后都不会在晚上点开这里,说一些自己都不像自己的话。感觉自己就是这样了,为什么一定要别人去明白我的过去,感觉很没有意思。珍惜着一个人,真用不上再把过去的自己翻出来,再鞭尸一次。那些只是我的小部分,太多的过去,都让人了解了,那样的自己会把人吓跑的。想想,自己真的很无聊,我有那么脆弱吗,说出来别人能懂吗,再说要人懂做什么。想来秋林说的,做朋友聊得来就好,了不了解又有何意。认识现在的彼此,又何必知道太多太真实的彼此。有些东西说了,又有什么意义,眼下还有很多事让我去忙,真不能这样迁就我的情绪。别人的想法,别人的世界那是别人的事,而我,还有很多的计划,跟老李说的事,也待我们进一步去实践。以前看败犬女王时,刚开始能体会小阮的那种气愤,但在结局时,看着他长大后的想法,会明白很多事抱怨是没有用的,而是我们要用我们的行动去改变,哪怕做到的只有点点,温暖的也只有点点。想起我之前的话,好久了,自己都快忘了。即使自己过得不幸福,也要试着让别人过得幸福些。我的过去,我的童年都已经留给了过去,而我要试着用我的一点点力量,要让他们过得温暖一些,哪怕只有点点。但从我开始一点点去改变,未来不会只是点点。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昨晚徒弟们的学习又让我飙了,这样的她们怕是周日的考核全无法过关。很多东西都有个重点,很好把握的。但她们每次都在开小差,做什么时都没有用心去想过,第一遍没做好,那就第二遍做得比之前有所改善吧,没有。一个样子做下来,到最后我都没法收场。两个小时都在做着无用功,真的很火大。一看时间,早过了六点,收拾了下我也要赶车回去。想着坐六点半那一班,但公交就是不来,没办法多花一元坐小黑车走,但走到路口师傅要直走,不能把我送到车站。能理解吧,毕竟在修地铁,想着也不是很远跑一下吧。就是刚下车,一辆公交过去了,如果能等一下的话,不久可以到站下,还能坐到那班车,但人哪有前后眼呢。好吧,我没有掐指算过。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站在路边等车,想着还有半个小时,也没那么燥了,反正还有半个小时,急也是么用的事。就这样,悟出了一个道理,人生很多事总会在该来的时候到来,任我们烦躁,抱怨也是无计于事,与其这样不如静下心来等待,顺便看会星空,吹个小风,听个音乐。就在这小惬意的时候,接到了老公的电话。好玩的一件事,很哈皮的。就是他说他看到一班车过去了,问我在哪呢,而他也在站牌下等我一起回家。各种晕死,之前看前面站着一个人,心里想,哪个傻子大晚上的站在那里,不知道站牌呀。这时发现,原来傻子是我,我居然站在不是等车的地方等车。有点迷糊吧,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就看着老公拿着电话左找右找,电话里传来,你在哪呀!两人也就隔着30米远,还傻地打着电话找人,那场面真的是很可笑。看到老公抱了好久,老公说来了有一个小时了,就在这里等我,这里也是我换车的唯一的站点。

抱着老公撒了半天的娇,原想晚上回家跟亲娘一起睡,抱会亲娘的,但一想到亲娘会裹被子,我又会冻感冒,就各种不愿意。看到老公,想着可以抱老公了。心里那时很难过,最近发生的破事,让心里一下子空了很多。问老公,老婆是不是很磨人,很难相处。老公笑了,会说,你的性格决定了你的一切。我问他,是不是有一天,你也会离开我。老公会说,说一定有一天会。我不干了,什么叫有一天,要走现在就走。老公用手捏着我的脸,捏得很痛,会说,你呀,真是小孩子。这个力度对他来说,很轻,痛得我只能鼓起腮帮子。我问老公,是不是很难忍受。老公说习惯了。又蹭了老公很久,一直蹭到老公来。回去的路上,枕在老公的肩上睡着了。

回到家时,老爸在等我开饭。球变乖了,看到我就知道追上来。老爸蒸了鱼头,很好吃,还炒了茭白,排骨萝卜汤,用的是鲜排骨与咸排骨一起炖的。吃完了,帮着亲娘把碗洗了,也把开水烧好。老公帮着亲娘老爸在弄红红薯,一边做着一边聊着。因为明天说会有雨,老公一直帮忙弄完。而我要去铺床,这两天忙,我的床上还是暖席。这时一下子换了床垫,上了床单。好玩的是,老公要我们之前用的电饭煲,我找了所有的屋子了没看到,最后就问亲娘,亲娘很可爱地说,在厨房厨柜的上面,我们没用你的。什么人呀,我说,你用就是了,你不用我的,我还要用你的。我把亲娘新买的烧水壶带走了,因为家里的两个,一个在工作室,一个在老公单位,家里的一壶能烧三瓶水,一个人在家烧那么多水很浪费,家里这个一直放着没用,也只是当时亲娘住院时,用了我的小烧水壶,感觉很好使,便去买了个,买来吧,也没用上。这不方便了我。

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居然还是上网了,想起了很多旧事,感觉说了心里也没舒服过来,倒觉得把自己所有的旧伤又给翻出来看了一遍。会觉得,认识一个朋友,去珍惜一个人,有必要这样做吗,我有那么脆弱吗,我真的要他这样的理解我吗。交一个朋友是一件开心的事,不是这样子。这时是很清醒,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在发什么神经。这里有多少是需要真实的,用文字来掩饰自己不是很好吗,反正也不是表达真正的自己,也是在寻找从来未知的自己,有必要这样吗。不知道,只是当时觉得有这必要。原想一切就这样谈去,如果他真的想这样隐着,我又何必呢。相望江湖,我就在这里,他想看到我时,就会来,不想时,我又何必这样多事,招人嫌不,招人烦不。感觉真的没有必要把自己真实的一面给人看得这样清楚,所以,我想把跟你说的话全隐了。其实有时会觉得,心里跟你说就好了,何必用文字,但记忆不好不是,又怕你听不到,看不到。如果老李有天真的能把密码弄出来,我真的就把这些事,锁在只有你能看到的世界里,不给任何人看到,真实的自己,永远只有你能看到,如影随行。想着,明天起,还是把一切隐了,就当我在心里跟你说着悄悄话,不带任何人看,好吗。

睡时10点半前,一夜都睡得不是很踏实,被子里的热气都我抖光了,很冷。抱着老公睡,睡得早吧,却怎么也睡不着,老公困了,睡得很香。做了以前很爱做的事,用手蹭着他的脸。很多事做了是没感觉的,但就是想这时这样去做。早上闹铃响了,老公走了,临走还是亲了一下,但我迷糊地不想睁开眼。

起来是七点的事,外面下起了些小雨,帮亲娘把红薯全搬进家里,亲娘捡着大的,说是给哪人阿姨,应该是老爸单位的。一般家里的东西很少是家里吃的,多数亲娘要分给很多人。会说哥回来帮忙起红薯,把手起了两个泡。让这大少爷平时不干活,让他少锻炼。亲娘现在一跟我韶,我就跟她说,你想抱外孙不,想就别引我发火。年前洪医生就关照着不能发火,为此关了店,但回去事又多,到这时还是没法平静心情。想着,生气跟谁有关,伤的是自己的胃,自己的肝。不生气了,别人的一切死活又与我有何相关。昨晚看一位百岁老人的故事,会说长寿的秘诀在于,心静平和。我要长寿,还要健康的长寿,我不能比柳柳早死,也不能比他先病倒。我要他死在我的前面,了他所有的顾虑。

昨天开始,要开始心情不好的几天了,张丫头的梦想破了,今天会有种在七月的感觉,各种崩溃。帮亲娘时,一使劲小腹会很痛,这把亲娘也吓到了。习惯了,这段时间一直痛,尤其是我烦躁的这个时候。去前院看有没有什么蔬菜,发现什么也不想带走,就带了些青菜,会看到花菜开花了,原来这也跟无花果是一个样的。今天还发现一个很奇妙的事,就是居然有只卷毛小白狗,喜欢的竟然是雪球。喜欢这回事吧,也没什么不好的,自由恋爱不是。这两个家伙也都是小宠物级的,长得都一般大小,但问题是,问题是,他们两个都是小男生呀。亲娘更搞味地说,如果我们家的是一个闺女,会有一窝的小宠物,多可爱。凌乱!

去学校又是站了一路,换车时看到了小姨,很惊吓,她在这无非是要去回校,无非她儿子又闯祸了。果然!在车上会跟小姨说,你就说你吧,生这儿子你费了多少心,你们还一个劲地让我生,看到你儿子,我真的连生的勇气也没有。小姨说,有多少像我儿子,看他现在让我费神,不表示以后也是这样。好吧,愿望都是美好的。到校直接去找了同学,太好了,死小孩也在。正门就看着他问,亲,你很勇敢呀,还会打架了。小情绪那个激动的,又开始给我傲的不行的样子。我说,亲,来说说,怎么回事吧。好吧,一开始说事,脏话就出来了。同学劈了他,说,刚开始跟我聊天,你不是语气还好吗,一看到姐,一看到妈,就这调调了。小姨又来了,我儿子我了解,他这样是想说,他受委屈了。这一说委屈要命了,他居然还真流泪了。很多时候是这样,在外人面前总是很英雄,但在亲人面前,总是尽情委屈着。事情吧很简单,就是表弟写作业时,前排的女生找他说话,表弟嫌她烦,就让她别说。表弟的死相我能理解,也能想到他会用什么语气跟人说话,正好那女孩也不是好学生,所以就找了高两级的男生去打了弟,两巴掌一拳头。幸好弟当时没还手,但他心里的小算盘跟同学说了,是这样算的。第二天告诉老师,让他们四个人受人处分,然后他再找人在校外把他们打一顿,这样又是处分,又被打,亏死他们。好吧,同学夸他真聪明。能不骂吗,小姨放着班不上来管他这破事,自己一时语言不好,与人生事。如果再反攻一下,就是记过,再打个伤就是赔钱。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说时还是很犟的样子,到现在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我真的很想说,孩子呀 ,你这么大了,想当年你妈刚怀你时,你姐可是看着你一点点长大的,现在比我高,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让考本,却怎么都想不读书算了,他不知道,他现在能享受到的教育,是我们多少届牺牲后得来的。我跟老李说了同一个例子,如果你被狗咬了,难不成还要再咬狗一口。很多的傻事,当时真的会这样去做,感觉很出气。但有意思吗,如果他升本了,以后会比那些所受教育就不会一样,思想觉悟也会不一样,犯得上为了他们自毁前程吗。最后学生处主任找小姨去谈话,我回了工作室。中午是,老李下来,意思是中午和小姨他们一起吃饭,这时没谈完。会觉得同学真的想事想得很周到,这事我还没想到呢。放学时跟小姨表弟一起去吃饭,他的班主任让他想一晚,早上问他有什么认识,他说,我没错。吕老师很失望,会说,苍蝇会叮无缝的蛋吗,为什么她活了40岁,就是没人打她呢。错就错在表弟说话的用词和语态上,如果嘴没那么贱,也不会被人打。结果就是下午小姨要带他去验伤,你说这些的倒霉孩子,这帐还不是家长报吗,怎么就这么不省心。一个小女孩的破事,犯得上让父母为其买单吗。更夸张的事,其中有个学生是小聂班上的,又扯出了他上次打架的事,所以直接申请退学。当弟听到时,他楞住了。他想过所有人会受到处分,会说全开了最好,但听到真开了,他有点HOLD不住了。我就对他说,你们有时认为的一件小小的事,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现在知道了吧,你也能毁了一个人的前程。很多时候,其实想想人要自己走上绝路真的很简单,比如生气时,随手就拿起一把刀,冲动下就把人杀了,恭喜,有牢房住了。我希望他这次能给我真的安分下来,好好学习,好好把学业完成了。

货一直到下午才送到,一时工作室里很忙。小姨打来电话让表弟把病历送来给我,我交给了老李。总共300元不到。有时,孩子觉得做什么了无所谓,就包括弟弟会说,不就是一个处分吗,就算档案有也无所谓。但他没想过,如果真有了污点,连他的子女也不可以报考公务员的,参军也不行。他真不知道还有这事,无知,真可怕。说到当兵,今天有孩子来拿入党申请书,说是要去参军了。这两天征兵动作比较大,哪里都是横幅。

今天回来一路都很顺,没有很等车。人家等了四十分钟的车,我只用了四分钟,还是第一个上车,司机很给力,人品终于爆发了。坐车上会和橙子聊会,中午是老赵发神经说我有孩子了,这时是橙子,之后迷糊。迷糊很搞笑,想当舅舅还叫着侄子。我让他们准备红包,不要白条,不要欠条,最后迷糊说,直接开支票,至于是不是空头的,就不知道了。到家8点半,先烧了壶水,再洗了澡和头发,昨晚在亲娘那没洗,因为没热水了,各种懒了。会跟约个朋友聊会,会觉得事情无论是她还是我,都是这么大的人了,真不能为一些事,真的较上劲了。会想到一句话,外面没有别人全是自己。有人也会喜欢我,也会讨厌我,人不能做到尽善尽美。谈到11点,再聊下去怕是不用跟你聊了。会跟小贝聊会,这死小孩子说什么也要跟我聊,非要我用撵的,最后我很冻死他的说,小朋友,要听话哦。好吧,他这时乖乖地走了。这时也只有迷糊陪着我,困为明天是他的生日,我要给他守岁,然后要给他唱生日快乐歌。老公打来电话,问后天的安排,如果小二这边时间安排不过来,就通知他的死党一起吃饭。两家子陪两光棍过节,很有意义哦。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给迷糊过生日了,晚安!

« 上一篇:平凡人生(2012-11-08 20:39)
» 下一篇:见到了周笔畅(2012-11-09 11:01)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