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2年12月02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2年12月02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12-02 22:39:09
选择字号:

今天亲娘把大宠物杀了,快过年了,要腌肉了,这两天也是强力购买排骨的好日子。晚上亲娘不知道我回来,和老爸吃过了,而我只能用鸭四件汤烫个饭吃。小宠物也是前两杀了,这也是用来腌的,但翅膀,爪子,肠子及心肝都是不能腌的,所以全弄汤了。之前心情还好,但亲娘一句话还是让我动怒了。亲娘给我一刀肉,有排骨,有五花,当然也很肥。我说我不要,家里冰箱里还有上次买的四块肉没有动,这一刀少说也有五斤,吃到猴年马月。老爸说,那给你一个猪蹄。亲娘接过话说,那就炖一锅汤让你公公,婆婆一起吃个饭。听了这话,我烦躁了,说什么也不要。亲娘以为我是怄气不要,解释说,派不过来。然后就说东家西家的。这都是个什么事,虽说很多事我看开了,但婆婆这里,我还是没办法去面对。很多事的矛盾在于矛盾体,如果那些不在乎了,就不存在矛盾。但我在介意什么呢,我不知道。深深信任被蹂躏成那样伤痛,我不知道我要拿出什么勇气去接受。但有时会觉得有仇恨就是心里长的一根刺,如果轻轻一动,就能带给我痛苦。 http://www.rijigu.com/

几天没聊天是我的错,为一些无谓的事而影响到了心情。一切我都放下了,也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什么人是让我挂心的了,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再能挑动我的小神经,也开始明白带我来这里的原因,认识这里的人的原因,我从过去走了出来,会试着去面对,接受很刺耳的声音。以前的我一定会跟人吵,但以后不会了,最多笑笑,不再苛求别人是否能明白,自己明白就好。昨晚张丫头说,怎么只有10月的事,11月的全私了。这周发生了很多事,我捡着开心的事说吧。

上周六时,老公又睡过了,最后一次的枫叶也没看到。结婚六年年年说陪我看,最后又是这样,过了七年之痒再说吧。周日干嘛去了,回学校了。货是托运的,但物流公司只帮我送到区里,却不愿帮我送到学校去。最后纠结了半天,老板娘说是为我省钱,所以托了物流而没走快递。我是各种晕死,不过损失全算她的,虽是她掏钱,但感觉蛮过意不去的。当晚还是回家了,因为周一约了医生。感觉很多事就是注定的一样,一如有一天想开高考的意义一样。以前很多事是自己太执着了,在等报告时,收到了带着火味的信息,但看着我却笑了,心里一切也放下了。一直以来,会对上次的事心存愧疚,因为自己的急性子,把好好的事处理的一塌糊涂,一直在等他发火,然后我就什么也不欠了。一直等,却一直沉寂得跟死人一样,却忘了,一个性子的人,这时是最怕烦,最不想理人,最不想说话的时候。一如当初死党,一再问我为什么,而我也当没看到。见了徐医生,她很淡定地说,回家同个房。能理解吗,说得就跟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一样轻松,听得我脸都红了。下午回了学校,快放学时打了电话给老公,告诉他医生说今天是要孩子的黄道吉日。但看到老公时,我无语了。他中午吃坏胃子了,吐得直叫要死了。脸色很吓人,还造什么人呀。后张丫头发来信息,跟她说了这事,丫头说,幸好我不害羞。早上老公磨了豆浆,还买了汤包,但没有胃口吃。后面就约了丫头,感觉很多事有个了结。事情下来五个月了,她一直觉得我不喜欢她,一直任性着,说话不冷不热,带针再刺,非要把我的底线全破了。后面几天发生什么事忘了,周三等车去老公那时,接到了表弟的电话,说周五过生日。我问他要什么礼物,他说不用了。这可出乎我的意料,后面他又说了,如果你觉得不带礼物不好意思的话,你就送我一个手机吧。还真不好意思了他,我让他还可以更不好意思些。看中HTC的一款,也不贵近两千五。后跟老公约好,周五一起去参加。有的事真不记得了,周四下班直接去了老公单位,早上去市场买了些东西,给姨妈带些茶食,那么多婆婆妈妈在,买了些瓜子水果类,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卖瓜子的是一个来自山东的夫妻两,说来很可悲,瓜子全放在外面,然后来一个人抓一把,说是尝尝,但尝完了人也就走了,跟吃外快一样。有的人更会说话,下次来光顾。老板娘已经没有气生了,如果欠了她们一毛钱都会叫了半天。这能理解,这也是我不想生活在乡下的原因,说话不咸不淡,肉人(冷讽)得让人气出内伤,就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素质,能说什么。就算我看到这里能买到最新鲜的菜,却还要承受这些附带的一切。到姨妈家看到了三外婆,五外婆,老爸开车接小外婆去了。还看到一些人,还是跟我坐同一辆车的,搞了半天,是一路的。表弟头发剪成三寸长,说是去报名参军了,十号左右走。前两年开玩笑说,他生日时,我要送他一件旗袍,没想到现在长得一点也不小女生了。姨妈捏着他的脸问我,说你看我儿子的面像,以后一定能当官,看长得像谁。我说,像舅舅,以后应该是朱德,当将军的命。姨妈说,不是的,像蒋介石。我崩溃了。这家伙都这么大了,还抱着我,动不动就亲我,给我很大的压力,这么个帅小伙,这样子给别人看到,还以为我吃嫩草。后看到他一帮同学才发现一个问题,这世界上真不缺帅哥。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帅哥都不爱学习,这是为什么呢。十来个,就一个带着女朋友,一大群人面前亲亲热热的,让我们这对夫妻很汗颜。下午就是老公钓鱼,我回家看电视了,顺便陪陪婆婆妈妈们。很多碎事就不说了,我捡大事件说吧,就是我手机在充电时,被人顺走了。老公很大方地说,丢就丢了。这话听得人心里多舒服呀,后一句是,反正丢的也不是这一个。好吧,我发飙了。情人节买了个,到五月时就给我玩得死翘翘了,国庆买了个,这时又玩失踪了。很淡定地报停了,第一次丢手机时,气得急得不行,但好像多了,就淡定了,知道要报停下。计划是早上去看一下小侄子,然后去补卡。哥嫂都没来,原因无非嫂子还在记恨姨妈。其实事情哪有那么绝对,姨妈是亲娘的妹妹,所以很多事一定是站在亲娘立场去想,而不像姑妈可以不顾亲娘感受,跟嫂子亲近。很早前会说嫂子,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有这精神拍拍婆婆的马屁,又何必担心受了委屈没有人帮她说公理。到晚小表弟过来了,跟姨妈说过关于上次打架赔偿的问题,及前两天把阶梯教室踹门事件赔偿问题。这事当时跟同学说时,同学说没有人伤到就是好事,赔了钱了事就是万幸,也没责怪了。我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这孩子怎么这么皮,这么不省心。同学说,别顾上这些,只要没有后继赔偿就好,男孩子哪有不皮的。想想是这样,我后悔在我那时没有写日记,不然我就会知道那时的我在想什么,要的是什么,应该如何走进他们。周六没看手机,睡到七点半吓醒了,因为从老公五点起来时,就睡得很迷糊。说是来不及吃早饭,但老爸还是鸭汤下了面条。老爸早我一步去了哥那,让我活扯地走了15分钟。去了超市买了份牛奶,先去看侄子。事情下来两星期了,一直没来看他。直接上了楼,哥嫂在顾着客人,也没时间理我。小东西坐在床上看电视,看到我一脸的小平静。放下牛奶坐到床边,感觉有点怕我,不知道是不是怕我训他。我让他把嘴张开,看到断掉的门牙,哪还有心情怪他。曾经长得跟我一样的大牙,我骄傲过呢,现在什么也么有了。牵扯的赔偿到18年后,做牙型整形,还要装假牙。没人理解这牙是怎么掉的,嘴唇没伤,脸上一点伤也没有,就是平白的牙没了。我崇拜他!卡就没补到,老公把身份证给我了,但办理人员说,要本人执身份证办理。我晕死了,忽然想到堂妹在移动厅。找堂妹才发现,她去邻镇支援了。有人的结果就是,什么身份证呀,本人呀,密码呀,都是浮云。但要我下次回来才能取到,后去另一家手机城,那里是熟人开的,但她只能办新卡,补不了卡。坐车回宁,但周末不知哪来那么多的人。我身边坐着一个道士,吃了个烧饼,吃得满地都是,喝了口浓茶,准备抽烟时,被我喝止住了。也不是很凶,毕竟也是老人家。这时前一排的男的飙了,有点调侃,最后道士掐了烟,一车人给逗乐了。过了一会,他又拿出他的破铃摇了起来。这时那人又飙了,说再吵就把铃扔了。后才知道,这是个疯道士。转车时,明明时间很紧了,但还有个大妈费尽力气把一袋袋东西搬上车,上来后才发现坐错了车,又搬下去。下二桥时,都近10点半,跟丫头约在湖边,看着外面吹得树叶,感觉冷,想跟她说,去茶厅等我,但苦于没有手机,最后跟旁边的师傅借了个手机,幸好通讯录有带在身上。但打过去不接,我改发信息,但发了半天,没发出去,最后很不好意思地再打。接通了,不傻的是,知道找个快餐店等着。下车直接坐地铁过去了,到了餐厅来回找了三次,才看到埋头玩手机的丫头。直接带着她去了茶厅。那里二姑娘一直约我过来,却三姑娘一直没时间。在三十二楼,找个临窗的地,还是旋转的,最初以为是我头晕。这丫头除了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她知道些什么。什么事都不想,也没想过会是这样,平白找了很多事。发现她吧,也就手厉害些,现实中还是很怕人的。中午我吃了份西餐,她吃了份煲仔饭,这边的比萨比较难吃,这个要警告丫头们。能说的也说了,下午陪我去看银杏林,看玄武糊的秋景。看到一对恋人,那接吻的方式我看得都累。逛到下午五点去山西路吃晚饭,想吃酸菜鱼了。吃完是在七点的事,送她上车,我也回家了,这时外面下雨了。回到家,近九点的事,说来话长,一把辛酸泪,问司机,新庄西站能转到车吗,他说能。最后就是么有,还要跑去东站。上车要赶八点半的车回家,但就这样急着赶车,小朋友上车还是慢慢悠悠的,还赶上一人班聚餐,下雨呀,孩子们就不能在学校里暖被窝呀。用了一分钟百米的速度,正好赶上车,不然就是半小时后的事了。周几的,回去时让我在寒风中等了半小时的车,最后我飙了,打了电话去市政投诉,这两天应该会有回访了,可惜手机停着呢。 http://www.rijigu.com/

昨晚睡得不是太好,原因一首曲子反复得听,神经有点受不了。做了梦,但是什么忘了。起来懒懒得整理着东西,然后去拿货。这时没有雨了,公公过来,想给我买早饭,我硬是没给。打了豆浆,衣服又没洗。出门坐车去了夫子庙,付了上次的货款,又拿了些货。两姐妹为了一件事争了起来,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的。后她们的孩子大伯送我到车站,会说姐姐很强势,说一时不给人说二,想来,有谁愿意让人说二呢。等车转车,到内桥转车,车上人很多,但就是都不愿往后走。发生了件说不上开心,却有点尴尬的事,就是上车时,我把东西放在一个女人的旁边,她很嫌恶地说,弄脏了她。说句得罪人的话,跟上海女人一样,哪来那么矜贵。后就挤到后面,会说不带的东西都不动,有人说,下站就下了。没心情了,东西也只有放在当中。到新街口时下车的人很多,这时那个说不动的女人却把位子让给了我,说我有东西。这时让我又不好意思起来。坐下后困得不行,泪水一人劲地流。一个车坐了一个小时,太崇拜这条线了。后转车,又是人多得不行,站了一路,趴在那就想睡。到站直接打了车回校,下车时看到陈丫头,正好拎到工作室去了。唐丫头也过来了,这丫头我在想方法让她嘴上功夫移到手上去,整天给我找些有的没的理由。现在会发现,孩子呀,真不是能说能道理的。

我要睡了,真的不早了,晚安。

« 上一篇:20121202(2012-12-02 21:35)
» 下一篇:回到当时(2012-12-03 03:46)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