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2年12月16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2年12月16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小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2-12-16 23:08:14
选择字号:

现在是一边泡着脚一边跟你聊天,张和筱在聊着,再陪他们聊会,再来和你聊,估计我的脚是要起水泡了。会加一个好友,看到如果有来生愿做一棵树,想到了你,有一刻很感慨。时间过得真快,一年又要过去了,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等,还是已经成为一棵树。

昨天聊完后可以说日子过得超精彩的,刚到楼下想起来老公的眼镜没带,原本想镜片也重配算了,但老公的度数我又不知道,没办法又上楼拿。坐车到大学城,想着坐这条线会快点,车才到地铁站,突然想起来药没带。有款药今天是最后一次,也是根据这药明天要做检查,没办法下车再坐回去。幸好公交车停在那,因动不动要上人,所以磨叽到我上车。到家又上一个五楼,真要了命了,也是惩罚这两天窝家里的命。最后时间来不及还是坐了另一条线,还是磨到六点半后才过了江,老公以为我来不及坐未班车,所以说是骑车来接我。说到这事想到老李了,想着我和老公应该是浪漫了,毕竟很难得就接这一次。在问过他怎么来接后我还是放弃了,自行车呀,骑车应该是半个小时以上,就冲他这两天那破身子,还载我,我不载他真是对得起他了。原想是电动车的,这时天有点小毛雨,想想无论开什么了,还是自己坐公交回去吧,等他接要么累死,要么淋死。雨虽不大,但收伞时却是有水珠的。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到了老公单位,现在门卫会忽视我的存在了,问都不问了。进了他的宿舍,还躺着呢。问我吃了么,有病五点从家走,到哪吃晚饭。最后他去食堂去打了份过来,胃口也不是很好,但要吃药不能不吃饭。吃完去洗漱,传说一帮人正在赌钱,赌完用水会紧张。这两天有点心神不宁,做一件事时不知道在想什么,做的事是各种看不懂,比如要拿毛巾,却拿了条裤子。看这样子,真逃不了老年痴呆了。

很早睡了,因为药的作用,最近各种睡的不好,梦做的比较多,像昨晚做的梦就更神话了。梦到了洛洛,不知道她家是住哪了,是木屋子,家里兄弟姐妹很多,外面晒的全是衣服,她还要帮看孩子。看她的日记跟看数学作业一样,全是公式,解题。想着梦到她是莫莫跟我要她的号码,说是晚安去海南,想去见见她。传说今晚是见了,从琼海坐火车去海口。丫头们第一时间收到礼物,都回信息了,她一点信息也没有,不知道收到了没有。她要是甩脾气,我还真就由她去。前两天的梦记得不是很清楚,说是有个城是大条的,那里还有很多人在,有莫莫还有橙子,还有很多人,但都看不清,名字也记不得了,就记得橙子右手臂被箭射到了。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早上很早就醒了,老公睡到七点还是不想起来上班,最后被我一脚踢起床了。我也收拾了下,吃了两块蛋糕,喝了杯豆浆走了。上了车才想起来,手机还在枕头下。昨晚听轻音乐睡的,刚开始那边打牌声音很大,所以音量很大,但大家都睡了,再听就觉得吵。随手就扔到枕头下了,真没这破习惯,但老公床边上没有柜子。坐车到南门,走了两站到区中,看到了阿木,这狗狗还认识我,下雨天爪子真脏呀,不敢给他扑。阿木是个金毛犬,还是个师哥,还很色。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看到金叔叔,还有阿姨,再去看了小李,发现老罗家多了个鱼缸,传说第一次放食太多,活活把鱼给吃撑死了,作孽呀。老罗老样子,八点后才起,这点是吃早饭的时候,不用问又是去吃煮面。小萝卜头也在家,还跟我害羞了,半天没把脸伸出来给我看。还是没长个子,没长肉,8岁了,真跟6岁的孩子一样。家里还有老罗的侄女在,侄女从河南来,抱着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也就是说小李是姑奶奶了。想想也不奇怪,我回老公老家也是奶奶级的。后找小慧去了,小吉不在,说是上下午的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不在周日一起上班了。慧找了眼镜比划着,希望找到能配得上的,拆了三个镜架。慧抱怨了,要不是眼镜坏了一定不会来看她。我说不会,因为今天最主要的是不是换眼镜架,而是去拿花。小慧说,还不如在待在这边,因为现在的邻居真的很不能理喻。天天把音乐开得响得整条巷子。我只能劝她,别生气,看这样子也最多撑到年底。很清楚这条巷子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没多聊,去买了一些银票,虽说不提倡这个,但想着还是带一些,这些年这些东西我一直没买过。后到花店拿花,早做好了,但老朋友不在,去了另家店。她邻居帮忙把东西给我。去面包房买了些面包,还给侄子带了份蛋糕,也给小艺陶带了份。面包放在工作室,方便老李明天没有东西吃。时间有点赶,没办法打车回了学校。今天开家长会,所以四周全是车,出租车根本进不去。

直接去了工作室,烧水吃药。幸好艺陶没有课,我把卡给她,把老李的卡放在桌子上。然后去门房那里取包裹,正好一起带回家给老爸试一下,看有没有退货的问题。最后还是时间来不及,还是打车去了车站。正好有车回家,车上人很多,真叫上挤公交了。就算站在后面,还是闻到了一丝丝的烟味,最后提着嗓子叫那不厚道的家伙把烟掐了。到家时司机很给力,直接把我送到家后面,也许是我熟悉的司机,只是很久没坐车回来,很多人生了,更多是因为记性差。

到家把东西放在侧门,把东西丢在外面,从正面进。亲娘出来拿过我的包和我手上两个手拎袋,让我直接去奶奶的墓地去,姑姑们全去了。回来路上,我看到老爸和哥的,以为时间还早呢。到那里时,小爷爷,三个姑姑,除二姑丈,两姑丈也来了。请了个和尚来诵经,小侄子拿着他的铃欢腾死了。球也跟着我过来了,但就是在放鞭炮时,他像箭一样,咻地直奔回家里。那速度,让大家全笑开了。怕死的小家伙,相信回家一定直奔我的床底下了。等到老爸和哥过来,一切也开始了。也就是烧点东西,磕头。

小侄子嚷着要吃饭,说饿死了。回到家也只是打开电脑玩起了游戏,我们快吃完饭才想起来有他的存在。做了很多菜,很多是二姑爱吃的蔬菜。今年家里的香肠灌得不错,鸭子腌的时候盐少放了,很好吃。亲娘还煲了鸡汤,烩了牛肉粉丝。吃完饭,老爸因桌子人满了,在房里玩游戏。我让他把鞋子试了下,都还合脚。原以为是有两双是卖家弄错了,原来是我点错了。看老公那边穿了感觉如何怎样再做决定,不得不说的是,亲娘又对她的鞋子挑三拣四了。下午我织着毛衣看着电视,侄子玩着电脑,一帮子人在一起聊天,最近大家对堂妹的事很上心,也就是小爷爷的二孙女。就是叔叔家那个有点先天问题,却被宠得过分的那丫头。好不容易嫁了,虽男孩也有点小问题,但没问题的人家也不会先到她。人如果有好的,谁会要这不好的呢。反正结婚快一年了,就是不让男孩碰她。总之各种要命,婶婶还总爱留她在家,她那调调真不愿形容了。会说到现在叔叔婶婶还能苦得动,但再过十年,他们都六十岁的人,如何养回两有问题的孩子。老大能把自己养活就不错了,真不能有太多要求。真应了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如果当初不要生儿子,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

姑丈睡了,小姑姑和姑丈回家了,都是从宁赶回来的,之后全部回去。二姑原本是说跟我一起走的,下午却被大姑及亲娘拉去做衣服了。会问我做不做,不做。高中前就一直穿着做的衣服,早腻味了。三点没有,姑丈醒了也走了。这时家里就我一个人,无聊呀。一直到五点还没看到老爸回来,最后打了电话催。后老爸回来了,说是亲娘她们被叔叔留着吃饭了。我也从家里带了饭和菜,一个人回来我也不想弄吃的。我也去等车。车还没等到,等到老爸,老爸有事要出去,把我带到哥那里坐车,有选择多点班车。

今天回宁的人很多,到家时八点不到。烧了水,泡着脚,泡着衣服。明天是去做检查,不用五点就起来。六点起吧,磨叽下到八点正好医院上班。很困,想睡了,今天就聊到这吧。晚安!

« 上一篇:奔波在路上,在路上(2012-12-16 22:18)
» 下一篇:叶落。12月16号日记(2012-12-16 23:14)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