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把遮羞布拿掉人都一样

把遮羞布拿掉人都一样

作者心情:搞笑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12-31 09:21:41
选择字号:

-----品读《围城》

很久没读书了。不是庸懒,而是老了。

读什么呢?

诗歌?青春已不再,两鬓已斑白,激情与浪漫已被岁月销磨殆尽。

励志?该奋斗已奋斗过了,曾经的勤勉敬业换不回健康的身体。

散文?小文人的风花月、舞榭歌台如无病呻吟般令人作呕。

时政?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古籍?之乎者也,杂儒释道,是谓众妙之门,然玄之又玄,呜呼!敝人慧根亦浅,终悟不透。

宗教?我等俗人,太多的责任放不下叫我如何皈依?

艺术?当脱光了衣服也叫人体艺术或行为艺术的时候,艺术就象小姐的称呼一样变味了。 http://www.rijigu.com/

小说?现代社会的复杂程度绝对超乎小说家的想象力。作家阅历不深,想象力贫乏,还是写学生作文的年龄就出鸿篇巨著,著作等身。常有人推荐某时髦作家的某畅销书,每试读之,不忍卒睹。倒是怀念年轻时读的一本书-----《围城》。曾观沧海难为水,除却《围城》不读书。

在《围城》里,读不到离奇的故事、缠绵的爱情、江湖的仇杀、催泪的煽情,却能读到人性的浅薄、猥琐与龌龊。就象脱下人性的遮羞布给你看,读完你会觉得颓废、沮丧,好象从歌舞升平的幻象中忽然跌进了粪坑。

我们生存在一个造神的社会,从小就崇拜伟大的领袖、学校的老师,长大后敬畏地方的长官、单位的领导,他们衣冠楚楚、道貌岸然、举止庄严、口吐莲花,让人望如高山仰止,崇拜的五体投地。幼时耳闻有一村民上厕所遭飞来横祸,因擦屁股的报纸上有伟人圣像,被人告官,终以反革命罪而锒铛入狱。此种传闻在心理上烙上了“神不可亵渎”之深印。记得小学在学校上厕所时,偶遇平日里威仪万端的校长如厕,竟百思不得其解:校长也要“嘘嘘”? http://www.rijigu.com/

读完《围城》,神没有了,钱钟书把三闾大学教授、国民政府高官的裤子脱下来给你看,还有什么稀罕?你一个瘪三,谁知你背地里干了些什么?不要一得志就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你别看那些风流倜傥动辄拿博士硕士唬人的留洋博士也许就是怀揣克莱登大学文凭的方鸿渐;你看那些靠抄袭拼凑就敢著书立说的学者还不如“新古典主义诗人”曹元朗;你看那些靠卖弄风情自我炒作而浪得虚名的各界明星们还不就是自称才女的苏文纨;那个满口仁义道德满腹男盗女娼端坐主席台中央的家伙其品行还不如三闾大学的校长高松年;那个攀龙附凤狐假虎威的得志小人莫不是动辄称与南京外交部有染的陆子潇……在当今时代,在你的周边,处处可以找到《围城》中人物的原型。

且不说这些尚有争议的凡夫俗子,就是官方树起来的高大形象一不小心都会轰然坍塌。因此官方也不轻易树典型,免得这典型不小心露出狐狸尾巴给政府抹黑,最后弄得只敢把死人树为典型,谓之“盖棺定论”,棺材盖上了才敢下结论。殊不知,即使人已驾鹤西归,百年后,历史还要翻出旧账来供人评说。王莽未篡权时,朝野上下好评如潮,正所谓“周公恐惧流言后,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在这部小说里,只有一个唐晓芙是纯洁可爱、活泼率性的,没有那些酸掉牙的做作和心机。但她是虚无缥缈、可望而不可即的幻象,正如书中所言:“唐小姐是摩登文明社会里的那桩罕物”。涉世浅,点染亦浅;阅历深,心机也深。唐晓芙的可爱,在于她年轻。不敢相信,如果唐晓芙嫁为人妇,是否会成为孙柔嘉;如果唐晓芙涉入职场,是否会成为范懿和汪太太们,不得而知。钱钟书为了保持这一唯一正面形象,下半场干脆不让她出场了。

《围城》通篇,弥漫着灰色调、恶浊气,灰色的生活蚕食着人们的年华和生命,恶浊的空气腐化着人们的操守和灵魂。这个“围城”就象柏杨先生说的“酱缸”,发酵几千年,个中人物都成了沉浮其间上下钻营忙忙碌碌的酱缸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来下攘攘,皆为利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

钱老犀利、刻薄、搞笑的笔法是该书的另一看点。

作此小文,聊博一哂,并非广告。

« 上一篇:回家的第一个月末(2012-12-31 09:03)
» 下一篇:学子吟(2012-12-31 19:12)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