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3年01月13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3年01月13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沧桑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1-13 16:42:09
选择字号:

原本今天是回校的,参加小表弟的家长会,要分专业,小姨想听我的建议,原本是应该在织围巾的,但从周五回来就一直在织,到今天早上近五点才睡。选花样一晚,线用单双股试了一天。粗的织了40公分长拆了用单股,现在又觉得针太细了织出来不够软而要再拆,也就是说前两天的时间全白费了。有点累吧,但很多事都很赶,还在一副到要在月底绣完,还有属松鼠的两围巾没织,还有果子没买,要赶在放寒假前,他回家过年前给他寄过去。小莫的礼物做到一半时,手指被Q线拉伤了,现在最头疼的是如何包装寄走。张丫头说一起去参加小莫的婚礼,但老公说要看一下他的放假时间,看能不能和我一起去。也许更多的是,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出门,怕我冲动起来在异地,客死他乡。原本下周放寒假了再跟你聊的,趁这伙刚洗完澡,洗完头发,锅里在煮着饭,公公送来些虾子说什么也要我煮了,哪有时间弄吃呀,盐水了。说点重点的事吧,说真的,心情不好。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老李怀孕了,三个月了。她一直没跟我说,是怕我难过。但她打电话给我时,原本是想我帮宝宝织小毛衣的。其实我手上毛绒线有三仔,两年前就买好了,但一直没织,更多的是没有孩子。听到时,说真的悲喜一半,当我把这事告诉老公时,看到他的脸色,我想他的心情跟我是一样的。很多时候我在问自己究竟在想什么,我不知道。当织围巾时,看到浅紫色,说什么都觉得蝴蝶花针比较合这颜色,就算针法比较麻烦,但我觉得很配。当不知道用一两股时,织好的两股放一边,用另一团线织,织到能看出时,发现两股真的太厚了。而现在下面要做的是,如果换用10号针比用13号针织出来舒服的话,我就要拆了这两天来的成果。从选针法开始就一步步再试,直到满意,但孩子我真的无从下手。依着惯例吃着药,只是觉得那是种功课,而心里有多想要孩子,更多是我怕要孩子。我没有安全感,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安全感给他。老公吗,如果能给得了他,我又在害怕什么。小吉说过,孩子是个玩具,别人有的玩,当然自己也要生个玩一玩。看着她骂着17岁的儿子,那分贝无人能及,不过她儿子也算听说,考进金陵中学,为了不让他跟南大的孩子学坏,又在外租房子陪读,每天两区来回跑。有孩子的都说快乐与悲伤掺半,我不知道我的希望在。原本算应该是12月她会来,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来,真不想把这债带到下辈子。老李的怀孕让我害怕她的身体怎样负荷,听说生产时只能去鼓楼医院了。觉得女人为生个孩子拿着命去压,值吗!说真的,一直没开心起来,心里有点失落。晒被子时看到小五那边晒的小棉衣,心里又是一阵难过。我觉得我现在还没做好准备,但好像我也没有时间去等。老公用了听天由命,我也由着去了,只是回家亲娘没少唠叨。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今年过年老公和我打算不在家过,想去旅行,亲娘又说新家三年不能不在家过。所有计划待定吧,刚在炒饭时,想着口味重点所以放了番茄酱,发现有点不是很好吃,又觉得很符合现在的心情。荣丫头喜欢上班上的一个小女生,但好像又给我说死了。只因荣在我忙的时候常过来帮忙,加上他的及陈丫头的卡全丢在了家里,所以两人和小唐合用了一张卡,所以一餐都在一起。圣诞节时他跟班上一女生表白,感觉他说那女孩的感觉,像是尘说嫣,什么温柔爱帮助别人之类的。但给他的说法却是模棱两可的,感觉就是这样吊着,就是一候补。最后我跟荣荣说了,她不要你,我们要你,不过既然你喜欢她,就让她先选。女孩吃醋了,想找荣荣谈,我好奇了一天会说什么,荣荣最后说,他没等她,因为她不是他的谁。这事跟老李拿出来讨论了一下,她的意思是送上门的就玩玩,得不到的才表现的有多认真。也许吧,就像一个学弟回校当老师时,跟他的弟子们说,你们有本事谈,我不反对早恋,但要只谈这一个,有始有终。传说他的表哥也就是老李的同学,他老婆是从初中时就开始交往的。

这两天看了一部电视剧,24集的我也许不能爱你。一直以来都觉得我的理论是种谬论,原来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我这样的想法。拥有的时候我们就在失去,是谁说的,喜欢一首歌就设为铃声,听到腻也就厌了。所以越是在乎的东西,我现在都会选择放手。死党同学虽是我很好的朋友,但我没那样关注过他们,知道他们在,不用天天想着。很久以前会想,如果我跟初恋不是恋人,也许今天我们还会在一起吃个饭,还能聊上两句,但曾那么亲密的两个人,却连陌生人都不算。不曾拥有也就不会失去,这也是很早前要离开大条的原因,能感觉到失去,却在他每次叫住时回头,走到最冷的一步。一个想珍惜的人,总有和别人一样看到的不好,却也有别人看不到的好,也就是这点看不到的而为之吸引。因为在乎才会发现,所以走到最后一步时,没有不甘心,从开始我就不是他能了解的人,他也不愿花心思去了解。他说不了解也能做朋友,可惜不了解地很彻底。这段时间会为以前的种种想申诉,想写封信骂他,告诉他有多大条,但想想真的没意义。当他难过时,等不及信息直接打了电话过去,当我最难过时,他只是发了个信息。当他选择逃避时没有想过说一句话让我放下心来,整整不安了两个月,而他用他疲惫消极做为回应。当我跟小丫头聊天时,他的信息不断,是怕我一巴掌拍死了她。那时我真的在笑,觉得自己好白痴。当我匿名写评语时,他很生气,当有一天我被人骂了,也许他会想这是我应得的,评语一直没删,那是一道伤一道疤,告诫自己从此没有人值得我这样去做。当我让她劝她的同学安分些,以免不小心给封杀时,她坚定地说,他不会封杀她的。那时还有什么能让自己看不开,原本想着也许我们还能复活,但复活后还不是一样,感觉又是没有意义。跟你说道这,就是我放下的时候,没有不甘心,没有不舍,也许有一天能见到他,真的跟其他人无异。

还有很多事,不想说了,时间也很赶,说到这吧,冬安!

« 上一篇:觉醒为新生(2013-01-13 12:06)
» 下一篇:幸福在哪里(2013-01-13 16:53)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