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百猪宴》

《百猪宴》

作者心情:纠结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2-21 09:32:31
选择字号:

这个百猪宴不是用100头猪做成一桌菜也不是一头猪做成100道菜更不是100头猪做成100道菜,而是头道菜是只乳猪的大拼盘的共摆100桌酒席的宴会。(其实每只猪分两桌,这个秘密一般人我是不告诉的)。这是加拿大蒙特利尔华人中有位比我们酒店还大的大老板,诚华公司的牛老板要在我们大酒店过80大寿。

宴会定于 8日晚上8点开始,把蒙特利尔各大著名的有头有脸的华人企业的老板都召集起来共聚一堂大啃俺的烤乳猪。(如果你也有头有脸但没有被邀请到,那你的头脸还不够醒目。好好努力别气馁。)

城华公司是蒙城华人中最大的贸易公司,很多华人企业的货源都来自于他。

我们的朱老板那是相当的重视,提前一个星期就让各部门准备了:来的都是大腕啊!如果这此宴会菜肴的质量被认可,以后的蒙特利尔华人的大型爬梯全都会订在这里。这是一个样板的宴会!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各部门的人都摩拳擦掌,我也摩拳擦掌:如果这次乳猪被认可,以后华人大腕想吃乳猪都找我了。

宴会的前一天肉联厂送来了一批乳猪,总共51只,(通常大型宴会要多预备一点)。我把一只只小猪抹好味腌好肉烫好皮淋好糖刷好醋后挂起风干。整个烧腊作坊里挂满小乳猪,我忙碌地穿行于白花花的乳猪林中!

8日,也就是宴会的当天,酒店布置得富丽堂皇一派喜气洋洋的气象。胖乎乎的女服务员个个描眉画腮,配上咱们火红的民族服装个个如烧熟的小乳猪。

我点燃火种烧旺炉膛打开炉门推入猪。大火爆皮松化脆,小火烤肉出鲜味。火借气势,气贯精神。精气神三昧真火炼金猪,福禄寿五神仙气溢甘香。顷刻之间香味扑面而来!

我左边一炉推入,右边一炉拉出,如炼仙丹一般。阵阵的香味传出令人垂涎欲滴。俺烤的这乳猪,一片入口神已走,两片腾云会仙友。白花花的乳猪林逐步换成红彤彤的乳猪林了。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众人闻香而至。

老板拍了拍我的肩:你烤的是蒙城第一猪也!

经理走过来满面堆笑:你是本酒店第一牛啊!

领班俯在我耳边:本酒店今晚的姑娘们都想归你调度嘢!

其实漂亮的姑娘们都被老板经理带到楼上迎接客人去了。只有点心部的花姐带着她的一群过气师奶来到我的烧腊部助阵。

众师奶在俺的调度下有的拼花有的摆草有的推车淋酱料有的拖地倒垃圾,井然有序个个彰显训练有素。

全部准备妥当后,俺稳步走入火红的乳猪林中,缓缓地举起手中刀,气沉丹田刀人合一,手随刀转刀随意行:刀削薄如纸,刀剁断连丝。一刀既出二刀紧随三刀联线四刀成片,片片旋寒光,光光闪幻影。影影卷眩目,目耀满天星。当这满天的星星化为乳猪的片片纷飞的脆皮时又如同片片火红枫叶飘飘洒洒落入一字排开的盘中。

众师奶甚是惊讶:大师的刀法是怎样炼成的?不管是刀法怎样炼成的还是枪法怎样炼成的,有空一定要教我们啊!

她们哪里懂得俺的刀能劈开思乡愁枪能撩去断肠怨。

正当我挥刀斩件,众师奶紧张应接数片拼盘添花配酱叠饼装车时,酒店的值夜班的黑人阿牛也来上班了。他一边伸头看我飞刀削猪皮一边抖动他手中的台布。抖动的台布上突然抖出一个刀叉之类的餐具飞向花姐,花姐一惊往后一闪,推动了排好乳猪的餐车,阿牛忙去扶稳餐车,没想到脚下被台布裹住,一个踉跄后庞大的身躯居然倒在餐车上,拼好的乳猪连同盘子哗啦哗啦地倒下了,瞬间整个烧腊作坊香气凝滞,大家都惊呆在那里。。

花姐反应最快,象一只欲飞的企鹅,张开双臂飞奔出去,边跑边喊:黑牛把乳猪盘子打翻了~~。

闯祸后的黑牛傻傻地站在那里。

领班跑来:怎么回事?经理跑来:怎么回事?所有的跑过来的人都问:怎么回事?烧腊工作间里挤满看热闹的人。

这时有人叫:老板来了。大家闪开一条道。

大老板是见过大世面遇到大事不惊慌的之人,他进来没有吭声只是征询的目光看着我。

我查看一下打翻的盘子,还有部分的乳猪能用的,并且本来就多备了一只小乳猪,应该能够。

我朝老板点了点头。老板松了一口气:你可是我们今晚宴会的头道菜啊!

众人赶紧救场:有去仓库取新盘子的有去冷柜取配料的。

厨师长也带了几个厨师前来助阵。有的雕花有的刻凤有的摆图有的接缝。拼来拼去还是差一桌。

主持小姐不时来催:节目快要演完了什么时候宴会能开始?

时间紧迫,大家又焦急地盯着我。

我突然想起冷库里还有上次宴会用剩的乳猪。

我快速把油炉烧至油滚,从冷柜里取出前次宴会用剩的乳猪投入油锅。炸至大红取出沥油。我再次挥刀:片片乳猪重新飞扬。

人多力量大,终于在9点把餐全部备齐。

我大喊一声:姑娘们上猪了!

领班手托乳猪盘走在前面,尖声叫喊:猪来了!

众姑娘们手托乳猪盘紧紧跟随,伴随着音乐声纷纷飘移至宴会大厅。

9点零8分随着响亮的小礼炮声主持人宣布寿宴正式开始。晚会整整迟了1个钟头。

台下众食客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刀叉直奔乳猪而去。

 

我方唱罢你方登场,这时厨房里传出:“叮咚·咚··哗啦·啦··”锅勺铲紧张的撞击声~~

花姐说:大师啊,你额头上都出汗了。

我说:出汗算什么?我的尿都快要撒在裤裆里了!黑牛,黑牛呢?

« 上一篇:很疲惫(2012-02-20 10:19)
» 下一篇:能丢掉你么(2012-02-21 11:00)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