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打工日记之一百三十四至一百四十2012~10-8~14-寒露-晴-番禺

打工日记之一百三十四至一百四十2012~10-8~14-寒露-晴-番禺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2-02 20:15:12
选择字号:

时隔九日,我再次回到闹铃的汪洋大海,铃声如同战时警报,来袭那一阵猛烈凄惶,去了全不当一回事。初时还能唤醒全身百分百的细胞,渐久麻木,被唤醒的一部分活力仍可回窝混蒙大睡。在一日最具张力的时候,触动机关的不是机体负责巡视的灵官,而是僵硬的闹铃,纵使把铃声调成百般柔媚,其僵硬都在所难脱。我习惯打听完邻居们在清晨的忙碌交响,自己才急急忙忙赶去上班。

长假后第一天上班,工友们都“面带桃花”、“吐气如兰”,仿佛一群假后开学的学子,交流一时活跃,只是隐了几分雀跃,形成一个饶有良益的磁场,感染力何其强大,至少每个人工作时不带负面情绪。活儿也轻松,一上午便打发了,下午扫尾,等到四点下班。

晚上去下载了200余部电子书,摊主颇是惊异,问下这么多准备看到何年,他哪知这些书只够我消享一阵。又下了三十几集纪实片,见卡有余容,挑了几部黄片,以为调剂。记得有一次在长沙同海洋兄和芙蓉哥去买碟,在大街上踟蹰良久,硬是不敢进音像店口呼黄片,最后以颜色混充之才得圆满。到这些街边小摊光顾的男性,多是奔黄片而来的,他们的厂服还未脱下,面上尚露倦容。一个中年大叔问老板有人兽的没有,打量旁边同好们的眼光充满挑衅。不全是受了性的压抑,以低俗填补空虚是通常之法,有时也是为了倾倒某些已然破碎的东西(比如理想)。最先面对的还是自己的身体,身体的任意发作都无法掩饰。有时有些事想不明白,只要闻一闻夜市里的空气,便能通晓;有时对某人事深怀痛恨,只要嗅一嗅夜市里的空气,便能怜悯。 http://www.rijigu.com/

打工日记之一百三十五2012~10~9~星期二-晴-番禺

上月的工单总量在12000个左右,实际入库的数量却只有9000多,所以开早会的时候,主管有足够的理由训斥线上的不作为。但这与我们普工没多大关系,虽然直接关乎工资的核算,谁也不认为自己有跟踪产品的义务,愿意参与并会妙用心思的是比这更实际的事情,比如饭菜的味道、游戏的等级、男女朋友的热度、明星的隐秘。就如撞钟的和尚,他或许在意木杵的滑涩和钟声的宏微,却不会关注三界众生的迷悟。我们没有剩余的精力思考其它,这样的自我暗示影响足够深远。到最后,做了该做的,却得不到应得的,这便是底层人众的悲哀。

由于缺少订单,还要精简人员。却又招进一女孩,她原来也是我们线上的,离厂不足两月,又回来了。这家工厂有许多奇怪的规定,如不招收贵州籍的人员,拒收曾离过厂的员工,便有传言说这个女孩新成了线长的女友,在这些方面,人们便不满足于表面现象,变态地喜欢探明其“内在关系”,所谓探,又从何探起,当事人很少直言相告的,便只有猜测了。 http://www.rijigu.com/

三点多就下了班。晚上去天汇阅书。我以前也喜欢写一些社会时事评论文章,有时用曲笔,东扯葫芦西扯叶,更多用反讽,所谓嬉笑怒骂,道理说明了也没用,只想刺一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现实社会,诚为解气。在有些阅读中,会读到能让自己痛快一笑的精妙语句,顿生遭逢知音之感,甚或有甘为门下走狗之心。要知这痛快一笑,实为笑过之后有难抚的沉痛。对于我现在身处其中的流动却缺少活力的彷徨失语的孤零混乱的群体中的每一个人,我倒希望他们有时能及时行乐,虽然就地受苦有更大的功效,但最难将息。

打工日记之一百三十六2012~10~10~星期三-晴-番禺

下午不用上班。我之所以还留在此处,就是因为自由时间还算充裕,可以鼓捣喜爱的东西,即便是躺在床上对着白壁发愣,或被白光照出苦闷的影子,这也是我的自由。很多工友对这份空闲无所适从,他们并不是不喜欢闲适的生活,不奢望人生满满,却把这些都断然拒绝了,希望加班,最好每天都加到零点,只是想在月底多数几张人民币(也只是数数而已,甚或上月的借债都还不清),这么说他们是喜欢加班了?若这样问他们,他们会觉得你极不懂事。无法撂下肩头重压的人,在没有抵达目的之前,似乎没有歇脚的权利,这个目的是从电视里、励志故事中、风流尴尬中、如孟浪的呓语的人生豪迈中盗取来的,有时是一个形象,有时是几行文字,总在面前和意识内,用脚去丈量才显出邈远,简直就是传说。

主管说,你们做事时若能细心点,每月便能多分100元。以前我不在乎100元,100元能做什么?粗劣的饭菜能吃10餐,简陋肮脏的招待所能住2晚,回家的车票能买半张,还是硬座或硬站,与朋友喝酒,还不够勾勒往事,如果买一样东西还有剩余,能买一卷供**的卫生纸,如果找零的是张假币,也许能给街头行乞者一个惊喜,像在这秋冬季节,还不能发烧流鼻涕,不然拿来擦鼻涕都嫌少。但只要看看最低工资标准的调幅,老板隔一两年能给你涨个一百八十,已是万幸,有一点需要提醒的是,同时要无视物价的涨幅。钱虽不多,意义却宏大,关乎小康社会的建设、和谐良好局面的稳定、幸福指数的累增和人权保障的提升。一说这些,我的舌头都有点肿胀,但这就是意义。当看了韩寒的单篇《青春》,我并不觉得他在挑拨我们与和谐的关系,他只是在说他自己无从体验、体验者自己又说不出的一种感觉,细节不需要他补充或描写,我们--失去了青春快感,或痛、快皆失,麻闷的只求推磨不知吆喝的黑驴,有时还被拉出来吓唬初出茅庐的老虎,老虎不狡猾,却憨厚,憨厚到吃驴不吐骨头。正如韩寒说的,“本该流在心中的热血,却涂在了地上”,吸引来一群贪婪的蚂蚁。

打工日记之一百三十七2012~10~11~星期四-晴-番禺

还是有诺奖情结的,不过比以前淡却许多了。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说这了却了中国人的一个心愿是不错的。读高中时,语文课辅书的附录有历届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名单及主要作品简介,细审名谱,找不到出口能圆乎的名字,便认为中国作家老实不争气,好不容易看到高行健,起初以为是高仓健的日本兄弟,弄清是华人,括号内标明国籍的是个“法”,顿觉这个字比贼配军脸面上的字更让人可耻,高行健吃的是中国粮,屙的是法国蛋,整个一白眼狼嘛。那时候是多么无知,中国作家争不争气与能否获得诺贝尔奖实无必然关系,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与选美大赛十分相似,夺魁的未必是你眼中的西施,你中意的美人极有可能落选,甚至你中意的那个还遗落在民间,上不了台面,她未必孤芳自赏,你却惺惺相惜。几个老头关起门来看蒙了轻纱或曝光过度的照片,极有可能选中半老徐娘式的,这残存的风韵可能还有做作的成分,怎么可能合你的口味,你有你的审美惯性,他们有他们的审美传统。话说回来,虽然如此看重诺奖,但对百分之九十的获奖者作品没有指纹对书理的触碰过。莫言的作品给我的感觉是大气,行文酣畅,神思诡异,想象无极,归根结底却是质朴无华、深沉厚重的,像一个在落叶杂荫秋风里腐烂的鲜红柿子。我不会因他获奖而刻意去寻找他的新旧作来看,但若是天汇能上架他的新版图书(这次的出版浪潮不知会不会涌入这个荒凉的角落),还是会忍不住去看,毕竟莫言是我欣赏的大家。

中国人已失去唯我天朝的自信,也并不是现在就不盲目了。我那时候的理想更可笑,既然认为其他中国作家不争气,那就等我来吧,舍我其谁呢,等我胡茬稍硬的年纪,在梦地里写成笔惊天下墨逸洪荒未出世的名作,全世界的苍头稚角、黄花**、名流乞丐、墨猪文痞、隐士邪人,就连老诺的亡灵都选其为诺奖,羞死那批鬼佬,获奖肯定得有支票吧,我一根火柴把它烧了,余火用来焚烧掉这部令兆亿民众同梦同言的名作和万千书迷们的信纸,自此沧海一笑而去。在没有中国人获奖以前,这不算牛皮,即便是牛皮,只要我尚有一口气在,这个牛皮是不会破掉的。现在莫言无意撞破了这个牛皮,我毫无愧色地笑了,那把火呢,早熄了。

打工日记之一百三十八2012~10~12~星期五-晴-番禺

前几天太过空闲,一旦满时工作,便觉出疲累来,特别是眼睛,酸涩得如同浸泡在洗发水中。早晨,天地间起了虚雾,到晚仍未散尽,这大概是被我的眼睛挽留所致。工友们认为办公室排单的人在故意整人,一天两三百,让你闲得虚,一天一千余,让你累得透。似乎因了有双休和双休过的原因,周五和周一通常是集中下猛单的日子。

被称为“倒戈将军”的石友三,一生倒戈11次,我惊讶他对冯玉祥、蒋介石、张学良等强人背叛的次数之多,大概也只有在那混乱的时代才有这特殊的个例。冯、蒋、张们起初对他可能有过欣赏,过后便只有厌恶和痛恨了,但仍要利用他,在他们眼中,石友三不过是一颗棋子,但过河之卒便不那么好控制了,在棋局中,他仍无自由可言,但他拥有了更多横冲直撞的强力。互相利用又互捅刀子不是咄咄怪事,临阵倒戈自古有之,石友三若一直只在冯、蒋、张之间倒戈,而不是倒向了日本,最终的结局可能就不会遭活埋,还可提心吊胆的活得很好,光荣不光荣实不在乎。

在天汇阅书时,有一中年大叔在我腰间猛拍了一板,他每次来天汇看书,必见我的身影,便把我当书友了,见面第一句必问我这次又看什么,我便将书之封面亮给他看。我正看得入神,他在我后脑发际一通拍挠,说有头屑,并告我去屑之法,洗头之后以食醋又之,使我对他的突然之举恼怒不得。他生性豪爽,有磊落之态,可与之对饮畅言。在民国诸作家中,错过许地山是我最大的疏失。

打工日记之一百三十九2012~10~13~星期六-晴-番禺

在天汇阅书几个小时,临近黄昏时往往已渴得不行,头脑开始昏乱,身体开始躁动,出来吃了晚餐,顺路回租房喝水暂休,等过道里的光完全沉寂,外面的歌舞声渐隆的时候,我会再次去天汇阅书。在太石文体广场旁边,一个歌手在深情献唱,歌词中有一句是“此山为我开,此树为我栽”,不知怎么就转到情话上去了。他站在两根瘦高杆的路灯之间,昏黄的灯光衬得他所处那一块地更加苍茫,路人在围观,是远远的围观,有的站在广场中央,有的站在马路对面倚着绿化树。他的歌声很美,却没人靠拢。在那一团苍茫的深处,还伏着一个矮小的身影,一眼就能瞧出,这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侏儒。围观的人会觉得,这是一个流徙的团伙。

看完《金陵十三钗》,原是想拿它与哈金的《南京安魂曲》作个比较,却只加深了自己的疼痛。明白哪怕自己意愿,也无法穿越到那片凄暗的时空,作家的抑郁寡欢、憔悴疯痴既是暗示也是明示。回去再路过太石文体广场时,篮球场上正在进行一场比赛,场边围了几层人体像新挖的墓坑四周堆积的黄土,这些从地底挖出的土层还散发着潮气,灯光不再昏黄,而是惨白一片。我的左耳回响着骇人的枪炮声、杂乱的奔逃声、凄惨的哀嚎、无声的哭泣、极端的咒骂,还有牙崩目眦肺裂肠断和卑贱的唯喏;传入右耳的是卖钱包的小摊的喇叭声:???你个王八蛋,我辛辛苦苦跟你干了大半年……原价二百、三百的真皮钱包现价只卖30,30一个,30一个……

打工日记之一百四十2012~10~14~星期日-晴-番禺

出门本来就晚,等在天汇找好要读的书时,已是两点,方才坐定,来不及翻开书卷,舅妈打电话叫我去打麻将。心想也有好久没摸过麻将了,已是这个时候,估摸着也打不了多久,晚上仍可来看书,便答应过去。六点多散局,输了350元,这可抵我半月的生活费,不知明日发工资,能见毛爷爷几面。虽然输了,却是好事。舅妈留我吃晚饭,我谢绝了,在街道上流荡一阵,才觉出饿来。

“鸧鹒,鸧鹒,来年莫再鸣!

鸧鹒一鸣草又生。

草木青青不过一百数十日,

到头来,又是樵夫担上薪。

鸧鹒,鸧鹒,来年莫再鸣!

鸧鹒一鸣虫又生。

百虫生来不过一百数十日,

到头来,又要纷纷扑红灯。”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