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打工日记之一百五十六至一百六十三2012~10-30~11-6-阴雨-番禺

打工日记之一百五十六至一百六十三2012~10-30~11-6-阴雨-番禺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2-02 20:31:57
选择字号:

12芯的只有几款,如有DV4、DV7、V3000,今天的单有199个DV4和90个6芯的,我们点焊的一时点不过来,除了两个贴绝缘纸的女工留下来,后端工序的人都放回去休息,下午再来上班。缓慢会令人生恐惧厌烦心,就像多数人宁愿挑百斤重担正常步行,也不愿被限制在一步一个脚印的步幅下踩蚂蚁,缓慢会增加时间的长度和空气的质量,还会在减慢呼吸的同时扰乱情思,更会让人丧失把握事物的自信,进而陷入遥遥无期的绝望。12芯焊接起来比6、8、9芯的都要繁琐很多,今天若下个五、六百DV4的单,两个没见过这阵仗的新手肯定会点疯了去,好比娇嫩的姑娘在泥沼中匍匐、受伤的鸟儿在云泞里飞过。只要他们两个不致太慢,还是有信心在上午做完这199个DV4的,果真也没失望,在下班前几分钟将一切收拾妥当,下午便轮到我们休息了。

从起早,雨就未断绝过,其势也柔,密集起来也不比枞针粗多少;其气也凉,虽没有寒剑那般气凛,却也迫人添了秋衣和鞋袜,起行还别忘了,撑上一把小伞。所以我如在杏花烟雨的江南立于太白楼上凭栏眺望江上湿帆与乌篷。凉雨也增进了人与被窝的亲热,被窝恰似晚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的娇娘白素手心里的温热。因为这凉雨的阻隔,再加之手机流量尚有较多剩余,便没去天汇,就着手机藏在白素手心里阅文字的眉目,读一部好书,亦是一夜之温存。这是一部有足够劲道摧毁人的信仰的书,摧毁了你的信仰,又自信能安抚你受伤的惶惑的灵魂,它也承认普世价值虚假的那部分、人世努力徒劳的那部分和历史经纬错乱必然的那部分。当然,作者在你入书之前,已安放了一个无形的检测仪,能检测出来人之有无信仰,对检测结果却不甚着意,无论有无信仰,你只需裸着进来就行,不会将你拒之门外。这样一部书,让我嫌寒夜太短。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打工日记之一百五十七2012~10~31~星期三-晴-番禺

佛经上常言世尊说法时会现种种大光明,这种种光明都是抽象的物语,可理解却不可感触。我们又常说心地光明或光明磊落,这种种光明和前言之光明或有区别,实无区别。今天我却身见了一种唯物为神的光明,太阳仿佛是在天地间孵化出来的,它钻出壳的那一瞬,眼珠子一通乱转,明眸里尽是清辉,不多时,光在车间玻璃上洇化开来,此时的心情,有如看到一个奇异的新世界,明黄、轻快,一扫晨间的阴冷。是雨后初霁,但又与雨后初霁不同,形同醉于酒后的清醒与醉于人后的清醒之间的区别。

11点半下的班。下午休息,见阳光实在清丽,微风实在舒爽,有意去河边散散步,睡太久头脑易昏沉,看书、上网太久亦如是,但最终还是在被窝里待到太阳钻了乌鸦的羽翼,黑夜剥夺了光明对我的恩宠。给爷爷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晚上打算去买几件换季衣服,秋风给了足够多的明示和警告,甚至釜底抽薪,仅有的两条内裤之一就被它吹得不见了踪影,大概落在了楼下的排水沟内了。打算归打算,最后还是去天汇阅书了。

打工日记之一百五十八2012~11~1~星期四-晴-番禺

半夜才眠,深夜醒来,发现自己有荒原狼的野性和孤独,在冷郁的月色下,我的毛发应该是竖起来的,眼瞳流怖。早晨便似中了秋凉的毒,身子软绵绵的不想起床去上班,以后该早些歇息为妙。

11点下班,下午休息。上个月以来,除了假期,几乎每天都是半劳半休,这半劳之中还有近半的闲散,与打酱油没什么区别,提着个酱油瓶,西逛荡东逛荡,与杂货店老板扯几句卵谈,打几眼店内女孩的秋风,最后索性连酱油瓶也忘在了杂货店的柜台上。中午房东来收房租时还好奇我经济的来源,说靓仔你不要上班啊?交了230元,前几日楼下贴了通告,从11月起减租20元,但对我似乎没有减免,都懒得问一下房东。睡了一觉,梦枕黄粱,梦里还有两个梦,在其中一个梦里,我受了一个孩子的哭声的压抑,一个劲地唤自己醒来,唤了七、八声,还真醒了过来,如同蚕头破蛹而出,钻出梦套之后,犹觉自己的脑袋因挣脱束缚而在失控地摆动。白天睡觉我是不关房门的,口舌极燥,阳光在秋天里似乎没有颜色,被地面的房屋树木同化了。缓了片刻,想去河边吹风,始终找不到传说中的那条小径,走进一条岔道,道旁有沟渠,后来发现一大片甘蔗林,是我平生没见过的景色,正是夕阳唱晚,天幽霞壮,不忍离去。一条大道两旁,厂房林立;一条小道两旁,虽无森林,有这甘蔗林,也算接了地气。晚,去天汇阅书。

打工日记之一百五十九2012~11~2~星期五-晴-番禺

少得可怜的工单,竟也会欠料,上午上了一个多小时的班,玩到10点多下班。下午上了一个小时的班,搞了大扫除,连坐凳都叠收起来,照此情形,以为有长假放了,问陈科消息,他笑言道,“还能放长假吗?那我们只得喝水了。”现在的形势就不妙,温饱可供,一旦放长假,恐怕连稀粥也喝不上了。四点下班,一新手说它在某厂工资有近3000,还包吃住,到这里是来玩的,出了原来的厂后,陆续换了三、四家工厂,都只做了数天,最后才到斯泰克来。既然是玩,对工薪便无要求。玩玩而已,这种心态总归是坏的吧。

新闻也不敢看了,也许是神经过敏,一看新闻,便觉繁荣社会危机四伏,强盛中国面临崩溃。我肯定未窥得全豹,或者是杞人忧天,抛却了忧虑和恐慌,愈觉社会诡怪异常,所谓潮流,是有回旋倒退的可能的,在潮流涌来之时,人的行为愈是荒堂,人命便愈显虚无,用“卑微”或“卑贱”都不足道。我是紧张了,但比我更紧张的人和人群还在掩饰。

相较诗文小说,我更爱读文人间的往来书信和私人日记,既品蛋之鲜,又见母鸡之憨态,读之愈细,愈觉巨匠之平常,由偶像崇拜而为人性崇拜,私情渐白,恭敬而不可玩弄。

打工日记之一百六十2012~11~3~星期六-晴-番禺

打电话给爷爷,老人家还是听不到我说什么,听他把电话递给奶奶,奶奶说,“没声音,挂了吧。”我对着电话狂吼,起初还有所压制,后来简直成了发怒的金毛狮王,但还是无济于事。爷爷奶奶已入“天聋”,可我非“地哑”,只好挂了电话,再拨过去,只听爷爷在那头说,“又打来了,又打来了……”声宏气足,我听了也就放心了,打电话回去无非问询两老的健康,没有再对着电话吼,连话也不说了,只默默地听着,然后默默地笑了。挂了电话,我才想到可以录音,待下次吧。以前看过一篇小文,一个贫苦的大学生录了父母的呼吸声,每晚都伴着睡眠听,我原来以为这只是个故事,实在是太浅薄了。

白天停水,极不方便。沙县小吃店的老板说停水也好,可暂歇业。可谓偷得浮生半日闲,以前很少见到他的笑颜,脸面总是紧锁的,此刻说歇业的话时,嘴角终于生动了。

越来越疏懒、拖沓了,近两点才去天汇阅书。看完梁实秋追忆妻子的长文,再无心思看其它文章,准确地说,一时无法接纳更多的文字,那是格格不入的,就像在平湖秋月里,无物可以打动视听。

城市和人都可以虚构,但无论怎样虚构,都无法与现实世界的丰富比拟,任何想象都无法追平现实的盲动或上帝的杰作,也许虚构者本来就不追求丰富,他把城和人都引入神秘的荒凉,一座荒城,一个不明身份万般变化的旅人,若这样的城和人是存在的,那无处不是虚构。一个旅人垒起一座城的历史和未来,但一座城拒绝在此刻对旅人打开城门。城和人,都是痴妄的说法。

打工日记之一百六十一2012~11~4~星期日-晴-番禺

江山,是求全得来的;美人,是求爱得来的。幡然醒悟,你的美人是从别人的江山逃出来的,你的江山围坐的都是怀着春怨的女子。其实,有时候只需要在寒日洗冷水澡那么一点勇气,莫说风流无碍,至少无碍风流。

犹如在溜冰场上滑行,溜了一圈又一圈,原本想象着的是山飞跃,做一次雄鹰般的俯瞰,却在凌乱的音乐与光线中,打磨掉,一次又一次地打磨掉才有的痕迹,一圈又一圈,像受了蛊惑的追咬自己尾巴的狗。稍有停顿,或稍作回忆,身体就可能失去平衡,吓出一身冷汗或摔得鼻青脸肿。这就是日子,越熟悉,越深入,就越陌生。才子空余恨,傻子空余乐。如果真是一个妄想症患者也好,可以随时开始自己中意的开始,结束自己满意的结束,关键不是满意的程度,而是随时开始和结束,不必等待他人,也不会拖累他人,上帝与你也无关系。当然,快乐和痛苦都是自己寻求和营造的,这在任何时空都不会发生变化。就像上帝,可以赋予万物以生命和自由,这是装点斑斓美梦时无意识使用的手段,一场无法中断的联想,神奇的是自己永远不会明白这只是一场梦,包括手中的权力和难以承受的痛感,也就是说永远不会醒来,清醒时,已作为另一具肉身而存在,同样的爱、欲。

打工日记之一百六十二2012~11~5~星期一-晴-番禺

无意中听经济之声晚十点档的栏目,始知在新疆阿尔泰的角落里生长着一个叫李娟的奇才女子,世上任何角落都有许多让人意想不到感叹不已的存在。喂马、劈柴,春暖花开,不仅是诗意的恣肆,更是生活的本来。就像男女关系,从初闻美名,到一见钟情,到往来频繁,再到灵肉的结合与分离,总是那么迫不及待。立即上网搜索,先看了名家的推荐评论,再细品李娟集在纸片上让人的灵魂从高处跌落静卧在平地的文字。心急的人吃不了热豆腐,慌张的人也品不了好文字。李娟已出道十多年了,真是相逢恨晚,每个人惯处的角落或多或少都是封闭的,才会有那么多的错失与惊喜。被誉为“天才”,她的文字你根本就找不到出处和由来,也许就来自牛羊的追逐、风和苍鹰的唳叫、河流的呜咽和人群的欢乐,而不像来自一个巧妙的头脑、一双灵动的手或一支不可思议的神笔。名家击赏这些自然活泼洁净真实的文字,批评那些故弄玄虚故作高深支使聪明没有生活根底的文字,我认为他们是掩着耳朵在批评自己,并不一定昧着良心,可见文字的操弄非神力不可,所以他们才称李娟为天才作家,犹如文学洛神的萧红,真是羡慕嫉妒恨,作家只是个名头和讨米的罐,文字才是圣物。当然,天才也只执圣物的一端,文字也不该只有一种律动,而该像一只色彩缤纷的飞鸟,掉落任意一根羽毛,都能令痴者自痴,或莫名欢动,或黯然神伤。李娟的生活已令许多人自叹弗如心生向往了,劳作与品悟、沉酣与升华、简洁与淡淡的忧愁,我甚至希望李娟与世人错过,让她的才华烂在她肚里,就像她睡在她的毡房一样。不可否认的是,李娟及其文字的存在,是世人的幸运,至少是喜爱读书、崇尚简单真实的人的幸运。电子文本已侵蚀掉了李娟文字的一些魅力,加之夜已深沉,我只得离了她的文字而眠,突起的热爱,会让热爱之物沦为一次性消费品,我也不希望她的文字成为我热情的无辜牺牲品。

自己又何尝不羡慕这样的生活与写作呢,没有热情,令自己对生活的真实态度产生怀疑,不够坦率,不够真实,根本无法潜入细密之中。无法简单的描述一下自己的生活,像床的宽度、睡梦的杂乱、灯窗上的人影、过道的响动、上班的盲流、早餐的式样与热度、粗糙的手、疼痛的眼、僵硬的腰、粗口的玩笑、男女间的戏弄、过失与补偿、一台点焊机、一串火花的张扬与沉潜、扫地与扔垃圾、下班时的欢喜、寂寥的心声、对快餐的厌食、生活的卑微和对旁人的讨价还价、没有欢乐强求娱乐、空虚的填补、地摊货的价格、广场舞扭动间的暧昧、烧烤炉腾起的油烟笼罩着一条街道的饥饿与胃的失落、黑丝的错杂与发香的紊乱、售货员的花招与美容师的媚眼、那些混沌生活中的苍白面孔、书架上的那一线孤魂的怨毒的眼……生活会将你安放在一个合适的角落,你并非“无地自容”。

打工日记之一百六十三2012~11~6~星期二-晴-番禺

因为主板设计有误,我们改了点法,依旧无法生产,只得将主板全数退换。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但千错万错,最后总是生产线的错,拿生产线来撒气,不论是工程部设计错误,还是仓库欠料,或者来料不良。向上反映,也是一级推一级,官僚作风严重。就拿欠料来说,不去催几次,就永远无下文,催得多了,他们嫌你聒噪,你忍气吞声不作声了,恰巧他们也忘了这回事,等到急于出货的时候,他们的责任心突然增强了,看不到产品,首先骂你个狗血淋头,意识到是自己欠料,立马把物料拉过来,不是催,而是压了。做普工的倒无所谓,有单有料就做,有单无料便耍,受冤受屈的倒是组长、线长这些小头目。陈科一向很少生气,今天却是面惨惨言阴阴,双手交错抱怀,几次走近了说,真是气不过,真是气不过!一会又说,见他们就来气,边说边别过脸去,见他们就来气!除此而外,便是一脸、两眼、两鼻、一口、一肚子的沉默,这气便由内部消化去了。虽然还有250个(点焊、贴绝缘纸两道工序只差30个没完成)没做,下午仍是休息,是没指望这250个主板今天能到位。

晚上去天汇阅书,又碰到那个豪迈的大叔,他这回问的是我的工作,猜他下回怕是要问我的家庭了,比如,小伙子找女朋友了没?后又来了母、女、甥三个新化老乡,口音与我稍有异,应是县域西北或西南乡镇上的人。许是腹收久了的土话难耐寂寞了,很想与他们打声招呼,闲话油盐家常,终还是作罢。外婆一直在旁碎碎叨叨,催小外甥回去睡觉,说自己想去商店看一下裤子,可惜没带钱,又觉寒冬将近,劝女儿置一洗衣机。女儿大概是做文案工作的,气质与一般打工女子不同,也颇有些姿色,不理会母亲的话,只说小孩子爱看书也是件好事,接着继续给儿子朗读童话故事。我们新化人说普通话,还真是有失先天,很少有听了不觉硬伤的。小孩才四岁左右,头脑已开明,口齿也很清晰了,特别着迷童话故事,外婆数度催他,他全没听见,只问妈妈小兔子后来怎么样了呢?小孩的思维迥异于成人,他们不会把会说话会撒娇会出鬼点子的小动物们当成妖怪。

我之有失趣味,一为不交于人,二是不融于物。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