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打工日记之二百零四至二百一十四2012-12-17-27-晴-番禺

打工日记之二百零四至二百一十四2012-12-17-27-晴-番禺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2-02 21:00:28
选择字号:

拿工资的时候就想走人,计划休息一个月,好好看一个月的书,饮食用度能供一月就够了。1830元,进厂以来拿的最多的一次,下月会过2000,但我着实不喜欢加班,深恶痛绝。今天便连了一个小时的班,天好像摔惨了,肿得有些发黑。侯海军一个劲地说世界末日,这或许可以作为借口,可以装作一个误信谣言的无辜者。就怕读书计划不能保质执行。

打工日记之二百零五2012-12-18-星期二-阴雨-番禺

加班回来后无甚心思写日记。越疲累越不想休息,越想狂欢一场,将灵魂和肉体都掏空,烟妖酒魅却离我远远的,对的,它们有自知之明,还不够格参加这场狂欢盛宴。风一吹天就冷了,就像流水线上的人心涣散;一转眼天就黑了,只剩下一条回租房的马路。还是没走成,自己都耻于记下这句话,无数次说出口要离开,又无数次变成牢骚。为了追求那些想要的东西我们要有足够的理由;为了接受那些不想要的东西,我们也得需要一些理由。要摆脱加班带给我带来的恶劣影响,就得深埋自我的感觉。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打工日记之二百零六2012-12-19-星期三-阴-番禺

下午是一路狂奔去上班的,接了一个电话后有点魂不守舍,心情错乱,取消了与一个女人的幽会,身体脱离了泥沼,思绪却还交缠着莠草。慌慌张张看错了时间,跑到工业园门口看到工友们散漫的身影,才知道这一气跑来有多么滑稽。胸闷头晕,躯体紧缩久了,已不适应跑步。有些怀念在望城的日子,每晨围平阔的斑马湖跑三圈,将近虚脱。湖岸上人影稀疏,湖面平生微澜,细碎的波浪轻柔地吻着沙石,藁苇长出水面,水鸟不是在凫游戏水便是静谧而长久地凝望四围风物。风拂光洗,灼热的呼吸渐趋平缓,直想一头扎进湖里,钻出水面时身体会长出鲜艳密致的羽毛和宽阔的蹼。

死火山的沉寂会让一部分生物遗忘掉危险,谁也无法知晓千年万年的时光。我又说服了自己,做一具行尸走肉,在荒凉处沉寂,在沉寂处哀伤。像一个蹩脚的演员,发现剧本与导演的要求并不一致,找不到饰演角色的感觉,有一些想法,却因剧本的天衣无缝和导演说一不二的臭脾气而噤声。不要加班,已无欣喜,因为只有不预期加不加班,才能心平气和地坐在工位上。晚餐吃各式包子,稀饭加咸菜,从没这么吃过,竟比吃饭容易下肚。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打工日记之二百零七2012-12-20-星期四-阴-番禺

为了不在半夜醒来,推迟了入睡的时间。醒来时不见天光,会怅然若失,心里会觉缺憾,夹杂着恐惧,当然,并不是怕黑或怕鬼,或怕上班会疲劳。半夜醒来,在人潮退去后的阒寂中发现一片狼藉,又似一个窃贼被曝光在心爱的人面前。能听到微弱的虫鸣,还有那些彻夜不眠的人制造出来的声音,幸好楼内没有磨齿人和鼾神。宁愿在此起彼伏的闹铃声中醒来,口干舌燥,脚底板却泛着阵阵潮热,对在晨间有无勃起并不留意。周围涌动着冷水的冲刷声和铁锅的翻炒声,尿骚味残留梦的隐忍,煎蛋的滋滋美味使得口水泛滥。并不奢望窗外会有鸟雀的清鸣。

埋头做事,除了点焊机的轰轰噪响,身外并无其它的纷扰。手指在手机屏上滑动、游戏,成了唯一的乐趣。既不以社稷安危天下苍生为己任,又做不到以淡泊清静超然物外为依归,亦是进亦忧退亦忧。在车间内坐太久了,在租房内待太久了,在无言的沉寂中流连太久了,在虚妄的玩笑中放肆太久了,有眼睛没有视觉,有耳朵没有听觉,想象力被困在沙砾堆里,湿润的潮气正自远离。不用加班,是唯一值得记下的,意义就如古时侍官记下皇帝几时撒了一泡龙尿一样。

打工日记之二百零八2012-12-21-星期五-冬至-多云-番禺

睡觉前绝不会去想诸如明天醒不醒得来或太阳会不会再升起之类的问题,有时间和精力去想此类问题,还不如多仰望一下夜空。所以,世界末日没有到来,我浑然不觉;如果世界末日真到来了,我还是会浑然不觉。世界末日,并不是世界最末的日子,对于个人而言,应该是在末路上止不住脚步的日子。有末日的狂欢,却没有末路的沉醉。每天都可能是末日,每天都可能成为新生的日子。虽然人类已经习惯了地球的旋转和太阳的照耀,但地球不是为了人类而转,太阳也不是为了人类而燃烧自己。心存敬畏,才有恐惧,但并不是虚弱。

在这里上班的人,他们甚至分不清楚末日的传言是源自玛雅还是雅玛预言,自然也无法想象末日景象,有一种感觉或需求是如此的真实和卑微——不出太阳就不用来上班了。对的,人间出一点乱子,社会机器还是会正常运转,只有当宇宙出现乱子时,这正在无情运转的一切才会断然终止,哪怕只是中止一小会,部分人也是有所希冀的,在生命枯萎之前呼吸会自由顺畅一些。终究还是得上班,没有人相信末日传言,对自己人生的末路已漠然无视。因为欠料,整个上午都浪费在枯坐的百无聊耐中,有一种无法救赎自己的无奈感觉。下午仍旧等了近一个小时,本来可以在日内完成的工单,又拖欠近300个待下周完成。

曾看过一部叫《冬至之至》的小说,在末日的恐怖氛围中还能吃一顿热腾腾的汤圆,也许温馨地吃完汤圆后就是末日。事情发生得总是诡怪异常。冬至似乎是一个不吉利的日子,是一个用来祭祀远人的日子。吃汤圆不是所有地域的风俗,阴郁也不是所有人情的底色。

打工日记之二百零九2012-12-22-星期六-阴-番禺

中午吃苹果和花生米,想到那些在荒野求生的人,为了获得保持体力、消除疲劳、修复伤口的少量的卡路里、蛋白质和维生素,而去刨松根、食花心、吃蛆虫和蛹卵、喝水或自己的尿,没有饥饿感和恐惧感的人是不懂生存的,不了解、掌握一些求生技巧和抱有坚定信念的人,是很难存活的。生活之浪不时便把你抛到荒凉、孤立无援的境地,在发达时思念文明,在人潮处渴望见到人烟,在霓虹灯下想念万家灯火,在锦衣玉食的环境中期待一声亲昵的呼唤,都是极有可能的。如果有一条碎花围裙在眼前晃动,有一缕辛香在鼻中飘摇,有一碟素菜在眼前引诱,思绪就不会飘这么远,在饥饿之前就会先知温暖。写出来,放进漂流瓶里,任它漂到天涯海角,或竹舍人家、纤纤素手。

一整天窝在床上,有些腻,该换洗床铺了。有时觉得自己脏兮兮的,何不以清爽形象示人?聊天,看电影,看着窗外的风把日光吹得冰凉发硬。有时坐在流水线旁,看深绿色的皮带缓缓流动,不知它会流到何处去,便在皮带上贴一张纸做个标记,过不了几分钟,就会在流动的皮带上再见到这张纸,循环往复,就像看到一个救星,把自己从无望无尽的空虚恐慌中拉回来。如果没有寒暑更迭,四季如春、四季如夏、四季如秋、四季如冬,没有四季,没有风霜雨雪阴晴旱涝,没有循环往复到一定时候便能见到的熟悉的某个标记,人活的会更麻木吧。四季还能反串,人心与心上留痕呢?晚上出去走了走,冷风吹得头有些发晕,好久没去天汇阅书了,书架上书颜如旧,未见新妆。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2012-12-23-星期日-弱阳-番禺

乍看之下,明黄的阳光大块大块地铺满大地,虽听得见疾风,却看不到黄亮之中有任何物体飘摇的影子。只有走出门去,才觉得风的阴魂不散,阳光只是诱饵,追着阳光跑,跑到了风窟,风妖们面娇身魔,倏尔张牙舞爪,罩在柔发下面的眼睛射出一道道刮毛的冷光。这种冰凉,我猜想和男女双方互感失望时的感觉差不多。想尽早逃离,却贪恋那虚假的阳光和错觉的温暖。

看了一部电影,喜欢的片名、背景、音乐、角色、剧情、演员,对拍得怎样倒并不在意,有些东西不能让你哭或笑,但仍能喜欢,实在。中午用冷水洗头,就有些打喷嚏,鼻腔不适,粘粘腻腻的,晚上却还冲冷水澡,似乎想验证一下这样会不会感冒。虽然想到那句自作孽不可活会流冷汗。有时,就需要一场感冒,胜过其它。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一2012-12-24-星期一-晴-番禺

整夜都没怎么睡踏实,半眠半醒,觉得这个夜好长,迷迷糊糊见到些阴晦的光,转而又在一个离奇的环境中呓语。想着闹铃怎么还不响呢,邻居们怎么也没一点动静。终于听到柔和音乐响起时,还大松了一口气,闹铃终于响了,我可以起床了,像一个匍匐在坑道只待冲锋号吹响便能献身的战士。不料是陈科打来的电话,自己睡过头了,陈科催我去上班,我方想回复,发现话语在喉间被卡住了,头脑中也漾开一圈圈冰冷的麻木感。昨晚那个凉水澡见效了,我感冒了,眼眶有点酸痛,全身像被剥开了皮,沾满了异物,在血肉的滋养下,这些异物开始萌芽。陈科还以为我今天不去了,可我并不是不想去上班,去了,迟到了半个钟。

上班更是昏昏沉沉,倾听着自己粗重的呼吸,火花产生的焦糊味在此时尤其难闻。擤一溜鼻涕、吐一口唾沫,或者去厕所撒一泡尿,都会感觉身体被掏空了,有些支撑不住,幸好没有全身冒汗,不然不知此刻沉重肉身又会觉出怎样的虚浮和颓靡。幸运的是我的胃口还好,吃得下东西,据以往经验,牙痛才是重感冒的预兆,现在铁齿铜牙,无甚可怕的。晚餐吃红薯、玉米,红薯是很早就想买来吃的,下班后走过昏暗的街道,红薯绵绵的清香在暮色中已快消散殆尽,炉子有点冷了,想吃红薯的心却再难掩饰,吃下去时足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

感冒了,什么都不想做,也什么都不想想,从今晚起,要泡脚了。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二2012-12-25-星期二-晴-番禺

若非是捕捉到了最后一次铃声,今天铁定又会迟到了。鼻孔呼出的气流还是微烫,头脑中像被虫子钻出了几条如蛛丝般纤细的镂空管道,偶尔低咳一两声,不过比昨天要好多了,周身不再有冷暖通流的感觉。

阳光很好,适度的温暖由衣物及表皮渐趋血肉,不同于由内而外的焦热。下午去上班时看着低首无遮拦地坐在暴露的广场上晒太阳的男女老少,顿生羡慕。我愿像一支芦苇一样在太阳下静伫,在微风中悠晃,可脚步却匆匆向着车间而去。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我从不参与工友们的话题,喉咙痒是感冒的不适,而不是因沉寂而发痒。不知是谁出的主意,竟然在圣诞节破例给每个人发了一个橙子、两个苹果、三个桔子和七、八颗软糖。记得端午节却是连粽子也没发的,龙船调悠没圣诞袜长。

晚上加班是意料之外的。加到九点,两个小时几乎什么也没做。这家公司妄图以最差的工具做出近乎完美的产品,对操作工具的人又缺乏培养和尊重,不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又是什么呢?加完班后,感冒似乎又回复到昨天的症状,泡完脚后想看看书,终因困乏渴睡而息。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三2012-12-26-星期三-多云-番禺

“我们意识到自己身上存在着一种动物性,我们更高级的天性越是打瞌睡,这种动物性也就越清醒。它匍匐爬行,耽于酒色,也许无法完全排除掉;它像蛔虫一样,甚至在我们身体健康时,仍然寄生在我们的体内。我们也许有可能避开它,但无法改变它的本性。我担心动物性享有其自身的某种健康;我担心我们有可能身体健康,但并不纯洁。几天前我捡到一副猪的下颌骨,牙齿和长牙全都洁白完好,这表明存在过一种与精神健康截然不同的动物性健康及活力。这种动物是用一种不同于节欲和纯洁的方法取得了成功。”

是不是真的被那种生物化学性的需求所控制着呢?有时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泥塑般地坐在车间里,除非是对秦桧那样的恶人,不然一般塑像都会突出人物最神圣的一面,在车间充一座泥塑,显然没什么神圣性可言,但塑像的无欲无求表情还是没走样。上午完成工单,想着下午能够休息,不料在车间傻坐了一下午。吃的半饱的猪卧在猪栏内会想些什么呢?会不会在想野猪的生活呢?沾一身污泥叼一个烂果的野猪又会想些什么呢?野猪有长长的的獠牙,生性凶猛。我或许比栏里的猪要好些,比野猪却要差得远了。

感冒已从我身体中撤走,它曾经招展的旗帜残卷坠地,不算我的战利品,谁想缴获以作纪念?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四2012-12-27-星期四-阴有雨-番禺

有时候只看到了创造和发展,而忽略了消耗,有些甚至是完全的浪费。除非是创造一个永久性的东西,但永久与否并不由创造者说了算,在消耗面前,创造显得多么可笑,创造需要消耗,创造也是为了消耗。对喜人的数据和庆功宴要有怀疑。下午又是坐在工位上等着下班,一个个或趴或倚,玩手机,打瞌睡,骂娘,烦躁不安,郁闷非凡。生命在不停的消耗,这是不可避免的,创下丰功伟业,也无法减少丝毫消耗,这样说显然不能让自己满意,同样是消耗,心里却有高下之分,自愿的、不得已的;自欺欺人的、自揭伤疤的。要想活的更舒坦些,就得想办法掩盖住消耗的痕迹,或用饱满的热情填补消耗的空白。若是世上各角落的流水线均断流,这个世界也不会更糟糕,只会更美好。

侯海军辞了工,上了26天班,只结算了900元,其归家的愉快心情肯定又会变得沉重起来。他回家急着相亲,常挂在嘴边的却是喜欢有夫之妇,结婚就是为了离婚。不知他到底是为了结婚还是离婚才迫不及待回家相亲的。就算是开玩笑,他心中肯定也有不安全感和不稳定感,对女孩、爱情婚姻都充满怀疑,因为他亲眼所见太多没有物质基础、经济困窘的家庭的快速组合和离散。当然也是因为没有自信能改变目前的身份和地位,随波逐流。多数工友也默认了自己只能是打工者的命运,他们的行为表明了他们的态度。自我认知、自我暗示是多么重要。有一句诗是这样说的:“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其实梅花也是寻常的,不寻常的是心境。视野再广阔,也是寻常所见,但一有梅花点缀,这月色便大异其趣了。只见月色,不闻梅香,多少有点可悲。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