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五至二百二十三2012-12-28-2013-1-5-晴-番禺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五至二百二十三2012-12-28-2013-1-5-晴-番禺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2-02 21:05:11
选择字号:

自由就是看见了正午的太阳,食毕午饭,取消了午休,含一嘴红枣,左口袋装两颗糖果,右口袋揣七、八颗花生,拉开一点锁紧的外套,像一朵闲云一样悠浮到文体广场上,用微汗的右手扫一扫羽毛球场边沿石棱上的灰尘,缓缓坐下。太阳当空,光线不是很清明,看一群初中生骑单车斗车技,他们喜笑颜开,鼻翼上细碎的汗珠闪烁着金针一般的阳光。吐一地枣核,剥完花生吃糖果,双肘支在双膝上,双手掩面,双目瞌闭,上身微俯,听箫音琴韵、流泉飞花。清风从左肩滑过,拂过紧掩的潮热的呼吸;阳光泻入脖颈,后背仿佛也在吐纳呼吸。身子不自觉地往左侧微微倾斜,不会栽倒,即便运用天算,也无法计算出这种舒适神迷的倾斜度。似垂入静水深流中的一枚柳叶。在阳光下浅睡,在阳光下清醒,即便要去上班,也不觉难过,踱着悠悠的步,口中轻唱“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相见”。也许这就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但我没把它说成是幸福,而是自由,自由离幸福还有那么一点点距离。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六2012-12-29-星期六-晴转风雨-番禺

今天是我的“死”日,这样说会引起很多人的猜度,甚至连自己也会感到困惑。那些细节倒不值一提,也不必为“死”设一个专门的纪念日,因为不知该纪念什么,倒是一切都该遗忘为妙。历史诸多难解之谜就是这样形成的,对某一名词发生兴趣,却找不到佐证,想象固然可以满足一部分求知、窥探的欲望,却也可能误入歧途,成为众矢之的。我不求生命历史的完整,所有的记述也不是为了藏之名山、公诸后世。事实上也没有人会有兴趣研究我的历史,我埋葬了一些东西,不足以成为一个谜。“死”后能得到宁静和安然,这是唯一的收获。

我终于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好人,也算不上是一个坏人。善人好之,恶人恶之。一边听着六字佛号,口诵揭谛揭谛波罗揭谛,一边犯着色戒;一边看着子曰诗云,一边男盗女娼。事情从来没有这么奇妙,令上帝发笑。家乡下了,若在家,我一定会走向山野,迎风棹雪,发现一串野兔的足迹会有多么惊喜;可我身在异地,整天待在租房内,听狂风对四壁的围剿。 http://www.rijigu.com/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七2012-12-30-星期日-风-番禺

睡了最舒适的一觉,清眠无痕,时间没有流转,也没有停顿,醒来不会去想自己身在何处,视觉、嗅觉、听觉一并丧失,只心里有一团暖暖的香气,存在于嗅觉之外,淡淡的气息,似从白衣少女柔顺长发梢尖滑落的一滴山泉水。一个饱受失眠之苦的人突然看清了眼前的世界,不再幻影重重、混沌不清、焦躁不安、空洞无物,那感觉就是如此,看到太阳前,觉出露水的湿重,一朵残红沉浸在哀艳的故事中,声声喘息隐藏在小巷的转角。

周末,不需要出卖自己的时间,8个小时,或多或少。出卖时间,比出卖灵魂和肉体少了些许罪恶感和羞耻感。不论出卖什么,都是各人赋予自身的自由。明智的人只是把握住了出卖的时机,或者说,是在交换,人活在世,总要交换些东西才能维持现状和理想。我把自己关在房内,屋外的世界只剩下风,从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的风,死皮赖脸说明它有耐心和活力,它横冲直撞左拉右打肆无忌惮,戏弄成瘾,都以为它迟早会撞开我的房门,把我拉到它的麾下,在天地间征战,掳掠杀伤,硬碰铜墙铁壁,狂卷飞沙片瓦,蹂躏松枝滑肤,撕碎一块丝巾的温柔,剥夺几串呼吸的温暖。

但我没敢把门打开,以致忘记了时间。看了一部轻喜剧,其实更渴望的是阅读,阅读能让我停顿,让一切都暂停下来,好让我理清自己与世界的关系,保留对美的最初感知,或许还可以进入旧日时光,看着转身离去的遗憾背影,并不是无动于衷。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八2012-12-31-星期一-晴-番禺

去年今日,我在本子上写下风吹落岩石,不知哪来的这种沧桑感觉,今时今日,写下不断膨胀的宇宙拉长了穿行其中的光波,无尽的黑夜引发诸多猜想,这种说法更显沧桑本色。年纪轻轻,就在茫茫虚域中仓皇四顾?额头上天生的几条皱纹却不动声色,沧桑,只是在一成不变中发生了巨变。阅人无数,也不是说记住了多少张面庞。2012年你没什么展望,世事正如你所愿,而现在已成为了过去,说到去年今日,无意识的表露了沧桑,厌恶平滑、正常、持续和不可逆转。正如一些人所说的,你天生就是这样一张脸,不论你有太多的堆砌和修饰。2013,面对的也不是一个镜头,而是一面平镜,像一池水一样的镜面,只有风会吹皱这一平面,让2013发生波折,显得奇异。说它是一面平镜,忽略了大地的微颤和旋转。

我喜欢现在的节奏,休息了两天,今天上一天班,元旦再休息两天,再上两天班,又到了双休。没有旅行计划,所以并不希望拼凑成一个较长的假期。适时的与人照面打交道和劳作,既可以怡享安逸的时光,又避免了独孤成瘾和懒惰成性。即使四壁能阻隔风的侵扰,我也不会认为租房是一间可爱的屋子。主管在包装车间召开全体大会,对他所言无丝毫兴趣,在2012年最末的日子,一个人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叨叨,一群面无表情的人为什么对这滔滔不绝的口水能够容忍?因为还有明天,不管你看不看得到,不管你是激昂憧憬还是厌倦畏缩。

晚上,妈妈打来电话,说春节不回去了,这桩年终大事就算确定了下来。

打工日记之二百一十九2013-1-1-星期二-元旦-阴-番禺

楼下马路上流动着《梁祝》钢琴曲和男女声交替的喇叭声:高价回收旧彩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像是对2013年第一天的绝妙讽刺,试想,如果回收的是旧心肝、旧思想、旧情绪、旧计划、旧泪水、旧欢乐、旧爱情、旧理想、旧背叛、旧时光,还可能再利用吗?即便能,也不管是高价还是低价回收,回收者哪能这么招摇过市,出让者哪能像丢一件旧电器那样漠然或轻松。旧年、新年都不过是大庙里的和尚,他们长相各异,但穿同样的僧衣和僧鞋,脑袋瓜也是一溜光,都诵佛号和礼拜三世诸佛,而在大庙之中,你可能听到诵经的真言,也可能听到晨钟暮鼓的伤寂。

不过,我喜欢年初胜过年尾,并不是因为年初就有激情和动力,而年尾只有失望和疲劳。实在是我喜欢听年初各色人等的各式许愿,此时他们是虔诚的,哪怕有淡淡的忧愁,脸上更多是充满祥悦的光彩;而年尾则不同,不是收获狂欢后的空虚淡漠,就是徒劳中的失落沮丧,还有怀疑、仇恨、抱怨、争吵、颓丧和各种病态。不论一年之中何时的节日,都不过是一个缺口或借口,当然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人生需要缓释,但现在许多人连节日也搞得紧张,而且比平常更加紧张,才会对节日感到恐惧和厌烦。天气冷,没有购物或行游的兴致,门窗紧掩,待在床上看电影,捂在被子下听原声音乐,感到时光错乱也不觉慌张,被子覆盖着我,给了我足够安全的黑暗。西班牙诗人加西亚·洛尔卡的诗句说:“因为我们想要每天吃的面包,想要桤木的花朵和永久的温存。因为我们要求大地的意志能够实现,将它的果实分给所有人。”这不是一个愿意,苏童说这可以作为我们对年复一年的新年许愿的理由,这个理由让久不读诗的我感动流泪,它就像悬挂在天空的另一颗可照耀头顶的恒星。

打工日记之二百二十2013-1-2-星期三-晴-番禺

古罗马人喜欢在石碑上刻下自己的职业,以表明身份和存在。哲学家、医生、马夫、铁匠、杂耍艺人、染匠、农夫,看到一份职业可引发相应的想象,他们的历史形象就能够复活。对于我来说,找一份可以表明自己的身份和存在的职业再重要不过,或者说学一样看家糊口的手艺,在分工越来越精细的现代社会,职业这个词变得越来越模糊,相比手艺人更是如此。抱有我这种思想的人,容易被潮流淘汰,却不会被生活拒绝,这一点至关重要。碰巧看了三集陈道明主演的电视剧版《围城》,片头有一段旁白,说的是杨绛先生的一段话:“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好一个对……也罢,好一个大都如此。想起《围城》这部小说,总会大笑,而且总也觉得只大笑还不过瘾。

打工日记之二百二十一2013-1-3-星期四-阴-番禺

自己似乎越来越有自杀的倾向,至少具有某些自杀者的气质,之所以未能实施,实在是因为自己是条懒虫,不愿意花太多精力和时间去想一想五花八门的自杀方法。而大多数坚定的自杀者,对于人生诸多问题理不清剪不断,但用什么方法来结束自己的生命铁定是想的够多够清楚的,谁也不愿意不明不白地离开这个世界。生前浑浑噩噩,死的清清白白是唯一可以实现的愿望。这样调侃一下目前生活状态下的自己,感觉会好很多。上班的时候,脑子里仿佛在召开一次武林大会,争夺的是一桩预算,是春节前休息一月,还是春节后休息一月?参加的门派极少,争夺却甚激烈。期待见到盖世的降龙十八掌和骇世的乾坤大挪移,实际看到的却是草包们的杂耍。休息一个月,就像大快朵颐后打了一个饱嗝,并不意味以后就不用再进食,这个饱嗝又有多大意义呢?不论做什么,自己还是得待在外面,而且待在工厂的可能性最大。厌恶这种永无休止的卖力和不得解脱的无能为力感,就像跋涉在少见天日空气中散发着动、植物腐坏气味的莽莽丛林,即便抱定一个坚定的方向,似乎能走出去抵达收留之所,信心却似熊熊大火燃烧过后的余烬,要么冷却,要么等来一阵风死灰复燃。一个人只有在无望的孤独中才会想到这些,已不在乎活的好不好,吃的饱不饱,而是已在怀疑自己仍然活着,有一个名字,有各种感觉,有惦念的一些地方或一些人。在一部小说中看到一句话:“以前,他和众人活在一起,是没有自由的,此时,他独自和丛林活在一起,仍然是没有自由。”摘录下来时是明白、释然了,还是更困惑、沉坠?

从点焊工序上抽调了一名工友到焊锡工序,加之明日的工单较难生产,我们前头三个点焊的要加班。照下班前的心绪,我是极有可能逃班的,不料加班时心境非常平静,听着歌,踩着踏板。只愿今晚加班的两个小时能换来明日白天两个小时的休息。风有些冷,在家乡,这样的风会带来瑟瑟雪花。

打工日记之二百二十二2013-1-4-星期五-阴-番禺

我们与流水线相安无事,大多数时候,与其他人事也是相安无事的。这种相安无事也许是暂时的,也许是永久的,就像一对仇人面对面站在荒无人烟的绝地,他们不会宣泄仇恨,更可能互相依赖,一个人是需要另一个人的,是绝地下的生存改变了原来的一切,在危机之中反而能够相安无事。只有在绝望之中,才会涌起同归于尽的悲壮情怀,不然人人都会保留只毁灭他人而不自我毁灭的精明。我无法想象绝地求生的恐怖挣扎,也无法享受物质上的穷奢极欲,更无法体验精神上的空明清虚,这一切都是因为本体与身外的相安无事。

还是因为欠料耗损了太多时间和平静的情绪,很是困惑,是不是每一家工厂、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团队、每一个群体、每一个政体都是这般追求效率而又无所作为,充满热情而又虚与委蛇,富有野心而又缺乏活力,放脱约束而又因循守旧?我无法自答,似乎是,似乎又不是,因为无法辨别现在世界是美好还是糟糕。窥一斑而见全豹,还是管窥之见?似乎也不必在意,既然无法改变目前的处境,又何能论及其它。至少昨晚加的两个小时的班换来了今天一下午的休息,因为一些不确定因素,索性将手机设置了阻止所有呼叫,才不管明、后天要不要上班,反正我是要当成双休来过的。

且很容易就进入了宁和的阅读状态,而没有挑肥拣瘦、吃着碗里想着锅里。

打工日记之二百二十三2013-1-5-星期六-阴-番禺

一工友发信息来说今天要上班,我9点多醒来,饧着眼,无动于衷。昨晚就把手机设置为阻止所有呼叫,看来还是先见之明,不知者不罪,线、组长既然无法通知到我,我这就不算旷工,倒是他们疏失了。其实我讨厌耍这样的伎俩,这是作为一个人的可笑的矛盾的地方,尽量维持自己在别人面前的良好形象,比如上学时不逃课,工作时不逃工,不想因自己的随性妄为离间了与置身其中的群体的关系,可往往事与“愿”违,倒不是说我无故逃课或逃工了,而是明白了自己与这个或那个群体的关系迟早会荡然无存,愿也不是真实的意愿,所谓的保持良好形象,是为了保持自身与外界的联系,既不亲密,又不完全疏远到遭人遗忘。而一个不按规矩做事的人,是容易遭人厌弃的。

躺在床上看书,如果只整天昏昏沉沉地睡,是无法容忍自己这种偷懒行为的,所以此时的阅读更像一个借口。饭也不吃,用少量的零食和水果代替,挨饿近乎惩罚。晚上又得工友信息,说明天也要上班,我笑着摇了摇头,自然也不会去。两天工旷下来,这个月15号铁定会离厂了,仿佛用不着自己寻思,潜意识却一直在怂恿自己做出抉择。原本想离厂后也得找厂,新工厂铁定没现在这般自由,铁定天天晚上要加班,这就足够令我畏惧了;再者,在这工厂做到年底放假,至少可节余2000块;如果休息一个月,除了身形迅速消瘦和精神更焦虑外,似乎不能获得什么。这样想时,心里起了怀疑,仿佛这是在给自己下套,往自己身上套枷锁。思绪迅速滑到另一极,自己非旷工不可,非自离不可,这样才能毅然决然地斩断与这家工厂里那条深碧色流水线的关系,解脱出来。这是我唯一比一个囚犯多出的一点点自由。

我没有找到与这个世界以及生活在其中的人众融洽相处的方法,也许是懒得去找。晚上在天汇粗略地翻看了几本财经类图书,对这类书籍我总看不大明白,同时会认为我们完全被耍了,拼命的赚钱和舍命的节俭显得多么愚蠢和不可思议。或许是由于偏执和愚陋,我发现自己“中毒”太深,惶恐万分,又夹杂了一丝快慰。一切的概念和名目皆垂首在生存之下,“适者生存”这块金字招牌才会熠熠生辉,永不蒙尘。当一个人开始思考生存的意义时,他不是处在怀疑之中,就是处于困境或险境。

« 上一篇:打工日记之二百零四至二百一十四2012-12-17-27-晴-番禺(2013-02-02 21:00)
» 下一篇:13.02.02(2013-02-02 23:38)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