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打工日记之二百三十九至二百四十三2013-1-21-25-晴-番禺

打工日记之二百三十九至二百四十三2013-1-21-25-晴-番禺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2-03 13:24:55
选择字号:

其实在长假后遗症之前发作的是假期综合症,对假期事先作了预设,却往往不在预设之中,即便你长途旅行了、体验亲情了、拜访老友了、阅读了、补觉了、发呆了,还是与之前渴望的轻松和自由有些出入,轻松而不闲适,自由而不奔放;甚至截然相反,会觉得百无聊耐、杂乱无章,迫切希望立马回归到工作和学习中去,除了无所适从,还会鄙夷自己,你发现顺从自我得来的却是自我背叛一般的困惑和苦楚。以假期的名义逃脱,即便此刻郁闷的无以复加,又“更与何人说”?找个人八卦吗?可是自愿从八卦阵中逃出来的。也许更在意喝了几杯水,又撒了几泡尿,又一次次对自己说这无关紧要。原以为是自主的逃脱,才坚信生活的品质会有所不同,却不料仍处在被支配的地位,不过是从此处发配到彼处,发配边疆和奉旨进京并无多大区别。不知意气和天真到极致算不算麻木,如果麻木,长假能把一丘抽穗的稻禾变成一堆干枯的稻草;假若还不麻木,就会怀想那饱实的金黄,只待一把野火改变与土地的关系,由依附而为填充,浓烟若笔直腾升,或有悲伤,风把轻烟化了。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看国人的郁闷,整天以一个姿势倚靠在床头阅读,像一张折张的皮椅,不知是看郁闷的书积了些气,还是折得久了,胸前隐痛。若是因看郁闷的书所致,另看点温情的文字就能化解,保险起见,还是出去走动走动,恐怕是肋骨受了挤压,时已近晚,到广场上坐了半会,西天晚云似女子面上的紫黑块斑,本来不大,只瞧了一眼,这整个女子便在心底抹黑、屏蔽了。晚上在天汇阅书到十点,感觉这样的阅读排得过紧,囫囵吞枣,没留思考的余地,也许本来就懒得思考才放弃思考的权利和乐趣也未可知。泡脚后又接着看书,一不留神就到了凌晨4点,睡下时脑海里徘徊着各式身影、容颜,充斥着各种对话、吵闹,书中所述蓦地在我脑中盲动起来,好一会静下来,但墙外的电表并不罢休,电流像被封印在墙体内的冤魂,发出撕心裂肺的呻吟,待它转为喁喁低诉时,又听到了蛙声,我仔细分辨了好久,肯定这是蛙声而不是虫鸣,怀疑这不是幻听,至今最容易让我忆起的诗句就是“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而且每次忆起都会傻呵呵地笑。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打工日记之二百四十2013-1-22-星期二-晴-番禺

如果真是上帝在导演这一切,他老人家一定忽视了人类的尊严,不然何以他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也许这只是出于造物主的傲慢,但他同时对人类又是深怀怜悯的,至少他希望人类能够自尊自爱、尊人爱人。他对亚当和夏娃是有成见的,拿亿万的男人和女人与亚当和夏娃相比,对他的意义应该是不一样的。他的给予与剥夺,和人类的获得与失去完全不同。他从未想到过有情人终成眷属,却固执地要求人类善始善终。他足不出户,是不能洞悉一切的,哪怕一切都归他所有。他心怀善意导演这一切,也许会设置一些障碍和苦难,以考验人类对他是否忠诚,其实就是考验人类对自身以往是否真诚,但他构思的结局是完美的,可人类却走向了自我毁灭,这是出乎他意料的,他此时会不会感到茫然失措?伟大的上帝也察觉不到自身的弱点或缺陷,不论他怎么造物和导演都只是在重复,也许那就是厌倦。

对“蓄意多添线,含情更着绵”、“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类的诗句及故事还是心怀欢喜,或许还夹杂了几许羡慕,爱美之心,是高贵还是低贱的呢?特别是那些爱美的暧昧,读故事的人永远只能读到故事的一部分。

晚上与一同学聊天,他大学毕业不久后被公司派遣到拉萨,饮食不习惯,身体不适应,壮志不得展,心情特压抑,毫不讳言对大城市的向往、对青春伤逝的不甘、对生活苦闷和孤独的自嘲、对前途不明的担忧和对命不好运不济的无奈,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纵使如此,我并不觉得他对现实有多大的不满,因为他不否认普世价值观。阅书至十点,看电影至2点。

打工日记之二百四十一2013-1-23-星期三-晴-番禺

有时在荧屏上见一绝代佳人(现实中不得见),“梨花一枝春带雨”的那种,“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的那种,“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的那种,古典一脉,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带有某种局限,正自看得痴傻,不知哪一窍“冥顽不化”,横头逆思也不过是皮囊血肉,也是荣枯不能自主,“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对于情爱,也不喜痴狂的那种,应该有节制,清醒的互慕,闻尔一声叹息,我自愁肠百折,以湖上清风浇你可贵的缄默,知己红颜莫过于此。又想,如果没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菊,没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没有“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桃,没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古代那些文人还能口吐莲花吗,或许会把彩笔换铜剑、烟枪,或锄头把子。我很佩服那些能在流水线上写诗的人,尽管写出来的全是冷硬的词句,掬一把全是苦痛的咸泪,而不是春风般的微笑。人情冷暖,只有在人群的拥挤中才能感知,不能徘徊犹豫,月影下的独舞确实是一种癫狂。穿过夜市,路面上积久的尘垢油层无不是“生存为大”的遗墨,这一刻对喧闹不必掩耳,对油烟不必掩鼻,还能容忍他们尖刻的话语和粗硬的态度。不是一下子就变得高尚起来,因为你从来就没比他们高尚过。

洗衣吃饭,买了张8G的内存卡下了159部书和64部电影,花去不少时间,所有没怎么看书。下载的时候,想自己是如此的贪得无厌,前头的都没看完。后看电影至2点半,以后当早些休息。

打工日记之二百四十二2013-1-24-星期四-多云-番禺

太阳像一只从灰堆里钻出来的老母鸡,摇摇摆摆,抖下来的全是雾霾一般的粉尘,吸入鼻子够呛。地面上的事物还算清明,可天空浑浊,太阳不像悬挂当中,倒似倒映其中,遥远之上添了几许深沉。自休息以来,总觉身体不适,并不是生了病,而是不和谐,像有无形的五马套住了我的四肢和脖颈,虽不会被分尸,但能感觉到不断加强的拉力,身体在扩展,还不疼痛,却已不安。也许五马并没有动,但只要五马和绳索存在,哪怕只是在想象之中,就会有所顾忌。高温持续的六月午后小镇街道也是如此,一片沉寂,并不安适,带花斑的狗舌头像雪崩一样泻出来,仿佛再也吞不回狗嘴,渴望天地间涌动清凉的风,这风却吝啬,偶尔吹一气,自言慷慨。整天价阅书,这是另外一方宇宙天空,计划阅读的财经图书总被抛诸脑后,青睐的还是小说及人文历史。从天汇出来,食毕晚餐,又到小摊上下载了90部书,简直与购物狂一样的心理,到商场里疯狂洗劫,想一次买足够用一辈子。八点多回房看电影。

打工日记之二百四十三2013-1-25-星期五-晴-番禺

路途听两位大婶以羡慕的口吻谈论一家工厂的待遇,一个小伙子做10天拿了3000余元,如此高薪,应是有条件要求的,比如体格,两位大婶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听后亦有些羡慕,但若谁说他一天赚300万,我反倒不会去羡慕,赚钱还不如乞讨;又看了木心谈文学,即便老天再借我五百年,每天废寝忘食地读,学识也达不到这么渊博精深,更莫谈品鉴能力,领悟力有限,读再多也是白搭,读书还不如行旅。这都打击不到我,也非自暴自弃,但心底还是泛起些许悲哀。

想走到东涌镇上看看,到此地八个月还没去过镇上。沿市南公路往南沙方向直走,过骝岗桥时见河水如眠。太阳高挂,完全可以只穿一件短袖。沿路绿化树吐下大片大片的阴影,我似穿梭在一大块斑驳的画布上。甘蔗林隔远了看就像稻禾,正是甘蔗收割的时候,蔗农们将去尾的甘蔗捆绑起来,扛上载重车,不日便可运销诸如我家乡那样的内陆乡镇。连片的厂区异常安静,路上车流滚滚,只我一个人徒步,不紧不慢。心想要不要走过南沙到虎门大桥上看看,又想几天后要不要徒步走到深圳去。大概走了1个半小时才到东涌,小镇很幽静,也很干净,比我居留之地不知要好多少。街道上少见行车和人影,公园内聚了不少带孩子的少妇和玩棋牌的老人,晒着太阳,都春风怡然。在新华书店翻看了一会书,书店很小,却也有可买之书,只可惜银两无多,也不敢久留,因为还要走回去,四点从原道返回,五点到屋。王小波说,“举例言之,颐和园在我家北面,假如没有北这个方向的话,我就只好向南走,越过南极和北极,行程四万多公里到达那里。”其实没有北,也会没有南,是人们对方向牵强附会的解释,以及本能受到约束觉得世界、事情太过复杂时,才会找不着北。我能允许自己行走,而不乘公交,实在是喜欢行走多一点。

关于宽容,基督教义说当别人打你右脸时你还要伸出左脸由他打,这不是犯糊涂吗?人们自然会有疑惑,可牧师说是上帝教子民这么做的,那苦难和伤痛为什么要加诸我等子民,要宽容由他上帝去宽容得了。宗教是不容问为什么的,但在此说的是宽容,并不是基督教义说不通,实在是大多数上帝的子民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自己受的伤害最大而别人就是加害者,同样也是要求公正的。因而遗漏了“原罪”,世俗要你宽容,你倍感委屈和受到胁迫,不知原谅他人亦是原谅自己。这样太过曲七拐八,且原罪精神并不长存人心,佛陀却要简单得多,他直指人心,说一切遭际都是“因果”,你痛苦或幸福,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与他人无关;你怀恨还是宽容,也只是你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更与佛陀无关。虽然殊途同归,但“因果”说比“原罪”说更能令人接受,上帝的存在对人的自主来说是一种妨碍。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