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3年02月26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3年02月26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小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2-26 14:13:50
选择字号:

昨天不是故意,一个下午都在学习勾针,刚会了一个冰凌花的勾法,小兴奋了一下,所以一个下午都在玩。不知不觉早过了下班的时间。

因前一天晚上没有把手机放在床头,所以早上起来时不知是几点。想着回校两小时就够了,所以算着九点出门就好。但这世上有种东西叫,世事难料。也就是我起床时到了近九点,但就这样,不能不洗脸不刷牙吧。等一切忙完是九点后的事,等车等了好久,坐九点半的车去了底站,转去四桥的车。平时这段路也就十五分钟的路程,却死死地开了近半小时。一般是半小时班车,所以十点前到,也就由着慢了。这些天学会了一句话,每个公交车司机的身边,都会有个陪聊的。下车时,等车的人很多,但K2出去两辆了,这车还是没开,最后发火了,因为十点十五分,但车还是没来。最后打电话去了市政,我就是不知道我这等的是迟到的十点班车,还是再等十五分钟,十点半的班车。到十七分时开车了,但过江还是走了四十分钟,快赶上走二桥了。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等车时会看到一个大妈很可爱,瓜子吃得一地。车上很多都是五十岁以上,有的还是退休的,不事做,坐一个车过一过桥,然后再感慨下,过江也只为吃个蟹黄汤包,忠心地佩服。现在很多时候坐在车上,喜欢上一种安静。一个人要么眯会,要么看着窗外,想着些心事,大部分不知道想什么。在底站等车时,也接到了老李的电话,是问我去不去学校吃饭。我是想,但一定没办法。她去帮小怪兽打饭,报着菜名,问我应该给她打什么菜,真难伺候,有着蜡笔小新一样的挑食。下车时原想吃点东西,但看了半天全是汤包,想着还是回校吃泡面得了。经过老公单位,时间11点刚过,想着要不要去他单位混饭,但想着还是算了,说真的有点饿。早饭没吃,也只是带了些饼,但这些个东西对我来说,跟瓜子无异,实在吃不饱。在等车时,我是各种崩溃,对面过去五班车,而我这边一辆车也没来。也就是我踩到了司机们的饭点,我是多想跟他们领导说,我也没吃饭呢。总之是11点20等的车,到近12点才来车,我真想问一下司机,是什么大悲大痛让他心里这么难过,想发车就发,不想发,就要让一票人等着。这条线就这一班车,我想着有空让孩子们一起打电话去市政,要求开出个短途线。凭什么为这十来分钟的车,等上四十多分钟的全程。我是飙了,打了电话给老公,跟他说,我要买车。老公说,你是说自行车吗。费话,我又没驾照,又不会寄电瓶车,机动的就更想,俺胆子小。老公在想着,是买新的,还是买二手。理解下,他是怕我一时兴起。但不骑车,坐车会让他老婆折寿的。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唐丫头打来电话问我到哪了,我说我在校门口,她说她来接我。等我到工作室门口,她在那凉快着呢。气愤,太会应付为师了。手上是四个袋子,有老李要用的保湿水壶,饮水机的水她是不能喝了,有时烧不开,所以准备自己烧水,用保温壶装着。我的保温壶也是新年刚买的,咬着牙买的。平时不在家,也用不到。还有小外甥女过年留在我家的衣服,还有一个包包,真沉,还有个本子。家里电脑宽带程序还是没装,所以只能把本子来回带。如果上周五老李提前收到我信息,带她老公一起来我家的话,凭这两人才,我就不相信摆不平一个小程序。事实说明,家里要是有个什么也不会的男人,是种悲哀,幸好我家这个会换电线。可以想象我是怎么回校的,但就这样,陈丫头看到我时,还能淡定地看着我,我都没手拿钥匙开门,一脚踢过去,我都是教的什么没心没肺的倒霉孩子。

今天一样是无事,接着昨天没干完的事,一个线绕了两天半,无话说了。今天这团线,不知道绕到什么时候,想勾一个给小松鼠的老婆,不知为什么,怕赶不上。今年的线多少会有点起小球,除了棉线,奶棉线不是太硬就是会起球,想着还是有空去市场另一家看看,有没有上好的婴儿绒线。想送人,当然从原材上就要选好些。看到很多的东西,想着今年有些礼物还是准备早些,以防又有什么突发的事情。那天回家包包子,手掌压在了钉板上,刚撕了最后一层皮。很多东西都在忘,忘了当时会有多痛,伤口有脓时痛不痛,碰到水时有没有痛,只是现在摸上去跟新皮肤一样。荣荣过来,我让他帮我把水壶送给老李,顺便把小怪兽的饭盒拿下来。谁知下来时,什么也没带,说是办公室没人,丢下东西就下来了。最后是老李亲自拿了下来,也跟我说,六月份可以跟她一起休了。预产期是六月,但要去医院住院观察。他老公要上班,也不会有空过来照顾。在宁又没有亲戚就近,也只有我是最方便去看的。原本小丁是说,准备在鼓楼医院附近租个房子,我是不支持,还不如提前一周去订床铺,毕竟她的问题比较大条。他也是害怕吧,怕有一个闪失。出院也许会在我家坐月子,毕竟回娘家也不是太方便。她亲娘来照顾她的话,她小侄女就没人照顾。毕竟生下来到现在一直都跟着奶奶睡,但也不能让她一下子照顾三个,阿姨身体也不是太好。跟她说了,给我这月嫂开工资吧,我来照顾得了,还提供住处,方便有什么问题直接跑医院。这事也再议了,世事总是难料的。最后老李打电话给小三,主要是刺激一下她。因为她们班已经有孩子生小二了,我真佩服这些大无畏的孩子们,自己还没断奶呢,还生两。

下午时会问小唐,看过亲娘没。她说一周时亲娘传说来看过她,但她当时小,所以见了她就不要,最后她亲娘走了,也再没来过。后去了浙江嫁了个有钱人,各方面都比她老爸强,还生了个儿子,说明下,她亲娘不喜欢她,除了不爱她老爸外,还因为她亲娘喜欢男孩。中午荣荣在时,三个人聊天时,小唐说到一个她的闺蜜及同桌。也是单亲家庭也来的孩子,她后母对她时好时坏,原本说一家四口出去玩的,但到春节时,当她问后母时,她后母说,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有时会觉得,不是当父母了,人就会变得仁慈,如果是一个自私,多面,虚伪的人,不会随着有家庭,有责任而去改变。所以这世上有的错不全是孩子的错,有时一个父母自身的问题,注定孩子的未来。我也到了能当母亲的年龄,有的同学的孩子都十来岁了,有的同学当年很多情,如今当妈了还是一样,婚姻也是儿戏般。有多少人在要孩子时,对得起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孩子。有的离婚也是想哪做哪,一如当时结婚一样。晚上老公跟我说一个事,说是小五一个过年都没睡过觉。因为孩子动不动就哭,过年,放炮不是。所以今年老公比较反感放炮,我就问他,当初小五结婚时,晚上十一点钟放炮时,有没有想过小区的孩子在睡觉,这样子孩子会吓到。平时放炮有没有想过人家的孩子,见到他家孩子吓到了,骂人家。也许那一家都在怪人家放炮,但当他们的孩子长大了,就不会放了吗,不会!老公当时看着小五就说,养儿方知报母恩,小五没说话。懂吗?怕是这一生也难懂。现在弟妹不让婆婆碰孩子,但有一天,恨不能婆婆帮她带大,只要这三分钟热度过后。母乳不喂,每月吃着奶粉,说母乳喟会生病,有病!我想应该怕影响她自认为很傲人的什么,毕竟每月每天换一件都不带重复的东西,是为它买的。很多事真不想知道,知道了就让自己有点难平复。不知道就如无风无波一样,这些东西就如洒落的树叶,真的很能打乱我的平静。

下午学了一下午勾针,兴趣全吊上来了,到了六点还没下班。等车时很悲催,也就是22分时去等车,到35来了一班,因没有路灯,加上车前灯很刺眼,加上等了很多辆都不是,加上车牌前没有灯牌,也就是我没招手,车以80迈,赶着投胎的速度过去了。可以不生气,真的没生气,没气生了,坐公交车,这等气算得了什么。等到近50分时来了两辆,没生气,没气生了。上车还有人陪着司机聊天,反正晚上10分钟能走完的,走了15分钟,差点没接上去老公单位的末班车。也不能全怪司机吧,有的人到站要下了,车到站还在位子上坐着,车停了不急不慢地下,有个人更搞笑,一车慢也就算了,还三步一回头,当时我站在后门处,就一想法,娘的,今天没心情理这些个破事,不然一脚踹你下去。

到了单位时,大门关了,小门也关上了。看到门卫有一个人在玩电脑,那人貌似是表婶,但又没叫出口。想开门,但就我这等小手抻进去开门都难,真不知道门栏间隙这么小防老鼠呢。汗死了,想打电话给老公,这在这时,手机更仗义了,没电自动关机了。恨,真的恨死了。没办法,硬着头皮开了门,这时表婶才抬起头,发现门外还有一个人。进去,表婶问吃过了没有,没有话食堂还有饭菜。我想老公应该弄好了,所以谢绝了。

到了宿舍老公看我脸色不是太好,娘的气死我了。看那饭就更没感想了,一份烧鸡,一团饭,是的,就一团饭,还全是冷的。老公说不够下面条,中午吃的泡面呀,哪够呀。我想着算了,开水泡饭吧,凑合一顿饭而已。我问有开水吗,他说你去食堂打一瓶水吧。他就是躺在床上不动,最后我火了,拿起筷子就吃。老公吓到了,一下子坐起来,说算了还是他打水去。最后又带回份饭菜,我的老公我了解,不逼他,永远都是瘫在那了。吃完,拿出线和勾针,勾到10点一朵花勾完。一夜两人做的全是梦。前天的梦,刚开始还很清楚,但这时一点点也想不起来了。昨晚的梦,早上还跟老公说过,这时又忘了。老公说一个梦做了两次,多难得一次能做梦,还梦一样的,真够贫瘠的。反正今天的精神不是太好,没睡好的样子,哈欠连天,眼泪狂飙。昨晚下了一夜的雨,睡前看天气说是有小雨,当时还不信。

早上老公打了豆浆,喝了两口。老公买了我最不愿吃的烧饼,吃了一块,因为九点多了,想着十点时回校,到那11点就吃午饭了,所以也没怎么吃。接到老李电话,她表妹来了,她要先去食堂。我就打了两份饭回来,今天的菜没有小怪兽爱吃的,就多吃了些蔬菜。小怪兽吃个饭说了很多事,包括他爸给人打的事,缝了四针。原因是她家店旁边是个拥有水蛇腰的男人,这种男人够妖。她老爸动了黑道了人,这次要把这男人整死。原本大过人他还要拘留所的,但家人来求,最后是美女她妈的老公说了情,所以她亲娘心软了,但年一过,人精神了。小怪兽很不好意思的是,昨晚她陪她亲娘请这黑道大哥吃饭,黑道大哥的儿子居然是她同学,传说小时候两人还打过。最后他老子说,下次再打女儿剁了他。小怪兽很会做人呀,她说,那时大家都小,都有错。汗死我了。这让我想起,小时候追着唐老鸭打,一直追到他家。小时候,真恐怖!

今天中午教孩子们编织,一直想学编手链。不知道她们有多不分热情,反正我是不看好。老李说,教她们稍动脑子的东西,是对自己的残忍,我也觉得。小唐还是说了个没完,我看着她笑了好一会,笑得她各种不好意思。说是现在变得淑女了,只是淑得不明显,陈丫头问她是蒸熟还是煮熟。我说,她是催熟的。

说放学后教她们玫瑰勾针的,就说到这里,不然一时怕自己学不会。

« 上一篇:(2013-02-26 11:01)
» 下一篇:前天·昨天·今天(2013-02-26 15:53)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