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打工日记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六十2013-2-4-11-立春-宝安

打工日记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六十2013-2-4-11-立春-宝安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3-03 11:38:17
选择字号:

途中塞车,妹妹又迟了几个小时至中午才到。原以为她是从长沙过来,不料却是从新化过来的,临行前在姑姑家玩了几天。姑姑煮了些土鸡蛋给妹妹在车上吃,妹妹却没胃口,所以这些纯正的鸡蛋全成了我的晚餐。妹妹休息的时候,我去网吧上网,说好晚餐时叫她。仍旧是下载有兴趣看的电子书,而且永无止境似的。

从四楼俯瞰三围的屋落,三个楼道口不时走出一两个光鲜精致的人,女的多有赵红霞那般姿色,男的也不让潘安,总之非俊即俏。如此形质相同的类聚,是因为旁边开了几家酒店,他们都是技师、服务生或公关先生、小姐。当然,不时也走出几个瘦弱的保安,制服永远大过形体,他们的裤腰也总是松松垮垮的,走起路来多斜摆。

妈妈今天没有加班,妹妹的到来很令她欢喜。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聊到外婆,也聊到舅舅舅妈们,还有给外公挂青的事。妈妈想让敏哥也过来过年,可惜没有取得联系。听妹妹说炎弟已添了千金,幼婴出生时还没我当初面世时那么重。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曾保持过家族史中出生时最瘦小的记录,那时巴掌大一块肉,碰着九斤老太是颇有微辞的,会“另眼相看”。八点多又去网吧下书,0点半出网吧,已没昨晚那么幸运,两道门都已上锁,呼房东数声不应,只得再回网吧熬夜,有点咎由自取。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打工日记之二百五十四2013-2-5-星期二-晴-宝安

多少次想去网吧上个通宵,可一次都没去成;不想去的时候,倒撞上了。没有浪费一分一秒,一直搜索,点击下载、解压、复制、传送、删除文件,握鼠标的手都已发僵。数量已十分惊人,我这辈子都可能看不完,一辈子的事说不清楚,不全是生命长或短的问题。有时候不浪费一分一秒,反而成了完全的浪费。网吧不时有人走进和走出,一来三五个,一走也是三五个,他们之间都很熟识,吆喝着打招呼、骂娘,应是同一家酒店的保安或服务员。他们换班的时间是3点多,有一个是因为在宿舍被蚊子咬得睡不着才来上网的,这个受蚊子欺负的人相对而言要安静些,既不吆喝,也不骂娘,不爱搭话,游戏玩得好也只微微一笑;不像他们,游戏玩得好就贬损对手,玩得不好就猛虐键盘。他们在玩同一款游戏,五六个人组成一个团伙,在网络上寻衅挑事。刚才我还说他们熟识,不过是你向我讨根烟,我向你要瓶水,如果都是兜中空,全当没说;知道对方姓什名谁,却不晓得对方家在何处。有一个上完最后一个晚班将乘凌晨5点多的车回家过年,他的一个同事问他明年还来不来,来了是不是进工厂,他回答说不来的可能性要大些,这样的对话有些沉闷,没玩游戏时讨论一件武器那么有趣味,所以另外几个连问都懒得问。他们都囊中羞涩,有的没钱上网,坐在同事旁边看着也过瘾,也许他只是一个人待在宿舍怕孤单;有一个从口袋里抠出最后10元,要了一桶方便面和一瓶水,还剩2元充了网卡,也许明晚就轮他旁坐观战了。这让我想到高中的某些夜晚和某些同学,其实一辈子并不复杂,无非一个人或一群人、燃烧或熄灭。 http://www.rijigu.com/

近9点才回租房睡觉,在过道上有另一房客叫住了我,她是房东的老乡,说房东已回家过年,昨晚房东留了一片大门钥匙要她转交给我,可她认错人给了别的房客。打电话给房东,房东说昨晚见我的房间没人云云,我正纳闷房东怎么进的我房间,走到房门口一看,原来我外加的锁已被房东撬了。还有一片钥匙在房东的妹妹那里,其人今天也会回去,会来这边整理一下,却不定是几点过来,害得我睡觉都不踏实。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后寻另一房客配了把钥匙,以免又被关在门外。

打工日记之二百五十五2013-2-6-星期三-晴-宝安

妈妈从今天起开始放假,我和妹妹便不用到外边吃饭了。妈妈随意做几个菜,便可砸了几条街的餐馆的招牌。虽然妈妈不知配料、火候和色香味,但我们愿意接受才是最重要的。妹妹是个十足的宅女,可以一整天倚在床上看电视剧,实则没得到“宅”的精髓和神韵,反而觉得很无聊、乏味,变相地加重了她的封闭。午饭后妈妈提议去人人乐购物,三个人一起去逛超市,是前时未曾有过之事。室外阳光充沛,说明媚会把阳光说妩媚了,赶得上六月天,心情大好,可以借用“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来形容。路上,妹妹说不如去爬梧桐山,妈妈亦踊跃,我思忖了一下,有座近千米的主峰,这山值得一爬,何况是妈妈和妹妹发心情愿去的,只是乘车有些麻烦,妈妈和妹妹爬山也可能半途而废,一时没有确定下来。逛了近两个小时,买了一大堆零食。

不在妈妈身边,很多事情都无法知晓,比如,妈妈吃甘蔗的时候掉了一颗牙;在超市买米的时候,妈妈的右手突然失力,竟无法提起十来斤米;晚上,妈妈告诉我说她右脚趾缝在溃烂,只痛不痒。妈妈不明白牙齿为何会掉落、手臂为何会突然丧失力量、烂脚丫为何只痛不痒,总是说我怎么就这样倒霉呢。我也不明白,一个人的身体和心灵为何会有缺点或弱点。

看了4部电影:《一代宗师》,王家卫变了,变老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此奇幻非彼奇幻,妈妈说你老喜欢看这些怪怪的东西;《十二生肖》,人们喜欢功夫胜过成龙,喜欢六合彩胜过十二生肖;《人再囧途之泰囧》,我没觉得有什么笑点,依然能看见《人在囧途》的一些影子,春运比商旅更具喜剧性。

打工日记之二百五十六2013-2-7-星期四-阴有雨-宝安

现在的人都不怎么爱睡觉了,有人拒绝入眠,对无知无觉的漫漫长夜感到厌恶,即便不厌恶,也不那么重视了,还没什么睡意,睡得着就睡呗。现在还谈月黑风高、洞房花烛,会有点老土。都1点半了,隔壁一女的还在幽幽怨怨地独唱,不是那种自娱自乐自恋体验式的唱法,让人感觉她真有满腹的哀伤。另有一间房的一个男子兴致勃勃,正对其室友夸夸其谈,说自己手气从来没这么好过,近十天打麻将连续赢钱,也许是他以前运气太坏,输得太多,炫耀一下,是为了报复以往的霉运;似乎对持续的好运有很大怀疑,以后的败绩还未发生,先缅怀当前的好景。这一悲一喜,左右开弓,夹我在中间,也难入睡。更远些的街道上,还有酒醉的男女在狼哭鬼嚎。

下午上了近5个小时的网,疯狂抢购式的下书,反倒没留多少看书的时间。由于乘车太麻烦,去梧桐山的计划取消了。敏哥也没打算来深圳过年。妈妈笑的时候,见到她昨天掉落的牙齿留下的空洞,我的心猛然剧痛。不经意见到的东西总会留下挥之不去的印象,像一片雨云,淋漓地落下雨来,才会恢复轻逸。

打工日记之二百五十七2013-2-8-星期五-阴-宝安

妹妹不知被谁叫出去玩了一下午。妈妈接了一个电话,我在旁看电影,听着听着,才明白妈妈心中有多么痛苦。我甚至听不下去了,妈妈压抑的哭声,以及那些不堪的往事,离婚时所受的屈辱,化不开心结引发的怨恨,妈妈总是叫我向前看,可自己却一步三回头,我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悲伤难以自抑,有一股想夺过妈妈手机对电话那头大吼“你听够了没有!”的冲动,像水漫金山一样从心底升涨,极力克制住才没有发作。我有些不敢,因为电话那头的人可能是妈妈唯一的知心朋友,可以听出,她也是一个婚姻不幸的女人,所以才能与妈妈无所不谈,但所谈的内容又是翻来覆去说过无数遍的,互相诉苦,表露自己的无力和绝望,在需要同情的人那里寻求同情。我知道这无济于事,这样的倾心交谈对两个人都无丝毫帮助,反而会让她们在往日的悲苦中越陷越深。我不敢鲁莽行事,怕破坏妈妈唯一的倾诉通道,怕损害到她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的友谊,可我又怎能看着妈妈成为祥林嫂那样的人物呢?!妈妈说了很多,说爸毁了她一生;说新化是她的伤心之地;说她怕见亲人奚落的眼光,所以不敢回去,不敢面对;说妹妹不听话;说当初我没考上大学,妹妹是怎样地责怪、怨恨她;说她只怪自己心太软;说她像个废人,没有能力为子女留下家业;说她对生死已置之度外……等妈妈接完电话,我多想与她谈谈心,告诉她没人能够毁了她,也不存在永远的伤心之地;同时我又极不情愿地认识到,妈妈的生活确实毁了,分崩离析,心中的坟墓已长出芜杂的荒草,她原来还寄希望于子女,可这种希望已越来越渺茫,妈妈已失去了方向,才觉得自己可有可无,妹妹也应该如是,她和妈妈都找不到自己,更不敢面对自己,我的人生便决定了她们的人生,这是多么沉重和荒谬!谈心,又能够谈什么呢?我知道问题所在,空谈并不起作用。比如妈妈希望我早日成家,我只有结婚了才算解决这一问题,其余都是空谈,更不能对妈妈坦言自己倾向独身的想法,这会给妈妈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妈妈所谓的向前看,实则是向钱看,她认为有钱便能拥有一切。妈妈这是在转移视线,她以为自己的悲惨过往无药可救,却不承认钱也不能救。想要钱而赚不到,又对自己多了一重怀疑和否定。现在很多人把人生的诸多问题都归结为钱的问题,有意混淆,这是真正懦弱的表现。只要有足够的物质保障,我和妹妹都过上她想象中的幸福生活,至少可减少她的自责。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穷苦人总会夸大金钱的作用,就像悲伤的人夸大幸福、失意的人夸大成功、愚昧的人夸大神一样的领袖、野心勃勃的人夸大权势一样。妈妈爱作假设,假设总有一个幸福的结果。我并不觉得妈妈夸大了她的痛苦,但也希望她能够清醒些;也许妈妈想对我说却没说出口的,也是希望我能够清醒些。

妈妈将自己的过往整理成册,以方便控诉,免遭遗忘;将尚未书写的纸张焚化成烬,以示对过往的绝对忠诚。有很多看起来很理性的东西,其实是最不理性的。我认识到自己并非妈妈心目中的那个儿子,这又是一种多大的伤害和悲痛。我不得不将自己毁灭。

打工日记之二百五十八2013-2-9-除夕-星期六-阴-宝安

年味儿,几乎所有人都说不清楚的味道,当有人问起,无非说说小时候的感受,而去找一个小孩子来说,更说不清楚。我以为的年味儿,有期盼,很早就盼着这一天到来,盼着见到思念的人儿;有满足,这一天终于到来,一家子围坐在一起,喜笑颜开,是很满足的;有禁忌,忌讳说污言秽语、说不吉利的话、吃不该吃的东西,除夕夜的灯火不能灭;有包容,这一天能包容所犯的过错,即便犯了禁忌,也会以吉言开脱;有讲究,必新装新颜,吃穿用度都有讲究,要大红大吉;有分享,不止是湖吃海喝;当然还有想念,对眼前人更加念念不忘,对另一部分不能团聚的人来说,思念如油浇火。也许很多人都不认同我的说法,年味儿也一年有一年的变化。

菜样不多,也就一个火锅,妈妈却忙碌了一整天,我和妹妹袖手旁观。以前,大人们一年之中也就在除夕夜熬一个通宵,为家人烹制一大桌美味,七大碗、九大碗、十几大碗,孩子们欢欢喜喜地去睡觉,并不是“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对大人们可以不睡觉有几分羡慕,觉得大年三十的氛围有一点神秘。一觉醒来,天尚未发白,窗外爆竹声声,电光闪闪。团年饭在晚上七点多就吃了,而不是照风俗等到初一的清晨。饭后看电视,不是春晚。我想早些回租房,妈妈说今晚可以不用休息的,守岁嘛。除夕由击鼓驱逐“疫疬之鬼”而来,人世间所有美好的祝愿归结起来也是逢凶化吉,在爆竹声中,我不得不想到许多人,亲人、朋友们,我只愿你们有健康的体魄,可以承受所有未知的痛苦和欢乐、忧愁和喜悦、失败和成功、过失和美好、屈辱和荣光!在除夕夜看《鼠疫》,别有一番滋味。

打工日记之二百五十九2013-2-10-星期日-春节-阴-宝安

当你看见那些在网吧里度过一个晚上的打工者,就会明白这一天再平常不过,若非如此,节日的设置有些残忍;当你听到那些在白日点燃的烟花,就会明白万物都是需要烘托的,若非如此,烟花怎么要到夜晚才有颜色。一些东西在眼中五彩缤纷,在心中却未必会五光十色;一些东西在脑海绽放,在手中却不能把玩。关闭的门店,张贴的歇业告示,满地的垃圾和落叶,安静的行人和街道,冷瑟的光和单薄的声,城市唱一出空城计,不像诸葛亮那般镇定自若、挥洒自如,孤寂落寞冷清忧郁没司马懿那般七窍灵通、多才多疑、谨小慎微,反倒能攻城拔寨、丝丝入扣,它们入的就是无人之地。焚香扣琴,听不出刀光剑影、血流成河,再去听,琴弦断了,轻烟自袅。我像身陷泥淖之中,抬头能见骄阳似火,四周却全是沉重的哀鸣。

正月初一,不该说如此低沉的话。笑声还是有的,与妈妈和妹妹一起看碟,看到一些搞笑的桥段,便会爆出几声笑,笑得中规中矩,一点都不放肆。妈妈依然坚守着风俗禁忌,妹妹想洗澡,妈妈却说初一不能洗。有时希望妈妈能独断专行,而不是处处征询我和妹妹的意见,无原则地将就。妈妈封闭在“苟活”的思维里,对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不闻不问。我希望妈妈敞心开眼,能看到败坏的一面,也能看到美好的一面;能看到陈旧的一面,也能看到崭新的一面;能看到凝止的一面,也能看到运动的一面。妈妈拥有卓文君那份理想(已经破灭),“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不管相守之人值与不值、该或不该,认为一个人只能拥有一次婚姻,超出一次,就是不忠不净。离异人士必有罪过,半路夫妻必有龌龊,且男人的过错总多一点。却缺失了卓文君那份理智和度量,妈妈在电视中看到一对再婚的男女因一点误会,女的扇了男的一巴掌,不问由来,无视剧情,很解气地大叫了一声“打的好”!这难道不是在借别人之手报自己的一箭之仇?

爷爷奶奶全听不清我一句话,这样反而能听清爷爷奶奶的心声。他们听不清,只能按自己的想法来猜测我的话语:天龙,回来了吗?回来了,那很好,在晏家?哪天过来呀?爷爷奶奶都想你。唉,我一句话也听不到啊!没回来?那正月里回来玩不?什么?过两天回来?过两天回来,好,那很好……

打工日记之二百六十2013-2-11-星期一-晴-宝安

天淡人为云,花艳气浮香。趁金色阳光风华正茂之时,同妈妈、妹妹去平峦山公园走了走,去室外透透气终究是好。所谓清风徐来,又所谓云闲鹤野。说来悲哀,久不闻鸟啼,一闻之下竟不知身在何处。公园,无非砖石铺路、花木扶疏、整齐洁净之所,按妹妹的说法,这山有什么好爬的,还不是压马路。爬到半山,前头已封了路,原来这公园尚未完全建好。林涛之声甚喧,俯瞰山下,有池塘数十亩,婉秀之极,山下树隙间隐现公路,是广深高速,初以为的林涛不过是车流的噪音,仿佛能把整座山掀掉。说到旅游,妹妹最想去张家界;妈妈自小的心愿是去韶山伟人故居,上北京见天安门,瞻仰主席遗容,身为一介质朴的工农,却拥有一颗小红卫兵的火热之心。若不是恰逢春运,我真想立刻带妈妈和妹妹谒韶山、赴武陵,转而北上,听听共和国心脏的暮鼓晨钟。妈妈至少落后时代40年,从她对毛主席的“一往情深”便能觉出,谈到习近平,她竟不知其为何许人也。我不知道妈妈一点都不知道时政、经济、常识、潮流,不问世事,是好还是坏,有时什么都不知道倒省却许多烦恼,不必枉费心机,但人心总归要宽阔才能舒展。山下的楼盘就叫桃源居,避身桃源,不知魏晋,却并未怡然自乐。

这山太小,便换座山爬爬,去梧桐山太远,决定明天去莲花山,毛主席的肉身不得见,倒可先瞻仰小平的铜像。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